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微博时代 报纸副刊的转型路径浅探

2012-11-09 11:57:10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短短140个字,空间虽小,能量却很大,也许不到1分钟,就能引起一场轩然大波,这就是微博的力量[1]。进入微博时代,我们的生活方式、社交方式和商业模式正发生深刻变革,也使得文字的表达方式和文学的生态环境随之改变。作为一种新兴媒体,微博对传统媒体——报纸产生了很大的冲击,在微博群体越来越多的同时,报纸的读者和作者群正进一步缩小,而副刊首当其冲受到影响。面对微博,报纸副刊该如何转型?结合少数媒体正在进行的尝试,笔者认为,可以借鉴微博,从内容到形式来改造传统的报纸副刊,使之更有时代感,而思想上依然紧扣文以载道的内核。

  一、路径之一:把微博移植到副刊上

  副刊,不仅是文学的创作园地,也是思想的舞台。20世纪初叶,报纸副刊经常刊登时事评论和政论,成为传播新思想、新思潮的绿洲,为整个新文化运动建立了功勋。而今天的许多微博,从某种意义上,也承担着"微政论"的功能,因此,不妨把微博评论移植进报纸副刊。

  炒得沸沸扬扬的崔永元批评湖南教育厅"三不"事件(不反对、不支持、不参与),肇始于崔永元本人的微博。他在微博中写道:"我们非常愤怒,在此正式评价湖南省教育厅:不努力、不作为、不要脸!"紧接着,许多人在微博中呼应这样的批评。"@全能冠军的长征:真让人感到寒心和不解!正是因为中国有太多这样不作为的教育官僚机构。""@吴宗强导演:崔说的很直接,很多教育问题其实是自己品德都有问题,如何管理教育指导工作呢?""@董藩:还有多少主管部门该挨骂。"这里,一条条微博就是一条条微评论。

  事实上,许多微博已从简单地发布信息、转载新闻,向评论社会现象、世间百态转变,成为重要的言论平台,甚至成为网络问政的绿色通道。一些微评论,见解独到,思想深刻,体现着博主思考角度的独特与深度,能够为报纸副刊增色。就类似于传统副刊中的杂文之于副刊的作用。针对某一新闻事件、社会现象的微评论,许多网站都会进行筛选,因而报纸编辑可以再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精选并移植到版面上,不仅可以增强副刊的时效性,而且可以巧妙地表达编辑的观点和立场,体现编辑意图。当然,博主的生活感悟也可以移植。编辑需要做的就是围绕自己设置的主题征集与筛选。

  《春城晚报》副刊版开设了名人微博专栏,刊登社会名人名流的微博精选,吸引他们的粉丝进行纸上阅读。副刊的名人微博栏目,有着广泛的网络支持。截至2011年9月,以作家实名认证的方式注册微博的数量已经超过1000位。这其中,既有韩寒、安妮宝贝、张悦然、李承鹏、慕容雪村、蔡康永、六六等新一代潮人作家,也有王蒙、贾平凹、毕飞宇、莫言、刘震云、阿来、余华等传统作家[2]。截至今年2月,实名认证的微博名人达到40万,认证的微博达人突破200万。他们在微博上表达鲜明的个人主张,抒发生活的点滴,吸引着粉丝围观与点评。通过名人微博这种方式,副刊编辑可与读者一起分享名人的人生体验与感悟,拉近编辑读者的距离。

  《南方都市报》在微博移植上的尝试更多元,其《副刊?微观》版开设了多个栏目,如:微焦点、微趣图、微笑段子、微博课堂、微数字等栏目。版面上,从名人到草根的精彩微博集萃均有涉及,让读者从中感觉到观点的碰撞、思想和情感的共鸣。如果微博中有一两句话,让读者觉得与其心有戚戚焉,这就是副刊编辑的成功。

  二、路径之二:设置主题组织微创作

  140字,字字有乾坤。伴随着微博的繁盛,一种新的文学体裁——微小说就此诞生。2011年7月,"闭关"15年的香港著名武侠小说作家温瑞安,开始在网易微博上独家连载武侠小说《侠道相逢》。对于为什么要写"微武侠",温瑞安的说法是"只留恋书本出版,虽然不舍依依,但大家都飞渡了,你还穿越不过自己的观念想法,这不行。"温瑞安认为,武侠要突破,什么载体都应该试一试,何况他自己一向认为侠乃出自于民间,"什么读者都该受到尊重"。借用温大侠的观点,报纸副刊也应该试一试"微博体"创作。副刊版面上,可开设"微小说"专栏,吸引微小说作者的目光,激发作者兴趣,这也算是对爱好微博的读者的一种尊重。编辑可不定期设置主题,进行微创作,激发作者的想象力和全方位的语言表达能力,拓展读者的阅读空间,丰富阅读的体验。

  《南方都市报》文化副刊的微观版,曾刊发《古诗词,新接龙》很是搞笑[3]。@o_o给自己催眠: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胶囊!@ K iefer369: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不知明镜里,伪娘!@老板擦鞋否: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城中十万户,屌丝!@装作开心: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阑玉砌应犹在,强拆!@西安路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会场君莫笑,拉菲!某种意义而言,阅读这些古诗词是一种文化回眸,有心的读者可以重新翻出原诗复习,而搞笑的"新接龙"也令人叫绝,实现了流行与经典的邂逅,读者可以把新改编的诗句当作谈资,博君一笑亦未尝不可。

  副刊可以设置创作的主题很多,应该会有广泛的响应。黄石日报的《家庭》副刊特别开设了"微博传情"栏目,意在"给情感一个传达的平台"。编辑在开栏语中说:"大千世界,瞬息万变。荣枯兴败,皆浮光掠影。但总有一些东西值得我们永记,比如,无价的亲情,不变的爱情,纯洁的友情……有情,你就痛快地表达;有爱,你就大声地诉说;有错,你就勇敢地道歉……不需要长篇大论,不需要华丽辞藻,三言两语即可,重要的是真诚。"该栏目很受年轻作者和读者的欢迎,其中"@黄石二十中 金剑梅"的一篇微博短短100多字表达的真情实意,令人感叹。"亲爱的妈妈,在胡思乱想中等了四个小时,终于等到你被推出手术室。医生说,手术很顺利。我扑上去,看到你闭着眼睛在痛苦地呻吟。妈妈,没有人会相信,听到母亲痛苦的呻吟,女儿的心会欢呼,可是此刻,我却真的欣喜万分,因为那呻吟是生命的迹象。妈妈,女儿会一直为你祈祷,女儿只要你一直活着。"

  现在副刊作者的写作也进入快节奏化,写长篇文章的越来越少,而突发奇想,灵感闪现片言只语式的微博体,恰恰能给他们提供舞台。让年轻人随时可以创作,让荣誉感和成就感激励他们,这有助于培育新型的副刊作者和读者队伍。

  三、路径之三:用微博体做文章导读

  2012年4月19日,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公布第九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除图书外,国民报纸、期刊等传统媒体的阅读量与阅读率均有所下降,而手机阅读等数字化阅读方式增长迅猛。专家指出,"浅阅读"、"碎片化阅读"的趋势正越来越明显,而微博正在加剧这种阅读趋势。

  对习惯浅阅读的年轻读者来说,报纸上一两千字的文章,已很难吸引他们的兴趣。传统副刊文章借鉴微博的方式,提炼精要的导读,满足浅阅读读者的需要可以是一种尝试。在这方面,新闻版编辑很早就已经这样做,从提要的加工到小标题的制作;从相关文字的链接到图文的配饰,新闻编辑在以深加工应对浅阅读方面,做得越来越成熟。

  许多文章,最打动人的地方往往只有一两个段落甚至一两句话,副刊编辑完全有深加工的余地。一方面,这顺应了浅阅读潮流,满足部分读者快捷阅读的需要;另一方面,通过这样的深加工包装,也尽可能地吸引读者进行深入阅读。

  副刊文章设置的微博体导读,相当于电影的片花,把文章中精华的内容提炼出来,在读者以秒为单位的选择性阅读中,期望获得青睐,而这也方便编辑在自己的微博上上载链接,扩充内容,增加互动,网友可以进行在线阅读、评论等,延长副刊文章的有效期,从而实现报网与读者之间的多通道衔接。这需要副刊编辑有扎实的文学、文字基本功和足够的耐心,并不断培养和增强自己的深加工能力。

  四、路径之四:用微博重新淘出经典

  20世纪之初,中国报纸副刊的鼎盛,离不开许多名人大家的捧场。名家的思想精华,闪耀在副刊版面的字里行间。能不能让不同时期的历史文化名人实现时光的穿越,成为今天虚拟的微博主人呢?针对"小悦悦事件"、"郭美美事件"、针对"彭宇案",以及随时涌现的新闻事件、社会现象,设想,如果某位名人生活在当代,他会怎样在艰于呼吸视听之际,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抑或,固知謇謇之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编辑可以"请出"历史文化名人,假借他的名义进行微博点评。把他们在经典著作中的闪光思想和观点,嫁接到当下的社会现实当中,从而让读者感叹时代的沧桑和人性善恶的变与不变。经典在微博中走出故纸堆,必将变得鲜活并更有生命力。感兴趣的读者自然会去重新翻阅旧文,这也是吸引当代读者重拾经典的努力。

  功夫在版面外。此种做法,体现的是副刊编辑的阅历与用心,同时编辑需要大量的涉猎与深厚的积累。当然,借鉴网络的力量进行经典发掘也不失为有效途径,所谓高手在民间,可用网络微博服务报纸微博。

  五、路径之五:用微博引导"深阅读"

  微博除了评时事,品生活,也可以品评阅读。浅阅读时代,社会更需要深阅读。而如何让深阅读效应扩大化,副刊借力微博可以作尝试。一些读者会把自己的阅读体验感悟,通过微博与大家分享,从而在网友之间形成互动。无论是经典的、励志的书籍,还是阅读实用的、娱乐的书籍,只要你深入品味,就一定会有收获。副刊刊登读者微博心得,可以使更多人分享阅读的快乐与感悟,吸引更多人投入深阅读。

  从形式上看,因为有了微博体的植入,传统的副刊可能变得"浅薄"了,但事实上,通过编辑的匠心独运,整个副刊的内容更深厚、更有张力。丰富的信息,真切的生活味,厚重的历史味,浓郁的文化味,必将使无病呻吟的副刊走出末路的困惑,迎来新的生机。2011年9月初,茅盾文学奖榜单揭晓,张炜450万字的小说《你在高原》引发广泛争议。对此,作者的观点是"有些东西,可以没有人看,但却不能没有人写。"上海大学影视学院教授、博导郝雨评论称,微阅读加速了文化的碎片化,但一个国家的文化沉淀还是需要大部头的东西去推动。因此,借用微阅读的方式,倡导深阅读,这既是副刊编辑的一种尝试,也是一种责任使然。

  光阴如白驹过隙,微博终将是沧海一粟。副刊表达方式的微博化,注定也会是历史的浮云,"成为一堆瓦砾,最后变成一堆灰土,但精神将萦绕着灰土。"所谓文以载道,只要副刊始终与时代共进,就一定能够获得长久的生命力。

  参考文献:

  [1] 王雪瑛.微博:改变我们的生活[N].新闻晚报,2011-03-01.

  [2] 刘莎莎.微博给文学生态带来哪些变化[N].深圳特区报, 2011-09-08.

  [3] 许智莉.古诗词,新接龙[N].南方都市报,2012-05-09.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