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重庆广电集团再进昌都采访援藏干部纪实

2012-08-15 11:19:20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用生命和真情记录感动——重庆广电集团(总台)再进昌都采访援藏干部纪实

  一批批援藏干部远离故乡,告别亲人,来到西藏,克服高山反应,战胜种种困难,率先垂范,踏踏实实地履行职责,奉献雪域谱华章。他们的奉献精神值得学习,他们的动人事迹值得宣传。

  7月27日至8月4日,在重庆广播电视集团(总台)党委书记刘万利的率领下,重庆广电集团(总台)“走转改”大型广播电视行动——再进昌都采访摄制组千里迢迢奔赴重庆市对口援助的西藏昌都地区采访报道。与“再进昌都”摄制组同行的,还有第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院长周林率领的“爱助童心”专家医疗队,专家们将进藏开展先心病免费筛查救治工作。

  此次“再进昌都”年度走转改大型广播电视行动,是广电集团(总台)继2011年6月建党90周年特别节目、2011年11月感动重庆大型公益广播电视行动和2011年12月免费救治高原先天性心脏病大型报道以来,第四次派遣采访队伍进入青藏高原采访报道重庆援藏工作和救助藏区先心病患儿等情况。

  在此次整个活动期间,重庆广电集团(总台)摄制组与大坪医院专家医疗队一行21人,顶风沐雨,星夜兼程,克服严重的高原反应。他们深入农牧区基层,筛查先心病患儿,为农牧民群众解除苦痛;他们真实感受重庆援藏工作的历史成就,全方位记录重庆援藏干部的闪光点滴,追寻一个个撼动人心的感动瞬间;他们以“走转改”的精神,深入一线,用生命和真情,发回一条条感人至深的现场报道。

  一路风雨一路前行。在大雨滂沱的白马雪山,记者们踏着没过脚背的泥浆在瓢泼大雨中采访拍摄;高原环境艰险,记者编辑们流着鼻血,在感冒咳嗽甚至发烧虚脱的状况下坚持报道……

  为保证完成任务,记者们每天都长时间连续工作。在芒康县城采访时,采访组从上午一直忙到下午5点才吃午饭;在赴丁青采访的路上发生车祸,主持人陈力在受伤后还坚持报道,记者李春磊用自己的身体挡在设备前面,在车祸发生的一瞬间保住了设备的安全;在类乌齐县,记者跟随专家医疗队马不停蹄地奔波,为数百群众义诊,筛查出近20名高原先天性心脏病儿童……

  在雪域高原,重庆广电人团结一心顽强拼搏,战胜重重困难,保证每天的新闻播出。从7月29日至8月5日,集团(总台)在《重庆新闻联播》中,连续播出了《感受援建“输、造血”》、《我们是一家人》、《走进援藏天使》等10条生动鲜活的长篇报道系列报道,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

  9天的“再进昌都” 大型广播电视行动,对广电集团(总台)采访组一行16人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一场艰巨的、生与死的考验,援藏干部崇高的奉献精神,更让全体队员经受了一次心灵的洗礼和精神的升华。从进藏开始,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动辄一整天的车行颠簸,通宵达旦的写稿编片,都成为了队员们每天工作采访的常态。每天奔波在苍茫悠远的藏区,体会藏区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感受汉藏血浓于水的亲情,目睹第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的医护人员为藏区儿童进行先心病筛查,为突发重病的患者实施救助,看到年轻的重庆援藏干部因为艰苦的援藏工作青丝已变白发,大家的心里都百感交集。主持人陈力说:每天都是生死考验,面对援藏干部的感人事迹,我们也如女孩子一般情不自禁地一次次流下了感动的泪水;记者吴春春在采访中虚脱,经过短暂的吸氧后仍坚守岗位,完成每天的采访报道;记者杨曦虽然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藏区的艰苦仍出乎她的意料,但她顽强地克服了缺氧、恶心等高原反应,坚守在了采访报道的第一线……

  9天的“走转改”大型广播电视行动,在雪域高原留下了重庆广电人的脚印,在藏族同胞的心里,留下了重庆的影像。当报道组将要离别高原时,重庆援藏干部工作队领队杨树海紧紧拉着进藏记者们的手激动地说:“你们是一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新闻队伍,你们克服了重重困难,冒着生命危险,深入采访报道,吃苦耐劳团结拼搏、牺牲奉献勤奋敬业精神让援藏干部和当地干部群众非常佩服,你们树立和宣传了重庆新闻工作者的良好形象!”

  广电集团(总台)此次“再进昌都”走转改大型广播电视行动,也引起了网民的热切关注:

  网民“亲切咖啡”说,“再进昌都”,几次让我流泪,观后沉思!感受了一场感人至深的心灵冲击。为什么呢?因为心被感动了。

  网民ljn19800613说:此次行动之初,我就开始关注重庆电视台主持人陈力的微博,于是知道了他们此次特别行动一路的艰辛,高原反应、路遇塌方、大雨突来、浓雾弥漫、条件艰苦、遭遇车祸等等,疲惫与如影随形的危险伴随着他们,到处面临的是这样或者那样的生死考验……是什么样的信念、执着、坚守,使他们离开了舒适的城市,奔波在藏区条件最艰苦的昌都?向你们致敬!

  网民ddmmxymm以《重庆台需要这样的新闻报道》为题发贴说,重庆台这几年来都以系列报道的方式推出这种具有延续性和策划性的新闻报道,对于细节的把握,对于情感的表达,都以电视这种特殊的传播语言,让老百姓知晓并认同。

  重庆广电集团(总台)“走转改”年度大型广播电视行动将广电人的真情播散在了雪域高原,用新闻工作者走转改的真诚追寻新闻的源头,记录感动的瞬间。我们相信,高原的雪莲花会记得,重庆广电人的身影;我们相信,高山雪原,会记住援藏干部的奉献!

  采访摄制组的编辑记者们跋山涉水采访援藏干部和大坪医院医疗队免费义诊的动人故事,被他们的精神所触动,被他们的动人故事所感动,对他们以后的工作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有的是第一次进昌都采访,有的是多次赴昌都采访,他们的所见所闻,他们所经历的酸甜苦辣,他们团结互助战胜困难,他们的故事也催人泪下,下面摘抄几个编辑记者的体会与大家共享。

  新闻频道记者杨曦:昌都的那些人,那些事

  接到此次采访任务,我毫不怀疑,这将是一次特殊的采访,注定会有一些人、一些事,让自己久久难忘。

  此行从香格里拉开始,借道滇藏路。一下飞机,就看到了熟悉而亲切的同事姜万川。作为重庆市第六批援藏干部,他已经在雪域高原驻守了两年。还是那般憨厚的笑容,还是那样端着相机,抓拍一切有可能成为经典瞬间的镜头。唯一不同的是,增添了无数让人感叹的白发。

  因为经常要驱车数百公里,去到某个乡镇,或者某个村落,蜿蜒的国道危机四伏。可以说,每一次下乡,万川和所有的援藏干部都是悬着一颗心。

  虽为国道,但确是不折不扣的土公路。一路尘土,一路颠簸。要么是临崖,要么是临河,路的另一边永远是有飞石滚落的峭壁。而更让人胆颤心惊的是,这样的路很少有护栏。眼睁睁望着前车绝尘而去,亦步亦趋,等一切又变得重新清晰时,一个急弯就那样赫然地伫立眼前。

  习惯了大城市的我们,若非亲眼所见,这样的路况似乎只存在于电影里。但这些,却是万川他们经常都会面对的生死坎。

  远离家人,不能和妻子一起分担家庭的重担,不能在孩子最需要他的时候陪伴左右。夜里多梦,睡不踏实,也是高原反应的一种表现。万川说,经常都是忙到12点以后才能入睡,半夜要醒几次,一早又有各种差事等着处理。

  心有小家,更有大爱。所以,才有了早生华发的万川;才有了为当地孩子四处奔走拉赞助修学校,每晚却必须吸氧的杨树海专员;才有了数次把病人从生死线拉回来,自己出门却必须带着治哮喘的喷雾,感叹“生命就是一口气”的傅利医生;才有了打地铺熬通宵,为藏族同胞修路修房,自己却一次一次感冒发烧经受高原反应考验的向兵……

  终于安全地回到平原,回到了大城市。而昌都的那些人,那些事,如同高原的蓝天白云一样,让人无法忘怀。

  新闻频道记者吴春春:给人前行的力量

  工作的第四个年头,这是最久的一次出差,7月27日出发,8月5日回来,整10天。

  7月28号,我们早上7点过出发,在滇藏线上颠簸了将近9个小时,才赶到了我们的第一个采访点——昌都地区芒康县纳西乡纳西村。以后每天的行程,几乎就是那一天的翻版。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动辄一天的舟车劳顿,印象里,就是坐车,坐车,再坐车。经常外采习惯了东奔西跑,但如此密集的长途车,对我来说,还是第一回,更何况是在山险水恶,雨季里到处是塌方滑坡的高原上。

  “再进昌都”系列报道的第一集,是7月27号我们出发当天播出的,之后每天更新,这也就意味着,我们采访的内容,要当天成片往回传。写稿编片到后半夜,也就成了家常便饭,有两天,甚至到了凌晨五点多。

  白天晚上连轴转,再加上高反带来的不适,到了后面几天,报道组里已经没有一个“完人”,每个人都在吃药,或者前几天吃过药。抗感冒的,消炎的,治头痛的,氧气罐等等,集体“上岗”。

  这次出差,采访重庆第六批援藏干部,是一个重头。《再进昌都,走近援藏天使》,是系列报道中时长最长的一期节目,采访傅利和王小林两位女医生,我也跟着哭了一次又一次。

  傅利,今年5月份因为长期高反造成极度哮喘,医生建议不能再上高原,她却不顾亲人的反对毅然回去了,甚至还提前一个多月出了院。她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是给在重庆的丈夫发短信,让对方知道自己活着;她随身带着应急药物,药盒上写着“我是一个哮喘病人,请帮我喷雾”。

  在昌都地区藏医院工作的王小林,2010年进藏已经46岁,本来援藏的时间只有一年,一年结束,原单位就要安排年轻同事来接替。但因为一张藏区同事们签了名按了红手印的延时申请,后来一留再留,援藏时间从一年到一年半,最后满三年。采访王医生是晚上10点多,在援藏干部公寓。不善言辞的她,说起第二次做延时决定的犹豫,说起从西藏坐两天两夜的车往重庆奔依然没能为公公送上终的遗憾,说起家里70多岁的婆婆跟她念叨“小林啊你在家还好些,还有人陪我吃饭”……一直以来都大大咧咧的我,在那一刻,突然懂得了为一个年纪跟自己母亲接近的长辈心疼。

  所以,再次感谢这趟差。同样的地方,第二次路过,看到的是不同的风景和人生,让人刻骨铭心。我相信,多年后,在经历了现实的蹉跎和砥砺之后,我还是会想起2012年的这趟差,想起这趟差中遇到的傅利和王小林们,就如此时高原上遍开的格桑花,也许平凡,但美丽,温暖,给人前行的力量。

  新闻频道刘美麟:感谢高原

  7月27日,摄制组乘坐的飞机降落在香格里拉机场,一些初次进入藏区的同事,开始出现高原反应,顾不上这许多,集团(总台)党委书记刘万利召集大家连夜开了前线的第一次策划会,确定采访细节,梳理行程安排。大伙儿心里都铆着一股劲儿, 27日开始,一定要天天发回精彩内容,绝不落下。

  28日,摄制组翻越海拔4292米的白马雪山,600多公里行程,几十道360度的急弯,长上坡长下坡,多处塌方,道路狭窄处仅容一辆汽车通行,车上多名记者开始恶心呕吐。

  早上7点出发,10时颠簸,下午5点,摄制组一行到达昌都芒康县盐井村,发回了第一篇报道《“再进昌都”报道组抵达西藏》。

  当重庆卫视《CQTV晚新闻》正播放着这条最新鲜“热络”的新闻时,记者吴春春和李春雷,已经在采访援藏干部向兵。为了完成芒康县的新农村援建项目,严冬季节,向兵靠着沙发垫,在当地打了3多月地铺,每天只能看看手机里的相片,疏解对八岁女儿的想念。

  晚上9点采访结束,吴春春和刘美麟通宵编片,29日凌晨5点,新闻中心主任张庆岗审看了这期即将在当天《重庆新闻联播》播出的新闻《再进昌都:感受援藏“输、造血”》。从那天起,通宵编片,半夜审看,成了前方报道组工作的常态。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动情处。29日的采访,恐怕是最撩动摄制组情感神经的一天。不仅仅因为见证了援藏教学楼项目为高原儿童建成了窗明几净的教室,还因为金珠玛米医生为藏区的先心病儿童送去希望,更因为最朴实的坚守……

  路途艰辛。抵不过信念坚定。7月30日,从芒康县前往昌都县,穿行在海拔四千多米的茫茫邦达大草原,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觉巴山和海拔5008米的东达山,尽管这是藏区最好的季节,可日夜兼程,不分白天黑夜的采访编片,采访组一行早已无心顾及窗外美景。

  一路风尘,一路颠簸,见证天路艰险……

  夜里8点多,采访队伍到达昌都县,集团(总台)党委书记刘万利,因为严重的高原反应,已经难挪寸步。刘万利书记连夜召开策划会,要求一定要把第三军医大学为贫困先心病患儿提供的帮助,把党对藏区的关怀报道好。回访手术成功的先心病患儿是重点,为了拍摄效果,他们的家——丁青县,再远也要去。

  如果要说点什么,为这次采访,这段纪实画上一个句号,就引用我们报道里的一段话吧:“藏区,是我们的家园。当我们铭记,藏区百姓坚强地面对所有的困难,一直在这里生活,当我们想起,援藏干部们常年远离自己在大城市的舒适的家,在这里义无反顾地推进各项援藏工作,我们会以感恩的心态感受这次磨砺。感谢高原。再见,高原。”

  新闻频道记者李春雷:牵挂是福,平安是福

  我们“走转改”特别电视行动“再进昌都"报道组,从芒康一路向北到达昌都,再翻山越岭抵达类乌其、丁青,行程数千公里,在采访途中一路走来,除了带着满身的疲惫,收获的还有点点滴滴的感动。

  8月1日上午, 第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的医务人员和重庆市援藏干部组成专家医疗队,在昌都市区的昌庆广场,为高原的农牧民群众送医送药送健康。我和两位同事负责采访这次看似再普通不过的义诊活动。在重庆援藏干部中,我最熟悉的就是杨健,两次进藏都是他到机场迎接,并且沿途的采访对象都是由他来联系。这次送药的援藏干部是我的拍摄对象之一,他们分散在现场的各个角落,我请杨健把援藏干部全都通知到一块。我知道在正式播出时这样的画面用不了几个,就尽量用大景和中景框住每个人,让这20个援藏干部尽可能有机会都上电视。节目在当晚的《重庆新闻联播》播出后,镜头里的这群人显得异常的兴奋,他们说,远在千里之外的亲人都在重庆卫视里看到了自己,就算给他们报个平安吧。杨健私下里对我说,他和他的同事在知道具体播出时间之后,都打电话回去通知家人收看,毕竟在春节团聚之后再也没有见上面。

  在我的这组镜头里没有一个特写,可他们以群像出现的身影,在短短几秒的时间里,还是被最熟悉他们的父亲、母亲、妻子、孩子所看见。这一点我也是感同身受。在出来采访的这10天时间里,我的家人每天晚上6点半就会准时打开电视机,了解我当天采访的行程,搜寻我的身影,哪怕有我的一个侧影、一个背影,也让他们兴奋好一阵子。更能理解的是,我们毕竟只待10天,而援藏干部要待1000多天,家人更是思念。我和大多援藏干部一般年纪,人到了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但有人牵挂是福,平安更是福。

  新闻频道主持人陈力:三进西藏

  不知是怎样的缘分,能让一个人两年之内三进西藏,常言道——那曲高,阿里远,昌都险!昌都,注定是一个路途艰险、条件艰苦而又充满神奇吸引力的地方,我知道,这种吸引不单是因为绝好的高原风光,更是源于那里有着牵挂的人和事。

  此行昌都,是因“走转改”特别电视行动——再进昌都采访报道,相比于第一次的“自有后来人”第二次的“追寻感动”,这次的昌都之行尤其艰险,对于在此地援藏的33名重庆人,实在是熟悉,即使是每隔半年的相逢,还是轻易就发现了他们的变化——白头发多了、又晒黑了、生病了、瘦了……不变的依然是那张张笑脸和眼神言语中透出的坚毅执着。

  每次来昌都都会和大家聊到一些工作和生活细节,必然包括各种不易和危险,只是没想到此行竟还遭遇了被称作援藏死亡第一威胁的“高原车祸”。

  那天和李春雷坐上了前往丁青采访的越野车,奔袭在海拔4100米的国道上,说是国道其实就是条土路,山高路险急弯碎石。沿途颠簸,为了记录行进过程,我要在车内完成出像,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我系上了安全带,而坐在后排的摄像李春雷扛着几十斤的摄像机,除了工作拍摄,还不时得忍受高原缺氧带来的气喘和腿抽筋,正当第一段出像拍完大家准备喘口气时,一场惊心动魄的撞车却上演了。当时我们的越野车正处在一个碎石路缓下坡加弯道,为了赶时间,有着二十几年驾龄的藏族驾驶员阿旺师傅车速保持在80码,没想到在鸣笛无果的情况下与一辆对向开来的长安车发生了迎面碰撞,坐在副驾的我已听到司机猛踩刹车而出现的“嘎嘎”声,即使这样,碎石路的低摩擦还是让车子以原速度狠狠地撞了上去,巨大的撞击还是让立即做出应急处置的我双膝擦伤瘀青,扭头看见坐在后排的李春雷因为撞击惯性已经扑到了我身旁……试想如果当时我没有系安全带、如果驾驶员选择右打方向盘翻进河沟、如果驾驶员选择左打方向盘撞向锋利岩石突起的山壁、如果前方不是采取了制动处理的来车而是高山落石……浑身冷汗一层层地冒!

  再进昌都,行程10天见证和经历的各种生死瞬间对于援藏三年的工作人员,根本就是九牛一毛,这些都藏在了他们的笑容背后,就如同高原上遍洒的格桑花,它小,却开得灿烂,雨雪风雹都击不垮它。

  新闻频道记者邓维春:感动,因为高原

  由于有两年前走进西藏采访报道重庆援藏干部的经验,当我接到《“走转改”再进昌都电视特别行动》的报道任务时,并没有感到特别的兴奋和担心,青藏高原对于我来说已经并不陌生。然而10天3800多公里的行程,10期7分钟左右的报道,途中的艰险,任务的繁重,以及被采访人感人的事迹,改变了我最初的看法,再进高原让我有了更多的感悟。

  和两年前采访完回重庆再做新闻以及一年前前方采访素材后方编辑不同,这次报道是由前方报道组全部完成新闻的采编审,每天通过卫星传送成片给后方播出,这无疑大大增加了前方报道组的工作量。虽然事前有所估计,但只有真正在高原经历下来,才知道其中的不易。

  记得,刚进高原,还没有来得及适应高原反应,我们就开始高强度的工作,沿途拍摄、深入采访、熬夜编片、连夜审片,辛苦但没有人抱怨。同行人说辛苦了,同事却说:不辛苦,这和援藏干部3年坚守高原来说,算不了什么。感动,因为高原。

  记得,在去丁青的路上,吴春春因为发烧不得不输液治疗而留在类乌齐;陈力和李春雷在崎岖艰险的路上乘车飞奔,因车祸而不得不放弃采访,问起他们时,说的却尽是遗憾没有完成报道任务,而其中危及生命的惊险却没有人提起。感动,因为高原。

  正如我们最后一期节目中所说的:因为偶进高原,所以,我们会有比较严重的高原反应。因为不常有动辄一整天的舟车劳顿,所以,在藏区的九天时间,我们感到非常疲惫。但是,藏区,是我们的家园。当我们铭记,藏区百姓坚强地面对所有的困难,一直在这里生活,当我们想起,援藏干部们常年远离自己在大城市的舒适的家,在这里义无反顾地推进各项援藏工作,我们会以感恩的心态感受这次磨砺。感谢高原。再见,高原。感动,因为高原。

  新闻频道记者李飞:争分夺秒的感动

  再次来到昌都,再次感受到高原中生命的脆弱,再次投入争分夺秒的新闻抢发战斗中,一切似曾相似,一切又格外厚重,再进昌都,每一个回忆点,都清晰又让人感动。

  经过第一次的洗礼,再进高原,我原本从容了许多。等踏上香格里拉到芒康的滇藏公路,暴雨夹杂着冷风,让我的身体和意识立马紧绷起来。由于需要记录行程,我和陈力坐着头车一路狂奔,选择合适的地点拍摄车队。在海拔近5000米的白马雪山山口,只带了一件冲锋衣的我扛着机器拍同样瑟瑟发抖的陈力出像,完全没有想到在重庆的30几度,到了高原陡变成了4度。

  恶劣的天气和路况,拖住了车队的腿,原本计划早点到芒康盐井,当天的新闻可以通过卫星传回去,然而直到下午5点,我们还在赶往盐井的路上,不得已,我的第一次车上编片经历就这样发生了,坐在副驾,伴随着滇藏公路的坑坑洼洼带来的毫无预兆的颠簸,我全身紧张地拷贝完素材,一手握着安全把,一手用触摸板操纵笔记本编完了当天的新闻。争分夺秒就从第一天疾风骤雨般渗透进了整个电视行动组。

  由于此次摄制组一共有三组记者,工作节奏顺利而有序。大家在不断的感动中磨砺着自己的品质,心情也逐渐从颠簸中放松下来,然而一个重庆小伙子严重高反的插曲,又瞬间抓紧了每个人的心。在大坪医院的专家争分夺秒与死神搏斗时,大家看着躺在病床上原本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对于高原的敬畏又增添了一分。高反是世界疑难病,毫无规律可言,对于要待3年的援藏干部,每一天也许都在经历着这种生死转换,我们只有庆幸自己还可以继续争分夺秒,继续感动着。

  争分夺秒其实随时伴随着危险,而同事们在其他人出现状况的时候义无反顾地顶上去,全力为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的时候,团队的温暖和力量,让每一个人都深深地感动着。

  再进昌都,其实每一天都在争分夺秒中度过,每一天都被感动。高原湛蓝的天如同深邃的眼眸,凝视着每一个站在她下面的人,每一个生命对于她都在分秒之间。每当仰望那蓝得彻底的天空,我总会感叹生命的渺小,而这次再进昌都让我明白,再渺小的生命,有了感动,才会有争分夺秒的动力,才会有在长河落日中奋起一缕孤烟的勇气。我感谢这争分夺秒的感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