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情景再现”还是“情景模拟”?

2012-11-19 13:01:38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情景再现”是目前广泛运用于电视节目创作中的一种补充叙事手法,或称“情景重现”、“情景回放”、“真实再现”等。用“再现”取代解说或配合解说,最早见于纪录片领域,至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出现在新闻专题和社教专题中,并迅速蔓延。关于以事实为报道对象的新闻类节目是否可以使用这种表现手法的争论,由此而起,至今未休。

  一、对“情景再现”的限定

  目前,“情景再现”手法名目繁多,花样百出。我们所要讨论的“情景再现”,与虚构事实、情节无关。某台的“纸包子事件”是假新闻,这种以虚构事实为基础的所谓“再现”,不在我们讨论范围之内;张冠李戴、移花接木、以“真”混真,比如为叙述一起摩托抢劫案,而到大街上实拍一些过往的摩托车经虚化处理后,和描述案情的解说词对应编辑等,也不在我们讨论范围之内;单个画面不具有叙事功能,故为弥补叙事断点而无具体主体指向的单幅画面,比如“摸麻将的手”,经过虚化处理的“人和物的造型”、“急促的脚步”,事后补拍的如云海弯月、路边摊点等“当时的环境”,也不在我们讨论范围之内。“情景再现”特指事后对情节的演绎,即为了叙事的需要,对已经发生的事件过程,采用表现方式所作的“再现”。比如为表现一起盗窃案,依据已经查明的案情,找来他人攀楼入室、翻箱倒柜的表演等。这样的“再现”,电视节目中屡见不鲜,如央视的《讲述》、《见证》、《今日说法》,一些卫视的新闻故事类、情感故事类、法治生活类等栏目。

  二、对“情景再现”的肯定与否定

  在新闻类节目中采用“情景再现”,究竟可否,否定的和肯定的论述时有可见,不一而足。

  持否定观点的理由主要集中在关于新闻真实性的问题上,认为任何事后的表演,即便再逼真,也不是事实的本身,故而均是作假。“否定”观点多为从新闻理论角度予以阐述,指出新闻的真实性不仅体现在解说词上,也应该体现在画面上。任何虚构的艺术加工与再创造一旦融入电视新闻节目就会侵蚀新闻真实性的机体,并失去新闻媒体的社会公信力。进而指出,这一手法容易助长新闻造假之风,滋生记者的懒惰习气等。

  持肯定观点的理由主要集中在关于电视可视性的问题上,认为电视画面具有不可追溯的遗憾性,对主要作用于视觉的传播,用演绎再现事件过程,可弥补这种缺憾,增强节目可视性,应予以宽容对待。“肯定”观点多从电视的视觉需要予以阐述,指出“情景再现”最突出的特点是能有效地弥合叙事断层。用旁观者或当事人回忆事发情况,由于画面内容不够丰富而影响传播质量。尤其在事件中起关键性作用的场景缺失,不但弱化了节目的表现力,还可能影响观众的理解和接受。他们将这种核心事件现场缺失的现象称为“叙事断层”。而“情景再现”能起到弥合“叙事断层”的作用。

  2008年4月12日央视《新闻周刊》栏目在许霆恶意取款案的报道中,为了重现事实,特别给出了由演员模拟许霆在广州市取款的场景。尽管画面不多,却使整个事件的画面连贯、脉络清晰流畅,也交待了当事人所处的环境,为之后的叙事做了铺垫。“情景再现”的介入使新闻更为直观、完善,不仅能够交待事件现场情况、增强叙事能力,还能与叙述话语一起展现事件流程,并能根据需要调节节目节奏、形成氛围。

  “中间派”认为硬新闻对事实有非常高的刚性要求,不能使用“情景再现”,而软新闻则可以根据需要适当使用。软新闻轻松活泼的特性决定了它在表现形式上具备更广阔的空间,不仅可以使用更轻盈的表述语言,还可以将其他艺术形式借用进来,“情景再现”就是表现手法的一种。山东电视台公共频道的《新闻女生组》是一档以情感、家庭、伦理事件为主要内容的栏目,为强化观众的情感体验,该栏目频繁使用“情景再现”。江苏卫视《人间》、东南卫视的娱乐类节目《娱乐乐翻天》等也常借鉴此类形式。软新闻中的“情景再现”不可滥用,同样只能作为新闻中某些片段的“提示”和局部的“烘托”,起到弥补情节与画面的作用。

  三、何为“再现”

  以上三种观点谁也说服不了谁的原因在于,对电视传播形态缺乏正确理解。电视新闻专题片是一种独特的时空复合体,它具有象征性的统一的空间场所和真实、连续的时间意义,即电视台的演播厅或播控室、播出时间和节目时间。换言之,它的空间场所与所反映的真实世界并不一致,时间与事件本身也不相同。

  从空间上看,电视新闻及电视新闻专题,其空间构成经过蒙太奇处理后呈现出两种方式,一是再现的空间,二是构成的空间。再现的空间不难理解,任何记录下来的真实世界的信号,通过特定的途径再现于屏幕,便是再现的空间;构成的空间则是其可以通过人为的技术处理,将并非同一空间的主体组合到一起,通过屏幕构成新的空间形态。就此而言,电视新闻专题独特的空间结构,不过是屏幕内所表现出来的物质现实的影像形式。

  从时间上看,电视新闻节目的屏幕时间与现实时间的最根本的区别,在于其打破了现实时间的连续性,形成了一种非连续的连续感。在生活中,时间是连续性的过程,又是无形的,谁也不能去改变它。但电视新闻类节目却能通过屏幕把时间进行压缩和省略、延长和扩展,甚至把过去的时间和现在的时间自由地组合。

  电视新闻节目是一种独特的影像世界。人们总以为通过屏幕看到的就是真实世界的本身,如楼房在爆炸声中轰然倒塌,大水冲了龙王庙,罪犯被戴上了手铐,甚至美国总统也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扔了鞋子,英国王妃戴安娜车毁人亡,萨达姆上了绞刑架等等。电视在表现现实时的逼真性,使得有人认为电视新闻就是现实本身。其实,它不过是记录在一种物质结构形式也就是录像带上的真实生活的影像。

  我们在屏幕上看到的任何画面,包括直播,都不过是真实生活的“再现”,而不是其本身。那么演绎出来的情景,便不能再叫“情景再现”,否则便是造假。因为其“再现”的已经不是原来真实情节,而是表演。

  比如拍下了真实的警察抓捕嫌犯的过程,并将其完整地或经过蒙太奇处理后展示于屏幕,这就是“情景再现”了。如果这个过程没有拍摄到“现行”,而事后采取演绎手法作为弥补,那么“再现”于屏幕的情景,只能是对真实过程的演绎。

  四、用“模拟”取代“情景再现”

  相对于纸媒和广播,电视的长处在于其视觉效果上的优势,其短处又在于这个优势因画面的不可追溯性而受到限制。“情景再现”是电视新闻工作者孜孜不倦地追求节目可视性的结果,我们不能也不应该草率地否定它。

  问题在于,用演绎去“再现”并非“真实情景”,不演绎又因手段的缺憾而影响视觉效果,甚至难以交代清楚复杂的事件过程,该如何处理呢?

  其实并不在是否可以采用这种手法,而在于定义的本身。“情景再现”改叫“模拟”,比如“模拟现场”、“模拟情景”等,明白地告诉观众,你们在屏幕上看到的画面,是事后对情景的“模拟”,而非真实情景本身。这和纸媒将事实材料转换成文字符号展示给读者,就没有什么区别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