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副刊编辑“走转改”:我们需要“接地气”的文章

2012-08-21 14:21:46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我们需要‘接地气’的文章。”作为副刊编辑,现在向作者约稿时,我总是反复强调这样的约稿要求。这既是我参加山东省报纸副刊编辑“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之后的深切体会,更是有着70多年历史的大众日报“丰收”副刊一直以来的自觉追求。

  走基层:溯本求源,涵养本原

  自去年8月中旬以来,声势浩大的“走转改”活动让中国新闻界呈现一派清新务实之风。大批记者深入一线抓“活鱼”,用心聆听百姓心声,悉心观察、捕捉普通人身上的闪光点,写出了大量鲜活、真实、感人的报道。

  或许,在有些人看来,“走转改”主要是记者的事,与编辑,特别是副刊编辑没直接的关系。我也曾有过这样的想法,只要在编辑部把作者发来的稿子认真编好就可以了。然而,一次报纸副刊编辑的“走转改”活动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改变了过去的想法:副刊编辑也要“走转改”。这次由山东省新闻学会报纸副刊工委会主办,今年6月1日在临朐沂山举行的“走转改”活动,吸引了来自全省28家报纸的50余名副刊编辑参加。

  在沂山深处,当我采访在歪头崮当了32年护林员的张钦耀时,他惊奇不已:“记者见过不少,接受副刊编辑采访还是头一遭。”而很少深入基层的我,对护林员的酸甜苦辣,也有了切身的了解。

  沂山位列华夏五大镇山之首,森林覆盖率高达98.6%,四季风景优美。然而,对于长年累月坚守在沂山深处的护林员来说,更多的是与孤独为伍,与寂寞相伴。

  在每年11月到来年4月的封山期里,护林员被大雪困在山上,有时十天半月都下不了山。出去巡山瞭望,在雪地上踩出一串脚印出去又原封不动踩着同一串脚印回来。没处取水,就铲雪回来化化吃。因为很少与人交流,变得木讷内向的护林员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没啥,习惯了。”

  沂山海拔高,昼夜温差大,护林员们一年四季都得备着棉大衣。冬天的寒冷再加上潮湿,被褥和衣服都得用塑料布包起来才能防止发霉,整个林场从老到小没有不落下腿疼腰疼病的。

  两天的采访时间里,我跟随护林员的脚步,走几十里山路去体会他们巡山时的辛苦。我采访了一个又一个护林员,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说起自己亲手栽种的树木就像在说自己的孩子那样兴奋。这样面对面的交流,让我清楚地看到他们晒黑的脸膛与手上冻疮的疤痕;这样心与心的贴近,让我充分地感受到他们对山的热爱和对林子亲人般的依恋。

  我给护林员看我编辑的“丰收”副刊,问他们喜欢哪些栏目,哪些文章。他们看后说,就喜欢像“坊间纪事”这样的栏目:说的是老百姓的话,写的是老百姓的事,实在。

  采访归来,我撰写了《沂山深处,那些行走的“树”》。不用翻采访本,只要一闭眼,护林员的言行举止、经历故事、工作生活场景,就像放电影一样涌现在眼前;不用搜肠刮肚地遣词造句,挖空心思编织构造,只是把采访到的一个个场景、一个个片段原原本本记录下来,稿子便一气呵成。在整理的过程中,自己又一次次被那些生动的故事震撼和感动着。

  这次报纸副刊编辑“走转改”活动,恰逢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之际。70年前的1942年5月,在延安杨家岭,毛泽东同志亲自主持召开文艺座谈会,就是要解决我们的文艺为什么人服务和如何服务的问题。他在做结论时说:“什么是我们的问题的中心呢?我以为,我们的问题基本上是一个为群众和一个如何为群众的问题。”

  沂山之行,让我更加清楚地知道诞生于抗日烽火中的“丰收”副刊“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答案只有四个字:“基层,群众。”“走基层”不只是一次行动,而是一种态度,它只有开始,没有结束。溯本求源,涵养本原,只有深深扎根于我们脚下这块大地,与基层群众的实际生活血脉相通,“丰收”副刊才能根深叶茂,永葆生命活力。

  转作风:以人为本,提升本领

  曾几何时,人们可能记不住一张报纸到底有什么新闻名专栏、名记名编名篇,但一提人民日报都知道有个“大地”副刊;一提解放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和羊城晚报,都知道有个“朝花”、“笔会”、“夜光杯”和“花地”副刊。人们订、买某份报纸,经常是因为爱看该报副刊。一篇小小的文学作品,甚至能让该报一时间“洛阳纸贵”。

  然而,一个时期以来,报纸越来越厚,副刊在报纸和读者心目中的分量却越来越轻。一方面,扑面而来的海量信息让人目不暇接,各种集电光声色于一体的文娱方式让人眼花缭乱;另一方面,为了时效和效益,有些报纸只为报刊副刊稍留版面作为点缀,有些干脆让它从报纸上消失。

  于是有人断言,报纸副刊已经过了它的辉煌期。事实究竟如何?报纸副刊的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除了信息传播方式、生活消费方式等外部环境变化的冲击,副刊编辑是否也要反思一下自己编版、组稿的指导思想、精神状态和工作作风。

  比如,有的对报纸副刊的前景丧失了信心,消极被动,无所作为。认为反正读者不爱看,报社不重视,于是你来什么我登什么,有什么菜做什么饭,只是一味应付。连编辑自己都丧失了信心、激情和主动性、创造力。以这样的工作状态编出的版面,又如何能打动读者?

  还有的,随波逐流跟风追俗,什么时尚、抓眼球就刊登什么,人云亦云无所适从,没有自己的信念、立场和判断、坚守,最终只会使副刊失去个性,并在迷失中被铺天盖地的媒体所淹没。

  更严重的是,有的脱离了实际,就像一只扎进沙地里的鸵鸟,整天沉浸在自己构建的“象牙塔”和小圈子里,仅凭个人喜好选编稿件,风花雪月,孤芳自赏,“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根本不了解基层实际和广大读者所思所想,更对所编的稿件、版面读者反应如何不闻不问。

  如是等等,归根结底都是作风问题。所以“转作风”,对报纸副刊编辑不仅不可或缺,而且极具针对性和现实意义。

  我主动,所以我存在。

  面对现代传播、消费、娱乐方式带给人们的浮躁、迷茫和巨大心理落差,只有坚守自己的理想和责任,旗帜鲜明地判断和选择,以对社会、对历史、对读者高度负责,对现实和热点热切关注的积极心态,去选组稿件,“有所为、有所不为”,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副刊“怎么办,办什么”,才会打造出一个关注现实、内涵丰富,个性鲜明、引导有力,让人的心灵既能得到休憩和抚慰,又能得到净化和美化的精神高地。

  只有通过富有现实针对性的精心策划,在副刊上将时下人们关心的热点问题和事件背后最耐人寻味的东西挖掘出来,透过生活的表象触摸到内在的精神实质,引发读者更深层次的回味、思考和评判,才能跳出“新闻纸”日趋同质化的怪圈,形成副刊的“不一样”。而这种“不一样”的个性和特色,以及触及灵魂的内在深度和隽永完美,就可以成为一份报纸的品格和精神力量,成为留住稳定读者群、让人驻足休憩、反复品味的报纸核心竞争力,成为报纸的品牌

  让读者欢迎的报纸副刊,不是被动等出来的,而是“转作风”转出来的,是以人为本,提升本领、主动应对、积极作为的结果。

  改文风:大道至简,筑牢本心

  对紧张繁忙的现代读者来说,娱乐性、消遣性固不可少,然而,读者更普遍共性的需求,绝不是风花雪月、无病呻吟、娱乐八卦;也绝不是“我妻给我斟了一杯酒,醉意在眉毛上飞舞了三天”、“我先生表扬了我亲自做的晚餐,激动得我双颊滚烫一夜无眠”、“早上吃多了一个汤圆,傍晚还在打嗝”、“到舞厅了才发现裙摆上沾着一朵油花,好不遗憾”如是等等一些鸡零狗碎的小情调、小情感。

  今年的中国新闻奖报纸副刊类作品评奖在南昌举行,我有幸作为评委参加了这次评奖。在推荐的参评作品里,有这样一篇散文,《记忆被吞噬的母亲》,讲述了人到中年的作者面对身患老年失智症,就是老年痴呆症的母亲时,那些无奈、疼痛的故事。

  “母亲患老年痴呆症之后,经常不认得我,把我和弟弟搞混淆。她清醒的时候,就盼着我和弟弟接她回去,糊涂时就盼望着自己的妈妈来领她回家。”

  作品没有华丽的辞藻,而是通过很多日常生活中的典型细节,最大限度地呈现了老少两代人所面临的无奈处境和巨大的压力,以及面对困厄时含泪的微笑和不懈的努力,体现出人性里的善美、真诚和坚韧。

  文章结尾写道:

  “在养老院里,妈妈吃得好吗?住得惯吗?当妈妈记不住话时,护理员会训斥她吗?无数个夜里,我不敢深想,又无法不想。无法安睡时,我会走进妈妈曾经住过的房间里,长久地坐着,内心无比煎熬,心里暗暗地说:妈妈,请原谅我。给我一个喘息的机会,过一段时间,我一定再接您回家。”

  就是这样一篇平实的文章,却打动了所有评委,在每个评委所推荐的一等奖名单中,都有这篇,最后全票通过。

  显而易见,真实的细节、朴实的文字,恰恰更能打动人心。

  再看看现在的副刊版面,能撞击人心灵深处最敏感最柔软的部分的文章不多,能扣住当下社会的热点和兴奋点,读来让人心里沉甸甸受到震撼的更少见。所以报纸副刊的深刻,既不能靠风花雪月和无病呻吟的文字游戏来获得,也不能靠所谓的名家名作来提升,只有以思想的力量去认识现实,以真实的细节去表现现实,以真诚的情感去温暖人心触及灵魂,让读者看了你的副刊,能获得心理上和精神上的双重愉悦。

  大道至简,筑牢本心。“改文风”让我们更加明确了副刊的文风到底“为谁改,靠谁改”。为了读者,你可以写小感触、小哲理、小情调,但不能把它们当做标准;任何一个时代的优秀作家,总是会坚守良知、人性和真情实感、道德底线,把弘扬社会积极向上的奋斗精神作为写作的出发点,而决不能在人民的疾苦面前闭上眼睛。作为副刊编辑,我会反复强调这样的约稿要求,“我们需要‘接地气’的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