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红色题材出版:突破“瓶颈”天地宽

2012-07-02 11:35:41  来源:Admin5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当前,红色题材作品本身的时代化、大众化和个性化是今后发展的要求和方向。近年来,红色元素已嵌入动漫作品和网络游戏等领域,可以预测,红色题材作品从内容到形式都将不断与时俱进。

  在波澜壮阔的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中,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英勇奋斗,谱写了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诗,成为蔚为璀璨的红色景观,是一座无比珍贵的“精神富矿”。像《星火燎原》、《彭德怀自述》、《雷锋日记》等那样的先辈回忆录、自传和亲历者撰写的战争纪实等红色经典,影响了几代人,有的已然成为引领大众阅读的风向标,甚或就是一个时代的标志性符号。但随着时代变迁,有的作者和当事人已经离我们渐行渐远,如今当各类图书异彩纷呈时,红色题材作品出版并没有淡出市场,而是进入新阶段。

  红色题材风采依然

  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大力发展先进文化,吹响了向文化强国进军的号角。红色文化是先进文化的题中应有之义,是我们宣传和教育的永恒主题。好的红色题材作品只要把握好方向找准视角,是有市场号召力的,风景依然这边独好。

  红色题材图书的拓展和挖掘,对我们来说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一是执政党倡导的主旋律,有着极其强大的需求牵引和催生环境;二是广阔深厚的红色“自然资源”成为出版者取之不尽的宝藏;三是众多题材的党史、军史、革命史等优秀作品及经验可资借鉴;四是拥有庞大的作者队伍和广泛的读者群。出版人身在“宝山”,只要学会识宝、鉴宝和用宝,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当前一些青年对革命历史认识有限,追求速成的商业时代,“快餐”节奏的生活,信息文化的丰富,更让部分读者对红色读物产生异样的敬畏和挑剔,要想创编出让读者产生共鸣的“心灵鸡汤”的确并非易事。而部分作者对青年读者阅读心理和审美情趣不甚了解,两者之间产生代沟。因此红色题材作品的挖掘开拓既面临机遇也面临挑战。

  其实,我们并不缺乏红色题材的选题,缺乏的是发掘红色资源的眼光、魄力和创新意识。有思路才会有出路,有新意才会有魅力,不怕做不到,就看怎么做。例如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亮剑》,以激情生动的描述,张扬血性男儿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赢得了一片喝彩;金一南教授的《苦难辉煌》以新的写作手法,揭示了一个政党为民族复兴而奋斗的艰难历程和成功范式,让人拍案叫绝。两部红色题材的图书发行量都超百万册,取得了骄人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这说明好的红色题材作品只要把握好方向找准视角,是有市场号召力的,风景依然这边独好。

  红色藏品另辟蹊径

  历史是单行道,无法逆行和复制,但可以在人们的记忆中复活并从中汲取有益的精神营养,续写新的篇章。文字不能完全表达语言,语言不能完全表达思想。而那些昔日红军的日记、遗物等物品却彰显着革命者的思想和力量。

  在井冈山、延安等地,当我走进革命历史博物馆,目睹一件件革命文物静静地躺在那里接受参观者的致敬,阅读一封封默默无声催人泪下的烈士家信,我的心灵受到强烈震撼:信仰的力量令人折服。回溯历史,仰望星空,如何把这些通过出版媒介告诉未来,成为我脑中思索的内容和心中的坚守。孔子曾经说过,文字不能完全表达语言,语言不能完全表达思想。而那些昔日红军的日记、遗物等物品却彰显着革命者的思想和力量。能否通过图书来还原历史,表达出他们的理想和追求呢?

  我尝试着从红色革命历史文物收藏的角度挖掘选题,寻找突破口。一是近些年红色收藏比较“火”,盛世收藏历史,衰世收藏黄金,中国崛起,举世瞩目,各类历史藏品“涨”声一片,此类图书市场向好;二是红色收藏品“真”,它以实物客观真实地再现历史,具有“发现历史”的研究功能和存史价值,慢慢品读,内容也不空洞,这类书属常销书;三是红色收藏图书做起来较“活”,它不是应时应景的宣传读物,也没有太多的时效性,“内容为王”,编创活脱,既可速成,亦可精雕,既可做单本,也可成系列,版式装帧灵活适度,容易让历史“活”起来、“站”起来说话,给人印象深刻。

  我做的第一本红色收藏书籍是《红色典藏——早期革命文物收藏集锦》。我在作者家中看到了中国共产党诞生初期的第一份中央机关报《向导》第一期;还看到了中央苏区毛泽东、朱德联名签署的《出路在哪里》的文告残件等珍贵文物。那一本本泛黄的红色书刊、一份份散发着火药味的赤色传单、一枚枚锈迹斑驳的铁制党徽、一道道盖有红色印章的十万火急的军令……仿佛触摸到那个时代跳动的脉搏,感悟到英雄的豪迈。该书上市后深受读者喜爱,连续再版重印多次。

  受此启发,几年来我又滚动式地挖掘推进。先后编辑出版了有关中央苏区的《红色票证》、《红色通行证》、《红色货币》、《红色邮电》等题材的图书,以一种文化自觉和自信串起了一条红色书籍的珍珠链,并将红色收藏系列的历史长卷外延细化到了红色人物。今年3月策划出版的《榜样雷锋——雷锋专题收藏集锦》一书,将尘封半个世纪的民间3000多件有关雷锋的藏品汇集成册,图书内容另类新颖,版式设计别致漂亮,图文并茂,切合当今的读图时代,恰似一部流动的雷锋博物馆,颇受读者青睐,甫一上市月余便告罄,许多读者写信、打电话要求加印。目前正在编辑的《毛泽东邮票——中外毛泽东邮票大全》,该书收集了全世界有关政府和组织发行的毛泽东邮票1000多枚,相信它的历史文化价值和艺术鉴赏性将会得到读者认同。

  编辑功夫在诗外

  历史是大海,生活是江河。大海是不会枯竭的,奔腾着的红色河流永远是我们编创的源泉。俗话说:“没有做不好的图书,只有做不好图书的责编。”在红色收藏品的海洋里,与其说我们在寻觅好的作品,不如说在找寻好的作者。作者是把握作品真实性与否和质量好坏的关键。

  编辑出版一部好的红色收藏类作品,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做到客观再现,货真价实,要相信读者是识货的、是有眼光的。红色题材的作品应力求有思想品位、有历史穿透力、有摄人心魄的震撼力。历史可以装饰但不能修饰,越本真越老土越有味道,越真实越质朴越有生命力,而要以图书作品的形式原汁原味地展示它,功夫在诗外。

  首先,需要对红色历史有厚重的亲近感和责任感。要怀有一种对历史尊重、敬畏的心情和虔诚严肃的态度接近历史,走进历史,发掘历史。现在有些作品为了迎合某些读者的口味,添枝加叶,粗制滥造,以至胡编乱造;歪曲历史,甚至颠倒黑白,这是对历史的亵渎。历史是人民书写的,不是作者、编辑随意修饰加工编造出来的。

  其次,需要有一定的革命历史知识修养。当你对某一地域某一时间段的红色题材感兴趣时,就需要静下心来收集资料,走下去进行采访。这对于选题立项的评价和判断很有帮助,对于做好图书的顶层设计和流程规划亦大有裨益。2010年,我到革命老区江西赣州调研,了解到有一位党支部书记家里收藏了许多开国将领在上世纪30年代中央苏区亲笔签发的路条和50多位革命烈士使用过的通行证等,其中有一份“忠发县东乡区”的村苏维埃政府路条尤为珍贵,因为我从学习中知道,“忠发县”是否存在这个问题在党史界是有争议的,而这份红色条据的发现直接证明了它的存在,填补了一项党史研究的空白,印证了一个真实的历史。不少类似这样的文物及其背后的故事,后来我都把它们编入到了《红色通行证》、《红色票证》等红色读物中,成为书中的一个亮点。

  再次,需要选择权威性和有说服力的作者。红色藏品因为真实才有分量,因为真实它们的故事才打动人心。好作者胜过好编辑。好作品往往掌握在作者手中,它们天生丽质,待字闺中,几乎无需粉黛就可以“出嫁”,稍加编辑就可以出版。在红色收藏品的海洋里,与其说我们在寻觅好的作品,不如说在找寻好的作者。作者是把握作品真实性与否和质量好坏的关键,他们的收藏品位、专业知识、写作水平、圈内的口碑及出书的意愿和态度等要素都需要编辑认真考量、平衡、选择。这类图书有两类作者队伍,一类是官方机构的人员,如科研院所和纪念馆、展览馆人员等,如《红色记忆——中央苏区报刊图史》这本书,我选择的是古田会议纪念馆馆长,由他主编该书更具真实性和权威性;另一类是民间组织的人员,离退休干部或其他人员,“草根”的力量不可小觑,他们中有的在各类红色收藏协会中担当大任,其作品往往独具特色。出这类书不是藏品之间的梳理与整合,而是编者与作者共同打造与磨合,沟通关系着细节,细节决定成败。

  最后,需要多找专业人员审核把关。专业人员审核把关是一道防止“戏说历史”的过滤网,是保证作品不出问题、少出漏洞的保险单,也是一种尊重历史的选择。在红色题材图书编校过程中,我们免不了会碰到一些涉及重大事件、重要历史人物的情况,这就需要按规定程序送审。编辑的眼睛里是容不得沙子的,对书稿中有疑问的细节或比较敏感、棘手的问题,不能听一面之词,要客观公正地对待历史,要多方查证,有的要主动多送几个专家外审,合力解难,难题不难。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红色文化已经融入我们党、国家和民族的血脉,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明媚春天里,红色题材出版的路子一定会有所突破,越走越宽。新品佳作一定会层出不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