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赣州行心得体会]中国妇女报任安力:我的回归之旅

2012-07-18 09:56:37  来源:Admin5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我是一名有着30年党龄的老党员。前不久,有机会成为“中央新闻媒体采编人员赣州行”中的一员,投入原中央苏区的怀抱,意义非同一般。这是一次回归之旅,因为赣州行让我寻到了自己的“根”。

  当“中央新闻媒体采编人员赣州行”第8组抵达赣州市崇义县时,恰逢国务院出台《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我走进县人民广场,采访群众的庆祝活动并连夜发稿,心情激动、精神振奋,因为“赣州行”让我和苏区人民的感情贴得更近了。

  我作为第8组第2小组的负责人,带队到麟潭乡两杰村体验生活。在上山砍伐竹子、下地为刺葡萄除草的过程中,了解到乡领导几十年如一日,不辞辛苦深入基层,积极为老百姓送政策、送温暖、送服务,想方设法帮助乡民创业致富,对我触动很大,因为赣州行让我切实感受到了“苏区干部好作风”。

  瑞金 “吃水不忘挖井人”

  上小学时,我曾学过“吃水不忘挖井人”这篇课文,也看过电影“党的女儿”。从那时起,一提到“中华苏维埃”,我就肃然起敬。“赣州行”,正是从中央苏区瑞金革命遗址开始的。

  在瑞金的叶坪红军烈士纪念塔前,全体编辑记者庄严宣誓:“继承和发扬党的革命传统,高举旗帜、围绕大局、服务人民、改革创新,坚持‘三贴近’、深化‘走转改’……努力做让党放心、让人民满意的新闻工作者。”

  在叶坪革命旧址群,各媒体都在自认家门,合影留念。新华社记者在红色中华通讯社前合影,中央电台和国际台记者在寻找红色中华新闻台旧址。人民网记者蒋建华是个热心肠,他拿着相机站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妇女生活改善委员会旧址前大声喊着:“妇女报的同志,你们在哪儿?

  在沙洲坝著名的红井前,我端起缠着红绸带的竹舀子,让清凉甘甜的红井水沁入心脾,对党联系群众、关心群众疾苦的革命传统,有了更切实的感受。

  去参观二苏大旧址的路上,在我们第7、8组合乘的5号车上,车载视屏一路播放着短片“永远跟党走”,看了其中兴国县池煜华苦守红军丈夫70余载的故事后,同车的光明日报记者董山峰用手机即兴编写了一条发自内心的短信:“池煜华,在新婚的第十天就送丈夫参加了红军。此后,她牢记丈夫嘱托,守着丈夫留给自己的那面镜子,伺候公婆,抚养丈夫的幼小弟妹,支援前方红军,用70多年等候丈夫回来。和池煜华一样,赣南人民几乎家家都是拿出最后一碗米、最后一尺布、最后一块银元、最后一枚铁钉献给红军和他们信任的共产党。赣州,今天投入您怀抱的就是一批共产党员,我们在思考四个字:怎样做事?”他的这条短信,引起了全车人的共鸣。

  崇义 “苏区干部好作风”

  告别红色故都瑞金,“中央媒体编辑记者赣州行”第8组向崇义县进发。晚饭时,县委书记黄志标兴奋地告诉大家,赣南苏区振兴发展若干意见刚获国务院正式批准了。我们虽然才到赣州没两天,但俨然已是苏区人,也高兴得不得了。组员们说,苏维埃政府和红军撤离时,支撑财政有不少是靠客家人送的银元。在长征路上,平均每公里就有3名以上赣南籍的烈士倒下,党和政府不会忘记苏区的。当晚,崇义县城烟花绚烂,载歌载舞。同组的新华社摄影记者何俊昌对县领导感慨着,想不到你们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把好消息告诉了全县人民,并且组织了这么多庆祝节目,真是高效啊。县委宣传部长刘洪梅告诉我,5个县委常委里,有两名女性,包括她和曹副书记。

  从县里下到麟潭乡两杰村时,感到路程特别长,都两个多钟头了,车还在丘陵里转来转去。司机师傅告诉我们,两杰村的隔壁就是湖南,当然远了。加上前几天这里下暴雨,有山体滑坡,只能绕道而行,所以比平时多了一倍的路。

  终于到了,乡党委书记肖开朗和乡长张朝晖已等待我们多时。在村部,乡领导和我们沟通了接下来几天同吃、同住、同劳动的安排后,便送我们在农户家安顿下来。乡领导介绍,这里的粮食作物以水稻为主,同时还发挥生态优势,扶持发展竹木产业、种植开发刺葡萄等合作经济,帮助农民创业致富。我们第一天干的活就是上山砍竹子,后几天主要是在地里为刺葡萄除草。在上工的路上,肖书记和张乡长给我们讲解了乡里发展生态旅游的规划,就是借助刺葡萄培育产业,在路两旁的河道上搭满刺葡萄架,在河边修建绿色人行通道。“过两年你们再来看,这里不但是青山绿水的乡村,也是非常漂亮的生态旅游风景区。”他们满怀信心地说。

  在劳动和聊天中,我们逐步了解到,乡领导天天深入一线,服务乡民。的确,和肖书记、张乡长相处的这几天,也发现“转成服务型,为老表服好务”这句话,总挂在他们的嘴边。听村民说,下暴雨那几天,村里的观察员报告说有山体移动的现象。乡领导便连夜将处于危险地带的6户25口人及其财务从危房里迁了出来,并将它们安排到安全的临时住房中。为防止有人私自跑回去,乡领导一天24小时不间断地轮班陪伴着他们,端午节都没回家。在开展送政策、送温暖、送服务的“三送”活动中,乡领导还创立了“五民工作法”,如其中之一的“民询名片”,就是制作发放“连心卡”,上面印有市、县下派干部及乡干部的姓名、职务和联系方式,让遇到困难的村民能在第一时间联系上他们。

  到麟潭乡的“君子谷野生水果世界”参观时,我们看到那里也设有“三送”办公室。肖书记告诉我们,“君子谷野生水果世界”已被确定为江西省农业标准化示范区,他们开发的“刺葡萄栽培及其产品”,有4项科技成果填补了国内空白。其中,刺葡萄酒的花色苷含量达到了494mg/L,为世界上其他葡萄酒花色苷含量平均值的4倍。目前,乡里采取“公司+基地+农户”模式,“三送”办公室设在这里,就是要在公司与农户之间的租赁土地、收购价格等方面起到协调作用,保证党的政策能及时贯彻下去。

  “哎呀嘞,苏区干部好作风,自带干粮去办公。日穿草鞋干革命,夜打灯笼访贫农。”这首传唱至今的赣南兴国山歌,表达了当年赣南人民对苏区干部的赞扬之情,也是现今当地群众对基层干部的肯定。

  上堡 “高山顶上水淼淼”

  行走在崇义,绿色生态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里的山上,有茂密的树林和竹海,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瀑布、河流及溪水,让我真正体会到了所谓“山有多高。水有多高”的含义。在我们住的村子里,每家每户都挖有引水绕房而行的水渠,路两旁也都是小河流。我和同组的几个年轻记者劳动后,就赤脚在小河流里面站一会儿,感到水很柔、人很爽。

  崇义的上堡梯田是国内三大梯田奇观之一,也是最大的客家梯田,仍然得益于水。“上堡上堡,高山顶上水淼淼”这句当地流传的民谣,就是那里生态环境的真实写照,而大片依势而造层峦叠翠的人工梯田,则更令人惊叹。那天,我们攀行到上堡最高处的时候,已然正午12点,组员们都陆续下到阿波摄影客栈吃饭去了。但我看到远处的梯田里,还有两个妇女在劳动,便坚持让上堡乡副乡长李奕斌带我顶着烈日,饶了很远的路下到梯田里和她们聊了聊。经了解,这两个妇女是姑嫂关系,正在为稻田畦上的豆苗施草木灰。嫂子26岁,平时随打工的丈夫在南康市照顾孩子上学。丈夫分家时所得梯田,平时要请小姑子代种,孩子放假了,就要回来自己种。小姑子比嫂子大,已经34岁了。她每天都要喂牛、砍柴、种地、做饭、打发自己的孩子上学,劳动强度非常大。孩子上学的路途好远啊,要上上下下跑很长时间。在来上堡的路上,县里一位同志告诉我,他也是上堡人,因为在这里种田很累很苦,不少男劳力都已外出谋生。看来,坚守上堡梯田的“主力军”还是妇女。

  告别了这两个妇女,我随李奕斌走到半山腰的一座土坯房前,见到一个阿奶背着1岁左右的孩子在散步,她像所有客家人一样纯朴热情,邀请我们到家中做客,阿爹和他们的儿媳妇也忙着出来迎接我们。“阿奶”、“阿爹”是李奕斌让我按当地习俗叫的,他见盛情难却,就领我进了屋。屋子里光线很暗,也没看到有什么家用电器。阿奶告诉我,她已经76岁了,老伴儿80,他虽然耳朵有些聋,但身体很好。儿子在外打工,媳妇叫李香萍,在家种地。李香萍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茶和一碗米酒,阿爹拿出了一包花生和葵花籽招待我们。米酒很甜,我咕咚咕咚的喝着,李奕斌告诉我,不要一下子都喝完,喝着甜,后劲儿大。

  上堡也有生活好一些的人家,比如做旅游业的几个“农家乐”,包括农民摄影家阿波。他是土生土长的上堡人,起初帮人家扛三脚架,后来自己也照出了好片子,还开了旅游客栈。我想,若阿波是个女孩子,现在会是何种境况呢?据了解,崇义一直坚持走绿色路、打生态牌、创特色园、兴旅游地,目前正有序推进上堡梯田等重点景区的建设。加之,新出台的《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有帮助赣州创建国家旅游扶贫试验区的好政策,相信不久的将来,这里妇女儿童的生活一定会有所改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