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致敬,《读者》!中国人的心灵读本(2)

2013-03-26 13:26:18  来源:经济日报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新与老

   冰与火的考验

  在北京工作的李凤琴对《读者》的好印象,从10年前的高中时代起一直保留至今。“记得当时有一个‘神奇’的作者,叫‘佚名’。”她笑着告诉记者,“《读者》在学校是买不到的,还是语文老师自己订了一套,给我们传阅,意在提高作文水平。我们班当时有68个人,全班从靠左墙边或右墙边的第一位同学开始,‘一条龙’式传阅,轮一圈差不多要1个月时间。往往这一期还没有传完,下一期新杂志就到了。”

  和李凤琴一样,很多人对《读者》的最初记忆都是建立在青葱般的学生时代。多年以后,它就像一位相识已久的老友,即便会因工作等原因不再常常相见,但偶尔一瞬一景的联想却又触及内心深处,种种感觉油然而生,万缕千丝的情绪连同记忆陈酿,久久回荡心头。

  当下,虽然《读者》这位“老朋友”的月均发行量仍保持着优异成绩,但和所有报纸杂志一样,它一步步走到今天,受众群在发生变化,传播途径和发展环境也大不相同。一面是数字媒体的“逼宫”,一面是为数众多的热情读者,这样转型升级的挑战对《读者》而言,犹如一场冰与火的考验。

  “你会看到《读者》一直办下去。”面对美国老牌杂志《读者文摘》母公司4年内第二次申请破产保护的消息,彭长城不改坚定,“《读者》正在努力适应传播方式、读者消费习惯的变化,今年我们准备在数字阅读领域发力”。

  不能和市场与时俱进,或利用新媒体的方式不够,是现在很多平面媒体面临的问题。“转型过程中,对原有的东西怎么保存,怎么使它从形式等各个方面更加精美,都是需要探索的问题。”彭长城说。如今《读者》电子版已投放苹果商城,很大一部分电子期刊订阅者来自国外。彭长城告诉记者,目前公司数字阅读产品产生的利润构成比例较低,纸介阅读带来的效益较高,但“肯定会在这几年发生很大变化”。

  除电子读物外,他们还准备针对日益趋多的有车一族开发声音图书馆、声音阅读室等。彭长城认为,一方面人们的消费方式在发生变化,但另一方面,消费方式的变化也为传统产业提供了新机遇,“这就要看我们能不能有慧眼,抓住机遇,把事情做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