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郭美美”背后网络推手自曝网络炒作真相

2012-08-16 11:05:55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网络炒作,在业界的学名叫作“网络事件营销”。在我国互联网历经数年的发展之后,原本带着几分神秘色彩的网络炒作已经是暗流汹涌。

  透过一起起互联网热门事件可以看到,网络炒作的痕迹无处不在。尤其值得人们注意的是,长期以来处于灰色地带的网络炒作行为在当前呈低俗化的趋势,“审丑”已经成为许多网民十分明显的偏好,这同样是网络推手们逐臭江湖的不二法门。而对于这样一种新生事物的管理,法律的滞后成为了一种障碍。

  □视点关注

  网络红人郭美美新近“秀”出了这样一段英文:

  “Well,when there have some uneducated person scolding you,don’t do anything,coz life is not fair,you must adapt to it,you have to know that those people could not become a prince among men,so……”

  ——这段漏洞百出的英文在网络上瞬间火爆起来,网友们为此翻译了无数个版本。其中一个古诗版本流传颇广:“暗夜赴约一女流,一时欢喜一时忧。凭君垂爱凭君弃,宝马香车入我手。”

  纵观所有版本的共同特点就是,调侃并谴责郭美美。

  但一般人恐怕想不到,这段话并非出自郭美美本人之手,真正的作者是当今中国互联网最出名也是争议最大的网络推手立二拆四(真实姓名杨秀宇)。

  “不管怎么样,这段话让郭美美又重新火了起来。她新开了一家店,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立二对记者说,“在网络推手中,我是属于那种追求内容创新的,通过一些设计得比较新奇的情节和桥段,来吸引网民的眼球。”

  网络推手详细披露炒作手法

  立二告诉记者,他在炒作网络事件时有几条操作的方法,首先一条就是,留给网民想象和发挥的空间。

  “网民们的智慧是很令人佩服的,就像郭美美那段蹩脚的英文,就能引发网民创作的欲望,能够被人翻译出那么多不同的版本来,连我都吃了一惊。”立二说。

  其次,是让网民们占据智力上的优越感。

  “郭美美的英文很烂,网民们在发现她错误的同时自己也能获得一种快感,这就为她再次火起来奠定了基础。”立二说。

  再次,让网民们占据道德上的制高点。

  “郭美美一直是人们心目中的一个道德反面教材,很多人都喜欢指责她,这同样是网络炒作所必不可少的元素。”立二说。

  此外,立二还提出了一个“三情”原则:网络推广的成败关键在于能否抓住网民的感情,即“情感”、“情欲”、“情绪”。

  炫富女杨紫璐也是立二推出的网络红人之一,他同样自己动手为杨紫璐创作了这样一段台词,“我最看不起网上那些人,我宁愿选择他,也不让这些就知道骂我的臭男人占便宜……”

  文中的杨紫璐所选择的“他”指的是一位农民工。

  互联网从“审美”到“审丑”

  事实上,立二也曾经致力于推动一些正面的互联网形象,比如“天仙美美”、“西单女孩”、“最美清洁工”等等。

  “那个时期所推出的这类人物的共同特点就是美丽、纯洁、来自于弱势群体。”立二说。

  随着这些美好的形象不断地被推出,立二却发现自己的路越走越窄。随着“别针换别墅”事件的火爆,立二自身也开始了转型,他意识到了,或许那些“丑”的东西更容易吸引人们的注意。

  “互联网就是这样的,三年审美,三年审丑,上一个三年已经过去了,最近这几年是属于郭美美、干露露、凤姐们的。”立二说。

  于是,在上述这样一种理念的趋势下,经过众多网络推手的精心策划,一出出互联网的“审丑”大戏逐一上演。

  去年年底,北京后海公园一名类似老和尚的男人与两名美艳女子在后海船上约会被偷拍,并在网友中掀起了阵阵热议,成为广为流传的“船震门”事件。

  事后证实,该男子并非和尚,而是一名光头画家。

  该画家的经纪人宣称,“安云霁先生(画家)本人患有糖尿病,由于长期作画缺乏肢体运动,腿部血液循环非常不好,发病时,走路和上下楼梯会有很大的疼痛感,需要他人搀扶,视频中两位友人只是搀扶安先生到车子里面而已,网友一厢情愿地想象不只给安先生和他的朋友带来了伤害,也损害了僧人的名誉。”

  同时该画家宣称要起诉全体网民,并发表了一段堪称经典的言论,“网民也有组织!我要找你们组织!我要起诉全体网民”。

  “这段话就是找人写的,故意显得特别可笑。你看,网民发现自己成为了被告之后,骂得多开心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网络推手指着他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的网友评论对记者说。

  根据业内人士透露,上述事件也疑似与立二有关。

  不良社会心态助推网络炒作

  对于自己从事网络炒作的目的,立二坦言是经济利益使然。

  “我们公司在发展得最好的时候有将近五十来个人,一年的收入高达千万,在CBD的办公场地一年的租金就将近七八十万,现在是不如原来了。”立二说。

  但立二所进行的网络事件炒作并不是所有的网络推手都认同的。

  “很多时候的网络事件炒作,在我们看来并不是一句热词,更像是网络推手拙劣的体现。这是低俗网络炒作,网络推手吸引网民进行无创意的低俗的抗议。”大唐网络推手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我们是抵制那种不负责任的炒作行为的。”

  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网络炒作的根本还在于当前的社会心态。

  “杨紫璐这样的出名之路虽然赢得一时眼球关注,却丢失了很多传统的东西。国外的艺术大师能够成名百年,我国却难见演艺界人才笑傲艺坛几十载,更多的都是昙花一现。不注重自己艺术修养的提高,不注重自己表演魅力的展现,却在成名路上走偏锋,靠低俗炒作牺牲自己的色相名誉来引起公众注意,这样来的焦点去得也快,哪能给人留下什么深刻印象?”大唐网络推手公司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炫富炫干爹能够有市场能够炒红,也同时说明我国公众心底深层对官员权色交易财富不明的愤恨。官员的财产公开权力透明才是解开这一难解心结的钥匙。一旦官员的个人财产信息透明,这些就是想杜撰干爹来搏出名上位的脑残们,也没有可以借助的对象了。即使她们想炒作,公众也会对她们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立二也认为:“网民的心态是影响网络炒作的决定性因素,像我这样的网络推手也只能根据当前网民心态和热点现象进行炒作。郭美美为什么能那么红,就是因为慈善系统自身存在着太多的问题,因此郭美美这一事件差点就击溃了整个慈善体系。”

  立二还向记者分析了当前许多热衷于跟进网络事件的网民心态:“过去,大家在骂芙蓉姐姐的时候,我们将那些人称之为‘网络哄客’,我也是其中一员。但现在的网民要比那个时候厉害多了,是不折不扣的网络暴民。通常这类人在现实生活中大都不太得志,所以喜欢在网络上宣泄自己的感情。因为那些炫富女也好,还是画家和两个女子约会也好,从表现出来的一面来看,都拥有那些网民所没有的东西,所以,这个时候,网民们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骂死他(她)。”

  “网民才是互联网最大的推手。”立二说。

  虚拟社会管理也要有法可依

  不久前,以着装暴露著称的某位低俗女网络红人受广西南宁市一家娱乐场所邀请夜半登台,这场名为“不得不露”媒体见面会的照片最终流入网络。南宁市文化稽查执法人员当晚来到现场欲叫停,但最终未果,遭遇执法尴尬。

  对于当前的网络炒作来说,同样是处于无法可依的状况。

  “我们这个行业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灰色行业,往后缩一点,可能达不到炒作的效果,往前走一点,可能就触犯法律了。”立二说。

  “从最近几年发生的互联网重大事件可以看出,网络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如果不加强虚拟社会管理,可能会危及社会秩序。”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德良认为,加强和创新虚拟社会管理,首先要完善互联网法律法规。网络本身的法律法规还不健全,而很多事情需要依法管理。面对新事物的出现,法律的滞后是个很大的障碍。

  此外,还应该加强执法。“网络的虚拟性、高效性让有些人认为政府部门找不到他们,所以行为更加放肆。对于执法部门来说,可能因为技术上存在限制等原因,所以执法观念比较懈怠。更重要的问题还是与现实社会中存在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情况有关。”刘德良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