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科技融合出版:“1+1等于11”的聚变

2012-07-02 11:40:23  来源:Admin5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传统出版周期长,销量难控,一旦产生库存,就很棘手。与此同时,数字出版不断创新、发展迅猛,数字化生活已经无处不在。

  《新闻出版业“十二五”时期发展规划》中明确,到“十二五”期末,力争实现数字出版总产值达到新闻出版产业总产值的25%。于是,多数传统出版机构都在积极转型,改变固有的经营模式,以在数字时代“突围”。

  在今年立项的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中,由北京中文在线数字出版股份有限公司承担的《基于原创模式的协同出版服务与应用平台》项目就有着特别的意义。

  “我们将构建以原创文学创作模式为基础,以传统出版机构为协同运营核心,引入传统出版中的作品征集、编审机制,使用当前数字出版中的主要技术,实现在线创作、协同编审、基于数字内容版权保护的多渠道发布、离线与在线阅读等功能的新型数字出版模式。” 北京中文在线数字出版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童之磊介绍说。

  破旧立新 打造新型数字出版模式

  随着计算机技术以及互联网的普及,新兴的数字出版启发了人们的无限创意。尤其是,中文在线旗下17K小说网、起点中文网、天涯论坛等为代表的原创性网站开创了与传统出版有着本质区别的中国原创作品互联网出版的新模式。

  传统出版往往以编印发方式有控制地组织优秀作品,相比之下,网络原创吸引的是对有出版需求的个体或机构,他们发布自己的创作并在公共平台上充分分享。通过数字技术对内容进行编辑加工,并借助有线互联网、无线通讯网和卫星网络等传播作品。数字出版以海量存储、搜索便捷、传输快速、互动性强、成本低廉、环保低碳等特点在出版市场中赢得重要席位,并成为出版业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出版业发展的主要方向。

  在2009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上,一家德国出版业杂志的全球调研显示,50%的出版人认为在2018年数字内容销售额将首次超过纸质内容。而在2011年4月,亚马逊称其售出的电子书数量首超纸质书。

  对出版业的发展势头,童之磊有着自己的思考,“不管是世界还是中国,数字出版都会成为一个大的发展趋势,传统出版面临着向数字出版转型的境况。在这种情况下,需要有一个平台来帮助它们转型,如果每一个出版社都做一个平台,难度很大。”

  在童之磊看来,传统出版机构作为内容提供商,大多缺少技术支持。在这种新的模式下,建设一个共有的中心平台,出版单位通过加盟方式进入,最大程度节省在数字出版平台上的建设费用。对于占据大半壁江山的很多传统出版机构而言,这种方式有助于他们在转型的尴尬中找到自己的出路。

  新模式意味着先有数字化作品,同时采用多种商业模式销售,摈弃了原有的先纸质、再数字、最后电子化的销售模式。童之磊表示,新模式的出现将使多方受益,尤其是保证了出版业作品的繁荣。“引入网络原创文学模式,能够形成稳定的原创作品创作群体,从而使内容极大丰富。出版机构介入数字出版流程,可以发现更多的优秀作品,并可以由网络走向传统纸质出版。”

  “文学是这个市场上最先爆发的一种形态,所以我们先在这个领域提供服务,未来我们希望这个平台出现诗歌、散文等更多的文学表现形式,以及像经管、学术等非文学作品类别。”童之磊说,出版机构在保证作品质量、水平的同时,使得原创作品不再局限于原创小说,可以逐步扩大成各种体裁,如漫画、音乐、视频等。

  内容为王 多方协同谋划出版蓝图

  网络原创文学创造了海量的作品,但在浩瀚的作品面前,网站编辑的把关力量却显得势单力薄。即便目前国内资金雄厚的超量级的原创文学网站也只有二三百人的编辑团队,海量的作品涌向细小的瓶颈。

  而传统出版机构最核心的竞争力就在于编辑团队的选题策划、编辑审稿等专业经验以及严格的出版体系流程。

  如果多方互补,是否意味着联手=双赢?

  作者群体与出版社通过该平台进行协同作品创作——出版单位的专业编辑人员对作品进行编审,并形成可出版发布的作品——系统通过多种渠道进行作品发布——最终到达读者。

  创作者、出版发行机构、渠道提供商、政府主管机构、协同服务提供者、读者,中文在线的这个数字出版新模式,需要多方的共同参与。

  相比同样做平台的苹果公司,童之磊认为他们在做的事情并不相同。“苹果公司这样的平台针对应用程序和个人,而我们这个平台是一个既针对个人,也针对出版机构的协同平台,实现传统出版流程与平台的有效对接。”

  “将来平台一旦搭建成功,中文在线就可以把内容和客户的优势对接到这个平台上,让其快速成长。”童之磊介绍说,在过去的十二年中,中文在线积累了强大的合作关系,与国内400余家版权机构合作,签约知名作家、畅销书作家2000余位,拥有驻站网络作者超过10万名,累计用户超过6000万。

  “任何一个时代,不管是数字出版,还是未来的虚拟出版,不能改变的一件事情是,内容为王。”童之磊坦言,谁有内容,谁的内容“质高一筹”,必然能够领跑未来的出版市场。通过数字出版新模式的示范,将吸引传统出版、原创作者深入参与数字出版各环节活动,优化资源及相关核心产业汇集,逐步形成产业集群效应,推动区域性数字出版产业聚集区的建设。

  融合聚变 科技为文化插上腾飞翅膀

  手指一动,你就可以在宽大的电视屏幕上享受原本你在手机上看着的小说;鼠标一点,你就可以通过手机继续浏览刚才在电脑上查阅的信息。这些看似高科技的操作已经在我们的生活中出现。出版业正不可避免地被数字化、网络化的浪潮裹挟向前,新技术的诞生让内容的表现力和传播力大幅增加。

  现在,数字终端的多元化使得优秀作品的传播无所不及。图书一方面可以通过传统方式进行纸质图书出版,另一方面以数字图书的形式,通过互联网、手机、手持阅读器等终端数字设备进行同步出版,实现“一种内容,多种媒体,同步出版”。而这正是中文在线所推崇的数字出版概念——“任何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以任何方式获得任何内容”。

  童之磊表示,通过“基于原创模式的协同出版服务与应用平台”创作的作品,经过不同产品形式的加工,形成可供互联网、无线互联网、手持终端、纸质出版等不同渠道发布的产品,最终通过统一的发布平台进行发布。精简了数字出版产业链条,提高了产业生产率。

  此外,平台中的多维度评价体系将成为多方用于观测出版市场的晴雨表。通过从作品题材、产品种类、阅读量、下载量、购买量、用户行为路径、反馈等多个角度,建立起立体多维的决策模型信息,为上游原创作者和出版社提供选题决策参考,为下游渠道商提供产品决策参考,为行业监管提供决策依据,为最终用户提供消费参考。

  数字技术在这个平台上纵情绽放。只有在技术与内容的无缝对接中,资本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益。

  “出版就是文化,数字就是科技。当科技与文化相融合,绝不是简单的‘1+1等于2’的关系,而是‘1+1等于11’的聚变,也就是说会创造出全新的内容。”童之磊如此总结科技对于出版业的影响。

  就在今年的5月17日,《文化科技创新工程纲要》获通过,其中明确提出工作重点之一,即加强文化领域技术集成创新与模式创新,推进文化与科技相互融合,促进传统文化产业的调整和优化,推动新兴文化产业的培育和发展,提高文化事业服务能力。

  在童之磊看来,数字出版是科技与文化相融合的最典型代表。他认为,随着数字出版的发展,会有越来越多的内容借助于数字技术创造出来。“未来的数字时代内容、表现形式和传播载体,一定都是多元化的。在这个平台上,既有来自传统出版社的内容,也有作者直接在这里创作,就好像一个内容生产机器,源源不断地提供涵盖了文字、图片、声音、视频等多种形态的作品,并通过多种终端设备传播开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