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试论我国灾害新闻报道尺度的掌握

2012-10-23 13:40:31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摘 要:灾害新闻报道对于民众及时了解灾情真相、有效地监督政府救援工作、稳定民心、树立政府形象等起着重要作用。文章通过对目前我国灾害新闻报道中时机延误、内容错位、焦点模糊等常见问题的分析提出了灾害新闻报道尺度把握的相关建议,时效性与适宜性相统一;客观理性还原新闻原貌、揭示真相;树立责任意识,科学理性地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选准新闻视角,尊重事实,突出重点,以人为本,弘扬人性真善美。

  关键词:灾害新闻;报道尺度;人文关怀

  灾难事件对新闻媒体既是提升媒介公信力的绝佳契机,又隐含多重危机。灾难新闻的报道是否迅速准确、全面充分已经成为检验媒体应急反应机制、新闻敏感性甚至是媒体综合实力强弱的重要标准。

  一、灾害新闻报道的功能

  灾害性事件的突如其来以及造成的巨大危害使其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大众传媒对灾害新闻报道的把握水准直接关系广大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的和谐稳定。

  (一)通报灾情,揭示真相,认识灾难

  灾害新闻报道能够使民众在灾难发生时及时了解灾情,掌握信息,发掘真相,规避因对灾难事件的无知导致的流言,澄清对灾害的认识,及时做好减灾防护,掌握相关知识以减少不必要的损失,并有计划地配合开展救灾减灾工作,民众情绪稳定,积极配合是顺利开展抗灾救援工作的前提。

  (二)监督救援,提高效率

  灾难发生后政府能否及时做出反应以及救援工作是否有效不仅是抗灾救援的工作的关键,也是政府在公民面前展示执政能力和执政形象的关键。灾害新闻的报道能够帮助政府第一时间获取相关信息,及时做出反应展开救援工作,通过灾难新闻的跟踪报道,民众能够及时跟进,有效监督政府救援工作的开展情况,对承诺兑现的状况做出合理的评价,提出改进意见。

  (三)稳定民心,激励反思

  由于突发性和破坏性,灾害性事件很容易导致谣言四起,造成社会恐慌。大众传媒及时参与灾难新闻报道,通报灾情,普及减灾常识,积极传达政府赈灾的措施,这些报道可以增强民众团结作战的斗志,坚定战胜灾难的决心和信心,鼓舞士气,激励人们总结教训,奋起应战,攻克解决灾害危机,促进抗灾减灾活动顺利展开。

  二、当前灾害新闻报道存在的问题

  (一)时机延误

  目前,由于要考虑宣传纪律和维护社会稳定的报道要求,我国部分媒体在灾害发生的第一时间不敢介入报道甚至对一些重大突发灾害新闻隐瞒不报,酿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使得一些不法分子借机造谣生事,弄的谣言四起,人心惶惶,严重影响民众正常的生活,甚至造成群体性事件,危及社会安定,更使政府形象及公信力大打折扣。2003年“非典”事件就是典型,由于对最初发现的新型肺炎病毒及其病例的报道延误,导致错失控制疫情蔓延的最佳时机。

  (二)内容错位

  在灾难新闻报道中许多媒体信息提供不均衡,过分重视重灾区新闻提供而忽视或延缓其他灾区报道;报道焦点围着组织救援者和领导慰问转而忽略灾区民众的自救或捐款捐物具体落实情况等其它重要信息,致使民众无法全面了解灾情发展及救灾信息。同时,不少媒体面对灾难缺乏基本的人文关怀,注重客观性,把惨烈的、震人心魄的图片、灾难事件的恐怖性等灾难细节作为新闻主体,大肆渲染,罔顾伤者、生者的情感。

  (三)焦点模糊

  以何种眼光看待灾难,用怎样的视角解读灾难,用何种方式报道灾难是灾难新闻报道面临的第一个重大问题。有些媒体片面追求“轰动效应”,渲染灾难细节,刻意煽情,刺激人们的感官和情绪,在信息选择上本末倒置,置灾难的主体事件和群体于不顾,刻意寻找一些花边内容哗众取宠。

  三、正确把握灾害新闻报道尺度

  灾害新闻报道尺度的把握尤为考验媒体工作者的集体智慧和业务能力,“过”与“不及”,都直接影响灾害新闻报道。

  (一)发布时机要做到时效性与适宜性统一

  新闻的本质在“新”,灾害的发生突如其来,无法预期,灾害新闻报道更加追求时效。灾难往往能导致严重的生命及财产损失,甚至威胁人类生存。灾难面前大家会时刻关注灾区的点点滴滴,期望及时获得客观真实的现场信息。只有灾难新闻报道必须反应迅速,以最及时的报道,最全面的信息才能帮助人们厘清认识,消减恐慌,满足需求。

  灾害新闻报道应该把握最佳发布时机。具体来说,是指以新闻事实为依据,结合事件背景、传播环境、受众对象来选择灾难新闻的最佳发布时机,时效性与适宜性相统一。将灾难事件和新闻事件放在发生时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中综合判断衡量报道的时机和方式反映新闻工作者的新闻捕捉、报道选择、形势判断的能力与水平,充分体现媒体及新闻从业人员的社会责任感。灾害新闻报道时机的把握是一项高超的艺术。灾害发生后,新闻是抢是压,既是报道技巧,又是宣传策略,更是政治谋略。这里度的把握,关键是从党、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从构建和谐社会的整体目标出发,坚持时新性与时宜性的统一。

  (二)内容要客观真实与人本精神统一

  新闻的生命力在于真实全面。灾难的发生出人意料,连锁反应千头万绪,如何应对灾难必然会牵涉社会的方方面面,灾难新闻报道需要媒体合理运用“我在现场”的特点,全方位、多角度真实有效地传播信息,及时关注新变化,注意挖掘事实真相,全面报道,让受众掌握足够的、必要的信息,使其能够对事实及事态发展作出客观的判断,全力投入救灾工作。

  面对灾难的发生受众急于获知信息,了解真相,获取相关减灾知识,评估灾难的影响。同时,民众会自觉关注灾难中遭遇不幸的人,对他们寄予同情,施与援。因此,灾难新闻报道既要坚持新闻的真实性又要在报道中注入人本精神。对于将灾难新闻娱乐化的做法要坚决摒弃,追星、猎奇、渲染无度的方法当然就更要不得[1]。因此,新闻工作者在事故现场应勇于直面灾难,及时传递事实真相,让人们认识灾难的本质,反思悲剧的发生,激发责任感,呼吁大家共同行动,与党和国家风雨同舟,患难与共,抗击灾难,抚慰创痛。

  每条灾难新闻都有独特性。这种独特性可以让媒体用自己独特的新闻视角,有意识地介入报道,用理智的方法传播,实现记者、事件与读者“三点一线”的共鸣[2],用正确的舆论导向引导受众,让民众理智的对待灾难,增强他们对灾难的承受力、应变力和防范能力,这是灾害新闻报道的基本要求。坚持灾害新闻的客观报道是新闻工作者不容亵渎的职业准则,是尊重新闻规律的具体体现,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

  在面对灾难造成的巨大创痛时,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必须自觉承担起应尽的社会责任,将人文精神融入报道中,充分体现人文关怀,关注灾难,关注受难者,直面悲剧。以人性、人情审视灾难,关注灾难中的生命,关注生存困境,审视精神危机,将人文关怀融入新闻采访、报道方式、新闻语言、版面编辑等每一个环节,充分尊重、关爱每个生命个体。

  在灾害新闻报道中尽量做到客观性与人本精神统一,灾难事件的报道要走出“灾难不是新闻,救灾才是新闻”的认识误区,数量上疏密有度,幅度、力度上要充分考虑民众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宜炒作煽情,过分渲染血腥、暴力场景。以免造成对公众的二次伤害。因此,新闻媒体更多地应以人为本客观报道灾难事件,关注灾难对人本身的创伤,让受害者走出伤痛阴影,还他们一个安宁的恢复空间。

  (三)传播功能要告知性与导向性统一

  灾害新闻报道首先是通告灾情,继而借助报道凝聚人心,救灾减灾,战胜灾难,因而灾害新闻报道的导向性是其最终目标。灾难新闻报道的导向性就是不能让报道停留在就事报事的肤浅层面,而是要挖掘和反映事件所蕴涵的警醒社会或启迪人生等方面的价值。报道应从社会进步、人文关怀的角度,为人们提供有社会价值的思考,形成科学而人文的媒介理念。灾难新闻报道的重要价值在于唤醒人们对生命观的重新认识,对生命的珍惜,对所创造的现实积累的珍惜,对人类崇高道德的珍惜,即在于其导向性。新闻工作者的社会责任意识,是新闻工作者必须具备的品格,也是新闻工作职业精神和职业道德的要求。

  灾害新闻报道告知性与导向性的统一要求媒体要合理平衡报道,有的问题要“浓墨重彩”,有的则要“轻描淡写”,做到缓急有别,轻重得当。如对在灾难过程中趁火打劫等行为不宜大肆渲染,否则客观上会对某些不良分子起到“传授”和“提醒”的作用。由于灾害事件的发生经常会成为一个社会热点问题。对此,媒介的报道应保持冷静的头脑,有些可适当突出,有些可适当弱化,有些应当持续关注,究竟怎样处理还要根据不同情势,不同报道意图和目标进行判断和选择。不注重报道影响,不讲究报道技巧盲目抢新闻容易造成矛盾的激化,人心涣散,破坏社会稳定,可能产生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灾难事件本身的冲突反常和悲剧使某些媒体惊喜,似乎发掘到了抓人眼球的宝贝,大肆炒作。某些媒体甚至罔顾人性,利用灾难的惨烈,大肆渲染受害人的悲痛,刻意煽情,吸引受众,攫取利益。

  大众传媒应该不讳言灾害,勇于直面伤痛,机智勇敢地应对灾害,积极主动地传播国家和政府以民众抗灾减灾的事实和信心,坚定战胜灾难的信念,在灾难新闻中融入科学和理性,给民众以正确的舆论导向,激发起民众的希望、力量和信心是灾难新闻必须高扬的时代主旋律。2010年青海玉树地震报道、2011年甘肃甘南泥石流报道、2012年北京7.21特大暴雨报道真实客观地报道了灾情,又坚持弘扬社会正气,这给我国灾难报道提供了有益的启示[3]。

  总之,面对灾难公众的知情权毋庸置疑,这赋予了大众传媒无上的权利,让其拥有发挥巨大社会影响力的机会。然而,无上的权利和机会也意味着巨大的社会责任和风险。一个有良知、有责任感的媒体才能在面对灾难时对受众负责,对百姓负责,对社会负责。正如香港大学新闻及传播研究中心钱钢所言:“媒体在追求眼球的时候也应该承担起媒体的社会责任。[4]”

  作者简介:牛卫红,女,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讲师,博士,主要从事传播学研究。

  参考文献:

  [1] 赵士林.突发事件与媒体报道[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6.

  [2] 徐迅雷.该反思时就反思[OL].中国石油报(网络版).http://dzb.zgsyb.com.cn/syb/html/2008/02/01/content_28194.htm,2008-02-01

  [3] 戴邦.论社会主义新闻工作[M].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1983.

  钱钢.以和谐理念采写党报社会新闻的思考[OL].人民网,2007-06-1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