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纸质媒体再次试水二维码成因分析

2012-12-17 16:58:07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摘 要】2012虽不是二维码元年,却迎来了二维码广泛运用于纸质媒体的“爆发年”。作为一种记录数字化信息的图形符号,二维码以其自身优势与纸质媒体结合,赢得了业界和受众的认可。本文以二维码与纸质媒体的合作现状为切入点,通过已有案例全面剖析纸质媒体二维码之路再次火爆背后的原因。

【关键词】纸质媒体 二维码 数字化 全媒体 移动终端

数字化就是以“0”、“1”两个符号为基础的计算机二进制技术在各个领域大展拳脚,一步步延伸到人们生产生活各个角落的过程。数字化的速度体现在从单一维度向多维度的跨越当中,如同电影从2D到3D再到4D,单一维度的条码搭着数字化的高速航班进入了二维码时代,二维码韬光养晦过后,正在酝酿着一个新的时代。

灵动快拍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鹏飞表示:“2011年是二维码应用的起步年,2012年“快拍二维码”与各大运营商、手机厂商、广告传媒业和移动电子商务领域的广泛合作,将会促进二维码应用市场的爆炸式增长。”2012虽不是二维码元年,却迎来了二维码广泛运用于纸质媒体的爆发年。

一、 二维码与纸质媒体合作现状

2006年的手机二维码还处于市场导入期,商业模式并不成熟。但到了2007年,情况有了改变,市场对手机二维码已表现了接纳的姿态。2007年2月7日《深圳特区报》、《深圳商报》、《深圳晚报》、《晶报》上由深圳报业集团与深圳移动分公司联手推出的“中国移动二维码体验版”。【1】而进入2012年,二维码以前两年积攒起来的二维码使用商和二维码受众为基础,越来越多的纸质媒体接纳了二维码,2012年第一季度,以《东方卫报》、《长江日报》、《钱江晚报》、《京江晚报》、《苏州日报》等为代表的二三线城市主流纸质媒体纷纷将二维码作为新产品向读者推广。这意味着继前两年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纸质媒体推出二维码应用以来,二维码在纸质媒体的运用中已经全面铺开道路,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新鲜事物,而已成为触手可及的大众传媒工具。

传统的图书、报纸、期刊、传单、海报、名片等纸质媒体正在受到新兴媒体的巨大冲击,越来越多的读者开始偏爱通过互联网来获取信息和娱乐消遣。二维码的出现给纸质媒体穿上了“新衣”。报纸运用二维码扩充版面容量、增强编读互动、加强实时更新功能、深化广告内容;海报传单则将二维码作为连接企业或者活动网站的中介,一扫即连接至网络,相关资讯一览无余;越来越多的商务人士使用的二维码名片,只需要通过手机扫码就可以将对方信息存入手机电话簿中……


二、 成因分析

(一) 二维码优势日渐凸显

二维码是用某种特定的几何图形按一定规律在平面( 二维方向) 上分布的黑白相间的图形记录数据符号信息。【2】

二维码除了具有信息容量大、可靠性高特点以外,还有超高速识读、全方位识读、可表示汉字、图像声音等一切可以数字化的信息并且有很强的保密防伪等优点。【3】从二维码作用机制看来,二维码可实现以下各方面的功能:①信息存储,②信息识别,③信息保密,④信息管理,⑤信息延伸,⑥信息跟踪。这恰好与纸质媒体的发展需求不谋而合。

首先,纸质媒体受版面的限制,承载的信息量有限,而二维码内以小豆腐块呈现背后的大文章,这对于纸质媒体的内容和广告刊发无疑解决了一个“量”问题。

其次,纸质媒体和数字媒体之间的对接一直以来没有一个快捷直接的端口接入,二维码的运用解决了这一问题。在使用二维码之前,通常是通过网址输入或者搜索引擎检索来实现的,需要人为的输入字符,而二维码的运用使得纸质媒体和数字媒体之间的连接只有一“码”之隔,手机对准二维码拍照后,便能直接呈现网站页面或者视频资料等数字化信息,二维码起到了一个信息延伸中介的作用。

再者,二维码在纸质媒体和数字媒体之间架起的连接使得原本最快只能实现一日一更新报纸等纸质媒体有了新的生机。二维码的一端是纸质媒体,内容基本成型,而在二维码的另一端是数字媒体,内容是实时更新的,只需在纸质媒体上预留一块二维码给实时信息,纸质媒体受众便能通过这个小方块浏览到“冒着热气”的信息,这是“质”的变化。

(二)纸质媒体数字化基础牢固

从二维码的作用机制,我们不难发现,二维码像一座架在纸质媒体和数字媒体之间的桥,一个桥墩是纸质媒体,另一个是数字媒体,没有充足的数字化媒体资源,二维码作用于纸质媒体便是无稽之谈。

2007年 8 月 10 日,南方都市报数字报正式上线,成为国内之首。此后,各家已上网的报纸纷纷加大投入,开发数字报,以一线城市传媒集团为先导的一批批传媒集团开创了报网互动或者刊网互动的新形态。【4】以传统纸质媒体为核心的传媒集团截至2010年基本实现数字报纸上线,至少形成了一刊一网或者一报一网的纸质媒体数字化格局。

2010年,纸网融合态势进一步加强,很多报纸开始迈出实质性的步伐,在单一数字报形式上加以突破。2010年5月31日,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启动报业多通道跨地域新闻制作共享平台,实现了纸媒资源的数字化整合。此外,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与汉王合作力推数字阅读;《人民日报》、《中国日报》、《南方周末》、《新京报》等主流大报也开发了iPad客户端阅读软件,数字报有互联网终端走向移动互联网终端。

根据新闻出版总署统计数据,2009年我国电子图书读者总数突破了1亿人次。随着数字出版产业的快速发展,电子阅读逐渐普及,它不但深刻地影响了人们的阅读生活方式,也对传统出版行业提出了挑战。2010年10月,新闻出版总署出台电子书产业发展意见,对产业进行规范指导,并提出在未来将通过政策引导和重大项目实施推动传统出版业数字化转型。【5】

纸质媒体数字化的牢固基础为二维码提供了广阔的信息延伸空间,是二维码能成功嫁接纸质媒体的资源保障。


(三)全媒体理念深入人心

自“纸网融合”开始,全媒体的概念便日趋成熟,被认为是媒介融合的高级阶段。报纸、杂志、电视、广播、网页、视频、博客、微博等覆盖传统媒体、新媒体以及新新媒体在内的多样化的媒介生态环境已然形成。鉴于单一媒介各自的局限性,从用户体验的角度来分析,单一媒介已无法满足受众信息需求,用户需要一种全媒体的体验,灵活多样的传递信息和接受信息的方式。

为切合用户的全媒体需求,纸质媒体已从单一的纸网融合模式往全媒体模式过渡。以湖北日报报业集团为例,旗下以《湖北日报》、《楚天都市报》、《楚天金报》等报纸为主导,推出《大武汉》、《城市情报》等系列杂志,并开办有荆楚网,荆楚网手机报、荆楚网视等新媒体平台。以报刊为先导产品,数字网络资源为补充,此时一个报业集团的全媒体体系便需要一个纽带将其全媒体产品串接起来。二维码出现之前,全媒体在纸质媒体和数字媒体之间实现的链接是间接的,需要通过在浏览器中输入网址域名查找或者通过搜索引擎检索。二维码的出现使得受众在阅读纸质媒体的体验过程中能通过扫描二维码轻易直达全媒体体系的其他资讯,网页信息,视频资料,动画图片,微博讨论,都能一点即达。

用户对全媒体资讯的体验需求滋生了二维码实现其在全媒体中实现纽带作用的绝佳机遇。

(四)移动终端技术发展成熟

此前,由于手机功能限制、用户缺乏手机软件安装使用常识,且由于网速过慢,下载时间较长,所传视频片段清楚度不高,长度短,内容受到极大限制。二维码的推广遭遇了瓶颈。随着智能手机软硬件的不断革新,原本只能在PC终端上完成的用户体验也能通过手机等移动终端完成。智能手机的普及,3G技术的进一步发展,信息社会正在经历一个由互联网核心时代向移动互联网核心时代转变的过程。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状况调查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12月底,中国手机网民规模达到3.56亿,同比增长17.5%,其中,智能手机网民规模达到1.9亿,渗透率达到53.4%。2012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规模仍处于持续增长阶段。也就意味着至少1.9亿手机网民具备使用二维码的硬件条件。

而在此之前,中国移动全球开发者大会上,这家全球最大运营商再次表现出了对二维码的浓厚兴趣。由此看来,越来越多的用户将具备运用二维码的硬件条件、通讯条件和消费能力。

三、 总结

二维码进入市场的这几年,虽然引起了广泛关注,但其真正迎来发展的爆发年是在2012年。这个时期,二维码的发展已经具备了巨大的市场需求、先进的技术保障和蓄势待发的媒介生态环境。将二维码运用到纸质媒体是二维码实现其作为数字化图形符号的本质功能的发展方向。在纸质媒体和数字媒体之间架起一座信息互换、信息延伸的桥梁,对于已经踏着数字化脚步大步向前的纸质媒体来说也是福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