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今日舆情解读:公共管理死角更需阳光普照

2014-03-26 14:53:09  来源:人民网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一、热点事件概述

综合今日舆情数据,今日舆情热度最高的事件是“媒体起底东莞丐帮”,热度最高的单条网络新闻是网易新闻:“起底东莞"丐帮":帮主为利润砸断幼童腿喂安眠药”。截至今日13时,“东莞丐帮”相关话题位居今日舆情热点排行第一位,已有超过120万网友参与讨论和超过10万条网民评论。

今日舆情热点:东莞丐帮

3月13日,凤凰卫视“社会能见度”栏目报道《“丐帮”调查》报道曝光了东莞一些犯罪团伙用各种非常手段使人致残,逼人乞讨的问题。资料显示,在东莞专门以乞讨为生的约3000余人,而在东莞城区就有1000余人。这些职业化乞讨人员的背后往往是残暴的犯罪集团,他们故意使小孩、老人致残,然后逼他们乞讨。该报道随后引起网络和媒体等强烈关注。



二、相关舆情走势分析

1.各类媒体报道走势图



据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观察,3月13日,凤凰卫视报道《“东莞丐帮”调查》报道了犯罪团伙用各种非常手段使人致残,逼人乞讨的消息,引发舆论的强烈关注。截止到3月17日15时,凤凰网的相关报道视频的播放数超过172万,网民们的跟帖评论数量超过2.5万条。



该视频被网民们转发到论坛、博客、微博、微信等各类网络媒体上并引发众多网民热议。

网民们称“东莞丐帮”犯罪团伙的做法令人发指,呼吁相关部门行动起来,对“东莞丐帮”进行彻底整治。而“碰到职业化乞丐该不该给钱”等话题也成了网友议论的焦点。多数网友称此事触目惊心,要求严惩犯罪团伙,也有人指责政府不作为。对于碰到职业化乞丐该不该给钱,网友们给出了不同的观点。有的网友认为给钱是滋长犯罪,也有网友认为不给钱的话,那些乞讨者会被殴打,下场更惨。

3月18日,广东东莞市民政局局长杨东如就“东莞丐帮”问题进行了回应。随后受到中国广播网、中国新闻网、网易等各大新闻网站的强烈关注。推动“东莞丐帮”话题相关舆情热度呈现爆发性增长态势,当天的相关网络新闻超过360篇,相关论坛帖文超过390篇,相关微博超过9.6万条。

截止到今日(3月19日)15时,该话题的相关网络新闻已超过620条,相关微博超过2.9万条,数据显示,相关舆情热度仍处于快速升温状态。



三、网民热议:“丐帮”猖獗谁之过?

“东莞丐帮”消费着人们的同情心

四南哥(歌手刘四南,个人代表专辑《忆秋风》):睡不着,脑海里全是东莞丐帮的新闻,脑海里一幕幕都是那些受害者,这些丐帮魔头一定会遭到天谴的。其实东莞救助这些残疾乞丐比扫黄更迫在眉睫。我想下次我再遇见这样的乞丐我还是会给钱,因为他们每天要够了规定的金额,至少可以少挨一顿打吧。

李计伟(暨南大学华文学院教师,语言博士):武侠小说中,丐帮素有侠义之风。但与今日之骗来孩子、收了弃婴,把人打残、死了就扔掉的残忍帮主团头相比,还真让人怀疑小说中的侠义或许不过是传说。“东莞丐帮”伤及无辜的同时,消费着人们的悲悯与同情。

网民“美女追我X条街”:同情心会引起“丐帮”现象扩展。正因为有利可图,“丐帮”的规模才会越来越大,受害的儿童才会越多,给这样的职业乞丐钱,正是滋生罪恶的土壤!

“丐帮”不仅仅是东莞有

网友“丁2”:别说什么东莞了,这事在东莞被揭出来,并不代表别的地方没有,这事发生在东莞,并不代表是东莞特有,所以,少在这转移仇恨避重就轻了。

网民“Chefere ”:刚看到微博发布东莞丐帮揭秘,可是我想说的是,我们大西安满大街都是这种断胳膊断腿、身体残疾的乞讨者啊!我天天都会遇见很多!谁都知道这不正常,可也没有见相关部门解决下此事呢!怎么现在才曝出个东莞来!看来这几天大街上应该会见不到他们了!

“丐帮”猖獗谁之过?

段郎说事(九江市公安局民警段兴焱):近日,媒体曝光“东莞丐帮”,一位曾混迹东莞丐帮的老人称,帮主为了利润,会把幼童的腿砸断,而幼童越惨帮主越赚钱。为了防止大一点的孩子报警,丐帮会给他们吃强力安眠药。这是犯罪!

网民“colon”:政府对那些犯罪的法律惩处有点不得力,往往罚款关个几年就了事,这种不痛不痒的法律惩处对午那些人来说没什么威慑力,有些地方政府甚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没有施舍就没有“丐帮”

海峡深呼吸(海峡卫视新闻节目版块负责人许金钟):在东莞,操纵残疾人和儿童进行乞讨现象十分严重。给不给钱童丐?正确答案:绝不。你给的每一块钱都在喂养这个邪恶到极度的链条,让更多儿童被卷入这个“产业”。

网民“竹雨彷”:东莞丐帮本是侠义门,为何弄残人?一切为乞讨,钱财大把存。好心做坏事,被骗也不恨。为保乞儿好,莫把钱再扔。——竹雨仿作打油诗。希望好心人不要因为是小钱就宁愿受骗,那不是帮人,是害人。

整治“丐帮”刻不容缓

栀天下(天涯社区舆情编辑):因公共管理缺位,才使得犯罪团伙如此凶残、嗜血且肆无忌惮。东莞“丐帮”黑幕已被揭开一角,我们希望扫除“丐帮”的罪恶就像东莞“扫黄”一样,除恶务尽。事实上不只是东莞,也不只是“丐帮”,应消除全国范围内所有像“丐帮”这样的公共管理死角,让所有超越现代文明社会底限的罪恶没有存在的土壤。

陈砺志(麦特文化传媒总裁):希望央视、东莞和广东政府拿出比扫黄更大的力度,打掉残害儿童、制造残疾乞丐的“丐帮”!

安以陌(畅销书作家、《周末新人物》栏目主播):虽然骇人听闻,但绝对不是新闻,我今天就在天桥上看到残疾乞丐。这样的人,绝对应该判死刑。对于儿童乞讨,以及残疾人乞讨,公安应该无条件地介入调查。

媒体为何现在才报道

荣波(博雅天下传播机构总裁、发行人,《京华时报》 总裁):政府看不见,媒体“看不见”!

网民“你认识我的哈”:怎么可能就只有一个东莞是这样,全国都有,06年就已经在调查的事情到现在将近十年,依然没有专门的部门来管,媒体曝光一阵就关注一阵,媒体不关注,就放任自流,这样到地球毁灭都根治不了。

警惕身边的骗子

网民“苗的橙子”:遇到这样的人警察就应该去调查和解救,正常经历的人怎么可能残成那样?尤其是小孩!家长肯定宁愿自己上街要饭也不会让自己孩子出去要饭的!

网民“伪装_假动作”:街上越来越多的残疾乞讨者不断冲击着我们的眼球,博取着我们的同情心,但我们是否有想过这些人的残疾是否先天的?是否自愿乞讨?我们在救助的时候为何授之以鱼而不授之以渔?为何不放下我们高高在上的身段,去了解真实的他们。

东莞再引关注

华人出国(广州市华人出国事务有限公司官方微博):一开电视,四海升平,国泰民安;一开电脑,天灾人祸,混乱不堪。曝光之后扫黄,扫完又出丐帮。东莞怎么了?



四、媒体评论:让文明的阳光照进“丐帮”江湖

让文明的阳光照进“丐帮”的江湖

@三峡晚报:【让文明的阳光照进“丐帮”的江湖】丐帮在“江湖”上行侠仗义形象不过是武侠小说家为了剧情的杜撰而已,真实的丐帮实情完全超乎想像,不忍卒读!别说人性,连兽性也无。……东莞丐帮黑幕已被揭开一角,我们希望扫除丐帮的罪恶就像前一段东莞“扫黄”一样,除恶务尽。

执法者不作为是严重渎职

@京华时报:【“丐帮”何以缔造出“法外江湖”】法治社会不容正义失守,但“报警也没有什么用”,受害者亲属的遭遇折射出现代执法力量的尴尬。光是指摘执法不作为或许有些“站着讲话不腰疼”,但哪怕是针对一次报案多一份警觉,哪怕是发现蛛丝马迹也不放弃,及早洞察其中的犯罪动向,也不至于发展到今天还需媒体曝光的地步吧。

@华商报:【那些沉沦的人性与渎职的公权】在每一个社会里,只要有了物质和利益的驱动,个人之恶便不会消散。国家和相关机构的任务便是利用政策、创制法律,将个人之恶扼杀或消解于肇始之初。遗憾的是,相关部门这些年并没有将这些个人之恶叠加的集体犯罪严厉打击。他们采用游击和踢皮球的方式相互推诿,失去联动机制的治理模式最终导致无辜的孩子成了犯罪集团追求利益的工具。相关部门在处理这一问题上的不称职,个别机构在违法犯罪时的“视而不见”,正是这一悲剧得以发生的现实根源。

《西部商报》评论指出:如果政府、警方能多一点责任心,类似“东莞丐帮”这种残害逼迫儿童乞讨的罪恶应该无处容身。但是当地政府、警方要么不闻不问,要么没有报警就不出警,那么实质上这就是见危不救,见恶不除,是严重的渎职犯罪。而正是这种渎职,成就了罪恶的丐帮的保护伞。

整治“丐帮”刻不容缓

@检察日报:【向“城市丐帮”宣战】“丐帮”无关贫困,更多的是职业化的乞讨。对于这样的社会丑恶面,政府部门必须从以下两个层面入手:一是,法律利剑要给力出击。司法层面要加大对这些案件的惩处力度,以儆效尤。尤其是对侵犯儿童健康和生命安全的种种恶行,更要大力惩处。二是,社会要建立健全发达的社会救助体系。政府部门必须建立起针对这些被打残的儿童和老人的救济制度,让他们真切体会到组织的温暖,让他们有家可归,有饭可食。

@现代金报:所谓“丐帮”绝不只是东莞一地的现象,各地都有残疾乞丐游走街头,他们身后,也许也存在着类似的暴力犯罪团伙,只是我们熟视无睹的平庸之恶,让他们长期逍遥法外无法无天,救助街头乞丐刻不容缓。

警方应主动打击犯罪“丐帮”

@新京报:【“东莞丐帮”,警方得去“揭秘”】媒体调查称有犯罪团伙用各种非常手段使人致残,逼人乞讨。正常的乞讨,政府不必干涉,但诸如租儿童、毒打致残、逼迫乞讨之类,就不能当做是“丐帮”的事。尤其那些残疾乞讨儿童背后是否暗藏犯罪,不能总等媒体去“揭秘”,警方应更主动。

“东莞丐帮”提示社会治理亟须转型

《长江商报》评论指出,犯罪集团“丐帮”的存在,也提示着社会治理模式的转型更新。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也是承认自上而下单向度的政府治理的局限性,强调充分发挥政府、市场主体、NGO等社会组织以及公民的积极作用,形成多中心治理的多元共治、互动合作局面以弥补“政府失灵”。犯罪集团“丐帮”是社会转型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自然也需要通过社会治理模式的更新转型来加以解决,从而消除社会肌体上出现的毒瘤。而就根本和长远而言,还在于推进户籍改革,打破城乡壁垒,促进新移民对城市社会的融入,构建起一体化、全覆盖的法治社会,不留“三不管”的“断裂带”,最大限度消除游民的产生及其活动空间,从而釜底抽薪,降低“丐帮”犯罪这般极端事件的发生几率。

@石家庄新闻网:【解救被迫害的乞丐就是最好的施舍】媒体的报道就是一种举报,公安机关应该据此对全国的乞讨者进行排查。政府应该建立健全打击非法组织乞讨行为的长效机制,一是釜底抽薪,在乞讨组织者的聚集区、来源区加强普法宣传,明示法律底线。对一些重点嫌疑对象重点监督,及时发现制止查处违法犯罪行为;二是加强对乞讨者的巡查走访,及时发现涉嫌犯罪的线索;三是积极鼓励社会举报,拓宽监督渠道。我们必须要尽快想办法把那些苦苦挣扎的乞讨者解救出来,这应该是一种最好的施舍,也是我们的责任。

相关立法还须修改完善

《长江商报》评论指出,如果说不作为以及权力寻租只是执法层面的不给力,那么上溯到立法层面,《刑法》对于拐卖儿童的打击力度同样远远不够。西南政法大学教授高一飞曾指出,拐卖儿童三人以上才可能处以死刑,他拿拐卖儿童和贩毒做比较,贩毒50克应当“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而拐卖儿童一到两人只是5年到10年有期徒刑,严重违背了“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公民人身不可出卖,而或买或租乃至偷、骗、抢来儿童,故意弄残,逼其乞讨,以为牟利工具,不仅危及受害者本人,家属也得承受散尽家财的寻人成本、生不如死的精神折磨,不啻毁人、毁家的严重犯罪。



五、东莞市民政局回应“丐帮”问题

据媒体报道,广东东莞市民政局局长杨东如就备受关注的“东莞丐帮”问题进行了回应。杨东如表示,东莞公安、民政、城管等部门已经就此问题进行紧急协商,已初步制定方案,将加大对乞讨人员救助力度,加大对逼人乞讨等犯罪行为的查处力度。

东莞市民政局局长杨东如表示,民政局的救助人员一直在进行对乞讨人员的救助工作,但在实际工作过程中他们也经常遇到乞讨人员不愿意接受救助的情况,由于救助需要被救助人自愿,所以面对不愿意接受救助的人员他们也很无奈。

就东莞是否存在一些犯罪团伙用各种非常手段使人致残、逼人乞讨的问题,杨东如表示,对于这方面的情况他们目前还没有掌握到,需要等公安机关进一步对此进行调查。目前东莞市民政局已经和东莞公安、城管等部门初步制定方案,他们将多方联动加大对乞讨人员的救助力度,加大对逼人乞讨等犯罪行为的巡查和查处力度。



六、舆情点评

继2月份的“东莞扫黄”话题之后,“东莞”再次成为了舆论关注的一个热点城市。

据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观察,3月13日的凤凰卫视“社会能见度”栏目报道《“丐帮”调查》报道揭开了“东莞丐帮”的真实面目。随后,相关舆情在各类网络平台上持续发酵,但由于两会刚刚结束,以及马航失联事件、乌克兰国内的政局变动等重大事件连续成为上周以来舆论热点的原因,相关舆情热度在经历了5天左右的发酵期之后才开始全面爆发。而3月18日东莞市民政局局长杨东如就备受关注的“东莞丐帮”问题进行回应也成为相关舆情快速升温的一大直接原因。尽管有网民指出,类似“东莞丐帮”的人在全国其他城市也并不罕见。

在此之前的网络上已经对此话题进行了沸沸扬扬的深入讨论,截止到今日15时,凤凰网的相关视频的播放数超过172万,网民们的跟帖评论数量也超过了2.5万条。网民们对于报道中犯罪团伙用各种手段使人致残逼人乞讨的情节充满着愤慨之情,认为这种行为是赤裸裸的犯罪,追问这些乞丐背后究竟是谁在操纵?为什么都这么长时间了才出现媒体报道?当地政府和公安机关为何不出面调查?网民们呼吁政府部门拿出比扫黄更大的力度整治“丐帮”,还应对全国范围内所有像“丐帮”这样的公共管理死角进行清查并拿出相应的整治措施。

与此同时,有评论指出,类似“东莞丐帮”的犯罪集团的存在也提示着社会治理模式的转型更新,政府应建立健全打击非法组织乞讨行为的长效机制。相关学者更是指出还应修改和完善相关立法。而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还需要相关主管部门推进户籍改革,打破城乡壁垒,促进新移民对城市社会的融入,构建起一体化、全覆盖的法治社会,不留“三不管”的“断裂带”,最大限度消除城市游民的产生及其活动空间。

据媒体报道,目前东莞市民政局已经和东莞公安、城管等部门初步制定方案,将多方联动加大对乞讨人员的救助力度,加大对逼人乞讨等犯罪行为的巡查和查处力度。在东莞丐帮黑幕已被媒体揭开了一角,那些充满爱心施舍穷人的人们的同情心值得珍惜,不应被那些职业乞丐们欺骗性地消费。而如何让文明的阳光照进全国各地的“丐帮”的江湖,消除散步在各地城市的角落里的这道伤疤,也应该成为各地政府深思的重要课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