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用理性告别伤痛与惊恐

2012-07-12 10:03:50  来源:Admin5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人大新闻学院暑期国情教育实践团成员在5.12地震纪念碑前合影
 

人大新闻学院暑期国情教育实践团成员在漩口中学遗址前合影

 

同学们在震中纪念馆缅怀厅为逝者献上一束电子黄菊


  空气仿佛都凝固了,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这里的每块砖、每片瓦、每棵树,似乎都在无声地诉说。

  漩口中学遗址——祭奠灾难

  一个铺着红白瓷砖的广场,二十级台阶,四栋分别向三面倒塌的旧楼房,几处堆积成山的碎石。巨大的汉白玉时钟安静地躺在台级中央,两条深邃的裂痕化作表针,将时间永远地定格在2008年5月12日的14:28分。

  这就是曾经的漩口中学,如今它已成为了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的纪念遗址。

  在这里,碎砖石真实地堆积在脚下,几根钢筋水泥柱的支撑维持着楼房在坍塌的那一瞬最自然的状态。这是我们看得见的灾难。如果说体会,没有什么比亲眼见证、亲手触摸的感触来得更直观更强烈了。

  那个在地震来袭时始终屹立不倒的旗杆已被换上了崭新的国旗,依旧矗立在房屋残骸最高处的天空。与之相呼应的是广场上那面旗帜状的纪念浮雕,以国家的名义书写碑文,没有署名,没有时间。这样的浮雕在中国只有两座。另外一座在两千公里以外的北京,在天安门广场上有八面同样风格的浮雕,那是人民英雄纪念碑。

  曾经亲历灾难的残骸与祭奠灾难的建筑交相辉映,完美地融为一体。那是在歌颂无畏的气概和重生的勇气。如果说灵魂的升华,没有什么比精神的传承更有力、更持久了。

  国际学术中心——防灾意识的延展

  在映秀镇地震纪念园区一角,座落着两座现代风格的建筑,外墙从上到下都是由蓝色玻璃拼成。一座是方扇形缺一弧角,一座独栋呈圆柱形,像个巨大的毡包,刚好能填入扇形的缺口。

  这组建筑是映秀抗震救灾国际学术交流中心,由法国设计师保罗·安德鲁设计,应合了中华传统中“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的理念,以建筑艺术的手法,画出了大地震在人们心里的形象。

  劫后重生的映秀,没有滞思于哀恸,止动于纪念。地震学术研究会议在此举行,汇聚了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地震专家。正如保罗·安德鲁的设计理念:为了忘却的纪念。只有当我们洞悉了灾难原因的全部秘密,有把握避免悲剧重演时,才有资格忘记伤痛,卸下包袱。

  映秀国际学术交流中心,使得汶川映秀不再仅仅是地震的中心,也成为研究地震,从而实现防震的学术中心。它的设立,显示了汶川人科学运转灾难文化,努力减轻地震灾害的决心。

  汶川地震震中纪念馆——声光电的多维展示

  登上512级台阶,就到了5·12汶川特大地震震中纪念馆,这座半山腰上的青灰色砖结构建筑,在苍郁的林木中俯瞰着重生的映秀小镇。

  纪念馆中声光电结合的新理念,让人们有机会重新理解和感受这场举国悲恸的灾难。

  点点繁星照亮缅怀厅,来往的人群排起长队在巨大的向日葵电子屏前驻足,只需用指尖轻触,就能亲手为地震遇难者献上一束电子黄菊。

  影屏环绕的体验厅,映射出2008年5月12日的汶川生活画面。当时钟指向14点28分的那一刻,地动山摇。顷刻间,楼房化为灰烬,桥梁崩断,道路撕裂,人们发出惊恐的喊叫,紧紧相拥。4分钟后,体验厅灯亮,地面停止晃动。

  在启示厅,木质结构、混凝土结构、减震墙结构的模型并立一起,人们摇动桌板下的手柄模拟地动,三者的抗震能力对比一目了然。

  纪念馆的各个展厅,通过墙壁上的科普动画、常识抢答等人性化的多维方式,让人们在交互活动中,学到了地震中简单实用的自救方法。

  穿过翠绿的重生长廊,走出纪念馆,小镇上散布着渠池,街边长凳上坐着老者,三两骑行者从街心花园穿过,映秀以其独特的设计和文化理念,告诉我们她经历了什么。汶川已经擦去眼泪,映秀对灾难的纪念也不只伤痛和哀悼,而是多了份理性的诠释和期望。(中国人民大学:莫竟西 孙婉露 孙璇 徐贇 苑博洋 张格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