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走,到有新闻的基层去

2012-08-31 14:00:09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走,到有新闻的基层去——英大传媒集团建立“走转改”基层联系点纪实

  日喀则,藏语意为“最好的庄园”,这里平均海拔超过3800米,最高海拔超过5000米。8月10日,英大传媒集团所属《国家电网报》“走转改”基层联系点授牌仪式在西藏日喀则供电公司抢修班举行,这是《国家电网报》目前海拔最高的基层联系点。

  为了建立“走转改”的长效机制,英大传媒集团去年11月发布了《关于建立“走转改”活动基层联系点的通知》,要求所属媒体建立一定数量的基层联系点,并且要向偏远、艰苦地区倾斜。随后,在祖国北部边陲北极村、湖北神农架林区、半年大雪封山的新疆阿勒泰、平均海拔超过3800米的日喀则……英大传媒集团都建立了基层联系点。“截至8月21日,集团建立的联系点已达31个,其中已挂牌23个。英大传媒集团总编室主任张为龙告诉《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

  阿里

  小电网上了头版头条

  8月,《国家电网报》编辑中心主任贺焕峰一行前往西藏采访,行程5000多公里,由于经常走“搓板路”,车子的油表都颠坏了。

  房晓童是个年轻的“老”记者,采访过的班组也不算少,但日喀则供电公司抢修班还是带给她特别多的震撼。刚刚从西藏回来的她为记者描述了在高原上的一个个细节。

  “高原上夏季非常短暂。七八月份,牧区的不少老乡都在忙着拆房子、修房子、盖房子,一不小心,家里的供电线路就扯断了……抢修班就特别的忙。”

  “有的地方实在太远了。抢修班的师傅从日喀则城区出发,单程近100公里,路况也差,天不亮就出发,等晚上回来天已经黑透了。”

  此次西藏之行,他们一路上坚持发稿,都是白天采访、晚上写稿。贺焕峰介绍说,让记者白天采访、晚上必须成稿是报社对记者的一贯要求。“在西藏要克服身体上的不适,也能做到晚上写稿子吗?”对于这个问题,贺焕峰表示,“确实不容易。经常是房晓童等前半夜写稿,我后半夜起来‘续写’。但不管怎样,稿件一定按时完成”。他还告诉记者,此次虽然是在日喀则建立联系点,可走基层的范围扩大到了周边的市县,他们此行还有一大收获:阿里的新闻第一次登上了《国家电网报》的头版头条。

  8月13日,《国家电网报》记者一行来到阿里。由于历史原因和特殊地理环境,阿里电网还是一个孤立的小电网,记者们也是第一次真正了解了阿里用电的捉襟见肘,也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当地供电员工的奉献精神,一篇《照亮阿里高原的精神》,第一次全面地把阿里供电的情况传递出去。“以前关于阿里的小消息都很少有,这次不仅是篇通讯,而且阿里的新闻第一次上了我们的头版头条。”贺焕峰表示,如果不是因为“走转改”活动的开展,如果不是在日喀则建立联系点,这一切都无从谈起。

  漠河

  零下50摄氏度的等候

  2月17日,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漠河县北极村,英大传媒集团影视中心“走转改”联系点落户祖国最北的北极村供电所。在挂牌仪式上,一个由影视中心先期拍摄的漠河“夫妻变电站”的专题片《他们的家》,引起了大家浓厚的兴趣。

  记者在英大传媒集团见到了该专题片的编导谢南希,他为记者讲述了拍摄的前前后后。谢南希最初是从通讯员那里零星地得知在中国最北端的县城漠河有一个变电站,18年来一对夫妻一直默默在那里坚守着。为了将这个故事拍摄出来,谢南希和他的同事们在最冷的季节到了漠河。

  “夫妻俩每天早晨6点起床,为了拍摄到起床后那第一束灯光,我们5点多就架好机器等在院子里。”谢南希说,当时室外大概是零下50摄氏度,人都冻僵了,摄像机也几乎冻得罢工。在漠河,为了让机器能够正常工作,谢南希和同事经常要把外衣脱下来给机器“穿”上。“我们冻会儿就冻会儿吧,别把机器冻坏了。”谢南希笑着还原当时最真实的想法。

  在素材的选取上,该专题片也打破了原有的一些套路。比如,丈夫和谢南希聊天时说:“父母去世,我们俩也只能去一个人,不知道的以为我们不孝,有时真想不干了。”对于这样的“埋怨”,要从报道中删去吗?谢南希果断决定,“不,这是正常人最正常的情感,换任何人坚守18年,谁敢说心里没有委屈,这样的‘牢骚’恰恰是最真实的。”

  《他们的家》播出后,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结果。片子结尾,妻子说出了多年来的一个愿望:想两年后退了休去趟北京。夫妻俩的上级单位看到片子,在两个月后就帮助他们实现了愿望。谢南希还继续跟踪报道了夫妻俩来北京的圆梦之旅,制作了专题片《他们的愿望》。“然而谁又能想到,片子的结尾原本是丈夫表达要继续坚守岗位的话,后来经过审片讨论,改为用妻子的愿望作为结尾。”谢南希向记者透露了这样一个细节。

  阿勒泰

  大雪封山后的约定

  在新疆阿勒泰地区的大山中,巡线员要耗时1天、骑马30多公里才能完成一次巡视任务。今年6月,英大传媒集团影视中心韩丹跟随阿勒泰市禾木乡供电所的巡线员体验了一次巡线之“旅”。

  韩丹一路跟踪拍摄,捕捉到了一个这样的场景:巡线员到途中唯一的一户人家查看有没有用电问题,一进院,哈萨克族大娘喊着“我的孩子们来了”张开双臂迎接……“这样的场面,如果不走下去,是怎么样都想不出来、编不出来的。”韩丹说道。

  随后,韩丹又到了铁热克提乡,寻找小有名气的雪橇供电所。“我是冲着雪橇供电所的所长赛力别克去的,见到他才发现,很多故事和听来的完全不同。”因为是夏季,拍不到雪景,但没想到有很多意外的收获。“赛力别克给我讲了他陷到雪地里6个小时才爬上来的一次遇险,给我讲了他常年住在供电所,被儿子的老师误以为‘不在了’的尴尬,也给我讲了他为了将收上来的电费藏好,把岳父家床下的砖撬起来的故事……”

  “我工作也快10年了,最初在北京听到赛力别克的一些故事时并没有多大触动,但见到他本人后,我一次又一次感慨走基层真的太有必要了。”韩丹说,阿勒泰之行对她最大的改变就是让她对基层员工的感情更深了。

  讲完这些故事,韩丹告诉记者,她已经向领导请示,在冬天一定要再去拍摄“雪橇上的供电所”,而且准备在大雪封山时在那里蹲点两个月,好好拍一部片子。

  既然叫联系点,就意味着不是去一次,而是要一年四季多次深入到这些地方。“集团要求每个联系点每年安排2次~3次蹲点采访调研,每次不少于两名编辑记者,持续时间不少于4天。要求蹲点的编辑记者与基层员工同吃同住,亲身体验一线工作。”张为龙介绍说,今年上半年,英大传媒集团已派出80多批次近200名编辑记者深入基层联系点。近期,《国家电网报》正计划对已建立的联络点组织回访式报道。《亮报》也组织记者在迎峰度夏期间,到天津、江苏等基层联系点继续开展“走转改”采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