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政法学子走基层:5000个细菌量的执着

2012-08-31 12:56:30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国家的奶源标准是每毫升细菌数200万个以下,我们的能达到5000个以下”!

  

 

  飞鹤牧场的工人正在进行奶牛挤奶前的准备工作,用消毒水为挤奶管组消毒 刘文畅摄

  一谈起目前国产牛奶的信任危机,黑龙江省克东县欧美奶牛养殖公司的场长刘庆喜显得有些义愤填膺,但对于自己厂里奶牛产的牛奶,他却是自信满满。“因为自己看着牛奶怎么生产出来的,所以我有这个底气。”

  作为厂子里的“元老级”员工,刘场长自建厂时便在这个牧场工作了,如今已进入第四个年头。他认识这里的每一位员工,熟悉牛舍里的大部分奶牛和每一栏牛圈。在国内各大牧场摸爬滚打多年,牛奶好不好,他一尝就知道。

  5000的细菌量

  单位细菌数5000究竟意味着什么?取个例子来说,一部经常使用的手机每平方厘米驻扎的细菌约有12万个,即使是经常清洗的男士刮胡刀的含菌数接近120多万,日常用到的牙刷细菌数目也接近25万!所以,单位细菌量5000的意味不言而喻。

  “牧场嘛,肯定是以鲜牛奶的质量为主。”刘庆喜坦言。牛奶质量的好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牛奶的细菌数。我国牛奶检测标准中的细菌数包含了有乳酸菌、霉菌、酵母菌还有致病菌等菌种。除去个别菌种需要特别关注外,一般来说细菌数越高,致病可能性越大。而单位细菌数5000以下的牛奶,在国内目前的奶制品业当中属于顶尖的好成绩,甚至远低于欧美发达国家10万的标准。

  摸索出的经验

  “这样的成绩并不是轻易就达到的!”刘庆喜很感慨今日这样的成绩:“要经过艰难的试验和不断的改进,每一个步骤,一个细节都是我们员工一点点摸索出来。”

  2008年建厂初期,整个牧场三千头奶牛只有五十多头处在泌乳期,靠几名挤奶组员工的细心和勤劳就能完成工作量。“当时我们的牛奶检测出来的细菌数约在二三十万,这个数字是完全符合国家标准的,甚至属于比较好的。” 但随着进入泌乳期奶牛的增多和规模化生产的开始,奶粉厂在养殖公司送检的奶源奶质上开始提出了更高更明确的硬性标准——单位细菌数5000以下。“我们符合国家标准的牛奶却不符合飞鹤奶粉厂里的要求,让人很苦恼!”刘庆喜说。

  建厂初期,牧场里所规划的机械化挤奶厅和牛舍都尚未完工,刘场长说环境的拮据成为降低牛奶中细菌数最大的难题。

  “我们跑去和领导说明情况,领导二话不说就着手筹备和催办,两年不到就将所有设备到位。”场长说起这个显得非常激动:“看到领导的态度,我们工人也卯足了劲儿摸索能让牛奶更清洁的方法。从奶牛的饲养、取奶杯的操作到牛奶的贮存和运输,各方面都努力进行改进,能够做到的我们都尽可能地严格。”

  现在,除了厂里的现代化牛舍和挤奶设备之外,工厂还有一套挤奶工人必须遵循严格流程:每头牛先用药浴杯子给奶牛的乳头药浴消毒,然后用干燥的毛巾将乳头擦拭干净,再按照要求挤去三把三十秒钟的奶,因为这部分是细菌最多的。最后再为奶牛戴上脉冲挤奶器自动挤奶——而这些都是在多次的操作和牛奶检测之后最终敲定的最佳操作方式。

  边说着刘庆喜说着接过工人手里的高压水管:“你看,连这个场地清洗的水温和水量都是通过多次试验和观察最后确定的,确保能够将地面冲洗干净的同时不会惊吓到牛。”

  能实现才是标准

  当被问及设立这样远远高于国家标准的要求是否有“噱头”之嫌时,刘庆喜认真地摇了摇头:“什么是标准?能够实现的才是标准。”

  “用牧场现在的这些设备和操作流程来进行生产的话,牛奶达到这个标准完全没有问题。” 减少细菌量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清洁乳头,运输工具等可能接触牛奶的东西,尽最大可能减少牛奶接触空气的时间等方式。

  正如之前提到的,牧场刚兴建的时候,设想当中高大通风的牲畜舍和先进的生产设备,以及兽医、育种员等等都没有到位,生产条件比较艰苦。“在当时的生产条件和生产环境下,实现细菌量5000的标准确实很有难度。”但伴随着生产资料的到位,他很快意识到现代化的设备和科学的操作对于牛奶质量提升的显著作用——快速的取奶,集中和初级消毒使得牛奶几乎不需要接触空气等可能的污染源。

  刘庆喜告诉我们,在挤奶前用干净毛巾擦拭乳头是厂子里挤奶时的一个必要操作步骤。建厂初期,所有毛巾靠工人手洗和日光晾晒,但是萝卜多了不洗泥。伴随着奶牛数目增加,出现有些毛巾清洗不彻底以及晾晒不足造成的潮湿现象便在所难免了。这个难题伴随着牧场添置了洗衣机和烘干机而迎刃而解——毛巾干净干燥了,细菌自然就少了。

  “当初条件不好的时候觉得很苛刻。”顿了顿他又接着说:“后来才渐渐明白,当时领导已经是按照现代化奶牛场的标准来要求我们,而且这个标准经过努力是可以达到的,不是刁难我们。”

  给自己的标准

  “细菌量5000的标准不是给外人看的,是给我们自己的。检测牛奶也是在检测我们自己为工作付出的一切努力。”刘场长对工人们为了实现并保持这条标准的自觉努力感到非常自豪。

  之前提到的工厂制定的挤奶流程,在刚刚形成时,在推行上遭遇了阻力。厂子里平均同一时期有5000多头泌乳牛,每天挤奶三次,这并意味着挤奶工人每天要重复15000次繁复的工序,不断地重复药浴,擦洗,按摩等等——这无疑为线上的工人们增加了不少工作量。“为了推行开来,我们就天天下生产线教工人,天天去监督他们执行,一直到大家都形成习惯。”

  “不过,这里的每一位工人都知道,牛奶的质量就是企业的生命。”刘庆喜说,在国内的奶制品业爆出三聚氰胺事件期间,所有的奶制品场都要进行抽检。在一夜无眠的等待后,最终出来的无问题的好结局最终让所有工人泪流满面——这是他们的牛奶,是他们的工作,是他们的生活。

  “现在即使是刚来的新工人,也不需要人提醒和监督了。所有工人会自觉的遵照流程,有时候某些人忘记了,他们会相互提醒。 ”刘场长感到非常欣慰:“标准不是别人指定的,能执行下去的标准都是自己为自己设定的。”

  “现在我们的鲜奶单位细菌数在2000至3000个之间,这是国内鲜奶的顶尖表现了!我们的要求高,但这决不是对外的噱头也不是妄想,这是我们给自己的标准。”刘庆喜感慨道。“我们在自己能力的最大限度内努力做到最好。只要不断努力,相信总会有人看见的。”(中国政法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2级研究生 陈丁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