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香江万基 用行动诠释责任(海外版记者走基层)

2012-09-12 11:25:18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本报记者(左一)在香江万基赤泥坝采访董事长王江(左三)。

  魏勤英摄

  

 

  香江万基厂区一角。

  魏勤英摄

  9月初,河南省新安县。秋意渐浓,明媚的阳光仍带着些许灼烧感。踏着潮湿的土路,爬上北冶镇核桃园村的一座山头,景象十分养眼——绿野环绕中,一块面积很大的平整耕地,郁郁葱葱的作物在微风下轻柔地摇曳。一群男女正在地里劳作,不时传出欢笑声。

  一寸土地都不糟蹋

  这块地有个特殊的名称:复耕地。是采矿后填埋矿坑新造的耕地。

  核桃园村村委会主任李卫国说起复耕地,乐得合不拢嘴。“俺村摊上好事了。这里原来是山坡地,还有住家。矿山租地,每亩补偿2万元,村民已经得到了实惠。有的村民想得开,拿着补偿款进城当起了城里人。现在,矿山又把复耕地免费交还给村民,山坡地变成平地不说,面积还大出不少。实惠大了。”如今,地里栽上了一些核桃树,又种了芝麻、毛豆,长势喜人。“明年,这地就好种了。”

  造复耕地的,是一家民营企业——洛阳香江万基铝业有限公司。今年初,在采矿征地尚面临漫天要价、百般刁难,严重影响矿石供应的困境时,香江万基毅然迈出了矿坑复耕这一步。“做企业的,要记得自己的社会责任,要为地方造福。”香江万基董事长王江这样解释复耕的初衷。

  大卡车从外面拉来无数的石头,把矿坑完全填平,上面再覆盖超过半米厚的土壤。两期工程完工后计算,土地面积比采矿前增加了七八十亩,达到将近300亩。香江万基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平均每亩地的复耕成本超过2万元。

  “值得!只要是有利于环境保护、有利于生态保护、有利于社会的事情,我们都会不计成本去做。”香江万基矿业部常务总经理孙本科说。

  就在我们造访复耕地的第二天,一批洛阳市人大代表考察了这里,对香江万基的担当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这在洛阳市乃至全省全国开了一个好头。

  进城农民过得怎样?我们来到北冶镇。小镇很漂亮,水泥铺就的街道,两旁一排排崭新的三层小楼。在李卫国的引导下,我们走进两户人家。

  40岁出头的何伟新,一个人在家看店。2010年,他揣着矿山给的13万元占地补偿款,自己贴补几万元,盖起这将近400平方米的小楼。二三层住人,一层开了个“舒心车店”,摆满了自行车、电动自行车和玩具。“小店每个月能挣3000多元。地不种了,都包给了别人,一年也能收入两三千元”。

  告别何伟新,来到一座居民楼前。一辆比亚迪小汽车“刷”地停在前面,走下一个30多岁的精干小伙儿,笑着迎过来。屋门一开,两个漂亮的小女孩见来人,一阵笑蹦跳着藏进了里屋。

  “我的两个女儿,闹得很”,小伙儿笑道。屋子很干净,42寸平板电视、沙发、冰箱一应俱全。电视墙的一角,摆着一家四口的合影。小伙子叫何东良,是核桃园村的电工,一个月拿1000多元钱,还经营着一家生产陶粒砂(开采石油用)的小厂子,收入不错。“买这房子花了14万元,130平方米,用的是矿山占地补偿款。”

  何伟新、何东良仍是核桃园村村民。北冶镇镇长李卫星说:“他们以后都要转成城镇户口,由社区管理,就是真正的城里人了。”

  一点污染都不放过

  赤泥坝,是王江格外操心的事。说是坝,实际是赤泥储存库。从厂区后门出去,一路爬坡,路边并排3条粗约20厘米的管道直通山顶。来到山顶,眼前突现一处几十米高的大坝,屹立于两座青山之间。这就是香江万基的赤泥坝,库容270多万立方米。

  “安全吗?”“我经常上来走走看看。这大坝表面看是土坝,其实里面打了3000吨水泥。大坝的安全不仅仅是香江万基的事情,也是库区周围百姓的事情,是新安县、洛阳市的事情,只能办好,绝不能出任何纰漏。”王江在大坝上边走边介绍,“事实证明,我们当初请专业机构设计、下大本钱修建,保证了大坝的安全。你看大坝多结实。”

  “会有污染吗?”“这个请放心。赤泥都是通过管道泵上来的,沿途绝对不会接触土壤。输入库里,库坡库底都用防渗膜覆盖,没有泄漏,不会对库区的土壤造成污染。下一步我们将加大环保、安全方面的投资,建设赤泥压滤项目。”王江指着库区旁的农田:“你看,如果有污染,庄稼长不了这么好。”

  赤泥含有许多有用的成分,比如氧化铝、液碱,这些都可以加以回收利用。“我们正在进行科技攻关,大概3年时间,就能掌握从赤泥中提取氧化铝和液碱的技术,剩下的废渣,用来做建筑材料。那时候,我们对铝矿石真正做到吃干榨尽,一点儿都不浪费。”

  库区两边用石头、水泥砌有两条截洪渠,坝底则修了两座储水池。站在坝坡下部仰视,坝面一片碧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