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赣州行第一组体会:乡土中国——新闻工作者的精神家园

2012-07-18 10:12:15  来源:Admin5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6月26日至7月3日,来自18家中央新闻单位的100位编辑记者将开始为期一周的体验之旅,前往革命老区赣州,参观革命旧址,体验农村生活,接受革命传统教育和新闻工作传统教育,与基层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中央新闻媒体采编人员赣州行”活动由中宣部、新闻战线“三项学习教育”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组织。

  “赣州行”第一小组分赴瑞金市叶坪乡和沙洲坝镇。将近一周的劳动和一线采访给记者编辑们留下深刻印象。唯一感叹时间太短,虽然触及了多层面的农村生活和问题,但依然觉得深度有限,难以形成深入专业的调查研究。因此,权且将每个组员的感触汇总如下,这些都是新闻工作者们经过亲身体验得到的真实感受,是一次心灵之旅的精神总结。

  “51年前范长江同志在记者工作随想中这样写到:“一张报纸,一个记者,基础在群众,前途也在群众。”他认为一个记者的最基本的锻炼,就是群众观点的锻炼。一个记者好坏,首先要由群众批准。记者应该活动在群众中,他是人民群众中间的一个活动家,了解广大群众的动态、思想感情,熟悉群众的心思,在写稿的时候,哪些地方该详、该略就有根据了。他还提到记者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转变的问题,他说记者的生活方式是机关化的,这不利于记者深入群众。长期和群众脱离就会逐渐干笔,也许一时看不出,久而久之就会很危险。作为一名长江韬奋奖代表,今天在这里跟大家分享前辈的经验和智慧,内心很不平静。

  能和各位同行,尤其是青年朋友一道“走转改”,走进红色故土,挖掘革命老区的光荣和梦想,带着感情扑下身子和基层群众做朋友,是难得的采访经历,也是提升思想境界的精神之旅。无数新闻前辈的成长道路告诉我们,新闻记者的追求梦想有多大,要看他对这个国家的历史和现实了解有多透。新闻报道的感染力有多强,要看扎到基层的根有多深。和重大事件的见证者,一道追述见证历史,将有利于锤炼我们的职业精神和职业道德。深入开展“走转改”,才能了解群众的喜怒哀乐,带着责任走进老区,才能更加清晰地深刻地理解“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才能找到新闻工作的不懈源泉和动力。在这里,我代表长江韬奋奖获奖者向大家表个态,在这次活动中一定要认真对待,真正向基层学习、我们将和基层的同志共同成长。

  这次“中央新闻媒体采编人员赣州行”是我们人生的一个重要加油站,是一次新的出发,作为党的新闻工作者,我们的生命力永远在路上。”

  ——《人民日报》国际部主任吕岩松

  “我发现,老区的发展有两点值得深思。一分阳光,百倍灿烂。这里矿产资源丰富,而且老百姓朴实无华,多年来凭着乐观的精气神,老区人民靠双手致富。但由于老区丘陵地区多,地域限制一直是发展的“瓶颈”,再强的精神支撑也无法落地生金。国家准备出台“振兴苏区扶贫开发计划”,我真心期盼这些政策能尽早落实,为老区发展带来相应的贷款和税收优惠,哪怕是给一点点阳光,相信老区人民能在强大的精气神中,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

  二是为老区人民投入启动资金。在叶坪乡,当地群众主要靠蔬菜大棚过日子,但由于大棚造价高,村民没有足够的资金大规模发展蔬菜产业。如果有了这笔启动资金,加强老区的“造血”功能,相信老区人民会在这块宝地上,用一分阳光,散发出百倍的光芒。就在发稿前一分钟,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了:“振兴苏区扶贫开发计划”已经出台,国家准备拿出1万亿元扶持苏区发展。得知喜讯的叶坪村村民,激动不已,他们纷纷走上街头,奔走相告。我也殷切希望政策能尽快落实,将政策阳光洒向苏区大地,让苏区老百姓沐浴着党的阳光,过上幸福的日子。”

  ——《光明日报》江苏记者站站长郑晋鸣

  “我所在小分队被分在了瑞金市沙洲坝镇洁源村,短短的一周时间,我们走红军路,喝红井水,住农家院,吃农家饭,干农家活,聊农家事……在感动中收获,在收获中感动。赣州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人一情,都深深地刻在了我们的心里,成为我们永远无法忘却的记忆。

  战争让女人走开,事实上,哪里有战争哪里就有女人,在血与火碰撞的苏区革命年代,柔弱的赣南女人们为红军做军装、筹军粮,鼓励丈夫、兄弟、儿子当红军上战场。她们忠实地守着家,从青丝到白头,无怨无悔。史料上没有记载这些女人的故事,但是谁也不能否认千千万万个象杨大妈一样的赣南女人为新中国的成立所付出的努力和代价。”

  ——《中国妇女报》高级编辑徐旭

  “农民是勤劳、质朴的,这源自于自他们对“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深刻认知。当我们真正的耕耘了,才真切地感受到了农民的不易;当我们真正体验了,才真正体会到了收获时的甘甜;当我们(不够彻底地)当了一回农民,才渐渐地懂得了他们的勤劳与质朴。

  走进农村,除了农民以外,不可避免的要接触到村官、镇(乡)官这些基层干部。提到他们,很多人的脑子里可能会想到 “走形式”、“唱高调”、“腐败”等这些贬义的词语。说实话,去之前我对他们也没有太好的印象。但是,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这些基层干部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自己,让我们有了新的认识。

  现在的我们过多的依赖于网络,总是喜欢在办公室里闭门造车,逐渐远离了记者的本质。“走基层”重新惊醒了我们,让我们逐渐找回了自己。只有深入基层一线、深入人民的生活,我们的报道才能成为有源头的活水,才能赢得共鸣,发挥作用。一周的走基层,让我了解了农民和农村,更让我明白了自己的使命:走到群众中,报道真实的中国与世界,真正地为人民服务。”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胡德胜

  “对我这个中国日报的记者来说,“走转改”活动是我了解国情、民情的好机会。只有亲身感受,才能真切地感觉到这个国家发展变化的脉搏,发现孕育这些发展变化的那个真实的乡土中国。只有不断加深和丰富这些感觉与发现,才能更好地向世界读者展现一个发展中的、多元的中国。

  我去年去了参加了“延安行”。这两次活动一个红军长征的起点、一个是红军长征的终点。客家文化和黄土文化孕育了中国革命的中坚力量,为其生长、发育和壮大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乡土营养和启发。如果说上一次以体验为主,那么这一次,我更注重发现和思考。我在平时的采访和写作中经常涉及农村问题,如留守儿童、医疗保障、养老、教育、环境污染等。这次去的洁源村地处城市边缘,是中国快速城市化的大潮中一个极具代表性的农村样本。

  此行加深了我对这些问题的认识,有利于青年记者编辑更加全面完整地理解今天中国发展过程中面对的种种挑战和机遇,增强自身工作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中国日报》记者李洋

  “赣州之行,我们不仅接受了一次深刻的革命传统教育,更接受了一次现实意义的国情民情教育。作为传递国家的声音的一名新闻工作者,更加体会到深入基层一线的重要性,用眼看,用心感,带着感情、责任和使命,带着“走转改”的要求,用自己的话筒和镜头,展现更多,表达更多。因为,新闻的生命在基层,也只有在最基层,才有最精彩的新闻。”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记者戴莹

  “叶坪只是一个缩影。在瑞金市下辖各乡镇,记者注意到,不等、不要、不靠,“起早摸黑”、“朝耕暮耘”, 用自己的双手改善并创造新的生活是这里人们真实的生活状态。既勤且坚,行之弥远。与老表们近距离相处,记者看到了革命年代苏区人民艰苦奋斗精神的现代延续,看到了未来老俵们生活会更好的动因所在。如果说事物的发展内因是根本,外因是条件,当赣南原苏区具备人民勤恳坚韧、干部作风踏实、国家重视倾力扶持等综合因素,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未来老区人民生活会再来个大变样。”

  ——新华社 记者陈元

  “我们看到,国家的许多好政策在村里得到了落实。比如,公路通到了村里,村民们大都参加了新农合,新农保正在逐渐扩大覆盖面。镇领导班子整体比较年轻,作风务实,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洁源村发展的希望。

  一滴水可以折射出太阳的光芒。同样,这个小乡村的现状也或多或少地反映了中国的部分国情。它促使我们正视问题、思考问题并积极寻求解决的办法。这次赣州之行也提醒我,作为一名媒体从业人员,要深深地扎根于群众中间,深入了解世情、国情、党情和社情民意,带着对党负责、对人民负责的神圣责任感,认真做好每一次报道,为建设和谐的社会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工人日报》记者陈晓燕

  “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没想到革命先辈那么重视科学技术,更没想到他们是那么重视科技普及。苏区精神不仅是中国革命精神史上的一座不朽丰碑,也为新时期的科技学术领域贡献了一股力量源泉。我们现在条件那么好,还有什么理由不做得更好?我暗下决心,在以后的工作中,将把学习苏区精神化为平时工作的动力,相信科学,尊重科学,传播科学,为我国的科技传播事业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科技日报》记者姜靖

  “归来后,我的心情却难以平静。人民不会忘记,这片红色古都曾为中国革命作过的重大贡献和巨大牺牲。当时赣南苏区240万人口中,参加红军33万余人,支前参战60余万人。征兵期间还出现了“母送子、妻送郎、兄弟争相去”的局面,一些家庭还出现了“七子参军”、“八子参军”的情况,被传为佳话。据统计,长征路上倒下的烈士平均每公里就有3名以上为赣南籍的战士。

  为什么苏区人民这么踊跃参加革命?是因为对旧社会的痛恨和对美好明天的期盼。才使得他们愿意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与反动势力进行奋力抗争。苏区人民是可爱的,他们是新中国的缔造者、参与者和功臣;苏区人民是可敬的,为了美好的明天,他们倾尽所有,不畏强权。没有这些可爱又可敬的人儿们,也没有今天之中国,现在的我们。这份历史不应该被遗忘,被漠视。铭记历史,让历史的声音响彻未来的天空,才能继往开来,才能开拓创新,未来也才更有希望。而今天站立在纪念塔前的我们就是联系历史和未来的纽带。”

  ——《农民日报》记者曹成毅

  “我感受到了“共和国摇篮”的魅力,感受到了“苏区精神”的力量!

  若不是精神的力量,就不会有“红色政权”的诞生。苏区精神的第一重含义就在于坚定的信念。这种信念是对中国共产党的充分信任,是对中国革命必胜的充分信任,正是因为这种信任,才使人民群众义无反顾地紧跟共产党,前赴后继地参加革命。

  若不是精神的力量,就不会有老区经济今日的发展。苏区精神的第二重含义在于艰苦奋斗。中央苏区地处赣闽粤的穷山僻壤,交通极不发达,再加上国民党实施军事“围剿”和经济封锁,造成物资严重匮乏。正是这困境,让老区人民形成了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

  若不是精神的力量,就不会有老区农民幸福的状态。毛泽东同志讲过,“人是要有点精神的”。是的,人只要有了那么一股子精神,就能在逆境中扭转局面,力挽狂澜;就能在顺境中不浮不躁,稳扎稳打。精神不是一种抽象的存在,而是一股实实在在的伟力。这伟力,曾于昨日浇灌了赣南大地的赤色情怀;这伟力,也在今日振奋着赣南九百万子弟科学发展的雄心壮志;这伟力,定能在明日擎起赣南苏区振兴发展的宏图大业。”

  ——《求是》杂志 记者狄英娜

  八十多年前,赣南客家文化对红色力量的包容孕育了引导中国从近代走向现代的理想主义冲动。这种冲动在随后曲折多变的国内革命战争和建设事业中转化为引导中国从现代走向当代的不竭动力。

  无论当初的孕育,还是后来的转化,赣南客家红土文化与陕北的黄土文化都为这股力量的发展与成熟提供着源源不断的乡土营养和民间启发,促其发育为中国大地上最具代表性、最具执行力与自我校正能力的精神体系,并深刻地内化在当下中国独特的行政治理体系中,反哺乡土。

  中国共产党是经过历史选择,唯一将最初的冲动与最终的精神体系有效整合在一起的政治组织。整合中有人心向背,有战略抉择,有历史偶然,有文化碰撞,不管怎样,最终,中国共产党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统一起来。

  一组十几位编辑记者此行瑞金的意义就在于此,身处其境,重温过往,感悟这个艰难而重要的整合过程。唯其如此,才能更加全面、客观、完整地理解中国今天的问题与机遇。以上这些闪动着泪光和汗水的文字,必将在未来的工作中时刻鞭策激励我们做一名合格的媒体人。为国家分忧,为人民尽责。

  一组组员:

  《人民日报》国际部主任吕岩松、《光明日报》江苏记者站站长郑晋鸣、《中国妇女报》高级编辑徐旭、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胡德胜、《中国日报》记者李洋、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戴莹、新华社记者陈元、《工人日报》记者陈晓燕、《科技日报》记者姜靖、《农民日报》记者曹成毅、《求是》杂志记者狄英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