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手机传播的版权问题探析

2012-11-02 13:08:48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手机出版表现出迥异于传统出版甚至互联网出版的诸多优势,比如可以利用碎片化时间随时随地阅读,可以方便快捷地消费,可以进行精准化地传播,可以实现更强的互动性等等,这使得手机出版一路高歌猛进。目前,手机出版已经形成了包括内容服务商、服务提供商、通信运营商、设备制造商在内的较为完善的产业链,形成了包括手机图书、手机报刊、手机电视、手机游戏、手机音乐等媒体形态多样的出版格局。乍看之下,手机出版业似乎前景一片大好,然而,问题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开始浮出水面,诸如盈利模式不清晰、原创优质内容匮乏、监管体制不完善、版权保护机制不健全等等。而这其中,版权保护问题则是手机出版亟待解决的核心问题之一。

  一、版权保护至关重要

  手机出版业依然是内容产业。“内容为王”的提法在出版业的任何发展阶段都不过时,不管技术发展如何日新月异,不管信息的呈现如何让人眼花缭乱,优质的内容资源始终都是手机出版业甚至是出版业的灵魂所在,离开了内容,一切都是纸上谈兵。然而,目前手机出版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原创优质内容资源匮乏,内容同质化现象严重。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除了内容提供商在整个手机出版产业链中处于弱势地位之外,更主要的原因则是版权保护不够到位。

  就一般情况而言,版权作为一种无形的资源,可以进行无限开发,从而使版权资源得到最充分的利用。从这个角度来讲,传统出版内容开发成数字出版内容包括手机出版内容,能够使原创性作品得到多次开发和使用。在该过程中,信息内容的呈现形式多元化,赋予了不同传播形式的版权利益。理论上来讲,传统出版内容开发成数字出版内容,将大大增加信息内容的价值,也将使得内容提供方获得更多的收益,这应当是传统出版者希望看到的局面。

  然而,将信息内容由传统媒体形式转化为数字媒体形态,这一版权开发利用的过程对传统出版者而言,可能是增值的,更有可能是贬值的。因为,大众读者通过手机或者网络获得了(很可能是侵权获取)某一内容信息之后,并没有必要去购买承载该信息内容的图书、报纸、杂志。传统出版者诸如出版社、杂志社、报社将拥有版权的内容交给服务运营商之后,得不到应有收益,甚至还会影响到原有的利益基础。此外,其他移动运营商也有可能会对这些数字化资源侵权使用。

  手机出版业归根结底是创意产业和版权产业,如果版权保护不到位,整个手机出版业的行业环境将会恶化,整个产业链也将遭到破坏。目前手机出版产业链上的各个角色就因为缺乏版权交易的良好平台和畅通通道,使得初期培育市场的内容提供商处于尴尬的地位:服务供应商不能确保内容提供商所提供内容没有任何侵权问题;同时内容提供商也不能对内容运营商和用户进行监控,保证自己的数字化的出版物内容不被非法复制和传播。

  所以,版权保护问题就显得至关重要。

  二、版权保护存在的问题

  1.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

  到目前为止,我国仍然没有一部关于手机出版的法律法规,关于手机出版的准确界定也是缺失的。手机出版定义的缺失,必然会在出版的主体方、出版的客体、出版的形式等方面产生众多的理解和阐释,这对于手机出版的健康发展是非常不利的,可能会导致整个行业处于一种无序的混乱状态,因为一些手机出版行为显然与当前的《出版管理条例》不符合。

  我国在2010年新修订了《著作权法》,但该法更多地针对传统出版物,对手机出版几乎没有涉及。虽然新修订后的《著作权法》第33条规定“作品刊登后,除著作权人声明不得转载、摘编的外,其他报刊可以转载或者作为文摘、资料刊登,但应当按照规定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但是由于传播主体的隐蔽性及海量化,传播者与受传者的身份模糊化,复制的随意性和传播的无限性等众多因素的影响,这条规定对于手机出版来讲,几乎没有意义。另外,由于手机出版物形态众多,可以是手机短信,可以是手机音频,还可以是手机报刊,那么对于同一个作品来说,在同一权利的不同受让人或被许可使用人之间可能发生利益冲突和抵触,在同一权利的受让人和被许可人之间也会发生利益冲突。

  2.传播者和受传者界限模糊导致侵权主体难以界定

  在传统出版领域,著作权人、出版者、经销商、零售商处于产业链的不同环节,其身份和所起的作用也非常容易界定,而在手机出版领域,由于手机出版主体界定不明确,传播者和受传者的界限模糊,传播者可能既是信息的接受者,又是信息的传播者,加之传播主体的隐蔽性和海量化,侵权主体清楚界定就显得非常困难。

  3.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职能和数量有限

  目前,我国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体系基本建立,音乐作品与非音乐作品等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相继建立。但是,由于我国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起步晚、基础差,社会公众的版权意识还很薄弱,集体管理涉及的版权客体和版权权项远远不能满足社会需要,尤其是随着数字图书馆、网络出版、手机出版等新的传播形态的出现,文字作品、图形图像、电影作品等也面临着集体管理的需要。而且,著作权中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以及传播者的权利也都可能会有集体管理的需要。

  一方面是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职能有限,另一方面是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数量有限。1998年,中国版权保护中心成立,下设中国文字作品著作权协会和美术、摄影作品著作权集体管理机构,但是文字作品和美术、摄影作品著作权管理机构直到今天依然没有正式运作。

  4.数字版权保护技术尚不成熟

  如何保护数字作品的版权,平衡著作权人和社会公众之间的利益,使数字作品既能为广大社会公众所使用,又不至于损害到著作权的利益,一种新的技术即数字版权保护技术(Digital Rights Management,DRM)需要推出。

  美国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其数字千年版权法(DMCA)对版权管理信息等作了明确规定,既让用户方便快捷使用作品,又能保证版权所有者的利益不受侵害。相比较而言,我国数字版权保护技术还需要进一步地努力发展。

  三、版权保护问题的解决路径

  1.建立健全法律体系和行业标准

  2010年,新闻出版总署发布《关于加快我国数字出版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要加快规范数字出版产业发展的法规体系建设,其中就包括手机出版。

  由于传统新闻出版行业实行的是严格的资格准入制度,对出版主体以及版权人的界定十分清楚,要取得新闻出版从业资格,必须得到相关部门的认可,没有得到认可,即可判定为违反相关的法律法规,可依照已颁发的法律法规进行处罚。相对而言,手机出版产业就要复杂得多,目前很多手机网站并没有取得资格或者经过审批,属于无证经营,处于监管的真空地带,不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壮大。所以,政府部门应该尽快出台与手机出版密切相关的法律法规,充分考虑到技术进步和行业发展对立法的影响,进一步完善立法细节,使之具有更强的操作性,为手机出版业的发展保驾护航。

  2.建立版权交易平台

  版权交易平台的建立,有利于有效降低手机出版产业链中的交易成本。龙源期刊网总裁汤潮曾表示,“现在的版权法规十分不合理,数字内容在网络上传播必须获得每一位作者的授权,限制了优质内容的传播。”数字出版商要和每一位作者联系,这该是多大的成本,所以,版权交易平台的建立对于数字出版商联系作者与内容提供商十分方便。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作者和内容提供商在版权交易平台上可以清楚地查询到自己的作品或产品被哪些个人或单位使用了,自己的收益怎么样,这也就意味着可以清楚地查出那些未经授权而使用该产品的单位和个人,从而可以更好地维护自己的权益。

  3.发挥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作用

  根据国际上通行的做法和依照我国著作权法,要解决手机出版的版权保护与行使问题,著作权人个人可以根据相关法律行使和维护自己的权利,但是手机出版相对于传统出版而言,作品使用的方式和途径越来越多,著作权人对自己的作品控制变得越来越困难,这时,通过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来达到行使和保护自己权利的目的就变得越来越重要。

  著作权集体管理不仅有利于著作权人行使和保护自己的权利,而且对于作品使用方方便快捷地得到授权并使用作品也非常有利,这样可以降低成本,提高作品传播的范围和效率;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代表着被授权的广大权利人的利益,因而在面对作品使用方时,能改变单一著作权人的弱势地位,有效地维护著作权人的权益,推动作品传播的范围和速度;著作权集体管理还将推动整个产业的发展。

  政府部门对手机出版著作权集体管理相关方面的立法应该尽快建立健全和完善,特别是对一些操作细节要有具体规定,从而增强法律的可操作性和可执行性。

  4.加快推进数字版权保护技术的研发和使用

  数字版权保护技术并不是简单地对作品进行密码保护,也不是使作品从服务器传到客户端并对其进行限制,使作品只能在特定的某一台机器或几台机器上使用。完善成熟的DRM系统既能使作品在市场开发的过程中版权不受侵害,又能让用户乐意接受该系统;既能使合法的用户使用数字内容,又能保护用户的合法权益和隐私。

  为此,完善成熟的DRM系统需要解决诸如数字内容的安全性,数字内容授权信息的描述、使用控制、合理使用、权力转移、可信执行等关键问题。

  (作者孙静:浙江日报报业集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