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中国反色情网”被指误导青少年 忏悔疗法受质疑

2012-09-14 13:31:37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浏览网页或者打开邮箱总会有黄色信息弹出。”2010年10月15日,深感“互联网色情网站泛滥”的7名石家庄女性网友自筹资金,创办了公益网站“中国反色情网”(以下简称“反色情网”——记者注),宣传反色情知识、举报色情网站

  据介绍,由于举报色情网站,“反色情网”已经先后4次获得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的奖励。该网站还荣获了由中华孔子学会、中国伦理学会德育专业委员会等组织的“影响中国”2011年度道德人物评选活动的特别奖。

  但两年多来,“反色情网”“宣传反色情知识”的专业水准受到了不少质疑:有人指出,网站所刊载的性知识误导青少年;更有专家忧虑地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在青少年常常借助网络独自寻找性困惑的答案时,像“反色情网”这种只有爱心但不专业的“恐吓式”性教育,令人堪忧!

  “手淫”、“同性恋”被归为色情

  通过媒体报道得知“反色情网”后,媒体人吕频马上浏览了该网站。她坦言,网站内容让她觉得“太荒唐”。

  “该网站对色情的定义十分宽泛。”令吕频无法理解的是,“手淫”、“同性恋”在“反色情网”都被归入了“色情”、“淫邪”的行列。

  吕频注意到,网站专门设立了“手淫之害”、“同性恋之害”、“戒除手淫”等栏目,其中,《细说邪淫危害:手淫》、《男人不做男人,我对不起爸爸妈妈》、《怎样克服同志倾向呢》等文章,传播的性观念和性知识值得商榷。

  她表示,虽然该网站出于忧心下一代因性迷失的考虑,将青少年作为重要的教育对象,“但仅就其对同性恋和手淫的无知、歧视而言,就不能称为合格的性教育者”。

  除此之外,吕频还提醒说,网站中诸如“同居让女孩由橘变枳”、“女孩找对了婆家就是橘,找不对就是枳”等观点,也不是正确的婚恋观。

  而网站采用的“恐吓式”性教育,更令吕频难以接受。

  在“反色情网”的“淫乱恶果”栏目中,不乏《邪淫让我总是与好运失之交臂》、《淫人妻女,妻女必被人淫》、《淫邪恶报感应录》等以“因果报应”来警告人们勿淫邪、勿堕胎的文章。

  她直言不讳地指出:“反色情网”这种所谓的“挽救”是对青少年的误导,长此以往令人堪忧。

  青少年借助网络为性困惑寻找答案

  谈起创办初衷,9月7日,“反色情网”7名初创者之一的赵女士告诉记者,“反色情网”的宗旨就是为了“遏制色情泛滥,弘扬中华民族伦理道德,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新风尚,净化社会人心”,宣传反色情知识,举报色情网站

  另一初创者柳女士介绍说,初创的7人都是经常做公益的朋友,来自各行各业。目前,网站的核心管理人员有10人左右,其中也有男性。

  “忏悔台”、“淫乱恶果”、“清心园”、“德音雅乐”……“反色情网”20多个栏目的设置,是依靠大家的“集思广益”。各栏目中,记述网友亲身经历的文章占网站稿件的近二分之一,其他几乎全部由网友推荐。

  柳女士承认,10名核心管理员之间较为“松散”,各自负责将网友推荐的“有警醒作用”的稿件上传网站,同时10人还可以随时查看邮箱,回复网友邮件。

  她告诉记者,先后有数十家国家和地方媒体宣传报道过该网站。“每一次媒体报道后,都会带动网站的点击量。”

  网站统计数据显示,每日独立访客数量的最高值达到了1.1万,累计达128.9万。登陆IP地址分布于山东、福建、河北、陕西、河南、新疆、内蒙古等地。

  赵女士特别指出:“其中大部分为青少年网友。”因为涉及对性问题的困惑,很多青少年羞于向父母、师长请教,于是转而通过互联网,自己寻找答案。在赵女士看来,“反色情网”的创办除举报色情网站外,也起到了为这些青少年释疑解惑的作用。

  她告诉记者,通过打电话、发邮件、QQ向网站求助的,大多数是青少年。

  “忏悔疗法”、“恕道戒淫法”受到质疑

  记者在该网站的“戒除手淫”专栏中,看到许多青少年网友贴出了自己的“戒淫”誓言—— “从今天起,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手淫”;“戒除手淫1000天!”……

  该网站的相关文章显示,“手淫”使不少青少年背上了沉重的心理负担。

  在《高中生讲述自慰后的痛苦》一文中,一位高中生认为自己因自慰出现了生理不适,他觉得“很丢人”,选择“没告诉爸妈”。在网上了解到前列腺炎“不好治”后,他便开始恐惧,甚至表示已与未来的孩子说“再见”。

  在《长期手淫的我现在的样子》一文中,一名网友更介绍说自己“手淫”之前算是个比较活泼开朗的人,他认为“恶习”让他变得“性格自闭、内向、自卑,人多的场合不敢说话”,甚至“现在还带了点猥琐”。

  “手淫并不等于淫邪!”河北省心理咨询师协会副理事长,生殖健康咨询师培训讲师田国才强调,现在医学上已经用中性词“自慰”代替带有歧视意味的“手淫”一词。并且现代医学上认为,“自慰”是一种正常的宣泄行为,适度自慰也并无害处。

  田国才发现,“反色情网”几乎全部使用“手淫”一词,带有明显的道德审判色彩,将正常的“自慰”行为和“淫邪”画上了等号。

  他还发现,“手淫之害”专栏的多数文章均采用现身说法形式,告诫“一旦染上手淫,不仅身体会垮掉,而且一生都完了”。田国才表示,这些现身说法“过于危言耸听”,“最重要的是‘适度’!”

  田国才特别指出,自慰的害处并不在其行为本身,“自慰后的负罪感”才是最大危害。“许多人自慰后懊恼、后悔,认为自己万劫不复,长期处于这种心理状态下,没病反倒生出病。”

  记者在该网站“戒除手淫”栏目中,看到一篇“介绍几个戒除手淫的专业法门”的文章。针对青少年“戒除手淫”,该文介绍了这样的方法—— “忏悔疗法”,写一篇忏悔录,把自己的苦闷、罪恶真诚地发泄出来,然后再反反复复地忏悔,反反复复地许愿发誓;“恕道戒淫法”,把一切女人想象成自己的亲人,年纪大的看成是自己的母亲,年纪相当的看成是自己的姊妹,年纪小的看成自己的女儿或者是自己未来的女儿。

  对“反色情网”创办的良好初衷,田国才并不怀疑,但对其为青少年解疑释惑的能力和水平却提出了质疑。

  选志愿者不考虑专业背景

  7月17日,自称“一个手淫的人”的网友给“反色情网”公布的邮箱发邮件寻求帮助。“我本来想自己戒掉手淫的,但是每次都挡不住诱惑。”这名网友迫切想知道管理员的手机号和QQ号,以方便联系。

  记者注意到,管理员在邮件中建议他:写一写您的经历、后果,发在这里,我们转交给心理咨询老师。

  柳女士告诉记者,为了回复这些留言、维护网站,10名核心管理员每天都要花费大量时间,且并不计算报酬。虽然不断有心理咨询网站想花钱和“反色情网”合作,但因为担心对方以营利为目的,误导青少年,“反色情网”最终拒绝了这些合作邀约。

  不过对于回复中提到的“转交给心理咨询师”,柳女士和赵女士表示,网站管理员中并没有心理和生殖健康方面的专业人士。目前,网站志愿者已发展到200多人,成为该网站志愿者的唯一标准就是有爱心,而学历、专业背景不在考察之列。

  对于大多数网友的求助,他们会像对网友“一个手淫的人”说的那样:“本网有许多戒除的经验”,鼓励其多浏览一些戒色网站论坛

  不过网友“一个手淫的人”最终对咨询的结果并不满意,他在邮件中表示说:“都看完了,我是想说,我要怎么戒?”而他收到的回复也只是,“我们也只能告诉您一些道理,改变还得靠自己。”

  对于是否有人会质疑该网站不够专业,学习检验专业的赵女士辩解称:用优秀传统文化的思想,比如儒家思想,作指导原则就“足够了”。

  她举例说:孔子评论《诗经》时提出“思无邪”,这就是一个指导原则,要求不能够有“邪思邪念”;孔子还说过,少之时,血气未稳,要戒之在色。“这些都是经过几千年验证了的!”她补充说。

  作为一名专业人士,田国才并不认同这一观点。“性心理、生殖健康都是严谨的科学问题。”他表示,解答这类问题,当然要由专业人士,按照相关专业知识,给出准确答案。

  对于“反色情网”的情况,田国才表达了担忧:许多青少年在性的问题上出现困惑,不愿和父母交流,而选择相信网络信息,“一旦信息有误,便会造成认知上的极大偏差,心理阴影更可能伴随一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