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传媒观察 | 《纽约时报》与《华盛顿邮报》 在数字时代“赛跑”

2017-06-22 08:10:55  来源:中国记协网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纽约时报》与《华盛顿邮报》一直都是一对欢喜冤家,他们曾经共创了美国报业的一个黄金时期,又都在进入数字时代之后遭受了巨大的冲击,并在冲击中不断探索新的道路。2015年年底,当《华盛顿邮报》的网站流量首次超过《纽约时报》网站时,人们除了称其为“意义重大的里程碑”之外,两家报纸的战役也变得愈发势均力敌、引人注目。

进入2017年之后,两家报纸之间的竞争不断深化,除了坚守自己的新闻理念,做好内容之外,在有越来越多新闻编辑室资金规模缩小、印刷广告收入减少的情况下,两家报纸愿意尝试开发新产品,他们的不断进取让自己保持着行业领先的创新者位置。

内容依旧是重中之重

《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最近都在强烈重申他们对新闻本身的重视。

前不久,《华盛顿邮报》刊发了他们的新口号:“民主在黑暗中死去”。虽然没有点名道姓,但是人们都知道其针对谁。媒体始终盯紧特朗普的一举一动,同时也加大了对白宫的报道力度,包括特设专门的报道团队、增加事实核查板块等。《纽约时报》总编辑迪恩·巴奎特说:“我喜欢与《华盛顿邮报》之间的竞争,这感觉很棒。他们的新口号听着像下一部蝙蝠侠的电影。”

可以看到,他们不仅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同时还在独家新闻上暗自较劲。此前,《纽约时报》先刊发了一篇讲奥巴马政府在执政后期难以控制俄罗斯情报机构入侵的新闻,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华盛顿邮报》就报道美国司法部部长杰夫·塞申斯在美国与俄罗斯大使见过两次面。两篇文章在那几天里都是头条新闻,各路民意代表和记者都开始讨论特朗普政府与俄罗斯的关系。受众认为媒体传达了真相,人们需要“坚持不懈并勇敢的记者”。

从一些数据中也可以看到两家报纸并没有迟滞不前。在今年第一季度,《纽约时报》的发行收入上升11.2%,广告总收入下降了6.9%,印刷广告收入下降了17.9%,但可喜的是,它的数字广告收入上升了18.9%,数字广告占整个公司广告总收入的38.2%,达4970万美元。数字订阅用户增加了30.8万人,较上一个季度新增11%,创下了单季度增长数量的纪录。去年年底《纽约时报》和特朗普一直“互怼”就曾带来数字订阅用户的增长,去年的第四季度其数字订阅用户增加了27.6万人,其中,多数人就是在特朗普当选总统后订阅的。《华盛顿邮报》的订阅用户在2016年增长了75%,数字发行收入翻了一倍多。今年1月,该报新增数字订阅用户比去年11月增长了30%,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尝试播客与“新闻信”形式

在迅速发展而又竞争激烈的播客世界中,《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正加紧努力,希望能够在高度追捧播客的千禧一代中培养使用自家新闻产品的习惯。在过去的一年中,两家报纸一直在招聘音频制作商,以帮助推动和吸引播客人才。

培养使用习惯是两家报社发力播客的目标,但这并不意味着播客不被视为收入来源。《纽约时报》新推出的播客节目《日报》就拥有了宝马等赞助商。《日报》每天早上6点多会提供15—20分钟的内容,由《纽约时报》明星政治记者迈克尔·巴巴罗主持,专门介绍《纽约时报》的新闻以及该报记者的采访,而且还会在《纽约时报》新闻编辑室的帮助下制作短小的配有音效的故事。《日报》是《纽约时报》去年春天组建独立播客团队以来发布的第五个也是最雄心勃勃的一个播客,如今在iTunes商店的播客排名里取得非常好的成绩。

《纽约时报》音频编辑总监萨曼莎·亨尼克认为,播客的好处是其特别适合促进和加强报纸报道的公正性,“音频这种方式在媒体的叙述中有其独特的位置,当听众接触到声音时,更容易信息的接受。”

今年年初,《纽约时报》开设了名为《现代爱情》的播客,内容来源则是《纽约时报》每周最受欢迎的读者来稿。这个播客开播一周就收获超过30万次下载。还有像《跟随纽约时报》和《纽约时报书评》之类的播客也能为忠实的读者们提供《纽约时报》的作品。

据了解,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亨尼克希望能够再次对团队进行组合调整,以便开展更多具体的项目,从而让《纽约时报》今年可以推出更多的播客,其中包括《日报》的下午版,还有由普利策新闻奖获奖记者查尔斯·杜希格主持的新系列播客节目。《华盛顿邮报》也很努力地增加在播客领域的足迹。在1月底,由《华盛顿邮报》编辑杰西卡·斯塔尔领导的团队推出了一个新的播客,用以探讨总统的职务和权力界限。《华盛顿邮报》还计划在今年推出一款专为女性打造的新媒体产品“莉莉”,这款产品将智能内容与醒目的视觉效果结合起来,关注性别平等、妇女健康等话题,并将内容在脸书等社交平台同时推送。除了分享故事、视频和照片外,“莉莉”每周会给订阅者邮箱发送两次“新闻信”,为读者提供新闻报道。《华盛顿邮报》副总编辑崔西·格兰特说:“这是我们的一个重要举措,它将通过在不同的平台发声,更自由地尝试发布我们自己的新闻,看看我们是否可以捕捉到我们此前不会拥有的新用户,这个举措有可能会成为未来我们分发邮件内容的典范。”(袁舒婕编译自:《编辑与出版商》网站、波因特研究所网站、mediaite.com)

本文转自《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