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贫困死角”不是被遗忘的角落(走基层·贫困山区行)

2012-07-12 10:48:14  来源:Admin5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让云南昭通高山贫困村有水吃有路走,政府在想办法——

  “贫困死角”不是被遗忘的角落(走基层·贫困山区行)

  地处偏远高山,深度贫困村成为“贫困死角”

  从乡政府出发,绕着盘山土路,经过1个多小时的颠簸,记者来到云南省昭通市大关县上高桥回族彝族苗族乡大寨村。这是个深度贫困村,3300多名群众散居在全县第二高的梁子——牛角湾梁子。

  小雨过后的村路,坑坑洼洼积了不少水。记者深一脚浅一脚走访了寨子和碉上两个村民小组。这里人均收入不足1000元,绝大多数农户住的是破旧的土墙茅草房,一年到头,养几头猪、几只鸡,种点土豆、玉米,勉强解决温饱。寨子村民小组72岁的苗族老人张定清一家三口,人畜混居,茅草房一角是猪圈,一角堆着土豆,不少已发芽,大白天屋里都黑漆漆的,用不起电。

  带着沉重的心情,记者迤逦来到昭通市鲁甸县小寨乡梨园村龙井村民小组。乍听名字,诗画般让人沉醉。从小寨乡出发,硬化路、石子路、土路、山路,坐车、步行、半走半爬,好不容易到了之后,看到的是:路不通,水靠挑,土墙房……王祥武一家就住在这风景如画的半山上。

  5口之家种地加打工的收入,拢在一起,就是6000元。 “开口”运动鞋,窟窿运动服,村民王祥武有点不堪重负。大儿子刚上大学,二儿子在读高中,小儿子在读小学。“处处都要花钱,可地里的收入就这么多。承包地里种的苞谷,仅够全家吃半年,剩下的半年粮食就得去买。吃穿都是问题,很恼火呀!”

  像大寨、梨园这样的高山深度贫困村,在昭通,在云南,在全国都为数不少。鲁甸县副县长庄清海介绍,全县有7万多高山贫困人口,占农村人口总数的20%多。大关县扶贫办主任陈新明说,那些高山贫困村,地处偏远,居住分散,群众生产生活条件恶劣,贫困面广,贫困程度深,很多村庄扶贫项目还未覆盖,是名副其实的“贫困死角”。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共同富裕,这些“贫困死角”,不能成为被遗忘的角落。

  跳出穷窝谋发展,面临很多现实困难

  “贫困死角”如何除?理论上讲,异地搬迁扶贫是比较好的选择,它比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覆盖那些“贫困死角”更经济,而且能大幅改善贫困群众的生产生活条件,为他们脱贫致富提供更好的基础。但是,异地搬迁扶贫也面临着很多现实的困难。

  “没钱拿来搬,也没地可以搬。”大关县常务副县长杨德琳介绍,2011年,全县地方财政收入6733万元,人均只有245元;县内山高坡陡,沟壑纵横,连一个面积超过1平方公里的坝子都没有,1982年以后,绝大多数农村已无地可分。鲁甸县扶贫办主任黄国礼说,为支持异地搬迁,县里整合了扶贫搬迁和危房改造等资金,平均1户可以获得三四万元补助,但这些钱盖新房远远不够。“如果没有好的扶贫产业及时跟上,搬迁反而会增加群众的经济负担,加重贫困。”

  在庄清海看来,动员和支持高山贫困户出去打工,是眼下比较现实的出路,县里为此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措施。但这条路也有不少绊脚石。

  王祥武很想出去打工,但受累于村里的交通条件,他的打工之路并不畅通。“干什么农活都需要肩挑背扛,老婆吃不消,我就走不远。带着老婆一起出去打工,还读小学的小儿子又没人照顾。”无奈之下,他只能利用农闲就近打工,一年挣个三五千元补贴家用。尽管打工路不好走,但龙井村的村民同王祥武一样,还是坚定地在附近打短工,补贴家用。

  路,是大难题。王祥武家上面的山梁子里,还有龙井村的4个村民小组,没有路,只有陡峭的山道。杨德琳说:“如果修土路,1公里需要20万元以上。若修毛路(指铺石子的路),1公里需要40万元,要是硬化路,1公里需要100万元,修不起呀!”

  龙井村村民小组长王祥福说,去年政府帮助村子里每户通上了自来水,可是水源地都干了,村子里只用了2个多月的自来水,就没指望了。看着王祥武家门口新装的自来水管,王祥福说:“不知什么时候,这水管里再来水呀?”

  让贫困村民有路走,有水吃,政府在想办法。目前,云南省财政对村级公路每公里投入30万元,需要县里配套10万元。水源地的补水和蓄水工程也在进行。 “贫困死角”需要突破,龙井村的村民在巴望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