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人脉•人气•人品 “走转改”的感悟和推动力

2012-09-11 12:44:06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从“走转改”活动伊始,湖南日报报业集团就将活动开展的核心锁定为一个“人”字,即“用作品连通基层人脉、用文风聚合媒体人气、用实践提升专业人品”。媒体只有将自己这“一撇”写得精彩,才能与人民要求的那“一捺”相互支撑,成就一个堂堂正正的大写“人”字。

  文/董岳林

  养生之道中有个常识,叫“缺啥补啥”。“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在全国宣传战线大张旗鼓地铺展开来,其实就是这样一种善意的提醒:当今部分媒体和媒体人,正在离基层渐行渐远,必须下大力气补上这一课。

  连通人脉

  “脚板底下出新闻”,曾是老一代新闻工作者的优良传统。但随着信息传播技术的日新月异,随着媒体发展环境的不断变化,再要求记者扎到基层十天半个月拿出一条稿子,似乎已成奢谈。这是必须面对的现实,但绝不是媒体及其从业人员拒绝基层的理由。

  为了让“电脑依赖症”日趋严重的编辑记者们重新接上“地气”,根据湖南省委宣传部的要求,从2010年6月到现在,湖南日报报业集团相继组织编辑记者5批共51人,到部分贫困县市的乡镇挂职锻炼。虽然每次锻炼时间仅为期两个月,但编辑记者们必须完成“下村走访、开展调研、接诉接访、联系困难户、写出心得”等任务,这一组规定动作要合格地做下来,想不扎到基层去都不可能。挂职期间,每位同志都经历了同样的心路历程:“怕了、爱了、想了”。挂职回来,有人欣慰于自己完成了许多转变:对群众感情的转变、对乡镇工作认识的转变、对正面宣传自觉性的转变;有人则感慨自己学会了“做报道”,经济报道、文化报道、农村报道乃至突发事件报道等,都因对农村、基层和国情的“零距离”接触,而有了颠覆式的理念更新。

  与此同时,各报道部门及集团其他媒体,也先后组织近百人次开展各种形式的下基层采访活动。《湖南日报》自2011年8月即开设“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专栏,下设“民情调研”“挂职记者手记”“记者在基层”“镜说基层”等子专栏。集团党组还鼓励分管采编工作的党组成员,带头策划报道,为记者们走进基层率先垂范,推出了《跟班日记——这一行•这一天》《探访湘江最美村庄》《走进红五月——湖南重点工程建设直击》等系列报道或子专栏,在这种“领导带头走、各行各业走”的良好业务氛围中,先后面世并在重要版面刊出,社会反响强烈。

  聚合人气

  走基层连通的人脉,成就的不仅是记者丰富的采编素材,更提升了文本表达上的创新和鲜活。因为,只有到了基层,才能真正知道如何用老百姓的话为老百姓说话;只有“接地气”的新闻,才能真正有“底气”和“人气”。

  相对于“走基层”和“转作风”而言,“改文风”难度最大。因为它不仅牵涉到需要努力改变长期约定俗成的观念和套路,还受到种种客观条件以及采编人员业务水平的制约。对于报纸来说,好看、好读就是影响力。突出时政报道的新闻性、经济报道的服务性、常规报道的故事性、深度报道的时效性、专题报道的研究性,本是媒体的题中应有之义。但受社会的浮躁心态影响,媒体人的职业尊严和荣誉感渐渐被淡化,党的新闻宣传工作者的使命和责任更鲜被提及。在“走转改”的实践中,《湖南日报》“改文风”的工作尽管还存在着诸多不足和缺憾,但始终在循序渐进、由易到难、一点一滴地去改,并呈现出了不少亮点。

  首先,改“近”报道题材,报道的内容尽量贴近受众。今年5月30日,运行了百余年的长沙火车北站正式关闭。在以前,这条新闻发个几百字的消息也能对付了。但考虑到这是群众相当关注的热点话题,是经济新闻更是民生新闻。于是,《湖南日报》在版面较为紧张的情况下,仍拿出一个整版,且以图片为主,用平实的眼光记录了这段历史:除简短的文字报道外,1张全景式大图片加8张中小图片,生动展现了老北站最后一列货车驶出、道口工坚守最后一班岗、周边市民悠闲通过铁路道口等场景。不少读者事后反映,这组报道犹如一幕精彩的短剧,看得过瘾。

  其次,改“快”新闻时效,报道刊发与新闻发生之间的时空距离短些再短些。以前刊发的有些消息、通讯等,在新闻时间的表述上,经常出现以“近日”“日前”“前不久”等代替具体时间的现象,说穿了就是以旧闻充新闻,屡受社会诟病。但细心的读者发现,自“走转改”活动开展以来,这种不良文风正在《湖南日报》悄然消失,刊发的稿件离新闻发生的时间一般未超过3天,时间表述也十分具体;即使是时间跨度较长的通讯、综述、述评类稿件,也会补充采访最近发生的新闻事实并由此切入。不可否认,这是“改文风”出现的新变化。

  第三,改“短”新闻标题,用尽量精炼的文字表达尽可能丰富的内容。一篇只有几百字的报道,也要引题、主题、副题等一应俱全,常常还是既大且空,甚至出现一行标题多达20余字的情况,这些都是读者认为党报面孔“生硬”的直接诱因。为此,《湖南日报》编委会鼓励采编人员大胆吸收网络标题制作经验,结合媒体特质精研标题。以今年5月23日一版为例,头条标题《清水江作证——矿业整顿中的“花垣现象”》、该版其他稿件主标题《补助“增扩改”》《最美夕阳红》等,不仅短小精悍、题文相融、便于阅读,更可见编辑的用心。

  第四,改“活”新闻语言,即多采用读者喜闻乐见的群众语言。群众语言就是大众话语,是最富生命力的表达。盛气凌人的“老爷腔”、缺乏新意的“学生腔”、矫揉造作的“网络腔”等,是《湖南日报》新闻报道“改文风”的重点防守对象。为此,在每年一次的改版提质要求中,“两个转换”是必提的关键词,即将领导视角转换为群众视角、社会视角,将会议新闻转换为公共新闻、民生新闻。角度一变,文本表达自然不可能再因循守旧。例如6月7日一版头条刊发的通讯《“湖南屋脊”上的“电骡子”》,不再像以前那样记者动辄站出来高谈阔论一番,全篇千余字中,采用群众的方言俚语多达15处,这些具有乡土特征和人物个性的语言文字,散发着泥土的芳香,更有泥土的厚重,为报道增色不少,是记者坚持“三深入”、践行“走转改”的丰厚回报。

  实践证明,文风的改变最能直接体现“走转改”活动的实效。“改文风”虽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它是媒体聚合社会人气、回归受众认可的不二法门,是负责任的媒体必须长期坚持、不断改进的方向。

  提升人品

  这里所说的“人品”,是相对狭义的,即作为媒体人应具有的品格。文品决定着人品。而媒体的品质,又决定着从业者文品的高下。因此,媒体的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心,是其采编团队作风的根本。媒体要在新闻实践中,以此随时定义、修正自己专业上的“是非标准”和“荣辱尺度”。

  从今年开始,湖南日报报业集团的新闻宣传管理由“兼管”转向“专管”,设立了专门的集团编委办以真正“做实”此项工作。集团编委办围绕“监管”“评估”“奖罚”等3大职能定位,不断创新工作方式,为集团各媒体提升品质、带好队伍发挥着引导和“督战”职能。例如,引入了“新闻即时奖罚”制度,并设立“社长总编辑特别奖”,以此即时鼓励记者编辑及时关注并采编重大热点难点报道,并对各种重大报道失误予以及时警示。简单地说,就是“好的马上奖、差的立刻罚”,改变了过去起码一月一评的奖罚延滞状况,让“好”的激励作用和“差”的惩处效应,能在最短时间内辐射到各媒体采编团队。

  《湖南日报》今年初启动的新一轮改版提质中,对改进常规新闻报道、深度报道、专版报道、专题报道等,均进行了详尽的界定和要求,其中对常规新闻报道的改进更细化到评论、头条、综述等9个重要领域。为进一步增强报纸的可读性,还提出了“大副刊”理念,即除文学副刊外,同时增设健康版、人物版、摄影版、书画版等等;统一思想,决定“适时不定期制作封面版”,一版编排时“合成创意图、漫画、图表也可以成为版面中心的主图,且须占一定的比例”。改版之时,配合新一轮的全员竞聘上岗,业绩排名机制日臻成熟,今年初《湖南日报》编辑部就有3人落聘待岗、好几名处级干部被诫勉谈话。不少编辑记者直言,“业绩说话、优胜劣汰”的理念落到实处,强过“转作风”的口号高呼万遍。

  媒体对品质的这些管理和追求,极大提振了记者编辑们“创先争优求精”的信心。《湖南日报》摄影美术部青年记者郭立亮,因长期奔波在一线而身染“脑炎”重症,今年刚出院不久,接到一个病危女孩志愿捐献眼角膜的线索,从4月开始走近这个女孩的病床,跟踪拍摄直至其去世并由其家人完成其捐献遗愿,最后在6月初用一组鲜活的图片新闻,向大家讲述了这个动人的故事。稿件见报不到半天,即被新华网、人民网、腾讯、网易等全国65家知名网站转载,引发许多网友“美得无以言表”的感慨。

  今年3月底,中国记协党组书记翟惠生在湖南日报报业集团调研时,曾即兴对当天的《湖南日报》进行点评,他说捂住报头,都不敢相信这是一份传统的省级党报,富有时代感、版面时尚大气、导读新颖到位,相当吸引读者,《湖南日报》的确是用“政治家的头脑,艺术家的手法”在办报。

  盛誉之下,任重道远。“走转改”的活动,会有结束的一天。但作为党的新闻工作者,“走转改”却是我们薪火相传的力量源泉,不断鞭策着我们,写好“人”这篇大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