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探讨学雷锋报道更丰富的视角

2012-08-24 10:37:18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探讨学雷锋报道更丰富的视角 ——典型人物报道的传播效果分析

  以道德标杆看雷锋固然重要,而以人之本性的眼光看雷锋,提倡学雷锋从小事做起、从善念做起、从身边点滴做起的报道思路,同样有利于雷锋精神的传承与发扬。本文以多家媒体的有关报道为例,进行典型人物报道的贴近性分析。

  文/张 倩

  今年的学雷锋报道是50年来的又一高峰,一个突出特点和创新是结合时代背景深入挖掘雷锋精神的内涵,强调英雄楷模与普通人、与当前社会的贴近性,将偶像人物人性化表达。

  一、强调雷锋精神贴近当下时代需求

  今年的学雷锋报道有着特殊的政治背景和时代诉求: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要深入开展学雷锋活动,采取措施推动学习活动常态化。开展学雷锋活动,成为扎实推进思想道德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不断深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宣传教育的重要抓手。

  事实上,典型人物报道是反映人物社会活动、社会价值的过程,宣传一个典型人物,必须明确其社会价值,首先是其道德价值。

  1 .回归道德坚守

  近年来相继发生的“有害奶粉”“问题疫苗”“瘦肉精”“地沟油”等事件足以表明,诚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中新社述评《雷锋精神的失落与回归》认为,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倡导雷锋精神的回归,更能激发全社会的共鸣与共识。雷锋或许会被有些人解构与嘲讽,但这个名字所承载的精神内核却不会过时。因为扶贫济困、善待他人的价值观,在任何时代都应该是最基本的道德坚守,是维系一个社会公序良俗的精神纽带。

  2 .回应道德缺失

  当前社会存在的一些道德失范现象一度冲击着人们心中固有的道德良知,引发社会对失德的焦虑。雷锋最大的特征莫过于扶危助困,这与当今社会诉求高度统一。

  《新京报》2月28日刊发评论《新的时代仍然需要“雷锋”》,文章指出,雷锋精神是当代中国社会价值重新塑造的需求,如果没有道德坚守,我们可能遭遇更多的不敢伸手或者不愿伸手,人们学雷锋是因为需要一种更加真实的道德回归。雷锋作为一个偶像或许在远去,但作为一种精神还将长存。

  二、让雷锋的情感贴近普通人的情感

  以往不少报道把雷锋当成圣洁的道德偶像,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公而无私、舍身忘我等人物特征使相当数量的人因其过于崇高而觉得难以学习。如何让当代人理解雷锋的行为,从人的本性与情感说起,未尝不是一种有益的尝试。

  1.“快乐”是楷模和普通人的契合点。一些学雷锋报道为强调品德高尚,不惜渲染悲情,以沉重衬托高大,往往忽略雷锋“送人玫瑰手留余香”的快乐,而快乐才是人持久为善的力量源泉。2月23日《中国青年报》刊发的评论《读懂了雷锋的快乐,才读懂了雷锋》称,学雷锋不是一种道德负担,不是由外而内的强制律令,而是我们内心自为的追求;学雷锋并不悲情,而是一门关于快乐的学问;学雷锋并不崇高和神圣,不是悲壮的牺牲,而是一种平凡的生活,这样的快乐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快乐地获得。我们重提雷锋精神,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找回那种让我们充实、让我们幸福、让我们快乐的高贵情感。

  2.心存善念也是学雷锋。《新闻晨报》文章称《你也许就是雷锋》,文章指出,雷锋始终在我们身边,你也许就是雷锋。发现自己,忠于自己心中不时迸射出的善与爱的火花。要相信,即便在这个由钢筋混凝土构筑起的城市森林,即便在这个由信号数据线串联起的网络时代,雷锋精神也能像鲜花一样绽放。

  三、让雷锋精神贴近生活

  当雷锋的道德形象逐渐模糊,甚至被不断解构与嘲讽时,一些人又大声疾呼中国社会已经逐渐步入“道德荒漠化”时代。那么,我们的生活是否还需要雷锋?雷锋精神的现实意义何在?不少媒体努力探索雷锋精神与当前生活的联系。

  1.集体主义、螺丝钉精神与团队精神、岗位责任制。2月28日,《新京报》刊发专访文章 《“我们可以做不发光的雷锋”》,文章通过《学习雷锋好榜样》创作者吴洪源之口,表达了雷锋精神与对当前社会的意义。文章称:“那会儿讲集体主义,现在企业都讲团队精神;那会儿有螺丝钉精神,现在岗位责任制;过去说干一行爱一行,现在说敬业,雷锋精神放在当下,只是说法不一样了,实质上都一样。”

  2.雷锋精神广泛存在于生活中。2月24日,《中国青年报》刊发文章《雷锋无须仰望 就在你我身旁》,文章称,不以善小而不为是雷锋精神的基石。我们身边其实并不缺少“雷锋”:免费为上海敬老院600多位老人拍照的唐盛南;在小巷突发大火时,挨家拍门救下邻居的小姑娘夏鹃……还有那些每时每刻都可能发生在你我身边更加平凡的感动——当你拎着东西走向电梯,有人为你打开门;当你穿行马路,有人停下车让你先行;当你遗失了手机,有人为你找回来。我们都不标榜崇高,只怀揣一颗善良的心去做寻常事,关照他人,播撒爱意。当这些“小爱”慢慢扩散开来,传递下去,就汇聚成了雷锋精神。

  我们不能立刻消除环境污染,却可以少开一天车,为减少尾气作点儿贡献;我们也无法一下改变贫困孩子的命运,却可以做些微公益,为他们捐赠一顿午餐;我们做不到大公无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却可以不越底线,举手之劳,予人方便。我们所要追寻的雷锋精神,其实就是力所能及地助人、点滴之间的奉献、持之以恒的坚守。

  四、让雷锋精神贴近国际话语体系

  在当今的信息社会,人物报道还有另一个重要使命,即传播文化、弘扬文明,这对当下的中国媒体与中国文化来说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特定的人物典型可以起到文化使者的作用,用以传播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形象,今年的学习雷锋报道中就出现了这方面的有益尝试,通过与国际话语体系的贴近,来试图传播、弘扬中国文化。

  2月29日,新华社刊发人物通讯《永恒的召唤——雷锋精神世纪交响曲》,文章一开头就引用了法国画家高更的一组著名的追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这组追问奠定了与国际文化体系、国际话语体系接轨的基调。围绕这一组关于生命意义的追问,文章先后引用了托尔斯泰、叔本华对这个问题的思考,由此将雷锋置于人类共同文明的范畴。音乐是没有国界的,文章用交响乐的形式一连串起四篇乐章,使文章富有灵动与音律感,更容易被国际社会理解和接受。

  典型人物报道实际上是传播者表明自己思想的过程,也是通过对人物精神的提炼形成人文精神的过程。《永恒的召唤——雷锋精神世纪交响曲》有着鲜明的人物精神定位:“对国家、对人民,对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对需要帮助的弱者,满怀爱心,给予帮助,并从中获得人生价值的实现和幸福愉悦的满足。”

  当代著名新闻工作者范敬宜先生曾说过,提高引导能力要“导之有责、导之有方、导之有术”,要坚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遵循正确方法、讲求引导艺术,使正确的舆论入耳、入脑、入心,使广大受众接受所宣传的典型人物,使报道产生应有的积极效果。今年的学习雷锋报道就在提高贴近性方面有了较大的改进创新。同时,媒体还将雷锋由单一的新闻人物开始向文化使者的角色拓展,其精神内涵和角色定位均实现了报道创新。

  通过提高典型人物的贴近性可以引起社会的普遍认同和接受,因而更好地突出其传播价值与社会意义。所以,不妨让雷锋走近些,也许将有更多人成为雷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