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走转改”七思

2012-10-10 11:31:57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开展一年多了,有哪些问题、倾向值得注意?在总结经验的同时,作者提出了自己的发现和思考。

  文/胡望年

  一、防止“散乱无系”

  组织实施的科学性,决定着“走转改”的实际成效。从媒体呈现的各种报道中,可以直观地感觉到,多数单位的“走转改”活动是有章法、有节奏,经过认真思考谋划的。人员分批次、宣传分阶段、采访有重点、文章有思想、报道系统化、阶段有小结,既锻炼了队伍、创新了手法,又提升了媒体影响力。而有些媒体却存在明显欠缺,虽然派出了很多人、刊播了很多稿件,规模很大、范围很广,却给人散乱无序之感。

  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人员派出无序。有的单位不是根据“走转改”的内在要求安排编辑记者下基层,而是随意点将,使本该到基层经受摔打锻炼的同志没有出去,而一些精兵强将却长期在外奔波。二是“走”之无序。一些同志想“走”就走,想到哪儿到哪儿,没有计划、没有目标、没有侧重。三是报道无序。这方面可用三个字来概括:乱、微、浅。报道忽东忽西、忽前忽后,或交叉重叠,或过度跳跃。有的眉头一皱就开辟一个专栏,脑袋一拍就推出了一个系列。还有的甚至把一些日常工作报道,也冠以“走转改”之名。报道没有系统性、缺少内在联系,即所谓“乱”。只图现场感、一味追求“亲眼所见”,把鸡毛蒜皮小事也端上重要版面和时段,即所谓“微”。浮在表面、就事论事,没有记者的思考、稿件缺少思想含量,即所谓“浅”。好作风,不是简单走一走就能练就的;好文风,也不仅仅体现在“现场实录”上。只有深入思考、精心运筹、周密实施,“走转改”才能收到切实成效。

  因此,无论是媒体机构还是编辑记者个人,都必须进一步把媒体的性质、宣传内容、目标任务、规则要求搞清楚,进一步把上级要求、现实状况、群众需求搞清楚,进一步把“怎么走、到哪里”与“报什么、怎么报”搞清楚。同时,还要有明确的长远计划和具体的近期安排。有主次,有先后,有张驰,有取舍,才能避免草率出击、仓促上阵,“走转改”活动才能精彩纷呈,成果丰硕。

  二、感动人更要教育人

  一些媒体片面追求所谓的原汁原味、现场实录,不加处理地将新闻事实呈现给人们,结果带来“让人流泪却不让人受教育”的效果。2012年7月22日,一家电视媒体实地报道了某省城污水管道清理工的工作情况。报道中,记者详细介绍了管道清理工怎么苦、如何累、收入多么低、家人多么牵挂、世俗怎么冷眼相待等。这则“直播与实录”,充分反映了管道清理工的艰辛与不易,然而感动人却没有教育人。毫无疑问,任何一座城市的安宁与幸福都离不开清理工。但遗憾的是,对管道清理工的社会价值,记者在报道中丝毫没有提及。一则本想讴歌管道清理工的报道,居然让人加深了对他们的歧视,产生了负面效果。这是从事报道的记者始料未及的。事实上,这样的“始料未及”,在“走转改”报道中并不少见。

  教育人、鼓舞人,是新闻宣传的使命所在。今年9月初中央刚刚召开的“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大型主题采访活动视频动员会再次强调:“广大新闻工作者要用基层鲜活实践成果反映社会进步,用群众身边生动事例展示发展成就,努力唱响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改革开放好的时代主旋律。”这一要求清楚地告诉我们,对“走转改”报道必须进行认真思考,必须赋予其积极的思想含量,使之产生教育人、鼓舞人的功效。

  三、不能“浮”在基层

  “走转改”贵在走,“走”是“转”和“改”的基本前提。从前期的情况看,各种媒体的编辑记者普遍都“走”起来了,大家开阔了视野、体会到了艰辛、抓到了活鱼、磨炼了意志。但也必须承认,在浩大的“走”的队伍中,不和谐的音符也不时闪现。在一些同志看来,“走”,只是一种形式、一项任务,采取的态度是被动应付。身入心不入,必然“浮”在基层。有的只为完成稿件,到现场转一转,要几个场景、情节和人名,便“打道回府”;有的白天在群众中间,晚上住宾馆酒店;有的虽然到了基层,却在招待所里看材料、听汇报;有的采访不记录、写稿不动手,全让基层通讯员代劳;还有的嫌群众的生活、饮食不卫生,做出一些令人反感的举动……类似事例虽为少数,却严重影响着媒体形象、影响着“走转改”的氛围。

  相关媒体机构必须进行再发动、再教育,使编辑记者切实认清“走转改”的重要意义,进一步强化职能使命意识、强化吃苦奉献精神,增强走近群众、融入群众、学习群众的自觉性。同时,还要建立和完善回访、巡查、测评等机制,加强对“走基层”的监督管理,坚决克服“浮”在基层的现象。

  四、确立科学评判标准

  任何一项工作,都要有其检验和评定的标准。在“走转改”活动中,多数媒体都能结合自身实际科学把握,拿出了行之有效的规范和标准,起到了较好的引导和调节作用。但是,一些单位还存在着明显的简单化倾向。有的媒体把出动多少领导、派出多少编辑记者、耗用多少版面或时间,作为对“走转改”活动重视的标志;有的眼睛光盯着“走”,把“走”了多少天、去了多少地方,作为阶段性总结和评先表彰的主要依据;还有的过分强调报道数量,以刊发报道篇数多少、播发新闻时间长短,作为评定成绩的标准。应该说,人数、天数、篇数等,都是评价“走转改”活动的有效参数,但决不能机械运用、简单量化。有的同志“走”的里程不少,但吃苦精神并没有增强;有的同志发表作品不少,但机关腔、材料话并没有明显改观。

  “走转改”是一项系统工程,评定标准当然也不能过于简单,必须把“走、转、改”“知、思、行”“精、气、神”等综合起来考量。可以量化的要有具体数据,不能量化的要有评议措施;单位要有单位的评判原则,部门要有部门的评判规范,个人要有个人的评判标准。唯此,才能引导“走转改”健康发展。

  五、基层并非都在远方

  提及“走基层”,许多人自然会想到远离机关、远离闹市,到偏僻地带去、到边缘角落去,似乎只有距离“远”才算得上“走”,只有位置“偏”才算得上“基层”。事实也的确如此。有人统计,绝大多数编辑记者在选择“走”的去向时,目标都在距离媒体本部或机关数百公里之外。有一家媒体派出若干记者“走基层”,结果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交通不便、通信闭塞的少数民族村寨。不可否认,关注偏远地区、到平常难得一去的地方去,是“走转改”活动的重要出发点。但是,“基层”并非都在遥远偏僻的地方。基层是相对党政机关而言的,媒体的身边有基层,繁华都市里也有基层。关注深更半夜起床打扫街道的工人,关注把牛奶、快餐送到我们家中的民工,关注在办公大楼里修修补补的水电工,同样是“走基层”的题中应有之意。“一窝蜂式”地往外面走、朝远处走,除了对“走基层”的含义理解有失偏颇之外,指导思想的偏差也是重要原因。把“走”做给别人看、把“走”当成一种功劳和成绩,自然就会越“走”越远、越“走”越偏、越“走”越险。片面地“走基层”、刻意地“走基层”,既不符合“走转改”活动的本质要求,也不符合新闻宣传规律。如何着眼需要“走基层”、着眼实际“走基层”,是各种媒体和广大新闻工作者应当认真思考的问题。

  六、勤于走、善于思

  一位新华社记者到苗瑶山寨“走”了月余,不仅采写了大量生动的新闻,还带回一本厚厚的《采访日记》。其中,有采访历程、有景物实录、有奇闻趣事,而更多则是自己对“走基层”的所思所想、所感所悟。那一条条从亲身实践中得出的采写经验、一则则用汗水甚至鲜血换来的教训,于己于人,都是一笔宝贵财富。此事给我们一条深刻的启示,在“走转改”这场空前的创新实践活动中,每一个参与者不仅要勤于走,更要善于思。有总结才有会有提高,有思考才会有飞跃。但遗憾的是,像那位新华社记者一样“边走边思”的人并不常见。更多的同志到了基层,脑子里想的、手中做的都是怎么完成报道任务,素材到了手、稿件一播发,便大功告成,根本无心顾及其他。

  像“走转改”这种重大实践活动,一定要及时回顾,认真梳理和分析,使感性认知变成理性成果,成为再实践的指导。倡导编辑记者边走边思,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利用“走基层”这一充分接触民众的好机会,积极开展调研活动,及时掌握各地的好经验好做法,大胆提出自己的见解和意见,为社会发展献智献策。同时,还要广泛收集了解社情民意,想方设法把群众的声音、基层的需求传递给决策机构,发挥新闻工作者的桥梁作用,尽好媒体的社会责任。

  七、领导重视也应量力而行

  前不久,一位媒体老总带领编辑记者下基层、走边关,由于长时间的劳累,终因体力不支昏倒在采访现场。消息传来,许多新闻同行为之感动。像“走转改”这样大型的采访实践活动,媒体老总予以重视是应该的,但并非都要亲自出马、冲锋陷阵。领导有领导的角色和职责,在场外、在后方,一样可以体现关注和关心。亲自设计把关,拿出一套科学严密的“走转改”方案,供全体人员遵循;及时分析思考,指出“走转改”中存在的偏差和问题,引导大家正确前行;利用自身丰富的实践经历,向编辑记者传授采写经验体会;想方设法,为参与“走转改”的同志提供良好的工作生活保障,帮助他们排解家庭难题等等,做好这些,足以体现领导重视,足以鼓舞鞭策大家。当然,这并不是反对领导亲自上阵,毕竟,一个行动胜过无数指令。这里倡导的是:领导出征,量力而行。(作者是前卫报社政工编辑室主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