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融媒体记者:理念与平台之战

2012-11-15 13:48:24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全媒体”这个词不知何时被广泛地应用在不同层面的语境下,最终形成了一种语焉不详、所指不清的情形。何谓“全谋体”?“全媒体”在英文中为“omnimedia”,搜索国外的Elsevier(SDOL)数据库、EBSCO全文数据库以及Springer外文期刊,发现omnimedia只以专有名词形式出现,即一个名为Martha Stewart Living Omnimedia(MSO)的公司。作为一个新闻传播学术语的“全媒体”并未为国外新闻传播学界所提及。

  融媒体比全媒体提法更科学

  但就是这样一个词,在中国业界、学界却广泛地流行着,因为其语出不详,所指不清,最终造成了一些媒体机构在实操中的偏向,影响着媒介融合的进程。媒介学者唐润华在《走出“全媒体”的集体迷思》一文中指出“现在业界和学界所说的‘全媒体’,是一个既涉及载体形式,又包括内容形式,还包括技术平台的集大成者。如此一个‘大而全’的东西,显然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内涵和外延都很清晰的定义”,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全媒体”的概念并不科学。

  这种不科学的提法却被不少媒体机构列在了其新媒体发展的战略纲要中,于是“全媒体”就被解读成了“介质品种完全、记者装备齐全”这种简单模式。在这一理念下,传统媒体在进行“新媒体转型”时一味地追求介质齐全的“全媒体”,而不关注各个媒介介质之间是否能“融”;一味地追求记者的“全装备”,却鲜有关注记者是否具备了全介质的理念。可以说,在这个不科学的提法下产生了很多偏向的理念与实际操作的误导,以至于一些媒介机构因为理解偏差、执行不当,造成了实行全媒体记者战略却导致了记者疲于奔命的情形时,开始怀疑媒体是否需要这种全能记者,这种全能记者是否应该成为常态?

  我以为从概念源头进行肃清非常必要,是摒弃“全媒体”这一提法,而以“融媒体”取而代之的时侯了。“融媒体”提法的科学性在于,“融媒体”的前提意味着首先是介质门类齐全的“全媒体”,没有“全”何来“融”?因此融媒体这一概念已经涵盖了全媒体的题中应有之意;此外,融媒体这一概念除了包含了媒体要“全”外,还注重各介质之间的“融”,即各个介质平台之间的“打通”,新闻生产与消费各个环节的“流程再造”,媒体记者各类技能的“融会贯通”等多方面。一字之别,样貌两重。

  媒体介质品类齐全只是基础设施建设,而未来媒体融合的大趋势要求媒介机构要掌握不同媒介的传播特点和规律,兼容并蓄,融会贯通地运用不同媒介,以最小的成本达到最大的传播效果,而这些正是融媒体的核心要义。

  融媒体记者是什么?

  不论是记者个体还是媒体单位,打造融媒体记者都不是轻而易举的。加之在“全媒体记者”这个不科学的提法下产生了很多偏向的理念与实际操作的误导,以至于一些媒介机构因为理解偏差,开始怀疑实施融媒体战略是否有利于报纸的转型升级。质疑批评声还来自一些媒体机构实行“全媒体记者战略”以后,记者们疲于奔命,正如《南方日报》的一位记者所描述的“现在同一个新闻题材,我们至少要写3篇不同的稿子”。《杭州日报》的全媒体记者张蔚蔚这样描述她的工作状态:“一个周六下午3点,我接到一个线人电话,杭州发生重大自来水事故:千吨沙山压爆城北主进水管,城北大面积停水。时值周末,出事地点在城郊结合部,这时叫摄影记者赶来,时间来不及,现场新闻肯定没了。我像往常一样,操起摄录机坐了1个多小时车赶往出事地点。我抢到了第一手的照片和视频。拍了半小时后,现场就是另一种场景了。接着,我开始文字内容的采访。当晚回来,我先写供报纸刊发的文字稿,然后剪辑视频,当天就把视频和照片上传到杭州日报网,这时已是晚上10点。”[1]

  全媒体记者出现的一系列问题的根源在于“全而不融”,因此要改“全媒体”这个提法为“融媒体”。融媒体记者更强调,媒体各介质之间的功能融合,而不是品类齐全。这样做可以从源头上树立新理念,而不会因为“全媒体”提法的混淆而出现多维度的理解与多元化的执行。

  与此同时,融媒体记者,必须成为常态。因为以前纸媒、广电、网络介质界限明显,而随着iPad、智能手机等新终端的产生,这一界限不再分明,而合而为一了,这就要求,媒介要关注到这些用户的需求,为他们生产相应的全媒体产品,而不是先前的单一媒介产品。

  此外,媒介融合正从“物理变化”趋向“化学变化”。媒介融合的整个进程是由浅入深的,媒介融合的设计理念是“融”,即在“融合”的框架下将各个介质品类聚集、打通,实现由“物理变化”向“化学变化”的演进。融媒体的设计架构与理念与全媒体完全不同,后者强调并且止步于介质门类聚集齐全,即简单的介质叠加,而前者则是在“融”的大理念下建的大平台,其中包括各个环节之间的流程再造。在融媒体设计框架下,其新闻会渐渐发展为多种媒体有机结合的融合新闻;其机构会演进为品类齐全且融汇贯通的新型组织机构;其记者会成长为能够调动UGC用户贡献内容,又能够掌握多媒体采写、多媒体分发等多样技能的融媒体记者。而此时,原有的传统媒体机构已经成为具有全新定位与新型业务模式的融合传播平台。

  提倡“融媒体记者”就是变“传者本位”为“用户本位”

  首先,融合是未来媒体发展的大势所趋。融媒体记者不仅仅是活跃在媒体机构上的内容生产者,更多地将成为运营商平台上的内容组织者。这是因为未来媒体机构及运营商将进一步融合,其业务范围、内容生产也将进一步融合;传播载体——广电网、电信网、互联网“三网”将进一步融合;终端,包含电视终端、电脑终端以及手机终端也将呈现“三屏”融合的态势。其次,融媒体记者,不但顺应了媒体融合的大趋势,更为重要的是它能大幅节省传播成本。美国学者布雷德利从经济角度进行测算发现:同一个新闻选题,报纸、广播、电视记者的前期采访成本比例大约是1∶1.8∶3.5,如果同一个集团不同媒体实现互动和整合,发挥协同效应,把同样的信息包装成适合不同媒体的产品,一物多用,就可以相对节省成本,产生较大的经济效益。

  此外,融媒体记者强调的是“用户本位”。全媒体记者,这个提法侧重点依然是“传者本位”,即强调记者要掌握全面的传播技术,会运用全媒体的采写技能。而融媒体记者“用户本位”的理念,强调记者要“了解不同媒体用户的不同需求”,根据用户的需求分发不同形式、不同版本的内容,通过不同介质直达用户。其中“用户”是记者报道理念与报道技能出发的原点。融媒体记者在面对同一条信息时,通过融媒体平台可以有各种纷繁的表现形式,比如从传播介质上可以借助报纸、杂志、广播、电视、音像、电影、出版、网络、电信、卫星通讯等;在传播技术平台上,可以是基于互联网络和电讯的WAP、GSM、CDMA、GPRS、3G、4G及流媒体技术等。但无论采取何种分发策略,其基点都是根据不同个体受众的个性化需求以及信息表现的侧重点来对媒体形式进行取舍和调整的,也就是我们说的“用户本位”。

  融媒体记者的“核心”

  何谓融媒体记者?其核心能力是什么?澳大利亚迪肯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史蒂芬?奎恩博士提出的“全能记者”最接近融媒体记者的定义,具体而言融媒体记者应该分三个层次:首先,是能够用手机对突发事件进行报道;其次,能够在一天内为网站写稿,又能提供视频和博客新闻,还能为报纸写稿;最后,能够为报纸写深度报道,还能够为电台电视台做纪录片。“最理想状态就是,传媒集团能拥有所有这三个层次的记者。”在中国现在也有不少媒体机构以此要求其记者,比如《南方日报》一名记者日常的新闻采写流程是这样的:出去采访的时候,随时更新微博,即时发布最新的消息;回来以后,马上撰写一篇涵盖各项基本新闻事实的稿件,发送到南方报业网等网站上;然后,才开始自己原有的职责——撰写刊登在明天报纸上的稿件。

  融媒体记者的核心能力应是对新闻事件的多媒体整合传播策划能力,包括“内容策划”及“介质分发”两个层面。而不是指掌握所有媒体的采编技能,却不具备媒体整合传播的传播理念。“多媒体整合传播策划”是融媒体记者的核心技能。这首先表现在融媒体记者是一种理念,即对新闻内容的价值判断及介质选择;其次表现在它是一种技能,即如何来组织报道,比如是否发动UGC(用户贡献内容),采取何种方式来呈现新闻报道,采用何种渠道来分发新闻报道。融媒体记者应该是一个“新闻事件报道的组织者”与“多媒体整合传播策划者”,能够发现新闻线索、联系被采访对象、联系相关专家以及掌握分发渠道,并将内容传播扩大。

  作为融媒体记者,在现场需要灵活转换文字和视频两种思维方式。他能突破传统媒体界限的思维与能力,并适应融合媒体岗位的流通与互动,集采、写、摄、录、编、网络技能运用及现代设备操作等多种能力于一身。此外,融媒体记者还要能充当链状传播的“中心节点”,成为信息及观点分发的意见领袖。由于内容在UGC,传播变得越来越“微链化”,这对此前传统的新闻记者“在场”理论提出了新挑战。先前,我们所说的新闻“在场”,即新闻发生时,记者在“现场”,拿着话筒看到什么报道什么,大家都会认为这就是亲身亲历的第一现场报道,不会质疑其是否准确、存在偏差等等。而新媒体使得大量的用户能够通过手中的设备参与到突发事件的报道中来,他们从各个角度为一起突发事件提供报道素材,融媒体记者如果还像过去那样只是报道了自己看到的那一部分,而没有充分吸收并利用好UGC的内容,受众会觉得你报道得不全面,欠完整,进而质疑媒体的公信力。因此,融媒体记者在突发事件中的“在场”不仅仅是亲临现场,准确报道自己的所见所闻,还要具备另一种本领,即能够调动突发事件发生地的用户们贡献内容,并将之加入自己的报道中去,以此获得充盈的“现场感”。

  与此同时,融媒体记者还要发挥“连接”用户的“核心启动纽”的这一功能。比如《扬子晚报》开通新闻微博,并建立融媒体记者队伍,让新闻通过微博平台“滚动”起来,通过流媒体“生动”起来,此时,融媒体记者,就是连接媒体与用户的“核心启动纽”。

  融媒体记者:理念——平台——装备

  全媒体实行了好几年,全媒体记者提倡了好几年,一些新闻机构按着融媒体的理念进行全盘设计、流程再造、打通介质通路,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而更多的媒体机构则起于“全”,止于“全”,纠结于“全”,在平台不具备、理念未更新的情形下,虽然配齐了采写装备、凑齐了介质品类,但还是蹒跚难行,以至于不少人开始反思,全媒体记者要不得,更不能成为常态。其实,在解决了提法上由“全媒体记者”改为“融媒体记者”以外,还要达成“融媒体记者首先是一种理念,其次是一个平台,再次才是一种装备”的共识。在这一共识基础之上来审视融媒体记者,有如下要点:

  1.融媒体记者强调“后台支援”

  各种报道形式有各自的特点和专业要求,比如文字报道以深度、细节见长,文字的逻辑性与想象空间是其迷人之处;摄影报道则要求定格瞬间,通过视觉化的冲击表达立场;视频报道则声画合一,侧重真实与现场再现,用画面来传达情绪;网络报道在快速、及时、海量的天性上延伸出的多媒体呈现与超文本写作是其优势所在;手机报道则要求短小精悍,直击要害,方便移动中的个性选择。即使是一个多面手记者,也很难在上述所有领域都具备一流技能,不同的记者有不同的优势,如何使每一个记者将其优势最大化发挥,同时又能弥补其弱项?“后台支援”非常重要。专业性由“后台”来实现,有一支强大的编辑队伍,对其前方记者采写来的新闻进行分介质的改写与编辑,并补充相应的新闻背景,同时选择适当的分发介质,满足不同用户的多元需求,这些都是靠强大后台支持系统来实现的。融媒体时代强调“弱采强编”,这是发挥平台效应的关键。所谓“弱采强编”,是指要建立强大的后台支持系统,加强编辑队伍在整体报道中的核心地位与统领作用。记者负责提供经核实的“初级新闻产品”,强大的编辑团队则负责对初级产品进行“深加工”。融媒体时代,记者对内容生产的质量和数量负责,编辑则对媒体的定位、内容的分发与传播效果负责。

  “后台支援”还体现在媒介大事件报道中,以此次伦敦奥运报道为例,中国网络电视台(CNTV)向前方派出了14人组成的报道团队,而后方则由800人来支援前方,有内容策划团队、报道团队、技术团队、演播服务、互动运营及审核团队、大活动统筹、多终端、移动传媒、IPTV、视频制作、舆情信息、版权保护等,以此实现了奥运内容的最大化传播。

  2.融媒体记者强调“平台搭建”

  “后台支援”能够顺畅运作的前提在于最初的融媒体平台搭建,也就是说没有融媒体平台,要实现融媒体记者与融媒体报道是困难的。在平台搭建方面,安徽《新安晚报》的做法值得借鉴。这家区域报纸打造了国内最先进的“融媒体新闻移动采集平台”。该平台可将一线记者现场采集的文、图、音视频新闻素材,迅速通过通信网络传输到互联网,再聚集到统一的采编共享平台,报社后方编辑部根据时效和内容,对这些素材进行各式各样的加工利用,有的作为报纸新闻进行深加工,有的立即制作成滚动新闻和视频新闻在网站上即时发布,有的制作成手机报,供移动手机用户和电子阅读器用户通过客户端下载阅读。正是这种融媒体平台的搭建与后台支援,使得这样一家区域报纸顺畅实现了融媒体转型,其新闻由过去的报纸单一发布变成融媒体发布,满足了不同受众群和不同层次的新闻需求和消费。《烟台日报》集团在融媒体记者方面也是实践的先行者,它在集团内部搭建了融媒体平台,记者向平台提供原材料产品。一般一个新闻事件派出二到三名记者,既摄像,又拍照,还录音,还要用笔记录,他们成了真正的融媒体记者。

  3.融媒体记者——大数据时代的排头兵

  web2.0时代,信息源、意见领袖、传播媒介呈现出多样化趋势,传统的媒介形式逐步被驱赶至传媒的边缘。而与此同时,新媒体带来的信息冗余又使得受众需要花费大量成本来获取足够可信的信息源,这给专业媒体的未来指了一条出路,即充分利用专业机构的数据库,提供“大数据模式”的内容供受众选择。而这一大数据模式的前提是融媒体记者采写的多媒体报道的累积、分类、再销售。可以说今后信息获取模式向“大数据模式”的演化,这是融媒体记者存在的必要性的媒介生态背景,融媒体记者为数据库积累形式多样的“数据”,从而使其服务的媒体机构在大数据时代能够占据主动。传统媒体可借助这一优势,充分利用数据驱动新闻作为信息整合工具,来实现媒体竞争的突围,避免边缘化。(栾轶玫:特华博士后,传播学博士,中央电台网络发展部主任,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兼职教授)

  注释:

  [1]叶明华.传统媒体记者的全媒体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