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论媒介距离的适度性及其策略

2012-10-22 12:32:51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距离是一种标量,一种不具方向、不会是负数的含量,也是最为复杂的地理概念。作为物质性距离,它是物与物在空间或时间上相隔以及相隔的长度,显示出的是远近、长短的关系标量;作为精神性距离,关涉思想、认识、印象、情感等,它是人与人与物的对比,反映出的是远近、亲疏的关系含量。在媒介地理学中,媒介距离是媒介地理学中的一个概念,涉及距离的物质与精神两个方面,经过研究和积累,现已逐步形成媒介距离理论。

  媒介距离作为在传播者、信息、符号、媒介和受众之间所构成的不同距离的标量,具有矛盾性、差异性和可变性的特征。当各种变量互动互助处于恰到好处的适度状态时,信息沟通中的共享、愉悦和共鸣就产生了,从而也达到了最佳传播效果。这就要求媒介距离保持在不远不近、不长不短的适宜状态。叔本华在其著名的“箭猪取暖”寓言中指出,社会个体间需要保持相互容忍而适度的“身体距离”,否则,彼此间就会制造伤害和疼痛[1]。朱光潜也曾说过距离适度的重要性:“距离太远了,结果是不可了解;距离太近了,结果又不免让实用的动机压倒美感,不即不离是艺术一个最好的理想[2]。”所谓“不即不离”,就是适中适度、恰到好处、适可而止。在媒介传播中,适度是人与人、人与媒介和社会相互作用产生最佳效果的重要原则。

  一、适度性媒介距离的基本层面

  媒介距离可以分为时空距离、社会距离、心理距离三个层面。媒介距离的适度性要求管理者和传播者根据当时的传媒政策、情境、信息、渠道、受众等各种因素综合考量,争取各个层面都能保持一种适度的和谐状态。

  (一)把握适度的时空距离

  一般而言,新闻事件发生地与受众地理空间上的距离越近,受众越容易对传播内容感兴趣,传播者越容易取得理想的传播效果。接近性是新闻价值标准之一,是指媒体所报的新闻与受众在某些方面的相似性,包括地理、空间上的接近,也包括经验、心理、情感、年龄、职业、道德、风俗习惯等方面的接近。最明显的是地理、空间上的接近性,对受众的影响也比较大。空间距离越接近,受众与新闻事件之间的地理差异越小,就越容易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更重要的是,新闻事件与空间距离的接近性会给受众带来与切身利益相关的信息。

  空间距离不仅是传播者控制传播效果的一种手段,也是传播者参与竞争的有力武器。在美国,地方性媒体要比全国性媒体发达得多,地方性报纸一直作为美国传媒的主导力量而存在。像《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等地方性媒体,在全球金融危机和新媒体的冲击下,关闭在美国和全世界的许多分支机构,将报道的重点集中在当地新闻,此举被认为是地方报业应对金融风暴和新媒体冲击的明智决策。《华盛顿邮报》执行总编马库斯·布劳奇利声称:“在资源有限和竞争压力日益增加的情况下,我们很有必要集中资源,集中于报道华盛顿本地新闻,集中于报道有关美国和华盛顿的政治、政策以及政府的信息、趋势以及观念。[3]”

  当然,并不是空间距离越近越好,最佳的距离是适度,让内容适当“陌生化”。凡事皆有度,过分强为,是不明智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太近有时不仅会影响传播者对事实的感知和传播,而且影响受众对媒介内容的理解与接受。以方言报道当地新闻,的确能吸引当地受众,但大量的浅层性、表象性、日常性和重复性的当地新闻也会让人产生“病毒式疲劳”,更让受到排拒的外地受众首先逃避。这也正是民生新闻常遭诟病的一个原因。

  如果说空间是快状的横向的,那么时间就是线性的纵向的。在新闻传播中,“接近性”原则是对空间距离的要求,而“时效性”和“时宜性”原则便是对时间距离的要求。要把握好信息传播的时间距离,就要处理好时间的早与晚、快与慢、长与短的距离关系。时效性是指事实发生与作为新闻报道之间的时间距离,以及新闻面世以后激起的社会效果的时间差距。新闻是易碎品。失去时效,新闻就成旧闻。新闻报道越具有时效性,就越易突显新闻价值、引起受众关注。因此,时效性要求记者迅速及时地把新近发生的事件报道出去,最大限度地缩短新闻事实的发生与报道之间的时间差距。

  广播电视录播制式,由于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与受众接受之间存在较大时间距离,导致广播电视节目在现场感和参与性有所降低。其实广播电视是最能够发挥同步记录功能的媒介,采用直播制式显然是广播电视节目提高时效性和竞争力的必由之路。目前,世界上许多较为著名的广播电视台的新闻节目中已有很多内容采用现场直播的形式。网络传播、手机传播、微博等新媒体的加入,更使得事件的发生与新闻的播报慢慢实现了零距离传播。

  但是,事件发生与新闻播报、信息播报与信息接受之间的时距有时也非越短越好。在一些突发性新闻事件中,记者如果没有搞清情况而急于发布新闻,有时反而会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2007年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发生校园枪杀惨案,造成33人死亡15人受伤,《芝加哥太阳报》仅依据匿名消息来源即报道:警方怀疑凶手是一名中国学生。顿时引起了世界哗然,严重影响了中国形象。最后,警方证实凶手为韩国留学生,报纸报道是虚假的。中国政府对此表示强烈不满,要求美国媒体道歉、消除恶劣影响。因此,时效性一定要以新闻的真实性、客观性和公正性为基础。

  (二)把握适度的社会距离

  社会距离是媒介地理学中一个比较复杂的概念,它是指存在于人与人间非物理的或形而上的距离,也指由人与人间的社会等级或文化差别所构成的亲近或疏远、好感或反感的程度。

  在信息传播中,亲近、好感的社会距离有助于形成亲密的人际关系和集体意识,有助于形成水乳交融、团结友好的团队氛围和传受关系。不过“事君数(屡次),斯辱矣;朋友数,斯疏矣。”不论是领导还是朋友,交往过于密集,容易招致厌烦、羞辱、疏远和反感。所以“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甜酒)”。人的交往要适度适量,亲而不疏,淡而不浓。传播与接受两者保持在适当的社会距离之内,也就是关系建立在道义与理智的基础上,才能不被感情和其它因素所控制或搅扰。如今,人们在公众场合设立“一米线”、标“保持距离”、“未满十八岁者禁止阅听”警语,均是警示当事人要保持适当的社会距离。

  社会距离的适度性涉及传播者和受众的生理、职业、受教育程度、种族、文化、社会地位等各种因素,不仅有心理的、文化的、种族的、地域的考量,还有语言上的讲究。麦克卢汉说:“言语是我们决定人体距离的主要手段。人体距离不仅是物质的,而且是情绪的和文化的距离。我们对听不懂自己母语的人说话时,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嗓音。[4]”语言是文化的基石,文化是语言的枝干。语言记忆、传播文化,文化影响、制约语言。学习语言必须了解文化,理解文化需要掌握语言。两者互动互助,共进共演。

  如果当一种语言不仅在本国而且在他国获得同广大受众近距离甚至无距离的时空位置时,那么它也就获得了传播和文化的优势地位,进一步发展极易形成语言霸权和文化霸权。因为语言不仅是思维的方式,还是自觉的文化形式和意识形态。当今世界大众传播领域,最明显的语言符号霸权莫过于英语在世界版图上的扩张,以及由此带来的英语文化对其他文化的入侵与挤压。

  因此,在大众传播中要把握适度的社会距离,就语言和文化来说,一方面要充分拉近与报道对象的文化距离和专业距离,另一方面要充分考虑受众的文化背景和接受能力,注意语言和文化的融合,尽量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拉近与受众的距离,做到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特别是在跨文化传播中,一定要注重不同国家和地区之间的文化差异性,注意缩小社会距离,使传播内容能够跨越文化差异得到广泛传播。如果在传播过程中忽视与受众之间的文化差异,就可能在信息接受中产生偏差甚至误解,甚至造成严重后果。例如,2003年日本丰田推出“中国石狮”向霸道SUV车敬礼的广告,喊出“霸道,你不得不尊敬!”由于广告忽视了中日文化差异,遭到了中国消费者的猛烈抨击,认为“侮辱了中国”。结果不仅广告被禁,还极大损害了丰田在中国的形象。所以,只有把握适度的社会距离,才能取得良好的传播效果。

  (三)把握适度的心理距离

  传播心理学研究表明,适度的心理距离所产生的传播效果和人格感召力比“亲密无间”要强得多。就是说,要取得最佳的传播、接受效果以及和谐的沟通氛围,就要求传播者、受众同创造的或欣赏的对象——媒介内容保持一种适度的心理距离,亦即同对象保持一种不即不离、不远不近、不深不浅的恰到好处的心理尺度,注意把握好“间歇、等距、含蓄、差别”这四种心理距离的分寸关系。

  心理距离是影响传播效果的要素之一,传播中的时空距离以及各种要素形成的社会关系距离最终都将作用于人的心理活动。空间距离的接近能影响心理距离的接近,但也不是绝对的。“有些新闻虽然发生在遥远的地方,但由于新闻发生地与传播地存在着某种特殊关系,也能使新闻价值增高。……由于存在着这种特殊关系,两个地方的人民就存在着彼此互相了解的愿望,空间距离就不再成为接受新闻的心理障碍,反而成为人们需要新闻的一个心理条件。[5]”

  总体上讲,只要注意时空和社会关系上的接近性,即可拉近传受两者的心理距离。除此之外,还要注意四点:首先,在对新闻事件的认知上,传播者要努力克服与受众在认知内容和结构上的差异。在新闻报道中,记者通过深入采访、挖掘和思考,得出对新闻事件的认知;而读者一般只能根据记者的报道了解事件的真相,两者与新闻事件的距离相差甚远。这就要求记者在采访和报道中对新闻事件保持一个合适的距离,一方面以受众的角度观察事件,另一方面以客观的态度将自己的思考融入报道中。

  其次,在对待新闻事件的情感上,传播者也要尽量拉近与受众的情感距离。由于传播者与受众在对新闻事件的认知本来就存在差异,而这种差异性导致两者形成不同的情感。

  1993年,发表在《纽约时报》上的《饥饿的苏丹》产生了强烈反响。一方面,引起了国际舆论对苏丹饥荒和苏丹内乱的关注;另一方面,却招来了人们对记者缺乏人道主义精神、不去救助孩子的抨击。最终,凯文卡特在照片获得1994年普利策新闻奖不久后自杀了。而事实上,根据与凯文卡特同去的新闻记者西瓦尔的回忆,孩子当时是有人保护的,母亲就在她身边。正因为记者与受众在对新闻事实认知的差异造成情感距离的疏远,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第三,传播者要尽量考虑受众的态度,减少受众行为与预期效果之间的差距。新闻记者的职业要求他们以专业态度对待新闻事件,当面临新闻事件时,记者的职业性思维首先思考的是事件的新闻价值在哪里,这往往与普通人的思维方式不同,很可能带来记者与受众的冲突。某电视台记者为了反映窨井盖屡屡被盗无人管理问题,在大雨中蹲守几个小时拍摄到骑自行车的行人被摔伤的画面。报道虽然促成了相关部门对问题的处理,但是却也引起了观众对该记者的强烈不满。观众纷纷指责记者明明可以在拍摄到第一个行人摔倒之后及时设立警示牌防止行人摔伤,却任由后面的摔跤。这一结果是记者意想不到的。

  相对记者由专业主义精神与受众产生距离,媒体所表现出来的“集体冷漠”更值得警惕。在这个泛娱乐化传播的时代,媒体为了吸引受众眼球,对某些报道对象所表现出的“名为关注、实则冷漠”的态度令受众寒心。在2007年甘肃女子杨丽娟疯狂追逐歌星刘德华,并最终导致杨父自杀的事件中,媒体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受到人们的批判。媒体的这种对“眼球效应”的追逐以及对生命的漠视,引起了受众极大的反感。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冯应谦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杨丽娟事件,传媒要负上一定责任。杨丽娟一家若无资助,可能早已“知难而退”。内地传媒利用金钱的协助,延续其追星的愿望,令事件可以继续发展,此举涉及“造新闻”,有违新闻道德,属不可接受[6]。媒体应当对此类事件进行反思:恶意炒作虽然能在短时间内提高媒体的发行量或收视率,但也使很多受众对此类媒体心生厌恶,甚至产生抵制行为。

  二、不同新闻媒介的距离适度性策略

  信息传播需要从时空、社会、心理三个层面把握适度性距离,同时不同媒介还需要采用不同的距离适度性策略。这是由于不同媒介本身具有不同的传播特点,而不同的传播特点又给受众带来了不同的距离感。

  (一)报纸媒介的距离适度性策略

  采访、写作、编辑是新闻报道生产流程中最重要的三个环节,也是报纸采取适度距离策略的主要环节。

  采访是一个人际互动的过程,需要记者“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到什么山唱什么歌”,以拉近与受众的心理与情感距离。这就要求记者,首先要与采访对象保持一种客观、公正的态度。如果记者戴着一种先入为主的“有色眼镜”,与采访对象的距离过远或过近,必然会在采访中影响与采访对象的交流,影响报道的客观性。此外,还可能导致“证实偏差”,即根据预先的期望去寻求、挑选和抽取资料来印证这种期望的心理,极大地伤害新闻报道的真实性和客观性。其次,记者要注意把握好情感距离和形象距离。记者采访有时激情澎湃,有时心灰意冷,有时紧张拘束,这些情感虽不可避免,但必须控制在合理、适度的范围之内。形象设计则需要根据采访对象的类别和特点进行,要尽可能与其协调、相应,避免引起采访对象的不配合甚至抵触情绪。

  从“文本一意义一解释”的角度来看新闻写作的传播距离时,距离就成为理解的空间,文字成为制造并协调距离的重要机制。首先,如果记者在写作中使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自然随意的风格,就能够增加新闻报道的趣味性和贴近性,使读者容易理解。例如,用讲故事的手法写新闻,新闻信息就更易被理解和记忆,这种方式也让人更放松,让人觉得更有趣。所以在读者的所有要求中,有“一个最基本的要求:给我讲一个故事,看在老天爷的份上,让它有趣一点!”“人们永远在思考哪些元素让一个故事从本质上变得有趣;如何在瞬间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如何安排情节,让故事具有持续的吸引力;以及如何让故事深深刻在人们的记忆之中。[7]”在坚持新闻客观性和真实性的基础上,适当使用“讲故事”的方法写新闻,可以让受众感到更加贴近。

  其次,要注重细节描写,为读者提供完整的“图像”。报纸在表现感性方面存在不足,缺乏“画面感”,但通过细节描写则能生动地描绘出事物的形貌,起到“借一斑略知全貌,以一目尽传精神”的作用,给读者以身临其境的感觉。但是,细节描写一定要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之上,注意“度”的问题。恰到好处的细节描写能够刻画人物、深化主题,拉近与读者的心理距离。但有时过度地细节描写也会适得其反。比如,在犯罪报道中,过度渲染犯罪细节和血腥暴力的画面,就会使读者厌恶和反感。

  第三,在新闻写作中加入“人情味”也能拉近与读者的距离。迈尔文·曼切彻说:“记者必须把事件带到活生生的生活中去。记者完成这个任务的基本方法之一就是在他的报道中加进一些人情味。记者用加进人的因素的办法,把新闻人格化和戏剧化。[8]”通过各种修辞手法、设置悬念等技巧表现人情味,代替记者生硬的叙述和刻板的说教,能够使读者感同身受,达到更好的传播效果,但其写作必须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

  第四,使用直接引语或对话,创造现场对话感。这就要求记者一方面要带着一种“对象感”,站在受众的立场讲话;另一方面要通过直接引语和人物对话为受众营造出对话场景。引语“可以引发感情,表达生动的描写,提供逸闻趣事、解释性的或独家的材料。引语可以是新闻报道或特稿的灵魂,使枯燥无味的新闻报道变得充满活力,使好的报道变得更好[9]。”尤其是直接引语的使用,能够具体生动地展现人物的内心、性格等,拉近报道与读者的情感距离。对话的运用则可以将读者与新闻中的人物紧密联系起来,便于读者接近人物的内心世界,给受众以一种人际交流的感觉,加强报道的贴近性和可读性。

  编辑中的适度距离策略主要有远近结合、软硬结合和图文结合。远近结合是指编辑在编排版面时,要注意将时空距离、社会距离和心理距离近的新闻与远的新闻相结合。就时空距离而言,一个事件发生地距离报社所在地的远近与其新闻价值的高低之间有着微妙的反比关系,事件距离报纸所在小区越远,新闻价值就越低[10]。当然,这种关系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有时,远距离的新闻也能使读者产生兴趣,空间距离远的新闻可能在社会关系和心理因素上与读者产生联系,从而缩短两者之间的媒介距离。美国金融风暴、欧元危机在空间距离上与中国读者相去甚远,但却引起了每一个普通中国人的关注。

  软硬结合是指新闻编辑工作中将“软新闻”与“硬新闻”相结合。软新闻是指人情味较浓、轻松活泼、易于引起阅读视听兴趣、能产生即时报酬效应的新闻。硬新闻是指题材较为严肃,着重于思想性、指导性和知识性的、能产生延缓报酬效应的新闻。软新闻和硬新闻给受众带来的距离感是不同的,软和硬的适度结合能起到更好的传播效果。毛泽东指出:新闻“不要太硬了,太硬了人家不爱看,可以把软和硬两个东西统一起来。文章写得通俗、亲切,由小讲到大,由近讲到远,引人入胜,这就很好……”[11]软硬结合既能诉诸感性,使读者产生阅读的兴趣,又能诉诸理性,使读者关注社会生活中的大事。

  图文结合是指新闻编辑中将文字与图片适度结合。报纸传播的理性有余、感性不足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报纸以文字符号为主,而文字的理解需要调动读者的抽象思维。报纸中的图片,尤其是新闻图片的运用,能够弥补这一缺陷。图片新闻以它特有的形象语言向读者展示它的新闻魅力,并以强烈的纪实性、鲜明的形象性、手段的灵活性、阅读的醒目性和读者的广泛性在报纸新闻报道中发挥着独特的作用。在新闻报道中恰当地使用新闻图片,既能以其形象直观性和强烈的现场感成为补充文字报道的一个工具,又可以证实文字报道的可信性。一些人际感较强的新闻图片尤其能够拉近与读者的媒介距离。

  (二)广播的适度距离策略

  广播是声音媒介,声音是广播传播的唯一手段。广播的适度距离策略主要从对广播声音的把握方面以及对广播传播中的受众反馈两方面进行。

  声音是构成广播的唯一物质材料和形式,没有声音就没有广播。声音具有各种特性,从物理特性来说,其本质是一种波动。这种声波传入耳中会使人产生不同的感觉,如响度、音调、音色等。从心理特性来说,声音需要人将其从声波转化为某种意义。同样的声音,不同的人听来,能够产生不同的心理感受。听众会与喜爱的声音拉近距离,而与讨厌的声音拉开距离。广播中的声音从结构上说主要由语言、音乐和音响三大要素组成,其中语言是广播传播信息的载体,音乐和音响是渲染气氛、提高传播效果的根据。播音员、节目主持人、记者的语言除了传递信息外,还会因其音色、音调、响度等因素使声音具有不同的情感和态度。

  语言传播者若能够调节语言与听众的适度距离,将会产生良好的传播效果。具有新中国播音风格“爱憎分明、刚柔相济、严谨生动、亲切朴实”的“播音腔”,能给听众带来一种严肃感和权威感,但也会影响与听众的心理和情感距离。而轻、柔、软、甜的生活化播音语言则在竞争中获得了某种传播优势。但主持人在广播中信口开河、随口胡诌、打情骂俏、清嗓咳嗽等一系列有失端庄的做法,已经引起听众的反感和不满。因为广播语言不同于生活化的口语,是经过加工和提炼的,既保留了生活化口语的通俗平易,又兼具了书面语的得体性、匀称性、集中性的语言。广播主持人应在节目中根据播音内容的性质和特点选用不同的播音风格,避免语言的随意性。

  音乐和音响是广播声音另外两个重要组成部分。广播的特点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但是如果在广播中艺术性地使用音乐和音响,就能营造出节目的现场感,增强内容的真实性,加强可视化效果,拉近与听众的距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曾用录音新闻的方式对我国运载火箭水下发射试验进行现场实况的报道,名为《喜看我国运载火箭水下发射成功的壮观景象》。在报道中,各种音乐和音响的利用使得广播具有了可视化效果。火箭升空的呼啸声,直升机的轰鸣声,解说员的解说声,现场高奏的国歌和人们的欢呼声聚为一体,营造了强烈的现场氛围,让听众如同身临其境。

  如果广播节目主持人善于用语言和各种方式同听众交流互动,就可以使节目富有生命力和亲和力,更加吸引人。丹尼斯·麦奎尔曾提出吸引听众、避免缺席的三种策略:一是弥散策略,采用诸如“家庭风格”和一些人们熟悉的表达方式;二是通过音效装置(如笑声、鼓掌声)或拨入电话等方式,形成想象中的真实观众;三是在广播中与听众进行模拟式人际互动,鼓励听众参与[12]。实践证明,这三种策略能有效地拉近节目与听众的距离。

  (三)电视的适度距离策略

  电视不仅可以通过听觉化的声音传播信息,还可以通过视觉化的画面传播信息。因此,电视的适度距离策略既可从声音和同观众互动方面进行设计,还应该从画面呈现上进行考量。

  电视在声音传播上与广播有着相同的结构,即语言、音乐和音响。同时电视还具有视觉传播符号,具有比广播声音更丰富的内涵,其声音传播可以分为同期声(画内音)和画外音。同期声是指在电视节目制作过程中同时录下来的声音。同期声能够完整地展示客观现实,使观众既能看到又能听到,增强电视内容的真实感和亲切感,拉近与受众的心理距离。在一些新闻节目中,画面同期声的效果非常明显。画外音是指电视节目中不是由画面中的人或物直接发出的声音,而是来自画面以外的声音。画外音的加入能够打破画面的时空限制,打破电视镜头的取景界限,充分发挥声音的创造性,将远与近、过去与将来自由连接。不仅能够使观众深入感受和理解电视画面的内在涵义,而且能通过具体生动的声音形象获得间接的视觉效果,拉近观众与电视节目的距离。

  画面是电视传播的重要载体,是电视区别于广播的主要特征。电视画面能够准确而全面地再现拍摄对象,包括其运动、色彩、立体感等,能给观众带来一种强烈的现实感。同时,电视画面表现的一般都是正在进行中的场景,又能始终给观众一种正在发生的现场感。这种现实感和现场感能够有效拉近电视与观众的距离,产生以如见其人、如临其境的真实感。此外,电视画面中播出场景的布置和演播室座位的设置也能产生不同的距离感。背景墙是由蓝色、紫色、红色、橘黄色拼接而成的,能营造出轻松活泼、富有朝气的氛围。主持人座位较远较高则体现出一种权威感、庄重感,而作为较近较低则体现出亲和力、轻松感。

  与广播相似,电视在传播过程中也非常注重观众的反馈。为了拉近与电视节前观众的距离,弥补电视传播中受众的“缺席”,许多电视节目都在节目中加入现场观众。现场观众在节目的制作中不仅是观看者,更是参与者。选秀节目中经常使用的“大众评审团”其实就是调动观众一种深度参与的方法,而调动现场观众参与的最终目的是使电视机前的观众产生共鸣,拉近距离。电视机前的观众通常利用热线电话、手机短信和网络留言等方式与电视节目互动。同场外观众互动,不只是距离的贴近和收视率的提高,更是一种“生财之道”。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浙江卫视的《中国好声音》节目就既引起了整个中国社会对节目的关注,加深了观众与节目的联系,又带来了丰厚的收入。

  总之,不同媒介具有不同的传播特性,并由此带来不同的媒介距离感。媒介距离在大众传播中可以说是一种客观存在,没有距离就没有传播。大众媒介需要做的是把握适度的媒介距离,以达到良好的传播效果。当然,除了考虑媒介的类型,传播者需要根据具体的媒介类型、传播情境和目标受众使用不同的适度距离策略。

  (作者简介:邵培仁,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所长;杨丽萍,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传播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参考文献:

  [1] 叔本华.韦启昌译.叔本华美学随笔[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

  [2] 朱光潜.文艺心理学[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

  [3] 华盛顿邮报关闭全美分部 专注本地无力覆盖全球[OL].中国网,2009-11-25.

  [4] (加)埃里克·麦克卢汉,弗兰克·秦格龙著.何道宽译.麦克卢汉精粹[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0.

  [5] 郑兴东等著.报纸编辑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2.

  [6] “杨丽娟事件”发展至今 传媒要负一定责任[OL].中国新闻网,2007-04-06.

  [7] (美)威廉·E.布隆代尔.徐扬译《华尔街日报》如何讲故事的[M].北京:华夏出版社,2006.

  [8] (美)迈尔文·曼切彻著.艾丰等译.新闻报道与写作[M].北京:广播出版社,1981.

  [9] (美)布鲁斯·伊图尔,道格拉斯·安德森.贾陆依,华建昌译.当代媒体新闻写作与报道[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

  [10] 郭中实,杜耀明,黄煜,陈芳怡.距离的新闻涵义:香港报纸不同地域报导之比较[J].新闻学研究,2010(104).

  [11] 毛泽东.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J].北京:新华出版社,1983.

  (英)丹尼斯·麦奎尔.刘燕南等译,受众分析[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