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网络时代媒介话语权的延伸变迁

2012-07-31 13:09:29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摘 要:在改革开放波澜壮阔的三十年中,伴随着新闻事业的发展壮大,媒介话语权也在悄然发生着变迁,逐渐由传播者对媒介话语权的垄断转变为民众对媒介话语权分享和使用。

  关键词:网络时代;媒介;话语权;变迁

  随着时代的发展,新闻媒体的传播方式也在发生着变化。中国新闻事业发展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巨大成就,新闻媒体的规模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在不断壮大,报刊、广播、电视及方兴未艾的新媒体等媒体发展齐全,新闻舆论在当代中国社会的影响力日益彰显。在这波澜壮阔的三十年中,伴随着新闻事业的发展壮大,媒介话语权也在悄然发生着变迁,逐渐由传播者对媒介话语权的垄断转变为民众对媒介话语权分享和使用。粗浅分析,媒介话语权的变迁得益于以下三点:首先是媒体传播理念由传者中心向受众中心的转变所带来的受众的觉醒和成长,其次是媒体传播内容由政策宣传回归新闻本位所带来的舆论环境的多元和宽容,第三是媒介技术的进步和普及所带来的受众参与信息传播在技术屏障层面的跨越,尤其是以网络和手机为代表的新媒体的勃兴。

  一、引言:话语权与媒介话语权

  话语权是指“公民有就社会公共事务和国家事务发表意见的权利,是一种表达权和参与权的体现。[1]”话语权和知情权是社会公民言论自由权、选举权和参政权等实现的基本前提。话语与权力不可分,真正的权力是通过“话语”来实现的。

  媒介话语权是指公民运用媒体对其关心的社会公共事务和公共政策以及各种社会现象提出建议和发表意见的权利。媒介话语权是公民利益表达的公共权利,是公民话语权在大众传播媒介上的实现。社会成员是否有通过传媒发表意见的自由和了解信息的自由,是一个国家的公民是否享有和在多大程度上享有政治自由和权利的重要衡量指标,大众传媒是否能够发挥对政治的监督作用更是衡量一个国家政治民主化的重要尺度。因此,媒介话语权是社会公民权利中最主要的和最重要的权利之一,是大众传媒发挥舆论监督作用的必要条件。

  二、传播理念与话语权:由传者中心向受众本位转变

  媒介话语权的转变首先得益于传播理念的重大转变。在改革开放初期,媒体的传播观念还处于以传播者为中心的阶段,媒介话语权基本上是传播者的话语权,普通受众仅仅是作为接受信息的一方,他们很少能够在大众传媒上发出自己的声音。随着受众本位观念的引入,大众传媒的传播者逐渐开始重视研究受众,传播观念也开始由传者中心向受众本位逐渐转变,并进而带来受众自身的觉醒和成长,作为公民的受众也由此开始注重自身话语在媒介上的表达。改革开放以来,大众传媒在传播理念上的转变,尤其是受众本位的确立使得作为公民的受众具备了分享媒介话语权的可能性和现实性。受众对传播权力认识的逐渐深入和自身素质的提高为受众掌握和实践媒介话语权提供了客观条件。

  作为传播理念与媒介话语权变迁的一个表征,民生新闻的兴起和繁荣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媒介话语权向民众的回归。民生新闻是指从群众日常生活中采制而来的新闻,内容上锁定群众的生存状况、生存空间,关注群众的冷暖痛痒、喜怒哀乐,形式上充分利用先进的传播手段,提高新闻的时效性和互动性,拉近媒体与受众的距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也是普通民众争取自身话语权的三十年,在这一过程中,“民生”与大众传媒的结合变得势在必行。民生新闻不是作为一种新的新闻类型而出现的,而是作为一种全新的新闻观念而出现的,并已形成为一种思潮,成为一种全新的新闻实践方式。[2]民生新闻的兴起和繁荣,标明了中国新闻业的一个进步,更是中国社会的进步。它体现了以民为本的价值取向,确立了从以传者为中心向以受众为中心转变的全新理念,更加注重将媒介话语权交给广大的受众。

  三、传播内容与话语权:由政策宣传为主向新闻本位回归

  相应于传播理念的转变,在传播内容方面,大众传媒也由党报体制的政策宣传为主逐渐向新闻本位回归,舆论环境日益趋向多元,对多种声音的宽容度也得到提升。在改革开放初期,新闻媒体的主要内容还是以政策宣传为主,这与以传者为中心的传播理念也是相一致的。随着传播理念向受众本位的转变,传播内容也经历了一个相应的转变过程。这对于受众分享和实践媒介话语权具有相当大的正面作用。

  新闻时评的勃兴是满足民众话语权的必然要求。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和民众素质的提升,作为具有思考和批判精神的现代公民,逐渐不爵满足于总是被动接受信息,他们要求自由地发表对社会公共事务的意见,实现自己的媒介话语权。在这种传播环境的要求下,在正确引导社会舆论的同时,传统媒体开始让广大受众也介入“品头论足”的社会生活,给民众提供自由表述的话语平台。翻开报纸、打开电视、收听广播、点开网页,时评四面开花,令人目不暇接。许多媒体开辟了“今日时评”、“新闻热评”、“新闻时评”、“时评’’一类的评论专栏或专版,每周一次或每周五次甚而每天一次固定刊发,兴起了一股“时评热”。这次兴起于l998年的“时评”写作热潮,被称为我国第三次“时评热”。[3]国内主流媒体对时评的重视,以及众多都市类报纸、晚报类报纸的兴起和繁荣也为新闻时评提供了广阔的需求市场。

  在社会问题转化为政策问题的过程中,新闻时评所代表的媒介话语的影响力是不可替代的。例如,在改革开放初期的l982年5月颁布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的收容遣送办法》,从制定到执行就是对弱势群体利益的剥夺,可就是这样践踏人性的制度可以存续二十多年,期间,媒介主流话语只是指向流浪人员对城市社会秩序的破坏,直到2003年孙志刚被故意伤害致死案发生后才引起重视。2003年4月25日《南方都市报》率先报道这一案件,时评写作者也纷纷对这一事件进行评论,引起全国民众的普遍关注。随着讨论的深入,舆论的矛头最终指向造成这一悲剧的制度成因,《城市流浪乞讨人员的收容遣送办法》成为众矢之的。2003年6月18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并原则通过新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草案)》,6月22日该草案正式实旌。《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草案)的快速出台,新闻时评所彰显的民众媒介话语权功不可没。

  四、传播技术与话语权:由传者垄断到传受互动及传受一体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传播技术的发展进步为民众分享媒介话语权提供了技术上的可能性。对传统媒体而言,由于其自身的技术特性限制,媒介话语权更多的还是被传播者一方所垄断。

  传播技术的发展,尤其是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媒体技术,为民众分享媒介话语权攻克了技术屏障。网络传播的互动特性使得传者和受者的之间的双向信息交流成为轻而易举的事情,网络媒体的用户既可以是传播者,同时也可以是受传者,真正意义上的传受互动及传受一体成为现实。个人网站网络论坛(BBS)、博客(个人空间)及播客等,为民众提供了表达自己话语的多种途径。此外,作为第五媒体的手机的发展也为民众媒介话语权的扩展提供了无限空间。手机媒体是以手机为视听终端的个性化信息传播载体,它是以分众为传播目标,以定向为传播效果,以互动为传播应用的大众传播媒介。基于传播技术发展和普及的基础上,使得受众参与传统媒体的互动具备了更多的可行性,热线电话参与和手机短信参与到传统媒体的互动传播中,使得民众话语权的表达又多了一种更为方便快捷的途径。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2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08年6月底,中国网民数已增至2.53亿人,首次大幅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一位。手机上网以其特有的便捷性获得了很多网民的认可。目前中国2.53亿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的网民数已经达到7305万人,占全部网民数的28.9%。网络社区逐渐成为网民话语表达的主流形式,发展势头非常迅猛。目前拥有个人博客(个人空间)的网民比例达到42.3%,用户规模已经达到l.07亿人。目前网络社区中的论坛(BBS)访问率为38.8%,用户规模达到9822万人,在网络应用中排名第九,已经跻身十大网络应用之列[4]。

  网络社区是指以博客(个人空间)、论坛(BBS)等形式存在的网上交流空间。兴趣相同的网民集中在网络社区的同一主题内,共同交流相关话题。网络社区不仅是网民获取信息的渠道之一, 也是网民寄托情感的途径。网络社区的形式多种多样,搜索引擎网站开通的贴吧和空间,电子商务网站开通的论坛,即时通信网站背靠巨大的用户规模,开通的个人空间,还有各种不同人群 定位的专业论坛、博客(个人空间)等等,都是网络社区发展的形式。不同形式网络社区的兴起,满足了网民不同的需求。博客(个人空间)拥有率和论坛BBS访问率跻身前十大网络应用。博客 不仅是网民参与互联网互动的重要体现,也是网络媒体信息渠道之一。目前各大门户网站、即时通信服务提供商等大多提供博客(个人空间)服务,给网民开通博客(个人空间)提供了便利。

  以网络时代为代表的新媒体,为多元文化和多元思想的生存提供了空间,一个拥有民众话语权的社会 才更有可能公正,只有实现公民的普遍参与才更有可能缔造真正的公民社会,促进民主化进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