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媒介生态学视阈下的方言类电视节目传播

2012-10-17 11:13:24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摘 要:方言传播作为媒介生态系统的一部分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而目前方言节目呈过剩状况,且很多节目质量低下,导致媒介系统处在一个不正常的状态。用媒介生态学的角度对其进行重新的定位与思考,这样更有利于媒介环境的纯洁,有利于方言节目的传播。媒介生态系统是社会生态系统中的一个子系统,具有社会性。因此,要充分发挥媒介生态系统的潜力,强化适度调控媒介生态变化趋势的能力,坚持媒介生态学的适度调控原则,遵循可持续发展原则,使方言传播沿着平衡、有序、和谐、良性循环的轨道前进。

  关键词:媒介生态学;方言传播;独占性;不可复制性

  一、媒介生态学概述

  1866年,德国动物学家恩斯特·海克尔(Ernst Haeckel)率先提出“生态学”一词,并将其定义为“生态学是研究生物与其环境相互关系的科学。”而媒介生态学是新兴的边缘学科,是媒介学与生态学交叉的产物,同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相互交叉、相互融合,也可以说是从生态学的角度对媒介学和传播学问题重新审视、重新认识的结果。E·拉兹洛认为,人类史上只出现过“两次真正的革命”,一次是农业革命,一次是工业革命,在即将来临的人类生态学时代里生态革命将是“第三次真正的革命。

  所谓媒介生态学(media ecology),“是指用生态学的观点和方法来探索和揭示人与媒介、社会、自然四者之间的相互关系及其发展变化的本质和规律的科学。作为一门新兴的独立学科、媒介生态学是人类在处理“人——媒介——社会——自然系统”相互关系的生态智慧的结晶。它既反映了人类对媒介生态现象的媒介生态规律的漫长认识过程,也反映了人类对媒介生态经验和媒介生态知识的逐步积累和系统构建。换句话说,媒介生态学的诞生是一个长时间的缓慢的渐进式的转向过程,即逐步由生物生态转向社会生态、由社会生态转向传播环境、由传播环境转向媒介生态、由单一研究转向综合研究、由依附关系转向地位独立的过程。[1]”

  媒介生态学将从事物的普遍联系中,从媒介生态的内部,各种媒介生态因子之间的相互关系以及与外在的联系中探索和揭示媒介生态发展与变化的本质和规律作为自己研究的宗旨。媒介生态学研究的内容包括媒介生态的活动现象、关系现象、规范现象,人际媒介生态、大众媒介生态、组织媒介生态、媒介生态系统、媒介生态环境、信息传者生态等多项内容。并坚持良性循环原则、差异多样原则、整体优化原则、平衡和谐原则、互动共进原则、适度调控原则。实行质化研究与量化研究结合,宏观研究与微观研究相结合的研究方法。其研究对象具有普遍性、广泛性、确定性和特殊性。

  二、媒介生态学对媒介生态因子的要求

  媒介生态就是指其系统所包括的环境因素(媒介关联互动与政治、经济等外部环境因素达到一种相对平衡的结构状态)和媒介生态因子(媒介之间、媒介各构成要素之间相对平衡的结构状态)两方面都要达到的一种相对平衡、和谐的结构状态。而目前方言类电视节目无序、疯狂的发展,没能遵循这一规律,使媒介生态系统出现了不均衡,不健康的发展趋势。

  (一)对信息传者生态的要求

  作为信息传者的主持人是节目个性的核心,对节目、栏目乃至所在媒体的重要作用显而易见的,一个著名的主持人甚至就是一家媒体或一档栏目的标志,对提升其社会声誉和传播效果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在方言主持人的选拔上,不要拘泥于普通话的字正腔圆,而要求所选拔的主持人必须熟练的掌握本地域的方言,深知每句方言的特定意义。美国著名新闻顾问艾尔·普里莫认为,“如果把构成一档新闻节目获得成功的因素考虑进去,并且给每一个因素增加一些分量,构成10个因素的话,那么主持人会占据其中8个因素,其他诸因素的总和只占2个。[2]”“节目主持人是电视台的人格化的一个特征,各电视台会越来越借助那些主持人的面孔、主持人的语言和主持人的视角,来确立这个媒体在观众中的某种权威度,从而来提高它在传播市场中的广告份额。在这个传播时代,随着人际传播分量的加重,主持人的位置将越来越重要。[3]”而部分方言节目主持人语言素养存在的问题可圈可点,主要表现为:1.语言风格脱雅趋俗。方言是地域语言文化的结晶,有浓厚的地域文化烙印。同时方言口语中也含有比较粗俗的成分,方言节目主持人没能把这种粗俗的方言在传播中除去。所以,对于媒介传播来讲,粗俗的语言成分与媒介传播中的引导与审美功能是相违背的。2.理论、政策认识不足。由于方言节目主持人不能理解方言的语言文化价值,认为方言节目是节目娱乐化的一种策略,结果在主持时表现为语言腔调杂糅、发音不清、信息不准等。存在这些问题的原因在于,首先,方言节目主持人对方言的不够了解,在主持时表现出一种随心所欲的表达现象。由于方言的滥用,严重影响了节目内容的传递;其次,方言节目主持人的错误认识。认为方言主持就可以不注重语言表达技巧,取而代之的是放肆的言语表达,随意的口语表述,直接影响了信息的真实性、准确性。这种传播思想和表现方法直接导致方言节目质量下滑,不仅毁坏了主持人的媒体形象,更毁坏大众传播的公信力,影响媒体的权威性。媒介生态学要求传者语音、词汇、语法等要规范。因为只有做到规范方言区的人们才能听懂主持人所说的内容;主持时要用口语,口语具有亲切自然、简洁明快、通俗平易、更加生活化的优点。需要注意的是,口语不是生活中所使用的,而是根据广播电视语言的要求对口语进行提炼加工,它具有较强逻辑性、优美、流畅等特点;要亲切交流,言之有物、心中有情。主持语言是生活化的语言,但又不是纯生活语言,让人听起来朗朗上口、顺畅、自然、富有交流感。方言节目的主持人要培养自己的语言个性,或儒雅大气、或机智诙谐、或活泼清纯、或稳重老练。总之,只有异彩纷呈、彰显个性,才能满足受众的需求。

  (二)对信息生态的要求

  信息是借助具体的节目形式来传播的,具有依附性。方言信息的传播是借助具体的方言节目完成的。方言节目具有强烈的地域色彩,主要表现为其文化特色和品牌个性的独占性和不可复制性。方言传播信息的形式是多样的,如方言新闻、方言电影、方言电视剧、方言娱乐节目、方言广告等。

  一档好的节目,生存周期为3年,但超过3年的知名节目却比比皆是,究其原因,是和其高品质的内容分不开的。方言节目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取得很不错的收视成绩,与其新颖的语言形式有关。但随着观众对方言新奇感的慢慢变淡,在对节目选择上会回归到节目的品质上来,因此地域节目不能把宝全部押在方言上,以方言作为惟一的制胜法宝。要重新审视节目主持角色化、栏目包装个性化、语言表达趣味化等元素。节目内容到任何时候都是第一位的,好的形式只是起到锦上添花的效果,所以,目前方言节目的形式必须要服务于内容,坚持“内容为王”。当内容失去一定的价值意义而无法引起人们兴趣时,形式就成为无意义的表达。电视媒介可以运用方言传播方式,但这种方式不是一劳永逸的,它也有自身的局限性。方言是本土化的文化,只适合在一定的地域环境中发展,然而现在的媒介是具有全国性的,要走向全球,到外界去寻找发展的空间。因此,我们的媒介在走向外部市场的过程中,就不适合采用这种方言的传播方式。语言是外在表现,内容是本质所在,好的内容才是节目存在的生命线。方言节目要得到持续、健康的发展,最重要的还是对节目内容的精心选择,同时在节目形式上力求新颖独特、内涵上深入挖掘、整体包装要显示个性与亲和力,当前我国方言电视节目在内容选择上可拓宽报道题材。提起方言电视节目,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新闻节目。它所传播的信息内容要有新闻性。因此,节目决策者和节目制作人更要严格把关,在兼顾新闻性的前提下,所传播的内容要积极向上,向观众传递正确的、正面的信息。当前方言电视新闻节目的报道内容琐碎,题材较为狭窄、为了迎合观众的猎奇心理,节目制作者在新闻内容的选择上,多是生活资讯,对于公共事务涉及不多,而时政性新闻甚至几乎没有。节目制作者不妨跳出这一选题桎梏,拓宽报道题材,不仅关心百姓身边的小事,也关心国际民生的大事。如果这样,节目的内容就会变得丰富而有价值。其次,方言节目在片头、字幕标板、标题制作、字体字号、片尾等方面都要颇具本地特色。总之,所有的包装都是为了使节目更为本土化。

  (三)对受众生态的定位

  “‘定位’一词借鉴了广告学的专用术语Positioning,最早出现在1969年6月出版的《Industrial Marketing》杂志上,其含义是确定商品在市场中的位置。也就是说,定位是指从为数众多的商品概念之中,发现或形成有竞争力、差别化的商品特质及重要因素。[4]”任何一种方言都有地域性,这就决定其不适合在全国传播。方言节目要时刻铭记,只有本土化的内容,地方台的民生新闻节目、民生谈话节目或市井趣味系列短片等节目形式才合适自己的发展。这就要求方言节目要定位准确,注意“度”的把握。对受众生态的定位准确要做到以下几点:首先,节目内容定位要准确。方言是特殊的地域文化符号,其传递的内容不仅有人间的亲情、友情、爱情,还应包括城市人、乡下人的共同心声。但目前各地方电视台所作的方言节目中,其主角基本上都是城市市民,是一些城市市民身边发生的“老百姓自己的故事”。如河南电视台公共频道的《中州夜潭》、重庆卫视的《生活麻辣烫》、武汉电视台的《江城一家亲》就是分别以郑州、重庆、武汉作为故事发生地的。而对于在边远的乡村农民来说,他们虽是本方言区的受众,但对本地区方言节目的内容而言,对于时尚的主角,华丽的大厦,他们仅仅是个看客,而没有参与的机会。这样就会导致边远乡村人有受排斥的感觉,觉得自己被冷落。因此方言节目在选题时,一定要顾及到大部分人的需要,而不能一味的追求“城市化”。其次,节目类型定位要准确。中央台的节目代表一个国家的形象,其担负着推广普通话的重任,必须使用普通话。地方台的主流节目,如地方《新闻联播》,代表本地政府的形象,起着社会规范和舆论导向的示范作用,同时也担负着推广普通话的重任,所以不适合用方言。地方台的娱乐节目、生活节目、资讯节目及谈话节目等,因其不是地方主流媒体,为了收视率的需要,则可以使用方言。因此,适当地使用方言既有利于地域文化的传承,也有利于传播的效果,同时也不至于从主流上冲击普通话的推广工作。再次,节目风格定位要准确。方言节目的取材内容、方言节目的受众群体以及方言节目的类型定位,都要求方言节目要走平民化、大众化的道路,要以百姓的日常生活为主要话题。方言电视节目不仅要反映平常百姓的喜怒哀乐,同时还要反映老百姓的观点,尤其是电视中的评论一定要反映老百姓的真实心声,一定要贴近生活、贴近实际、贴近观众。这样才能在语言形式和思想内容上得到观众认同,使节目真正变成“讲述老百姓自己的事情”。如果用方言来谈论重大的、正式的事情就会显得不和谐。方言有自己独特的魅力,方言电视节目有自己存在的理由和空间,但一定要定位准确,才能得到较好的发展,起到应有的作用。

  三、媒介生态学对媒介生态环境因素的要求

  媒介生态环境是媒介生态系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要求媒介关联互动与政治、经济等外部环境因素达到一种相对平衡的结构状态。

  (一)与国家推行普通话的关系

  推广普通话,即推广民族共同语,是为了消除方言之间的隔阂,而不是禁止和消灭方言。方言是不能用人为的力量消灭的,它只能随着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的发展而逐步缩小自己的作用,最后趋向灭亡。地域方言差别的缩小和消失是一个长期而复杂的过程。在我国,普通话为全民族服务,方言为一个地区的人们服务的情况,还会继续一个相当长的时期。英、法、美等国家,共同语的推广比较早,地区间的方言差异消磨了不少,但至今还存在一些差别。即使在语言高度统一的社会里,各个地区总还会保留一些旧方言的痕迹,同时又产生适合本地区特别需要的语言创新。所以差别总会存在,不过那是些小的差别,甚至够不上称为不同的方言。

  1982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19条规定: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根据形势的要求和工作的进程,国家语委将新时期的推广普通话工作的方针调整为“大力推行,积极普及,逐步提高”。2000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3条规定:国家推广普通话,推行规范汉字。第9条规定:国家机关以普通话和规范汉字为公务用语用字。1997年12月23日至26日,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全国语言文字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明确了跨世纪语言文字工作的主要任务:1.坚持普通话的法定地位,大力推广普通话;2.坚持汉字简化的方向,努力推进全社会用字规范化;3.继续推行《汉语拼音方案》,扩大使用范围。

  (二)方言节目传播的地域局限性

  方言传播的局限性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地域性,二是局限性。方言的地域性决定了方言传播的局限性,方言类电视节目广泛传播最主要的障碍是语言障碍。据研究者分析,方言节目活跃的地区大都文化厚重、经济发达、自然地理条件优越、生活悠闲而富足。方言节目在客观上设置了语言障碍,形成了语言霸权,不仅不能很好的保护地方文化,反而因语言障碍的原因,最终导致了地方文化的禁锢。首先,方言特色导致观众选择节目受限。方言电视节目的本土化定位,就决定了它所选择的受众群是本土的观众,只有那些了解本土方言和文化的受众,才能对此类电视节目产生一定的兴趣。如果超出本土的范围,就不可能为更多的受众所接受,也就阻碍了方言电视节目的进一步发展。同时,在本地范围内,使用本地方言的人会有一种心理上的优越感,而电视的这种方言的节目形式又使其拥有了更多的优越感;而使用另外一种语言的人群则会感受到语言上的歧视,也就阻碍了本地文化的进步与发展。其次,方言电视节目所拥有的观众群体年龄段上的不均衡性。尽管现在的方言电视节目多数都具有较高的节目收视率,但其本身所拥有的受众也是有一定选择性的,并非所有的本地观众都会成为节目的基本观众群。方言电视节目的基本受众大都为该地区对此类方言怀有深厚感情的中老年人,而在未来的方言电视节目的发展方向上,还是很难指明一个确切的方向的。如何增强方言电视节目对青年人的吸引力,培养青年人的观赏习惯,获得更多的青年观众收视群体,也是方言类电视节目要保持其生命力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再次,大多数的方言电视节目忽视了农民受众群。现在所出现的大部分方言电视节目内容是以城市生活为背景,反映的是城市平民甚至是一些小资群体的生活内容,在具体的表现形式上采用的也是一些专业演员或者由城市人进行本色表演,这样就把大部分的农民观众排挤在外,势必让他们会感受到冷落,这样即使方言电视节目用再纯正的方言播出,也根本没办法让农民产生心理上的认同感,反而会引起农民对这种节目的反感情绪。

  四、结 语

  方言电视节目遍地开花,部分方言节目内容低俗现象明显。某些方言中的某些俚语、俗称、习惯语夹杂着一些低俗、消极的词汇和粗话,难以融入主流文化,对青少年的语言运用也产生不良的影响。在我们这样一个地域广阔的国家,方言是客观存在的,是民族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方言作为一种语言表达方式,表现的是一种更加区域化的文化,这种文化往往是被区域范围内的普通民众普遍接受的文化,民众对本地区的方言有着强烈的认同感。普通话作为现代民族共同语,在社会中是一种优势语言,其推广的目的是为了使人们更好的交流。而方言的独特魅力是普通话所无法代替的。方言节目备受亲睐的原因有:第一,受众需求是方言电视节目兴起的重要原因。在方言电视节目和普通电视节目内容相同的情况下,方言区的受众更倾向于收看本方言的电视节目。这是市民优越感、对自己家园自信感的表现。第二,方言节目本身属性决定的。为了适应节目的发展需要,电视文化正经历着从精英文化逐步变成贴近大众的通俗文化。轻松随意的方言更有利于营造电视节目宽松融洽的气氛。作为自然语言的方言,除了它能在一定地域实现交际功能,还有其更深层的文化功能,它是地域文化与情感沟通的密码。第三,方言节目形式新颖。方言以明显区别于普通话的语言表达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受众求新求异的心理。第四,方言是地域文化的最佳载体。方言作为一种地域文化的载体,它承载着一部分传统文化,从某种意义上说方言为人们提供了一种精神上的安全感和归属感,特别能够引发情感和文化的微妙共振,它蕴含着丰富的文化,不同地域的方言就是这个地方文化的一种表征。方言和地方文化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没有方言,一些颇具特色的地域文化元素将无法表达。

  综上所述,方言类电视节目的兴起和不断成长,在当前的大众传媒中是一个客观实在,它有自身的发展空间。对这样的新兴事物,我们不能一味地用标准来压制,也不能只重视其经济效益,而是要看清利弊,从媒介生态学的角度对其合理引导。数量上不宜过多,质量上要严格把关,坚决杜绝愚昧低俗内容的传播,使方言类电视节目始终保持地方优秀文化传播者的形象。要承认方言电视节目存的合理性,而不能人为地限制或破坏它;要积极、努力地引导它向更良性的方向发展,使其成为电视节目中的一颗明珠。

  作者简介:黄杰,男,许昌学院文学院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教师,硕士,主要从事语言传播研究。

  参考文献:

  [1] 邵培仁.媒介生态学:媒介作为绿色生态的研究[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8.

  [2] 徐德仁,施天权.时代的明星:漫谈电视节目主持人[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90.

  [3] 于丹.人际传播时代电视节目主持人的功能决策[J].主持人, 2001(9).

  [4] 石长顺.电视栏目解析[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