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网络媒体新闻价值取向误区刍议

2012-06-15 13:04:52  来源:Admin5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和发展,网络成为了新闻报道的重要媒介之一,并凭借其独特的时新性给受众以全新的感受。然而出于吸引观众眼球、盈利等目的,网络媒体在新闻价值取向上常常陷入过分追求时新性、冲突性、猎奇性的误区,导致新闻报道失真,误导受众,同时也损害了网络媒体自身的信誉。

  【关键词】网络媒体 新闻价值 取向 误区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和发展,互联网成为新闻传播的重要媒介之一,并日益挑战着传统纸质平面媒体的地位。以网络为载体的新闻突破了传统的新闻传播概念,在视、听、感方面给受众以全新的体验。它将无序化的新闻进行有序的整合,并且大大压缩了信息的厚度,让人们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有效的新闻信息。然而,出于吸引观众眼球、盈利等目的,网络媒体在新闻价值取向上常常自觉地“陷入”误区,在社会上产生了一些不良影响。这不仅混淆了观众的判断力,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网络媒体的自身信誉。因此,网络媒体应该树立正确的新闻价值观,力图客观真实地为公众传达有效信息。

  新闻价值是选择和衡量新闻事实的客观标准,即事实本身所具有的足以构成新闻的特殊素质的总和。素质的级数越丰富越高,价值就越大【1】。新闻的价值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编辑、记者对事实的选定情况;二是受众对新闻的关注程度;三是最终取得的社会效果。一些网络媒体主观地将“新闻的价值”混同于“新闻价值”,因此在取向上出现了误区。这些网络媒体的编辑、记者为了提高受众对新闻事件的关注程度,将选定的事件肆意夸大、渲染,将特殊事件普遍化,导致事实失真,也违背了新闻工作者的职业道德。

  一般说来,网络媒体(不包括微博、社交网站等自媒体)在新闻价值取向上的误区有如下几种情况:

  一、过分追求时效性,忽视了准确性

  为了吸引受众、制造轰动效应、追求高点击率以赢得利润,某些网络媒体常常忘记“速度往往是准确的天敌”,于是盲目强调争分夺秒的新闻报道,在缺乏求证和思考的情况下把一些刚刚发生、未经核实的新闻发不出去,甚至把道听途说的谣言当作事实来报道,这就使得网络被受众称为“谣言传播的工具和虚假信息泛滥的场所”。[2]

  例如:中国新闻网2010年5月17日在新闻《中国每年有220万青少年死于室内污染》中称:“记者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今天下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中国标准化委员会中国青少年卫生健康指导中心最新调查结果表明,中国每年有220万青少年死于因室内污染所引发的呼吸系统疾病,其中100万是5岁以下幼儿。有关数据显示,室内空气污染的程度高出室外污染5-10倍,全球4%的疾病与室内空气质量相关。”[3]事后,相关部门进行了辟谣。原来,报道该事件的记者参与了一个名为“室内空气污染控制措施研究成果发布会”的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是推广一款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产品安全研究所研制的以“海曼普滤芯”为主要净化材料的快速除甲醛空气净化器,推销者只声称每年有很多人死于室内污染,“220万”这个数字也是从2005年的某则报道上抄袭来的。由此可见,该记者一味地追求此会议的时效性,忽视了信箱的准确性,而且捏造数据,制造了一个“骇人听闻”的谣言,在一定时间内造成了受众尤其是刚装修好新房的人们的恐慌。

  因此,新闻工作者在追求新闻“时新性”的同时更应该以严肃认真的态度,对海量的新闻信息进行鉴别筛选,对于那些轰动的刺激性内容要进行反复的验证,尽量采用权威平面媒体的新闻信息,注意质与量的统一。

  二、过分追求冲突性,忽视了理性

  一些网络媒体在报道“人民内部矛盾”时,时常刻意强调冲突人群之间的职业对立性,或将强势一方的言语断章取义,显示出强势方“得理不饶人”的嘴脸,对受众进行道德绑架,从而使不明真相的受众发出偏激的言语,造成“群起而攻之”的混乱局面,进一步演变为“网络暴力”。

  2010年10月的“李刚门”事件愈演愈烈便是网络媒体过分追求事件冲突性,忽视新闻理性的结果。河北省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局副局长李刚之子李启铭在河北大学工商学院校园内酒后飚车,撞到两名大一女生,其中一名女生、出身于农民家庭的陈晓凤不治身亡。事后,媒体报道李启铭撞人后气焰嚣张,高喊“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是李刚”。紧接着,又有媒体爆料李刚在保定市区“五处房产”、李刚系河北省副省长的女婿,后均被证实是谣言。2011年3月,《河北法制报》爆料,“我爸是李刚”的语境与最初媒体的报道不符,当时在场的保安也表示,李启铭并非是嚣张而喊出“我爸是李刚”,而是在被保安拦截之后,害怕其父对他进行责罚,哭着求保安“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我爸爸”,保安追问他“你爸爸是谁?”李启铭哭泣着回答“我爸是李刚”,李刚是主管该校区辖地的刑警,保安自然知道李刚是何许人也。由此可见,“李刚门”的报道者为了强调所谓“官二代”(李启铭)与“贫二代”(陈晓凤)之间的冲突,不惜对李启铭的话断章取义,使与本案无关的李刚也陷入不仁不义之中,更使得社会对“官二代”长期误解,将其划为“飞扬跋扈”的代名词。

  同样的报道还体现在今年3月的“药家鑫案”中。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故意刺杀农妇张妙,引起社会巨大反响。某网络媒体在此案被曝光后爆出药家鑫是“军二代”的新闻,旨在故意揭示所谓强权一方与弱势一方的对立。2011年8月,央视主持人柴静在其节目《看见》中揭秘,药家鑫的父亲不过是军校毕业,后转业进一家工厂做临时工,药家并非属于富裕和强权阶层。“军二代”的虚假报道无疑给药家鑫的父母造成了很大的精神伤害,也让受众陷入了误区。

  三、过分追求猎奇性,导致新闻媚俗化

  有些网络媒体为了赢得大量的点击率,过分追求猎奇性,将新闻报道视为一种不严肃的行为,导致了新闻的媚俗化,使新闻报道失去了深刻的社会意义。

  新闻媚俗化的体现主要有二,一是选材媚俗化,二是言语媚俗化。它们的共同特点都是牢牢抓住年轻受众猎奇的心理,将新闻题材或言语进行新奇的处理,使得新闻的内容和形式娱乐化、消遣化,而这些加工过的新闻在很多细节上往往是失真的,其言语甚至带有嘲笑弱者、解构严肃场景的特征。

  选材媚俗化往往体现在:选择明星的私人事情、个人隐私等,对其进行大量曝光,甚至用揶揄的口吻对其生活方式进行评述。这一方面侵犯了明星的隐私权,也在很大程度上加大了明星的生活压力,使得明星不能自由生活,也使得网络媒体新闻的社会认可度大大下降。

  言语媚俗化主要体现在:用调侃、谐谑、揶揄的言语评价事件中的弱势一方,甚至把弱势方的遭遇当成笑话看待。比如,某网络媒体在报道某城市排水系统质量差这一事实时,竟然多次提到因积水而摔倒的行人“狗吃屎”、“老太太钻被窝”。这种言语风格大大带有幸灾乐祸之感,损害了记者“无冕之王”的形象。

  针对上述种种网络媒体新闻价值取向误区,笔者认为,对网络媒体新闻价值和新闻的价值进行定量研究和探索, 可以把握舆论导向、提高传播效果、树立媒体声誉、产生有效激励[4]。

  首先,要对新闻工作者所认定的“新闻价值”进行把关。网络审核平台的工作者应该本着客观公正的原则,对报道的事件进行筛选,对于那些不能引发社会深刻思考、一味曝光私人讯息以求“新”的报道,就不应让其在网络新闻媒体上公开。

  其次,要对报道的内容采取“内部审核”和“舆论监督”双管齐下的做法。网络管理人员应充当好“把关人”的角色。传播学奠基人之一的卢因在1947年提出了“守门人”或“把关人”的理论。他指出:“信息总是沿着包含有‘门区’的某些渠道流动,在那里,或是根据公正无私的规定,或是根据‘守门人’的个人意见,对信息或商品是否被允许进入渠道或继续在渠道里流动作出决定……信息的传播网络中布满了把关人”,【5】如记者和编辑决定报道什么事、采访什么人、传播什么消息、什么为重大新闻、版面和节目如何编排……在一切信息的采集、制作过程中,传者都起着把关、“过滤”的作用。

  最后,通过受众的反馈(如在网络新闻下面的留言和评价等),网络管理者和新闻管理者应及时把握:受众最关注什么新闻,最倾向什么风格的新闻报道,并据此制定记者的报道原则。

  新闻价值是由一系列新闻价值要素组成的,因此,网络新闻应该选取好新闻价值要素。一般说来,构成新闻价值的要素包括:真实性、新鲜性、重要性、接近性、显著性和趣味性。各要素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并列均等的。各要素之间,真实是第一位的,是新闻的生命,它包含在各个要素之中,因此,网络新闻工作者首要考虑的是真实性,不能一味地追求趣味性新鲜性而忽略了真实性。(作者系:天津大学文法学院中文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