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大胆探索言论写作创新之路——中国交通报总编辑杜迈驰同志的事迹

2009-08-12 12:36:48  来源:中国产业报协会网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中国交通报总编辑杜迈驰1984年12月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系毕业并获得硕士学位后,曾在香港当记者、在交通部负责新闻宣传工作。1993年8月到中国交通报先后任副总编、总编辑。报纸从他来时的周三刊黑白四版发展到周五刊彩印八版,交通新闻网、交通电视新闻等多媒体逐步发展起来。

  杜迈驰擅长言论写作,大胆探索言论写作创新之路,收到较好成效。他荣获中国新闻奖、中国产业经济好新闻、全国交通好新闻奖13次,其中一等奖5次,体裁多为言论。1997年获全国交通系统首届报刊采编人员“双十佳”,获第二届“全国百佳新闻工作者”(三名评论员之一),2001年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他写的“早一秒通路,多一人生还”的评论标题,成为2008年激励交通运输系统抗震救灾的口号。

  中国记协原国内部主任说他“表现了对言论改革的探索精神”。

  学理论勇创新 言他人所未言

  该同志注重理论学习,坚持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指导办报和言论写作。他到报社后撰写各类评论300多篇、20多万字,包括论述邓小平同志发展交通的思想。他说:“评论员要有理论创新勇气,言论要有新观点,言他人所未言。”

  1994年4月,他带记者调查企业14项经营自主权的落实情况。他在述评中大胆提出,14项自主权不一定每一项都层层下放,如果全下放,就下给具有企业法人地位的这一层。这个观点当时在理论界和其它报刊上还没有见到过。七篇稿件发表到第三篇,时任交通部长黄镇东要求报社把所有稿件送到部里,供决策参考,并号召机关干部像记者那样深入调研。

  1995年初,中央提出控制通货膨胀。针对一些同志对“治理通胀会不会影响交通事业的发展”的疑虑,他在《抑制通货膨胀交通行业可做些什么》中提出,交通行业应该控制基建规模,降低工程造价,控制团体消费和行政开支,在治理通胀方面为国分忧。该文评为第三届全国交通好新闻一等奖。北京新闻研究所所长许承康作为评委评点说:“无论是主题的分量,论述的准确,条理分明、简练,事实的说服力,都表明这是一篇很精致的述评。”

  1995年10月,他到云南怒江地区交通部扶贫点进行调查。他提出,在资源缺少的贫困地区光靠修公路不是脱贫的惟一办法。扶贫要处理好长远经济发展与解决温饱的当务之急的关系。这一观点,得到云南省领导肯定。

  2005年12月起,他先后到四川、贵州等六省贫困山区农村采访。他提出,农村公路建设要与社会主义新农村规划相结合,要处理好政府的主导作用和群众的主体作用关系、尽力而为和量力而行的关系,加快建设和管理、养护、运输的关系。这些思想均被交通部采纳。时任交通部长张春贤在报纸上批示,这些文章“很有深度,很有水平”。

  2008年1月,我国南方发生冰冻灾害。他发表的《应对恶劣天气,运输需有应急机制》、《科学抗灾的力量》等文章被多家网站和报刊转载。汶川地震后的第二天,他发表的《早一秒通路,多一人生还》评论,次日被中央电视台媒体广场长时间转播,并成为激励抗震救灾一线交通干部职工奋战的口号。报社在两次抗灾中被表彰为交通运输部先进单位。

  用时代精神弘扬正气 以尖锐言论抨击腐败

  爱憎分明、具有鲜明的感情色彩是他的评论另一个特色。

  1994年2月,中宣部、交通部联合在京举办“抓斗大王”包起帆事迹报告会,他发表的《弘扬新时期的创业精神》社论回答了读者困惑的四个问题: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要不要坚持、如何坚持正确的理想和信念?在按照市场规律办事的情况下,要不要坚持、如何坚持党性原则?在坚持按劳分配的前提下,要不要发扬、如何发扬无私奉献精神?在生活水平提高的情况下,要不要保持、如何保持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该文完全别于同一天各大报评论。这篇评论被中国产业报协会评为好新闻一等奖,他受邀在学术年会上介绍写作经验。

  1998年特大洪灾过后,他8月25日发表的《发扬抗洪精神,实现“加快”目标》评论,被评为全国交通好新闻一等奖。中国记协原国内部主任作为评委点评说:“评论准确地概括了抗洪精神的内涵…… 表现了对言论改革的探索精神。”

  1998年,公路建设投资不断加大。建设质量能否保证,会不会出现腐败?他十分担心。当年3月,他发表评论《警惕公路建设中的腐败》。此后,他连续发表了《严防偷工减料》、《腐败祸根不除工程质量不保》、《堵住“资金管涌”》十余篇评论。四川交通厅副厅长郑道访、厅厅长刘中山发生腐败问题后,他立即发表了《下次该谁落马》、《儿子收钞老子定标》、《苍蝇不叮无缝蛋》系列评论。一年多时间,他写了15篇评论,问题提醒之早,发表密度之大,言辞表达之锐,其他报刊罕见。

  提出评论“三论” 探索办报改革

  在《你能成为新闻多面手》一书中,他用了近十万字探索了言论改革之路,提出了敏感论、采访论、深度论,既:写评论同样需要敏感,对问题早发现,早评论,才能对读者有提示、警示作用。写评论需要采访,通过采访补充新论据。写评论要有调研的深度和理论思考的深度,超前思维,调研别人没有发现的问题,理论思考后提出别人没有提出的观点。他认为评论要依事说理,事理相融,兼有新闻性、理论性、政治性、群众性。他提出,写评论的作者要学“真经”,动真情,讲真话,办真事。论题要鲜明、准确、生动;论述要有理有据,避免无病呻吟,隔靴挠痒;语言要以情动人,让读者受感染受震撼。他提议在一版开办并经常撰稿的《周末论语》专栏,读者调查的阅读率仅次于头版头条,达到48.6%。

  除了言论写作创新外,他积极探索办报改革之路。他提出,行业报要向打造行业发展的传媒服务产业链发展。报纸要走扩大内涵之路,增加信息的“含金量”。报纸质量管理要用PDCA循环,建立长效支持机制。他学习韬奋真诚为读者服务,几乎年年搞读者调查,对自己收到的读者来信每信必复。在他的支持和参与下,该报2001年进行改版和人事管理、分配制度改革,中国报协产业报委员会在该报开过现场会。十年多来他坚持在报社开办讲座,举办通讯员培训班,并受邀到铁道、冶金系统和党校、高校讲课。近年来他主抓“三项教育”,收到积极成效,中国产业报协会曹会长到该报做过调研总结。该报质量不断提高,零点公司2004年作的调查表明,该报读者阅读率、忠诚度、推荐度在同类十家报刊中居首。在“第四届中国传媒传创新年会暨中国传媒改革三十年论坛”上,该报被评为“中国十大专业报品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