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身在基层,心在体验,我在改变

2012-06-18 12:28:42  来源:Admin5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全省新闻战线“走转改”活动报告会实录

  中国江苏网6月17日讯 6月11日至14日,全省新闻战线“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报告团分别在南京、无锡、扬州和淮安等地进行巡回宣讲。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王燕文出席首场报告会并讲话。

  新华日报任松筠、省广电总台新闻中心许诺、省广电总台新闻频率朱延庆、徐州广播电视台尚健飞、常州日报史燕、镇江广播电视台梁科军等6名记者,联系采编实际作了生动精彩的宣讲。他们的宣讲内容来自一线、发自肺腑,引发了现场听众的强烈共鸣。

  走基层,使我有机会与普通居民、社区工作者、大桥检测员、交通事故人民调解员、夜查酒驾的交警以及身患癌症的民警同行或者对话,体验他们生活、工作的点点滴滴,感受他们的喜怒哀乐。而这些经历,也在悄悄改变着我。

  第一、走基层,心里要装着中心工作。

  也许有人认为,走基层,就是要不带任何主题,到广袤的基层去发掘。我的体会是,当你人地两生、对基层的情况不了解时,最好事先研究些问题、进行些思考,做好必要的准备再赴基层采访,结合采访到的基层具体情况提炼主题、写作稿件。研究哪些问题呢?我以为,作为党报记者,心中要时时装着中央和省委、省政府的中心工作。

  第二,转作风,心入比身入更重要。

  心入比身入更重要,这是我参加“走转改”活动的深切感受。为调查农民集中居住区的管理,我多次到我的记者基层联系点扬州市江都区采访。印象最深的那一次,天下着雨,我冒雨穿梭在江都大桥镇的东园社区,在那里泡了整整一天。一开始,社区想把居民集中起来开座谈会,但我想,那样时间是节约了,但居民们会很拘束,而且当着社区主任的面,可能不会讲真话。于是,我步行深入到一户户居民家中采访。这令得居民们打开了话匣子。真切的感受、生动的语言,一一记录在我的采访本上。

  第三,改文风的同时,我也在改变。

  深入基层,与普通人面对面交流,对记者改文风起着深刻的影响。深入江都东园社区采访,我听到了大量普通群众的语言。“我们算农民没有田,算市民没有钱。”——这是新型社区居民对自己身份的调侃。“我们说10句,不如他吼一句。”——这是居委会负责人对居民中的老干部所起作用的评价。在写作时,这些语言在指下自然流淌,使得写成的稿件生动可读、生活气息浓郁。

  我从业十多年,应该说不长也不短,在这两年尤其感到内心在成长——因为脚上沾满泥土,走起来才有感觉、才能捕捉到最有价值的镜头。

  在我的“走转改”经历中,感受最深的是牵挂——群众的善良、渴望和人性光辉,让我时刻牵挂着;而这样的情怀常常又反过来温暖了自己。

  在镇江做记者十几年来,虽然并没有轰轰烈烈的业绩,但我的心里一直牢记着两个字:大爱。为帮助患有白血病的女孩儿而在满城飘舞的黄丝带;一心为民、无私奉献的好党员张雅琴;包括刚才我向大家讲述的“微型妈妈”宋正凤……这些“大爱之星”的善举,让镇江这座城市拥有了灵魂,让生活在、工作在这座城市的人们感受了温暖。每天穿行在城乡的大街小巷,看到各种各样的大事儿小事儿——这可以说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以记者的身份走在基层,我们帮助过一些有困难的家庭;但更重要的是,寻常百姓给予了我们一份情。走进基层、走进社区、走进家庭,才能感知不同的冷暖人生,心里也才能装下群众的情。这份情怀让我温暖、让我进步、让我牵挂、让我提升,让我从内心开始了转变。

  以前,我做过新闻主播,被很多人认识,那个时候走在镇江,会有不少人在身后“指指点点”;但现在,人们看到我,更多的会大方地走过来握个手、甚至拍拍我的肩膀,表达问候。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有位老师跟我说了这样一句话:以前,他们是你的“粉丝”;但现在,你是他们的朋友!这句话让我豁然开朗——记者只有长期走在基层一线,心才能和老百姓贴在一块儿!

  我越来越有这样一种感受:与其说通过我们的走基层报道对别人有一些帮助,倒不如说是我受到了帮助,因为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当帮助别人成为一种工作习惯、一种新闻个性,我们的报道才会有生命。

  在走基层采访过程中,我收获了满满的欢乐和感动。

  我要说的第一个人是淮安市淮阴区赵集镇渔民子弟小学副校长张国凡,他是一个舍得拆掉自家房子盖学校的人,现在却和妻子住在学校的小卖部里。张国凡毁家办学的举动没有给他带来一点点物质享受和丰厚待遇,相反的,他需要面对更多难处,承担更大的责任。我在采访过程中,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样十多年如一日毫无利己之处可言的奉献,到底是什么在支撑着张国凡?

  为了找到答案,我故意拐着弯问张国凡,家没了,你后悔吗?他是这样回答我的:我自己一点都不后悔,我以校为家,我毕竟还有地方住,但对于渔民来讲,却永远地拥有小孩读书上学的机会。

  张国凡在说上面那段话的时候语调高亢,但这并不是在表决心,而是他确确实实在做的事情,更是一种执着的信念。就是坚守着这样一个目标,张国凡几乎舍弃了自己可以得到的和曾经拥有的一切。

  下面我要说的是淮安市洪泽县邮政局老子山支局唯一的邮递员唐真亚,他一个人划着小船在洪泽湖上送了13年信。老子山邮局由于地处偏远,工作辛苦,以前的邮递员,最短的只坚持了3个月,最长的不过三年,直到1999年唐真亚当上邮递员才固定下来。唐真亚投递信件的准确率是100%,根据最新的数据,到今年,他水陆路出班3500多次,行程约20万公里,投递信件21.8万件,这些数字都在不断增加,但唯一不变的,还是准确率100%。

  回过头,我在思考,记者做的是什么?有人说是记录行进中的历史,有人说是传播信息,代替受众成为接触新闻事件的当事人,我想说,我们记者还应该是美德的传播者,公德的捍卫者,道德的践行者。采访唐真亚,不光是为了完成一篇稿子,更需要在点滴小事中提炼他的精神,并将这种精神推广开来,去感染更多人。

  社会新闻记者,要不要“走转改”?应该怎样走、转、改?我和我的团队以不断创新“求真”专栏践行“走转改”,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从中收获到颇多思考与感悟。

  思考一:怎么走?

  ——用双脚,为网传接地气,终结谣言

  在民间,老人们有个无从考证却很灵验的说法:人要健康,得接地气,否则容易生病。同样地,网络虚拟世界里的各种传闻,如果不给它接上“地气”、不落地,你又怎知它的真假呢?

  “我就在现场!”我们用新开设的“求真”专栏、用双脚为网传接上地气。

  思考二:怎么转?

  ——寻真相,我就在现场,铁证如山

  网帖中更多的是网民们发出的真实但却无奈的呐喊:或遇无良老板;或遇主管部门不作为;或被“踢皮球”……而这些亟待关注并解决的问题,因非特别重大,也无奇可猎,稍不留意往往就会被不断更新的海量信息所淹没。我和我的团队在“求真”专栏中对此类网络新闻给予了重点关注,在调查求证其真实性后,不但充分发挥党报公信力与权威性的优势实施新闻舆论监督,在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和支持下,直至问题的最终解决。

  思考三:怎么改?

  ——巧落笔,让社会新闻同时传播知识与力量

  我想,任何时候,一名优秀的记者都应远离猎奇和炒作的诱惑,做有品质的新闻,尽可能地透过新闻事实给人们带去更多的启迪、鼓舞和力量。只有这样,不论业内竞争如何严峻,不论“跟风”“模仿”如何盛行,也不论传播者的门槛如何降低,优秀的记者和优秀的媒体才能以其权威性、公信力和影响力占领“人无我有、人有我新”的新闻高地。

  “基层”不是一个地域概念,而是心与心的距离,放下身段、落下脚去,走进现场,新闻才有生命力。

  在参与“走转改”的这段时间里,无论是跟着女子下水道班掏阴沟,还是和宿管科阿姨一起值夜班背诵八百多人的花名册,又或是走进儿童福利院,走近那些微笑的小天使,我都是在用自己真挚的心,去观察,去感受,去体验,去记录。

  说郭大姐(淮安女子下水道班的班长郭玉凤)有魅力,首先是来源于她的爽快,真诚。我是8月25日到的淮安地头,在工作间找到正在忙碌的郭玉凤,没有寒暄,没有客套,她做的第一个动作不是握手,而是找了件半旧的工作服给我套上。穿上工作服,就等于成了郭玉凤班的一员,二话不说,开始干活。下水道女工的技术活有很多种,郭玉凤手把手从最基本的动作——掏淤泥教起。那天从三点钟坚持到夕阳西下,我的胳膊已经酸得都提不动了,这让我对于她们的辛苦,有了一种真切的感受。

  这次“走基层”,我们和郭玉凤班朝夕相处了三天,同吃同住同劳动,虽然干的活很苦,但是过程中居然完全没有感觉到,还始终乐呵呵的。这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郭大姐很多原生态的草根“发明”。衣服上的淤泥是最新款的印花,脸上的淤泥是最有效的祛斑霜,抽淤泥的粗管子震得胳膊发麻,就想着是在免费按摩,晚上去换窨井盖就当是单位发福利月饼,这些苦中作乐的笑话,在和郭玉凤的劳动过程中,时不时就从她嘴巴里蹦了出来,动不动就能把大伙给乐个半天,让我这个整日自诩和笔杆子打交道的研究生,自愧不如。平日写稿,我们常常会纠结于遣词造句,如何让行文变得更漂亮。但实际上,妙语连珠就来源于生活,来源于你对生活的真实体验。

  其实在生活当中,像郭大姐这样朴实、亲切的劳动者,还有很多很多,他们身上让我们学习的地方,更是很多很多。我想只要我们能够带着一颗真诚的心,走近他们,聆听他们,放下架子,交真正的朋友,他们会给我们最多的真实与感动。

  去年六月中旬,一个摄影爱好者抓拍到了爷孙俩(徐州丰县籍的环卫工人张景和、孙女欣欣)的真情一瞬。在这温馨笑容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我想,面对这样的题材,每个记者都应该兴奋,然而当我第一次试图走近这对爷孙俩时,就遇到了钉子。在最初的采访中,“幸福爷爷”面对镜头绷得很紧,话也很少,脸上也全然不见了照片上的笑容。当天晚上,我拿出拍过的素材仔细揣摩后发现,当老张在路边挥汗如雨,而我却站在旁边居高临下,反复问着各种问题。那一刻,我意识到是我的视角有问题。只有身段放下来,视角沉下来,让他彻底放松了,人物才能鲜活起来。“走基层”,关键是要走出心里的那堵墙,打开老百姓的那扇窗。

  一天傍晚,老张下班了。我跟随他们走了10几里,来到了住处。说实话,当时我真的震惊了。这个人们眼中的“幸福爷孙俩”就蜗居在一个阴暗潮湿、不足十平方米的地下室里。随着采访的深入,老张逐渐对我袒开了心扉。

  回过头来看,近半年的时间,这组(张景和与孙女欣欣)连续报道的创作过程,其实正是我对“走转改”精神逐渐领悟的过程,通过走转改,我走进了张景和老人的心里,打开了他的那扇窗;通过走转改,我改变了自己采访者的视角和旁观者的心态。真心实意地做他们的家人。通过走转改,我们越来越关注身边老张这样的普通人,体味他们的喜怒哀乐,把他们的感受放大传播,把他们的故事演绎讲述,同时保护他们平凡的幸福。

  前几天,我又拨通了幸福照片主角张景和的遗孀熊大妈的电话,熊大妈说,等办完了后事,她还会去徐州打工,因为小欣欣还要在那里读书。那一刻,我明白,我和这家人的故事还将继续,因为“走转改”活动没有休止符,作为青年记者,我们的人生之根在基层,新闻的活力资源也在基层,新闻人永远在路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