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工人日报韩韫超:红土地上的踏实足迹——赣州行三记

2012-07-18 10:03:30  来源:Admin5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6月26日至7月3日,我有幸作为中央新闻单位编辑记者赣州行的一员,来到江西这片红土地上,参观革命旧址,接受革命传统教育和党的新闻工作传统教育,到农村基层体验生活,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作为此行第八组的成员,我们在崇义县进行了为期四天的生活体验。短短几日的体验,我已然深深爱上了这片古老而低调的红土地,爱上了红

  土地上热情憨厚的章贡儿女——崇义县两杰小学的陈校长;敦科客栈里的农民摄影师阿波以及那些几十年如一日为老表辛勤服务的可爱的乡村干部们……

  阿波:梯田客栈里的农民摄影师

  在江西省赣州市崇义县上堡村,有着被誉为“中国第三大梯田群”的上堡梯田群,来这里观光的人并不算多,梯田群也尚未受到过多的人为开发和破坏,基本保持着最原始的风貌。但凡有幸到过这里观光的朋友,大都会在饱览漫山梯田秀美风光的同时,记住山间一家颇有特色的农家小客栈,而这份美景之外的连锁记忆,更多缘起于客栈的主人——阿波。

  阿波原名沈墩波,1975年生人,个子不高,却是一个地道憨厚的客家男人,黝黑圆润的脸庞上,有着一双客家人里不多见的大眼睛,在他经营的“阿波摄友客栈”(又名“敦科梯田客栈)里,不仅有可口的饭菜、舒适的房间,还有墙壁上随处可见的梯田美景、乡土风情、淳朴山民……这些颇有些专业摄影师味道的照片,大都出自阿波之手。

  前些年,阿波曾跟着村里的兄弟们一起去广州黄埔码头打工,但外面的世界终归是陌生的。在外的日子,阿波总还是怀念自己的家乡,怀念这片红土地,怀念家门口的满目青山、层层梯田,他越来越清晰地感到自己离不开这里。8个月之后,他毅然放弃了大城市的生活,重返家乡。

  2002年,广东汕头的朋友来梯田观光,在感叹风景秀美的同时,没有歇脚之处而感到遗憾,受朋友的鼓励和启发,当时并没什么积蓄的阿波,在自家屋子里搞了几张床板,支起几张饭桌,就这样大着胆子在养育自己的山间梯田开起了农家小客栈,热心为光临客栈的旅友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后勤保障。

  闲暇时,他会陪着前来观光的旅友们四处逛逛,带他们寻找最佳拍摄点捕捉风光。渐渐地,阿波自己也喜欢上了摄影,通过向旅友们请教,在加上自己的勤奋摸索,他学会了摄影原理和技巧,逐渐掌握了照片的后期制作。从此,万亩梯田的诸多摄友里,又多了阿波的身影,而阿波那融进了客家元素和胶片风格的摄友客栈,也成了古朴梯田上一道独特风景。如今,37岁的农民阿波已经是县摄影家协会的一名会员。

  谈起摄影,阿波的话明显更多一些,“光圈、焦距……这些怪怪的词儿都是从外地来的摄影爱好者那里听来的,看他们能把从小看惯了的梯田拍得那么好看,自己就也想试试看……”2008年,阿波买了自己的第一台相机,“索尼的,花了5000块,可光有相机也没法处理照片,就又买了电脑,前前后后总共花了将近10000块……当时还是挺心疼的。”

  如今,回忆起刚开客栈的那段日子,阿波感慨:虽然当时挺困难,在外打零工的8个月也没挣到什么钱,但自己干事的胆子和信心却和那8个月的打工生活分不开,“就当交学费了吧”,言语间,阿波不时抚摸着自家的大黄狗,憨憨地笑。

  说起当下,阿波说自己挺喜欢现在的生活,希望未来几年能多赚点钱,好继续扩大客栈规模,改善客栈条件,“条件允许的话想再给相机加两个好镜头” 。

  攀谈中,阿波兴奋地告诉我,这个月的10号,他计划带着父母妻子和两个女儿,去有“东方夏威夷”美誉的汕头南澳岛玩玩,据说那儿有最蓝的海……“我自己曾经走出过这里,现在条件好了,也要让家人见识下外面的世界。”

  临走,阿波放下手中的活儿,带我们去附近的最佳拍摄点帮大家合影留念,举起相机的刹那,已近不惑之年的阿波分明是那样的帅气自信。

  陈久平:屹立不倒的乡村教师

  在江西省赣州市崇义县麟潭乡的两杰村,我们第八组的第二小分队进行了为期两天的体验。安排住在两杰小学校长陈久平家中,前后都是山,不远处就是陈校长工作了几十年的两杰小学,而在这所只有1、2、3年级的乡村小学校里,为数不多的几名老师个个都是全科教师。在陈校长家的第二天,恰是学校期末考试的日子,一大早,陈校长就赶往学校去监考。

  当天下午,小组一行几人在村里路边的葡萄地里锄草劳动时,有幸遇到了参加完考试放学回家的孩子们,然而,让人颇感惊讶的是:8、9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在没有任何老师和监护人陪同的情况下,嘴里轻声哼唱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歌谣,十分自觉地排成一列纵队靠着路边前行。要知道在城市里,这样光景的孩子们大都还要由家长接送,即使家长不来接送

  ,也都或三五成群、或勾肩搭背,或推搡打闹嬉戏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两相对比之下,两杰小学的孩子,能如此自觉懂事,甚至面对我们这一群陌生人的路边招呼,也依然能不被所扰,淡定前行。

  回到陈校长家里,说起这个见闻,他说这在村里是很自然的,孩子们自有活泼好动的天性,如今他们这样的乖巧守矩,其实都是平日里长期教育的结果……在经济尚不是很发达的苏区,基础教育也远未能全面均衡地发展,然而普通的教育工作者可贵的敬业精神与执着的教育理念,却丝毫没有打折扣。

  村里负责接待我们小组一行的联络员李海明,就是陈校长多年前的学生,住在陈校长家的那晚,海明和陈校长聊天到很晚。谈笑中,看得出陈校长与海明的情谊不浅,而在陈校长那里,他记得起每一个学生的名字,每次去到乡里、县里、市里,甚至省城,都会有学生主动照顾接应,而这时,能与学生们在一起见见坐坐,就是他最欣慰的事儿。

  张朝晖:默默无闻的老区基层干部

  在两杰村的两天里,除了结识村里普普通通的乡民,也自然少不了和村里乡里的基层干部们打交道。

  乡长张朝晖,1991年参加工作,在基层工作了21个年头,从最初的办事员成长为一名科级干部,也见证了村里多年的发展变化。如今他家住在县里,过着周五返家,周日再赶回乡里的两点一线的生活。他告诉我们,现实中的基层群众工作琐碎繁杂,尤其在老表们的参政意识还相对薄弱的情况下,很多时候一些看似很简单的工作也会有较大的难度。比如乡

  村干部换届选举收取基层选票时,一些老表往往不予理解和配合,这就需要村干部挨家挨户去做工作,为基层群众耐心讲解相关政策。

  在走访村中农户、慰问大学生的间隙,乡长、书记不时地为我们讲述着这些年来老区乡镇基层工作的发展与变化,从种粮补贴到家电下乡,从新农保、新农合聊到农村土坯房坍塌的补助细则,我们看到:加快基层政府的职能转变,逐步向服务型功能型转化,已经成为了老区基层干部的共识。探索适合当地情况和现实的基层工作方法,摘掉原先基层干部职能简单、做法粗暴的帽子,真正把“三送”工作做到老表的心坎里去——老区的基层干部们如今正在用这样的理念努力践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