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张志安:中国传媒业基本上是一个扁平化的过程

2012-06-27 11:40:30  来源:Admin5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搜狐传媒:我们这次主题是媒介融合,就是您如何看待目前形势下的媒介融合,国内的发展情况?

  张志安:我觉得在这个媒介融合的问题上,中国的传媒业是走来世界前沿的,它基本上是一个"扁平化"的过程。因为美国也受到压力,中国其实压力没有像美国的媒体那么大,但是在技术的变革和业务的整合,和模式的开掘上,中国媒体走在很前头。据我了解其实中国现在很多的媒体在移动数字业务,在传统媒体数字化转型上面,在新盈利模式的开掘上面做了很多的准备,也在进行很多的实践。比方说在传统报业集团当中,我们看到南方报业,包括南都的"全媒体"布局,还有浙江日报他们开始借鉴了"创新工厂"的模式,在进行着传媒梦工厂的探索,那个整个就是市场驱动按照纯商业模式驱动的一种改革。像西部的港报,像四川日报报业集团,他们也在进行这样的整合。而广电集团领域里面呢,第一财经全媒体集团他们本身已经在比较早的进行了报纸、网站和电视的业务整合。而在新兴的网站和商业网站,和传统媒体的合作上,其实很多的传统媒体像腾讯包括也有在和搜狐视频的合作,其实我觉得整合的不错。现在在移动数字平台上业务的开发基本上通过媒体,实上早就已经赶了,而且已经在开始进行纵深的挖掘,看如何能够从中通过数字化的平台寻找盈利的途径。所以我觉得基本上国内的媒体融合应该是走在整个世界的潮流前沿,这是我的感觉。

  "我想我们的一个特色因为有胡舒立院长"

  搜狐传媒:了解,您本身作为学校的老师,咱们中山大学在新闻传播教育上面,区别于其它新闻学院有什么样的特色和重点?

  张志安:我想我们的一个特色因为有胡舒立院长,有她这样奇迹性的人物,所以整个学院的理念是非常崇尚专业化和国际化的。我们相对来讲可能比较趋性任何官僚化,然后我们会更加组织,更加扁平,人际关系非常简单,大家比较清楚崇尚一种时政的经验研究的学术倾向,并且试图把理论和实践结合在一起。我想这样一种大的价值里面创造一种学术自由和务实的研究和教育,具体来讲它有一个区别,就是它这个学院叫传播与设计,所以它有很多的老师是理工科背景的,所以我们有一个专业是媒体设计,创意媒体系。

  搜狐传媒:设计偏媒体设计这块?

  张志安:视觉传达,交互设计,数字媒体设计,创意媒体,创意设计。所以我们的学生当中这个技术的基础打的比较好,所以他在二三年级以后,等于有文理交融的特色在。另外一个就是新闻这块,老牌子新闻这块我们主要走两个方面,一个是财经新闻,还有一个是融合新闻,融合新闻因为有技术特色,所以学生希望成为多媒体的老手,成为全媒体记者。然后财经新闻因为舒立院长的背景,她鼓励我们这个专业和其它学科交叉,所以现在我们已经和岭南学院合作了财经新闻,就是很大三分之二的课程是关于经济金融和财务知识的,还有三分之一是新闻传播。我们现在马上也要跟软件学院去合作关于软件工程的媒体硕士。下一步还在跟公共卫生学院谈公共卫生硕士(健康传播方式),所以我们很注重走这个专业学科交叉的路径和发展,在新闻之外,要么懂技术,要么懂财经,要么懂健康,要么懂政治和公共事务或者是软件

  "整个的深度报道的形态在发生改变"

  搜狐传媒:您刚才也说到了深度报道,这次颁奖也是针对深度报道的颁奖,您觉得在未来"碎片化"阅读的这么一个趋势下面,深度报道怎么样能够提高它的影响力?

  张志安:越是在碎片化的趋势下,越是在社会化媒体生成,就是草根新闻,民间公众的爆料新闻越来越火爆中,公众其实越知道真相,越需要知道真相。因为从现在看来公民性或者草根性更多的是在公共事件当中,他们作为目击者具有第一时间现场目击者的优势资源,所以他可以由一种很快的通过社交化媒体的传播,或者是一小部分行业的知情认识他们拥有一部分的行业资源,可以给这种调查提供一些比较重要的关键性证据。但是整个要还原事实的证据链,并且有一个逻辑,最后找到因果关系,找到被遮蔽的权利,还是要靠专业的媒体,以比较高的采访成本去投入,所以真正好的报道它一定是高投入的,是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所这次你看到获奖的报道他们是一个整个系列当中的一部分,维持两年团队几个人,甚至十几个人,这恰恰就证明在社会化媒体,在公民新闻越来越蓬勃兴起的情况下,专业媒体的价值所在,所以我认为深度报道永远有它的市场需求,它只是可能未来的形态是在移动的平台上,或者它可能会更加的图文并茂,或者依托于互联网,现在在美国,在英国越来越明显的依托于互联网,整个的深度报道的形态在发生改变,比如数据库新闻,数据可视化,社会科学方法的应用,然后更加的交互设计,整个的报道形态改变了,但是它的实质没有改变,就是对真相的揭示。而且美国的传统媒体衰落以后呢,它的调查记者在快速的减少,比方说它从鼎盛时期现在减少到4万人左右,但是它非营利性机构资助的调查性报道快速兴起,所以旧金山的新闻调查中心,NGO开始资助调查性报道人员,他们依托于互联网平台做报道,说明什么呢?传统媒体衰落了,但是我们这个社会对于深度资讯,对深度报道的需求一点都没有减弱,恰恰是增加了,只要有政府在,只要有公共权力的委托在,只要有被遮蔽的权力在,永远都需要有人代替我们发现真相,捍卫我们的知情权。所以我还是比较看好,我觉得它的形态会改变,但是它的实质内容内涵和它的需求,和它的社会功能不会减弱。

  搜狐传媒:明白,您刚才也说到了新闻报道的发展,但是您现在队目前存在的一些软新闻怎么看的?

  张志安:深恶痛绝。我觉得软新闻已经是一个低档的新闻伦理的问题,比方说"红包问题",或者说"新闻买卖"。当然我们还是要以一种批判性的观点去看它,因为它现在还是把新闻和广告混合在一起的。但是这样的一个观点,我觉得更多的是在比较硬的新闻领域,也就是说在市政社会,比方说重要的新闻领域,我觉得新闻的软硬界线应该更明晰一些。但是在时尚,在专题报道,比如体育娱乐等等报道当中,其实这两者之间本身有很多的交叉,有很多的时尚报道本身就是以这个形式出现的,所以我们还是要分类的定位,分类的去确定它的边界。但是比这个更为严重的,我觉得就是很多新闻的敲诈,新闻的寻租,地方记者通过做有人监督为名,但实际上是对政府或者企业进行敲诈,或者有些主流媒体采取舆情监测服务,实际上背后变相有一种交易的逻辑。所以我觉得这种违背新闻伦理底线的东西,我觉得恰恰是我们需要警惕的。所以纽约时报的报道只是揭开了冰山一角,那个东西是我们深在媒体行内的人都非常清楚的普遍明规则,但是比这个更加重要的潜规则,现在还没有有力的监督,所以我们确实需要大力的倡导行业性的自律,还有倡导行业性的监督。比方说财经方面对央视达芬奇的报道,或者对这个报道中文版的翻译我觉得都很好,所以我觉得搜狐传媒应该也可以在未来有更大的作为,像现在你们支持这样一种会议,我觉得是对一种向上的力量,正面的力量鼓励和支持,推动关于真相的传播,体现我们传媒的责任。另一方面对媒体界的问题,我觉得也许今后也可以合作,通过学校的力量和我们这样有公信力的传媒频道的合作,去进行一些媒体批评。

  搜狐传媒:完全可以。

  张志安:行业监督,因为这个东西很重要。

  "人可能有时候会通过改变重新认识自己"

  搜狐传媒:您当时从复旦大学然后到中山大学,初衷是什么,或者您觉得新的平台会带来什么样的东西?

  张志安:人可能有时候会通过改变重新认识自己,你在一个地方从小到大,一直从年轻到衰老,它的好处是你有一种从一而终的安全感和归属感,但实际上你没有通过改变的话没法重新了解自己,哪些是你自己可以去努力,哪些东西是这个机构给你的。所以我觉得换一个地方就是换一种新的空间,换一种新的平台,然后重新再来认识自己,给自己一个新的,让自己避免有更多的惰性,从新的再出发。我觉得到中山大学更大的改变是到了一个更加前沿的实验场,你在上海,我要研究中国的媒体,但是上海的传媒业并不是中国最前沿的,但是我们在广东就不一样,广东传媒业确实是中国最发达的,相对来讲最前沿的,所以你再一个媒体的实验场里面,你要研究媒体其实有了更直接的接地气,这个对我来说特别好。而且我深深感觉到广东的媒体也真的很尊重学界,这是学术界的人,他如果觉得你确实有想法,他非常尊重你,创造很多的机会跟我们互动,所以这个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机遇。另外还有一个你知道今天中国的媒体研究一定要和社会的变革整个的融合在一起,所以你还需要有一个更加前沿的,先锋的社会实验场,广东就是这样,它的社会改革,它的NGO管理,还有他和港澳台,尤其和香港之间的互动,所以它又提供了一个中国社会未来改革的实验场,所以我们这个里头就可以更好的把媒介和社会的变革结合在一起,所以对我最大的好处就是好像把一个本来想要研究游泳的人,你老在岸边,但是现在把你扔在游泳池里面,我觉得主要是这个好处。

  搜狐传媒:明白,您是地道的上海人?

  张志安:我是浙江人,半个浙江半个上海人,我妈是上海人。

  搜狐传媒:好,感谢您今天接受我们的访问。

  张志安:好,谢谢,我们以后多联系,多合作。

  搜狐传媒:好的,谢谢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