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传媒》杂志主编杨驰原:到底谁该被停职?

2012-07-10 11:05:26  来源:Admin5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近日,《西安晚报》记者因报道"天价烟"被停职一事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短短一周多的时间后,在百度搜索该消息,已经超过10万个相关结果。公众的反应,多数是因对腐败的愤恨和对记者被停职的同情所引发,继而扩展到对公权滥用的批判,甚至有些人发展到对新闻自由、新闻独立的呼吁。在微博大行其道的今天,人们发表自己的意见有了更大的便利,"众说"难免"纷纭",那么我们传媒人应该如何对待这一突发事件?在喧嚣渐落时从传媒专业角度冷静观察,有利于我们深入认识该事件的本质和标本意义。

  其一:"出发点"如何判定?《西安晚报》领导给出的石俊荣被停职原因是"报道的出发点有些问题",那我们就先分析一下这条新闻的出发点到底是什么,有无问题。

  目前"天价烟"越来越多,销量越来越好,都谁在抽这些烟?有几个抽这些烟的人是自己买的烟?这些问题的答案不言自明。"天价烟"背后有隐性腐败,记者这篇报道,不过是把"领导干部抽高价烟"这个事实传递给公众,其出发点肯定不是故意和领导过不去,也不是倡导大家向领导学习,而是批评这样的现象。媒体多报道一些领导抽"天价烟"会有什么后果呢?肯定是抽的领导会越来越少了,起码会不敢在公共场合抽了,这对于净化官场和社会环境、挽回和树立领导形象、促进党风和廉政建设肯定是有帮助的。至于是在"慰问贫困党员"时抽还是慰问中石油群众时抽,是村书记送的还是房地产商送的,是"只有二三根"的一包还是一整条,这些问题并不重要。茅台酒在媒体和群众的关注下已经降价了,"天价烟"是否也该收场了呢?

  其二,新闻采访必须到现场吗?《西安晚报》领导给出的石俊荣被停职另一原因是"网上扒稿",没有现场采访。新闻强调现场没错,但不是每条新闻都有现场采访的机会,没有现场也可以挖出大新闻,尼克松"水门事件"记者不可能在或到现场的,但录音可以为证据。这篇"天价烟"新闻,记者虽然没到现场,但政府官方网站上的照片加上电话追加采访,且采访的是跟随县委书记一同出席活动的县委宣传部长,这样采写出的新闻,保证了基本事实的准确性,也保证了新闻的真实性。

  如果说这条新闻有问题,那就是稍微单薄了些。如果记者再多费些功夫,再多用些心思,在这个县委书记出席的其他场合,再发现几次"天价烟"放在书记面前,岂不更有说服力。

  其三,停职复职岂能儿戏?既然稿子的出发点和真实性并无问题,为何停石俊荣的职?停了仅几天时间,为何又复职?停的时候多少还说出了些许理由,而复的时候,就悄无声息地复了,停与复都如此草率,形同儿戏。报社是靠公信力生存的,公信力不仅应该体现在办报上,也应该在体现在管理上。为何"停",为何"复"?"复"是否因为"停"错了?难道只是迫于舆论压力吗?作为一个报社应该对此有明确说法。

  况且,这篇"天价烟"新闻,是《西安晚报》正式刊发的,平面媒体,尤其是报纸,有固定的发稿流程,审查是非常严格的,起码要经过编辑、副总编、总编三道关,记者对自己的稿件发与不发基本上是没有决定权的。既然三审都通过了发出来,即使有责任,也不该记者一个人担。

  其四,媒体的存在意义到底是什么?西方新闻理论和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显然有不同的答案。在"中国特色"的现实之下,我们的新闻观也该具有"中国特色"。在中国目前的现实情况下,主张新闻自由和新闻独立,使媒体成为"第四权力",这是极不现实的,也是很危险的,毕竟维护社会稳定比什么都重要。

  笔者认为,不同时期,媒体存在的意义是不一样的。战争时期,媒体是武器;阶级斗争时期,媒体是阵地;无产阶级专政时期,媒体是喉舌;那么,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媒体该是什么?还当武器和阵地显然不合适了。在确保媒体是党的喉舌这一基本功能的前提下,在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媒体存在的重要意义就是舆论监督。建国以来,我们国家都是一党执政,一党执政体现出来很多优势,比如可以集中力量干大事,甚至有人总结说中国经济发展奇迹的产生,靠的就是一党制。但一党制并不完美,也存在"瑕疵",比如公检法等部门都在党委领导下,公权缺少监督,"自己的刀难以削自己的把",在这种现实中,舆论监督就更加必要了。

  今年初笔者采访中国记协书记处书记翟惠生时,谈到了记者维权和自律问题。翟惠生表示,"如果说就是为了揭露社会丑陋现象,为了保护国家利益,为了保证民生,记者正当的合法权益受到了侵犯,我们一定会站出来坚决支持和保护其合法权益"。在这次"天价烟"新闻事件中,记者正当的合法权益无疑受到了侵犯,《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就发表微博呼吁中国记协介入,为记者维权。现在,没等中国记协介入,石俊荣已经复职了,事情到此应该告一段落了,但作为一个标本性事件,"天价烟"新闻事件的影响以及带给我们的思考还远没结束。

  几届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强调过舆论监督的重要性。今年4月温家宝总理在《求是》发表《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一文中指出:"对人民群众举报、社会舆论和新闻媒体反映的问题,要及时回应,认真调查核实,依法处理,处理结果要进行反馈或向社会公布。"但地方政府个别官员认为,舆论监督就是给自己添乱。这是一个错误认识。我国很多朝代设立了谏官,他们的职责就是找问题、提意见,一些谏官敢于反对皇帝的错误决定和行为,宁可自己掉脑袋也要据理直言。封建王朝尚有纳谏传统,我们的政府官员更应该具备正确面对舆论监督的勇气和态度。正确的、有益的舆论监督对执政者来说,是帮忙而不是添乱。

  现在记者权益受侵犯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社会对记者的尊重态度也在不断下降,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多,一些记者不自律是很重要原因,但那毕竟是少数。我们不能因为党内出现了一些腐败分子而丧失对党的热爱,同样,我们也不能因为有个别记者不自律而不尊重记者的权益。

  什么时候媒体人重新赢得社会的尊重了,什么时候舆论监督真正得到公权尊重了,我们的社会才会更公平、更和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