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百姓纪录片的内容构成与传播特点分析

2012-06-28 10:36:51  来源:Admin5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为何“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吸引了那么多受众的眼球?是因为百姓纪录片在坚持平民视角的前提下,关注普通人的生存状态,关注整个社会。本文分析百姓纪录片的内容构成,剖析当下百姓纪录片的传播特点,从而揭示其内在价值。

  一、百姓纪录片的内容构成

  百姓纪录片的内容构成主要有以下十个方面。

  (一)乐观坚强的生活态度

  乐观坚强就是以积极进取的态度对待人生。中央电视台拍摄的纪录片《生命日记》,讲述的于娟是一位乳腺癌的晚期患者,更多的人称她为“抗癌斗士”。自2010年5月开始,她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下了6万多字的日记,日记中记录了于娟用乐观坚强的生活态度对抗病魔。在生命最后的时刻,她领悟到了生活的真谛并且用自己的文字让大家能够有所反思,去改变自己不好的生活习惯,珍爱生命。

  (二)无私奉献的人间大爱

  中央电视台拍摄的百姓纪录片《善满家园》,介绍在胡艳萍创办的私人苗圃“善满家园”中,收留的都是一些残障人士。他们在这里相亲相爱,胡艳萍唤起了他们生活中的希望。同时胡艳萍也通过这样的方式,向人们证明了爱在人间。纪录片《广场东路上的兄弟们》讲述的是在2011年10月19日,江西省南昌市广场东路19名余干籍农民工像往常一样在路边等活,此时一辆汽车冲上人行便道,把一名女孩压在车下,在一片“没救了”的声音中,他们却用自己的双手合力抬起汽车,救女孩于危难之中,挽道德于冷漠之中。事后各大主流媒体纷纷报道,人们都称他们为“平民英雄”、“最可爱的农民工”,在采访中,他们说得最多的就是“怎么能见死不救”。19名农民工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谱写了一曲人间大爱之歌。

  (三)毒品艾滋的肆虐蔓延

  中央电视台拍摄的大型纪录片《缉毒在行动》中的一集《毒苹果》,介绍的是福建警方接到群众举报说有一人在宾馆吸毒。警方在抓获吸毒者的同时顺藤摸瓜,想要打掉给他提供毒品的一个叫“苹果”的女人的大毒贩。但是除了“苹果”这个外号,警方对其他一无所知。经过对吸毒人员的审问,最终警方抓获了这个叫做“苹果”的大毒贩。但是警方却感到非常遗憾,因为这个“苹果”只是一个不到16岁的女孩,从中也反映了毒品对普通百姓的危害程度。

  (四)平凡百姓的冷暖人生

  寻找那些隐没在人群中的人,以社会观察者的角度去记录他们的人生。百姓纪录片《一栋烂尾楼》讲述的海口通华小区的二号楼,是一栋烂尾楼。这栋楼于1994年开始建设,1995年开发商携款潜逃,将要竣工的大楼就这样烂尾了,而且一直烂到了今天。这栋烂尾楼居然还居住着居民,但却不是当初那些没有拿到工钱的工人,而房东则是当年自己垫资建设二号楼的包工头。《一栋烂尾楼》包工头没有接受采访,一些租户介绍了他们的生活状态。又如纪录片《最后的教师》反映的是数年间,中国44.8万代课老师被大量清退,放下了教鞭,离开了讲台,他们开始了怎样的生活。《最后的教师》纪录了这一群庞大而沉没的人们的冷暖人生。

  (五)普通农民的致富故事

  中央电视台拍摄的纪录片《“淘宝”的村庄》介绍了淘宝村村民的致富经验。睢宁县沙集镇东风村在短短4年之间,从一个普通村庄变成一个“淘宝村”,村民们靠在网上卖家具致富。前去参观这里的人络绎不绝,更是有城里的一些教授专门来到这里做研究。一个乡村,因为电子商务而出名,成为信息化时代一颗耀眼的新星,其发展模式引人注目。

  (六)环保卫士的感人事迹

  纪录片《为了生命的永存》讲述的是西部工作委员会干警为保护可可西里的藏羚羊,同非法盗猎者和非法采金者进行的艰苦卓绝的斗争,生动表现了战斗在第一线的环保卫士平凡的感人事迹。中央电视台拍摄的纪录片《放飞爱》介绍的海南师范大学的体育老师李波被称为海南救助第一人,从2003年开始,7年的时间里他救助了包括草鸮在内的700多只野生动物,其中绝大部分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并最终被成功放归自然,李波用实际行动为野生动物保护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七)身残志坚的奋斗精神

  在当今世界上,有多少残障人士?我们或许无法统计出一个具体的数字。但是,他们的精神却始终令我们感动。在华夏大地上,更是有数不尽的残疾人士在生命的旅程中时时刻刻地感动着我们。在纪录片导演的镜头中,我们也能看到那些令我们感动的残疾人。一部记录中国残疾人艺术团15年成长历程的纪录片《与梦同行》给受众以巨大的震撼。《与梦同行》记录了从1987年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成立以来,中国特殊艺术和残疾人艺术团的发展历程,其中有许多感人泪下的故事。导演把镜头集中于一些最具典型意义的残疾人演员的真实的故事,真实地反映了特殊艺术给残疾人演员带来的自豪与快乐,记录了一大批残疾人演员从小到大的成长经历。

  (八)当代青年的爱情观念

  80、90后是中国1980~1999年之间出生的当代青年,受到社会、同辈、家庭及媒体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他们在思想、行为、特别是婚姻观方面持有独立、鲜明的个人观点。由中国教育电视台全力打造、全国首部关注并反映当代80、90青年人爱情故事的纪录片《我的太阳——80、90爱情故事》,对当前青年人的恋爱、婚姻等诸多观念、现象予以阐述、剖析。该片选取记录了30位80、90后的当代青年人,尽可能全面、真实、客观地对真实的情况进行跟拍和记录,向观众展示80、90后在身处传统社会文化与现代社会文化碰撞间,勇敢地追求爱情和婚姻时所遇到的种种困难与彷徨,让广大受众通过视觉真实地感受他们内心的阵痛,并带领受众去探索他们的爱情真谛以及情感信仰。

  (九)另类青年的游戏人生

  纪录片《游戏人生》讲述的是王刚大学毕业后,父亲王道洪把他送上了去武汉创业的班车,但是没想到这一别就是10年。10年后,王道洪接到从武汉救助站打来的电话。王道洪夫妇赶到医院见到阔别10年的儿子。此时的王刚已经被诊断出患有肺结核晚期,双肺损毁,全身多处结核,医院当天就下了病危通知单。两天后,王刚被送 回家,5天后这个年仅31岁的青年发病身亡。在王刚消失的10年里,他几乎天天都待在网吧里,他有20个游戏账号,通过打游戏卖装备赚钱。而在生命的最后7个月,他一直待在一家网吧,一直玩一款名叫“地下城与勇士”的游戏。一般人很难想象一个前途光明的大学毕业生背井离乡,与亲人断绝联系,在网吧里天天靠打网游过日子,而且一打就是十年。

  (十)改革开放的生活变迁

  广州电视台拍摄的纪录片《土缘》通过四位农民在土地投包中的得失喜忧,反映了改革开放给珠江三角洲农民带来的可喜变化。在中国教育电视台制作的百姓纪录片《共同记忆》中,通过一个个老物件和感人的人物故事,从百姓生活切入点切入,选择日常生活中消逝的东西反映时代的变革和变迁。粮票、铝饭盒、电子管收音机、砖头录音机、的确良、假领子、大哥大……这些曾经与我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事物已经渐渐远离了我们。就像片中所说的针线活那样,“针线活体现了守望传统中国女人的全部魅力,它的消失纪录着一个一去不复返的时代,但却体现了时代的更替和进步”。

  当然, 百姓纪录片的内容构成还有很多,如有纪录一群专门与遗体打交道的人的纪录片《入殓师》、讲述拐卖儿童的纪录片《伤痛的童年》、反映拾荒者这个群体的纪录片《收废品的母亲》等,限于篇幅不再展开论述。

  二、百姓纪录片的传播特点

  在历史的时空当中,百姓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往往折射着时代的影像。以记录生活本真为基本任务的纪录片,就是要表现普通人的生活,并由此揭示其内在价值。百姓纪录片的传播特点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一)地域性

  纪录片与地理的关系,实际上就是一种态度、一种选择,一种角度的问题。

  首先,地域传播中的大众文化。

  海派纪录片形成一股平民文化潮流,形成了一种雅俗共赏的大众文化。海派纪录片在中国纪录片史上的一个重要贡献,就是以《纪录片编辑室》为代表的创作群体拍摄了一大批在全国产生深远影响的大众文化纪录片,如《上海滩最后的三轮车》、《下岗以后》等,使海派百姓纪录片在整个纪录片中占据着重要地位。

  其次,题材选择上的地域色彩。

  渝派纪录片的目光凝聚在与生命抗争的普通人身上,他们被生活和现实逼得无路可退,只能背水一战。生活对他们而言远在别处,眼前只有如何活下去,如何生存。渝派纪录片在记录现实方面是极具个性的。纪录片《跨世纪的希望》,拍摄长达10年,始终关注重庆边远农村孩子们的上学问题。在城里的孩子坐着自家的小车上学的时候,还有那么多农村孩子打着赤脚,每天翻山越岭去上学。编导在处理这种现实苦恼时采取不回避、不隐藏的态度,将人和生活当中的矛盾放在关心的核心上,这类题材和创作态度使渝派纪录片整体上表现出悲壮苍凉、质朴强健的美学风格。直面世像人生,面向大重庆城市、乡村生活的锋面,关注社会底层生活中的真实人物与真实事件,构成了“渝派纪录片”题材选择上的地域色彩,几年以来已产生出类如《黑眼睛》、《他们仨》、《春到老街》、《川江号子》、《古镇响起莲花落》、《采风渝东南》、《舒石匠的承诺》、《刘小强的新生活》、《三个月亮》、《漆山人家》、《秀山花灯》、《棒棒》、《金山笋农》、《情与债》、《龙舟汉子》、《最后的麻风村》、《乡村火炬传递》、《农民老板孙昌武》、《群岭之爱》、《李丽和她的留守儿童》、《深山不归人》、《背篓邮局》、《守望神歌》等一批较为优秀的作品。

  其三,审美趋向上的市民口味。

  上海是弄堂文化。弄堂文化曲径通幽,很精巧。聚焦小人物,聚焦市民阶层很有气味的东西,这就是海派百姓纪录片审美趋向上的市民口味。海派百姓纪录片注重现实题材、平民视角以及平民意识形态的表达,纪录片定位于平民百姓,其拍摄视角多是基于平民立场,长于抓取生活细节,以小见大,具有强烈的现实责任感和时代意识。海派作品最为突出的创作手法,从凡人小事中窥见社会变迁,从百姓生活变动中反映城市变革,从人们的生活常态中揭示深刻的主题。比如城市住房问题、10万市民搬迁工程、当马路纠察的退休老人、老年婚姻介绍所等。用一句话概括,即"大背景,小人物,小故事"。海派百姓纪录片突出地反映了市民的文化情趣,贴近市民生活和心态,较好地满足了市民的口味和需求。

  (二)时代性

  当下的中国社会正处于转型期,百姓纪录片要敏锐地捕捉到时代变革特征,通过对变革中个体命运的纪录来揭示社会,具有典型的时代特征。

  首先,用“世界语”讲述中国故事。湖北电视台制片人张以庆曾经说过这样一件事:2001年,我去印度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化讨论会,放映完《幼儿园》出来时,一个外国观众对我鞠了一个躬,告诉我说:“你的每个细节的表达我都懂了。”百姓纪录片就是要用国际通用的电视语言讲述中国故事。讲好“世界语”的中国纪录片是会引起国际关注和世界尊重的。纪录片讲好“世界语”,就是指创作者要知道外国人关注什么样的中国题材和故事,习惯于怎样的视角和叙述方式,只有把这些搞清楚了、做到位了,才能使中国纪录片让外国人看得懂,看得有味,看得喝彩。由SMG纪实频道和德国NDR联合制作的纪录片《红跑道》,把视角聚焦在一群练体操的孩子身上,用没有解说、没有花哨镜头的完全真实的画面呈现了体操队孩子们的欢笑、泪水和超乎年龄的坚忍,看后让人无不动容。

  其次,从百姓生活感受时代发展。中央电视台拍摄的2集纪录片《回访拉萨》,介绍孙诺培初和西多恩主两位老人受邀乘坐西南航空公司首航飞往拉萨的情况。以孙诺培初和西多恩主两位老人来到拉萨时的见闻和感受为主线,讲述了拉萨50多年来巨大的变化发展情况。

  其三,从生存现状反映热点问题。纪录片《归途列车》通过一对到广州打工的四川夫妇几年来返乡过春节的故事,展现了外出打工群体的生存现状以及留守儿、留守老人等社会热点问题。镜头里,张昌华和陈素琴夫妇离乡背井到广州打工,赚钱供留在家乡的儿女们读书,希望让下一代有机会离开农村到城市生活,但没想到女儿却选择了跟他们走同一条路,一怒之下父亲动手打了女儿……导演范立欣跟拍了这一家人3年,包括父女打架在内的所有情节都是在拍摄中自然发生。又如纪录片《老兵回家》反映了70年前一个中国青年杨剑达为了保卫国家去往异国他乡打仗,从此再也没有回来,在众多志愿者的帮助下,2011年9月3日老兵杨剑达回到了梅县老家,终于圆了回家梦。

  (三)叙事性

  故事化的纪录片具备许多影视剧的元素,能吸引观众,这种取长补短的做法丰富了百姓纪录片的表现力。

  首先,娱乐性叙事增加可视性。

  百姓纪录片的娱乐性可以大大增加节目的“可视性”。江苏连云港电视台拍摄的纪录片《安娜与“猴王”》,纪录的是一个在连云港工作的叫安娜的法国人,为了帮助中国申办奥运,并使“美猴王孙悟空”能够成为奥运吉祥物,整天拿着孙悟空模型,走巷串街进行宣传。这部纪录片最有“看点”的是,她把自己打扮成孙悟空耍给群众看。很胖的外国女人,本来就与孙悟空毫不相干,当她硬把自己打扮成孙悟空模样的时候,观众自然会长时间捧腹大笑。镇海电视台拍摄的《快乐的手工匠》的内容很简单,几位从专业剧团退休的老哥,凭借自己骨子里的音乐细胞,从生活的原生态中吸取养分,拜手工匠们为师,创作了补碗、箍桶、木匠、敲更、掌鞋、弹花、磨刀等7样工具为主奏乐器,具有高、中、低音协奏的打击乐《快乐的手工匠》,在这个创作过程中展示了人间百态,而各种工具发出的各种古怪的声音,充满了娱乐性。

  其次,故事性情节增加吸引力。

  百姓纪录片的故事性叙述能增强故事的状态和张力,纪录片的故事性张力如何,决定节目的好坏。福建泉州电视台拍摄的纪录片《草台帮的头家》,讲的是一个叫杨清端的民间艺人,组织了一个“拍胸舞”的民间艺术团、并到处演出挣钱的故事。由于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请“拍胸舞”剧团搞活动和演出的人越来越少,于是如何维持这个民间艺术团的矛盾,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经营这个艺术团的矛盾,以及父子之间是否继承这门民间艺术的矛盾都展现在观众面前。可以说故事一环套一环,矛盾一个接一个,加上节奏明快的拍胸舞蹈,使这部近30分钟的纪录片具有很强的吸引力。百姓纪录片《庄户导演刘祺云》反映的是,农民刘祺云为了形象地表现该村的历史,写了一部10集电视连续剧的剧本,在找不到拍摄单位的情况下,自己购买了DV机,打造了移动车等拍摄工具和部分道具,开始了电视剧的创作。这期间,出现了几处情节高潮:刘祺云导拍农民武打;刘祺云因为排戏与老伴翻脸;刘祺云因为用光了2万元的拍摄经费而停机;刘祺云到上海的儿子家借钱;刘祺云在一台破电脑上剪辑电视剧……一部20分钟的纪录片有了这样几处好看的故事性情节,足以把受众留在荧屏前。纪录片的故事性情节不仅是应对传媒市场的竞争和收视率的挑战,更是作为纪录片在美学上的内在要求。

  其三,戏剧性冲突增加感染力。

  没有冲突也就无所谓戏剧化,百姓纪录片中的故事也尽量要有戏剧化冲突。百姓纪录片关注的是人与自我、人与自然或人与社会等深层次的观念冲突、价值冲突。纪录片《“猴”奶奶》,是江苏镇江电视台选送的一部优秀作品,《“猴”奶奶》讲述的是一个非常戏剧性的故事:“猴”奶奶并不姓侯,是因为她特别喜欢猴子,而且每天要定点定时到公园喂小猴,所以时间长了邻居和公园的工作人员都叫她猴奶奶。几年过去了,“猴”奶奶与猴子们结下了感情,只要“猴”奶奶一喊,猴园里的猴子都会跑出来。可是突然有一天,公园里的工作人员不让她再去喂猴子了,原因是公园里的动物被一家企业承包了。于是“猴”奶奶陷入了“无事可干”的境地。于是,一向温和的“猴”奶奶“脾气见长”:子女的好心安慰她不理会;邻居找她唠嗑她烦的荒;就连摄制组来拍摄也被她骂出门外……在“猴”奶奶眼里,好像谁都在同自己作对。直到有一天,公园工作人员得知“猴”奶奶的情况后,专门派人来到“猴”奶奶家告诉她猴子的喂养没有被承包,她可以继续去公园喂小猴……“猴”奶奶笑了,所有的“对立面”一夜之间都没有了。《“猴”奶奶》的戏剧性冲突增加了该片的感染力。湖北电视台拍摄的纪录片《船工》选择了“造船”作为情节主线。对谭邦武老人一家开始筹备造船到船造好首次下水的全过程纪录,并选取了在这个时间段里几个重要和有意义的事件进行详细展示,其中不乏矛盾冲突,老人与木匠的几次分歧意见,老人造船受挫,与老二为钱争吵等戏剧冲突,推进了故事的发展,使受众看到的不止是已经造好的精美的船,更使人发现老人一家乃至当地居民性格中的那种坚韧以及为人朴实与厚道的性格。《船工》中的戏剧性冲突传达出了不可抵抗的审美魅力,让纪录片充满了人性的光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