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东衢:四问“模式化”矿难事故图片报道

2012-10-15 10:09:46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四问“模式化”矿难事故图片报道—— 一名摄影记者的拍摄思考

  纵览近3年的矿难图片,我发现所有的事故画面、救援场景都如此相似,不断重复。遮住图片说明,图片难以区分。这就是煤矿事故报道的全部?我们忽视了什么?如何打破套路,富有人情味地报道这一为社会贡献血汗的群体?

  7月25日和26日,贵州省黔西南州普安县楼下镇安利来煤矿连续发生两次冒顶事故,先后造成5名矿工和53名救援人员被困。7月26日,53名被困救援人员被救出;7月29日,剩余的5名矿工全部获救。

  在持续多天的报道中,我选择多种不同的方式、内容来进行拍摄。其中,图片故事《写“生死簿”的人》由于选取角度新颖,有创新,读者反映效果很好。然而,这组反响良好的图片故事却差点被我忽视。在反思并梳理的过程中,“矿难报道形成了哪些固有模式?”“煤矿事故报道中我们忽视了什么?”“为什么矿难报道易雷同?”“如何挖掘煤矿事故中的“小人物”?”几个问题凸现出来。

  煤矿事故报道有哪些固有“模式”?

  我经常接触矿难报道,开始懵懵懂懂跑煤矿事故,到后来慢慢熟悉各种煤矿事故,再到后来能够区分冒顶、透水、瓦斯突出等不同矿难的细微区别。最后,甚至因多次参加事故现场指挥救援会议,已渐渐能判断怎么救援、需要多久时间救援、井下人员能否生还等情况。

  对一些摄影记者来说,恰恰是因为这种“熟悉”,拍摄煤矿事故已经形成“套路三步曲”。其内容上大致分为:1、拍摄事故井口的环境。2、拍摄事故现场忙碌的救援人员。3、拍摄指挥救援的情况。其步骤上大致分为:1、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后,拍摄事故井口及周边情况,抢发出第一组稿件。2、救援有阶段性成果后,拍摄各路救援人员的救援情况。3、救援结束时,拍摄生还者救出井口的场景。

  通常情况下,记者在抢发出第一组图片之后,基本要在煤矿现场坚守几天,这几天会拍摄大量重复镜头。由于要时时盯紧事故救援的进展,这样的拍摄一般都以一整天为时间刻度进行,有时难免有些疲惫,慢慢地形成了“套路化”。

  煤矿事故报道中我们忽视了什么?

  在不断突破套路的过程中,我的关注点逐渐从关注矿难事故现场本身,转向了关注事故背后最容易忽视的普通人、小人物身上。而在矿难中,这些“小人物”,正是最不应该忽视、最富有人情味的新闻主体。

  以7月26日发生在贵州普安的这次煤矿事故报道为例。26日晚,我到达现场并抢发出第一组稿件后,就在事故井口开始了漫长的等待。我开始琢磨如何挖掘出矿工的生活拍成图片故事?

  此后的三天内,因长时间在井口值班室内等待,我和矿井“检身员”的交流最多。“检身员”是坐在矿井口登记出入井名单的工作人员。“检身员”在以往的煤矿事故报道中很少被关注。因为他们是“小人物”,躲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做着最不起眼的工作。

  在与检身员桂镜华的交谈中,他告诉我,这个工作像是“阎罗王”交给他的,下去一个人写一个名字(图一),上来一个人又划个勾,如果下去的名字一直没划勾,这个人就被阎罗王“收走了”。

  正是这句话提醒了我,矿井现场几乎所有的环节都拍到了,恰恰是这个做最细微、最不起眼工作的检身员从来没有拍过。而这段对话也提醒我,这不就是在矿井口写“生死簿”的人吗?这如果拍摄成图片故事,该是多么的有吸引力啊。

  如何挖掘煤矿事故中的“小人物”?

  如何挖掘事故现场的可供拍摄的“小人物”?其标准是所拍主体要有新闻价值。就煤矿检身员老桂来说,他具有以下几点新闻价值:一、检身员是矿井中最不起眼的工作,也是最重要的工作之一,除了进行安全检查,还要仔细登记出入井名单,一旦发生事故,被困人员身份的第一手资料就从此处来。而这个职业极少被报道,对于受众来说,具有新鲜感。二、检身员所写的名字,对于外界来说可能只是名字和数字。但每个名字背后的鲜活生命,检身员却有着感性的理解。每一个检身员写了无数遍的名字背后,都带有检身员深深的个人情感。这让事故中的被“常态化”的数字和名字变得有意义。三、第一次冒顶事故发生时,检身员老桂是事件亲历者,从这个角度来说,老桂本来就是新闻人物,有足够的新闻价值进行报道。

  因此,我用一整天以检身员老桂为主角进行拍摄,记录了老桂的全部工作状态。由于老桂工作的环境较为单一(只在值班室内)、工作较为简单(检身、登记),这组图片的拍摄并不好处理(图二)。为弥补单一的拍摄环境,我采取拉长拍摄时间跨度的办法来应对。组图反映了不同时间点上,检身员老桂的期盼与坚持:老桂与救援人员一起仔细登记下井人员名单(图三)、老桂拿起电话的焦急表情、老桂吃饭时仍向窗外张望的牵挂(图四)……以老桂对井下被困工友的期盼作为主线进行拍摄,使整个图片故事富有人情味。

  冰冷的事故数字能触动人心吗?

  可以这样说:每一次煤矿事故的伤亡数字背后是有血有肉的矿工们,每个数字背后都有一个的家庭,每个家庭中都有着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只拍到数字,看不到数字背后的“小人物”及他们的家庭,这样的报道是冷漠的。这样冷漠的新闻图片,传递的只是简单的、重复的事故信息,而缺少深层次的情感信息,这便是煤矿事故越拍越疲惫、越拍采用率越低的症结所在。

  《写“生死簿”的人》组照被《新华每日电讯》《环球人物》、人民网、搜狐网、凤凰网等上百家网络媒体采用,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虽然这组图片画面仍不够充分,场景较为单一,但是由于注意到了事件背后长期被忽视的“小人物”,刊发后仍取得了不错的社会效果。

  而此次报道的成功也解决了拍摄之前的疑问:在煤矿事故中,拍摄那些做最普通工作的人能否讲出一个触动心灵的图片故事?答案是肯定的。在新闻事件之中,他们是新闻的亲历者,他们所做的工作也被赋予不同的意义。而且,以极小角度报道小人物在新闻事件中的生活,可以让受众看到事故数字背后那些活生生的人,才能引起观看者心中的强烈共鸣。

  当新闻事件扑面而来的时候,我们能否独具慧眼,及时发现和找到新闻事件背后往往被忽视的小人物的故事?这是拍摄煤矿事故记者尚需解决的问题。(作者是新华社贵州分社摄影记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