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中国首部知青日记出版 坚韧和向善引共鸣

2012-10-22 10:47:48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数以千万计的中国年轻人投入一场“上山下乡”的运动中,走向农村,与国家一起蹉跎、奋进,将热血、激情和青春挥洒在大江南北。他们被称为“知青”。几十年过去,他们中很多人成为改革开放的骨干力量和社会精英。

  中国第一部记述知青生活的诗集《知青日记及后记》近日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中国诗人骆英以诗歌的方式回忆了自己的知青经历,通过对平凡人物的描写与追述,记录了难以磨灭的往事,还原了那个时代的特质。

  诗作带有一种谣曲的风格,自然清新,不事雕饰。“伊忠仁”“吴雅芳”“李一平”“段小妹”“段春保”“段公安”“黄会计”“陈税务”……他们“干农活”“挣工分”“喝酒打赌”“开沟挖渠”“套车拉粪”……一个个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人名背后,都代表着一段那个年代的故事。

  中国诗人、评论家汪剑钊评价,诗人真实再现了当时的年轻人对待生活的态度、对未来的迷茫,以及对人生道路选择的深刻思考。

  “知青年代的事情,事事与己有关,更与故事当中的人有关,但是骆英用平常的语调,把扭曲时代的荒诞和悲情隐藏在背后。”著名诗歌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谢冕表示,骆英不仅绘声绘色地叙述故事,在他的谐趣和嘲讽中,貌似轻松的文笔写出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沉重,让人感受到无边的灰色,含泪地笑、吞声地哭,在琐碎中看到完整的时代。

  四川作协副主席、成都师范学院教授邓贤在初中二年级时就当了知青。他说,知青是很特殊的一代人,走过贫困、忧伤、绝望但又激情燃烧的岁月,他们承受了灾难,付出了代价,才终于启发、造就了之后强有力的改革开放,并迎来改变命运的机遇。

  “如果我们这一代人都能够拿起笔来写一下自己的青春记忆,便是一个民族精神文化遗产。”邓贤说。如今,他也是中国知青文学作家。

  诗人骆英本名黄怒波,曾于1973年至1977年在宁夏农村插队当知青。他说,《知青日记及后记》是为了献给那些过去的日子和依旧在底层的人。“我在诗歌里与那些日子、那些人重逢。当时的贫穷、渴望、哀怨,如今都变成一种乡愁。让当下的我们重回简单、纯真、善良和平和,保持向上的核心价值和美学志趣。”

  他认为,经历了那个特别的年代,中国人人性里最柔软的部分依然存在。正因为如此,不少读者在知青日记里读到了一种温暖与肃然起敬。

  美国诗人、翻译家梅丹理从知青日记里看到“中国特有的知青一代发自灵魂的声音”,“那是一个造就了一批坚韧的人的时代,他们最终坚强地走向生活与未来。这种精神内核正是当今的时代所需要的,不论是中国或是美国。”

  骆英的知青日记,在形式上呈现出历史和当下的对话性。“知青岁月并没远去,仍然在今天的历史进程中呈现结构性的历史意义,所以才有今天的‘知青热’现象。”诗歌批评家、理论家吴晓东说,知青们固守了自己的人性和人格底线,并不断成熟起来。反观当下,很多人反而觉得不幸福,被困惑和迷茫笼罩着,精神世界出了问题。

  “希望知青年代留下来的人性中向善的因素与力量,可以弥补当下的某种缺失。”骆英说,那是一种接近大地、扎根大地的精神,与农民兄弟的同舟共济、抱团取暖的无怨无悔。

  与《知青日记及后记》一同出版的,还有骆英的另一部诗集《水·魅》,诗人用灵动的语言叙说了对自然、生命哲理般的思考,展示了宇宙万物之美,没有凝重的时代忧思,没有对人性的批判与嘲讽,也没有对死亡与极限经验的表述,只有安静、缓慢、轻盈、细微,恒久,呈现了一个充满了微物之神的灵性世界。

  “看起来两部分诗歌不搭界,实际上是一种对日子的看法和对未来想象的前后延伸的接连关系。”骆英说,希望这样的诗歌,可以让21世纪的人们在绝望时、抑郁时或者愤世嫉俗时,可以在灯下静静阅读,找到一种安宁,与乡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