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县市报评论版的创新操作路径

2012-10-18 13:26:56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县市报是“最基层”的报纸,评论遭遇尴尬,如果只是追随热点,那就不够贴近本地读者;如果就本地题材做评论,即使是褒扬,也会有人质问“为何表扬他们而不是我们”。如何破局?

  文/甘 恬 朱永红 王冬敏

  虽然业界普遍认为,从新闻品种角度观察,纸媒在新媒体时代的竞争优势,在于深度报道和高质量的评论。但在操作实务中,在市场化媒体中已成为重点标配产品的评论,却在县市报寥寥无几。

  近年来,浙江的《乐清日报》《瑞安日报》,湖南的《浏阳日报》都创办了评论版。观察这三张报纸的评论版,我们可以发现县市报评论版的共性与特性。

  地位:改版的新式武器

  2006年前的《浏阳日报》与其他报纸差不多,大概每周可以看到一篇评论,发在某个角落里。2007年,随着报纸竞争加剧,报纸酝酿改版,在借鉴《南方都市报》的社论版后,推出每周两期的评论版。编辑就是评论员,负责撰写当日头条评论,相当于本报评论员文章,或者南都社论。

  2010年,《浏阳日报》新一轮改版中,时评版改为每日出版,但其操作套路并未改变,版序仍位于16版中的第6版。

  浏阳市政协主席也亲自组织人马撰写系列评论。对于时评版面有时候靠后,他们还提出批评,认为代表党委发声应发在突出位置。可见当地政府对评论版之看重。

  《乐清日报》借改版之机,于2011年3月在第二版推出评论版,每周视情出版3—5期,基本可视作每日出版。

  2012年4月18日,《瑞安日报》借改版之机,在第2版推出“有话说”时事评论版。

  可见,在改版大潮中,相对其他版面的重新定位、梳理与深化,创办评论版的作用和价值正在进一步被确认。

  题材:本土化与追热点

  鉴于评论的特殊性,很多媒体在开办评论版上顾虑重重。包括在县市报中开设最早的《浏阳日报》,也是将之放在第6版,而通常的第2版。而在具体操作中,评论版往往与国际国内时事版统筹管理,也就是说,在不少市场化媒体,评论版是非本地时事新闻版的组成部分。其题材基本上是外埠新闻追随热点。这样做的好处是,议论尺度可以稍微开放些。这样的办法固然风险较小,但也有脱离本地读者、与异地报纸千报一面的问题。

  《浏阳日报》与《乐清日报》评论版的演变,正好说明了县市报在这方面与其他市场化媒体的异同。

  《浏阳日报》评论版在版序上往后靠,但在题材上,全部立足本地新闻,本土化特点非常突出,基本上不用外地新闻题材,而且尽量用本土作者的稿子,培养本土写手。这个做法一直保持到现在。

  观察这个评论版,其评论水平确实难以算得上高标准。其选题常显琐屑,评论浮在表态而非分析层面。但由于其本地化程度较高,读者认可度一直较高。

  反观《乐清日报》,一开始也是追随外埠热点,约请的作者大多来自于《南方都市报》评论作者。其栏目设置、文风等方面,全面学习《南方都市报》《新京报》评论版的路数。但这个定位一直饱受批评,认为本地评论必须加强,否则就不能体现出一张地方区域性媒体的价值。

  但本地题材,不仅难以开展批评,既然是表扬,也往往有人找上门来质问“为何表扬他们而不表扬我们”。在经历了前期的畏惧、读者和领导慢慢接受了评论版以批评为主的评论风格后,《乐清日报》逐渐增加本地题材评论比重。从2011年7月始,本地评论比重提高,几乎每期都有。到8月份时,共发评论稿件55篇,本地评论有17篇,接近总量三分之一。这个比例一直保持到现在,普遍认为比较适宜。

  而《瑞安日报》评论版创刊后,一直在执行追随外埠热点的策略。鲜有代表本报观点的评论,作者基本上都是省内的时评人。也许从策略考虑,一段时期内的朝外看,仍然是必需的。

  平台:有容乃大 政论优先

  从内容上看,《浏阳日报》评论版基本以社会题材为主,这是所有读者均可以发言的领域。而《乐清日报》除社会题材,更多地开拓了经济领域的评论。尤其是在2011年经济危机中,约请了本地党校专家、经济管理部门领导、著名民营企业家,为“经济走笔”栏目供稿。这个栏目甚至一度成为市委书记要求相关领导专门供稿的栏目,以求对经济形势的分析和指导,能够与市委决策保持一致。

  一年后,《乐清日报》对其评论版做了更清晰的说明:关注民生、经济,提供观点平台。本地评论与外地评论兼顾,敢言而不偏执,允当而不中庸;理性而不乏激情,犀利而不失有趣。精英视角与底层视角“对视”,不说官话、大话、套话、空话。甚至,《乐清日报》评论版还开出“众论”栏目,选取不同作者对同一事件不同甚至相反的观点同时刊登,以公正姿态平衡评论中可能出现的偏颇,其打造言论平台的意图相当明显。

  《浏阳日报》与《乐清日报》最大的共通点也是与其他市场化媒体最大的不同点,是其代表市委发声的功能。《浏阳日报》评论版的头条栏目为“浏河时评”,类似于《乐清日报》评论版的“乐清观察”。

  由于县市报为当地惟一综合性日报的特点,县市报无法像大城市的市场化媒体那样,避开当地重大话题,专评异地时事,而将本地重大议题交与党报,以形成错位和互补。因此,县市报评论版必须兼具市场化媒体的灵活与大胆,又要具有地方党报的厚重与稳妥。

  此外,《乐清日报》还设立了一个“论政”的栏目,发表领导干部个人有关行政心得等方面的文章,迄今已有市委常委、副市长在此发文论述自己的施政观点。此类文章尽管操作较难,但以其重要性,仍为读者和媒体所看重。而这一点,正是县市报相较于其他市场化媒体所不具备的优势。正因如此,《浏阳日报》甚至在评论版展开舆论监督,对一些具体事件进行批评,深得读者之心。

  作者:本土发现与培养

  毋庸讳言,基层媒体的劣势是高质量的本地作者较少,但好处是接地气,很容易引发共鸣。

  本土化的评论,必然要求大量本地作者。但在这方面,《浏阳日报》坦承没有做起来。这也是可以预料的。《乐清日报》的本地作者,也局限于党校、行政机关领导和传媒人中,民间的作者极难发掘。本地评论作者中,有党校校长和讲师,组织部副部长和科长,两位局长,统战部科长、企业家、审计人员,汽车经销商。

  但在“140字”这个微评论栏目中,本土作者充分找到了用武之地。这本来是一个选取当日国内最热话题的名人评论的栏目,从2012年5月份开始,编辑点题、本地作者通过微博评论,成功本土化。甚至,编辑组织一批本地作者,由他们轮流担任这个栏目主持人,当天的话题选择、作者安排、讨论进程的控制,均由主持人进行,编辑只负责后期审稿。通过这种方式,一些本地作者逐渐找到评论的感觉,开始独立成篇。此外,一些名家推荐的学生,成长性非常好。其中一名学生作者,现已成为国内评论界新秀。

  不过,正如上文所说,县市报评论作者队伍中,地方党政领导是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不论他们的影响力、个人能力、对地方内情的熟悉程度,抑或评论的高度等方面,他们的加盟都对报纸的高端化产生良好的影响。评论版在所有的板块中属于高端产品,完全可以发挥官民互动的功能。

  全媒体:开发纵深产品

  在全媒体中,也许评论是最难报网融合的,但《南方都市报》评论版推出视频评论后,同一产品多次呈现、多次开发利用,评论似乎也能找到路径。

  《浏阳日报》则通过报社主办的浏阳网,报网互动,开设了一个“网言网语”栏目,专门刊发网友网评。

  此外,为避免读者觉得时评形式和内容太古板,《浏阳日报》还新开了一个“周末版”,刊发杂文和小品文之类,力求语言更轻松一些。

  《乐清日报》则通过评论版的官方微博,将评论文章的影响力延伸到微博上。通过微博互动,一方面扩散文章,另一方面接受对文章的批评和评论,形成作者、读者和编者在微博平台上的良性互动。

  甚至,《乐清日报》评论版还通过官方微博,时刻关注本地党政官员个人微博,与他们保持日常沟通。一旦有合适题材,同时分享信息和观点,即向其约稿,完成评论任务。

  从这些探索来看,县市报的评论版,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独特优势,办好并向纵深发展。(作者单位:浙江日报报业集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