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业内人士谈文学期刊出路 认识到文学的商品属性

2012-08-15 11:31:42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近期,有关文学期刊的新闻不少。比如《收获》拒绝转载、《大家》被停刊等等。这些颇受争议的热点事件,让文学期刊成为人们关注的对象。消费时代、娱乐至上的时代,文学期刊到底何去何从?

  日前,文学期刊阵营里的“国字号”刊物——《中国作家》的主编艾克拜尔·米吉提,来到深圳参加一个文学活动。《中国作家》每月出版《中国作家·文学》、《中国作家·纪实》、《中国作家·影视》三本期刊,已经成为中国当前容载量最大的文学期刊。把“消费时代,文学期刊何去何从”的问题,抛给这家刊物的主编,当时是再合适不过。为此,记者经过一番努力,采访了艾克拜尔·米吉提。

  ●刊物有了影响力,什么都好办

  记者:艾克拜尔主编您好,谈到您掌管的《中国作家》,我估计每个读者或者作者的最大印象都是:大容量。大部分刊物都是双月刊、月刊,你们呢,旬刊,而且还很厚,分类也很细致。

  艾克拜尔·米吉提:是的,我们现在是国内乃至世界刊载量最大的文学旬刊,分上旬《中国作家·文学》、中旬《中国作家·纪实》、下旬《中国作家·影视》三版出版,每版40万字,每月120万字,加上两期增刊,全年出版38期,1520万字。这几年来,我们所发作品除了获得本刊设立的“《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中国作家》郭沫若诗歌奖”、“《中国作家》郭沫若散文奖”、“《中国作家》‘中山杯’华人华侨文学奖”、“《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还获得“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作品质量很高。

  其中,文学版有传统的小说、诗歌、散文、评论版面,纪实版专发纪实文学作品,影视版专发电影文学剧本、电视剧文学剧本,三版都辟有“新农村”专栏,专门发表农民作者作品。近两年来的几乎所有大片文学剧本都是发在本刊影视版的。

  记者:为何要改成旬刊?要知道,很多地方文学期刊,双月刊还活得很艰难呀,要么是资金跟不上,要么是找不到好作品。

  艾克拜尔·米吉提:首先我要说,每月出版三版文学旬刊,是出于一种文化战略和市场战略考虑。刊物版面容量增大了,并不意味着就多出、滥出作品。期刊版面从来是珍贵的,要绝对保障用于发表好作品,这样既可以保证刊物的质量,也能确保和延续刊物的信誉和凝聚力。为了鼓励作家把好作品发在《中国作家》,我们还同有关城市的文化发展战略密切衔接,我们创立了多种文学奖项。就像刚才提到的,我们与鄂尔多斯市政府共同设立的“鄂尔多斯文学奖”,最高奖金为人民币12万元,从设立伊始便具有影响力,也让作家、读者和社会有所期待。

  同时,我们还和一些地方政府合作,建立《中国作家》创作基地——比如在中山市、塔里木油田等地。分期分批邀请作家去采风、去写作、去研讨,为他们写出好作品提供便利和服务。一旦文学刊物形成文学和社会影响力,什么都好办。2008年,我从兼任《中国作家》主编开始,就不允许发表带钱的稿子。建立公平的文学平台,促使文学良性发展,符合公信社会建设要求,也是我们编辑和作家共同的责任和义务。

  目前,《中国作家》已列入第二批转企改制报刊名单,转企改制步伐已经启动,今年将完成转企改制。相信转企会给《中国作家》带来更大的活力。

  ●文学从来没有成为社会的中心

  记者:有一个词很时髦:消费时代。现在任何一种艺术形式,都在“被消费”。拍历史剧,要搞笑、戏说,首先要让观众看得轻松;小说要穿越、无厘头,才有市场;等等。这是一个娱乐至上、至死的时代。文学和文学期刊也不例外,深受影响。您怎么看文学和文学期刊在消费时代的地位、作用和影响,或者说该如何面对?

  艾克拜尔·米吉提:文学既有其文学属性,又有商品属性。其实,在商品经济活动中,文学创作和期刊都有其相应的位置,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现在有种说法,文学被边缘化了。但是,在我看来,文学从来没有成为社会的中心。人的生存需求第一,劳动生产、衣食住行,才是社会生活的中心。曾经有一段时期文学好像成了中心,甚至把文学当成了政治风向标,其实不然。文学和期刊,是社会高端精神文化活动的产品。人们的社会生活,离了文学不行,全靠文学也不行。文学的地位是从属于这个社会的,不是社会的主导。社会经济高度发展,文学才能有发展,才对人的精神素养有提升和丰富的作用。

  记者:很多人拒绝承认文学的商品属性。心里还在留恋过去那个文学辉煌的年代……

  艾克拜尔·米吉提:我们办文学期刊,能把这点认识清楚,其它的事就好办多了。文学的商品属性,从它一开始产生就存在。在商品经济中,文学期刊应该如何办,才能满足社会、读者的需要,始终是摆在我们编辑人面前的重要课题。现在的读者,有了电视、网络、电子图书等多种选择,是不是就会放弃文学期刊和“大厚本”的小说?我看不会。读者需要文学,我们就要满足这种需求。文学是一切艺术之母,电影、戏剧、歌曲、电视剧等等,都是在文学的基础上产生的,以后也不会改变。文学期刊为文学生产提供平台,以语言文字的方式为读者服务,去滋润心灵,呼唤精神。期刊不能简单地按发行量来衡量它的作用,好的作品问世受到好评,有时立竿见影,有时影响是需要长期持续才能体现,为读者提高思想和心智。一个社会不能没有文学,其社会地位从来不容低估。所以,好的文学期刊,从来是与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同行的。

  ●《大家》停刊道出了文学期刊的现实处境

  记者:这段时间,关于文学期刊有几个热点问题,请你谈一谈。一个是云南老牌文学杂志《大家》,因为办收费的理论版被停刊一事。

  艾克拜尔·米吉提:《大家》停刊一事,道出了我国纯文学期刊的某种现实处境。现在的文学期刊分几种,一类是由各级文联或作协主办,还有一类是由不同的出版社主办。当然,随着近年来对文化的认识提升,举国上下对建设文化强国有了共识,因此,各地对文学期刊的扶持力度加大,尤其在省级或直辖市文联作协领导下的文学期刊,获得经费支持,得以提升稿费标准。而在一些出版社所办的文学期刊,除极个别获得经费支持以外,通常靠市场存活,所以日子过得比较艰难。《大家》增出下半月刊,试图依靠卖版面为生,最终走向停刊,便是一例。

  记者:另外一个事,上海《收获》拒绝选刊转载。

  艾克拜尔·米吉提:《收获》拒绝选刊转载,是这个刊物的一种维权方式。在我国现行法律环境中是得不到充分保护的。因为各种选刊和文摘类报纸也是客观存在,他们也要生存。当然,如何保护原创,这是一个命题,既有法律法规的、又有政策环境需要完善的问题。我无法做出不让转载、选载的决断,因为,在我们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内就有《小说选刊》、《长篇小说选刊》和《作家文摘》,手心手背都是肉,我还要鼓励他们面向市场做强做大。这就是现实。

  【新闻链接】

  艾克拜尔·米吉提,1954年生,新疆霍城县人,哈萨克族,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中国作家》主编。处女作短篇小说《努尔曼老汉和猎狗巴力斯》获1979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著有中短篇小说集《哦,十五岁的哈丽黛哟……》、《瘸腿野马》、《存留在夫人箱底的名单》、《蓝鸽、蓝鸽……》、传记文学《穆罕默德》、译著《论维吾尔十二木卡姆》(维译汉)、《阿拜箴言录》(哈译汉)、《艾克拜尔·米吉提作品集》(四卷)、《艾克拜尔·米吉提短篇小说精选》、《耕耘与收获》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