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中国产经新闻: ST恒立 退市风险加剧

2017-04-22 16:36:10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作为国内位数不多的制冷设备践行者,湖南岳阳恒立冷气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0622,以下简称ST恒立)已经从辉煌走向了没落,当一同起步的同类企业做到千亿市值的时候,ST恒立所有资产几乎卖光,且诉讼不止,债务缠身。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ST恒立工厂均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仅剩一个空壳,但ST恒立的股票在二级市场依然表现活跃。

一位从ST恒立退休的高管这样表述,恒立的过去和现在,如果说从文学的角度来说,它是一部很长很经典的小说,如果从经济的角度来说,它是资本市场的一个缩影,如果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它就是一出闹剧。

  从辉煌到没落

ST恒立地处美丽洞庭湖之滨,于岳阳城区繁华地段岳阳楼区青年中路。30年前,这家中国最早引进发达国家先进技术和全套设备生产汽车空调的上市公司,制冷产品的研发与生产在国内大中型客车和轿车制造厂受到广泛青睐。

这家具有较高知名度的高科技企业,1996年11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股票简称“岳阳恒立”。可是好景不长,这家湘北地区实力雄厚的重点企业,由于种种原因,2006年前后财务状况出现异常,公司经营亏损,同年5月被ST暂停上市。

2006年底,广东揭阳市中萃房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揭阳中萃)被湖南招商引资大军介绍到岳阳,帮助岳阳恒立时任大股东成功集团偿还了3000万元后,成功集团及其关联方将所持全部ST恒立股权合计4110万股(占恒立总股本比例28.99%)于2007年1月9日通过司法裁定形式转让给了揭阳中萃。

揭阳中萃以28.99%的持股成为ST恒立第一大股东后,又注资8000余万元,让ST恒立恢复正常生产,产品通过技术改造,经营出现好转。

揭阳中萃董事长林榜昭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介绍,揭阳中萃入驻后,通过三年时间运营,已经偿还3亿多元的债务,企业经营逐步走上了正轨。

不过,令林榜昭没有想到的是,本来已经走上经营正轨的ST恒立,经过几次重组,无奈都以失败告终。“通过这几次重组已经把公司折腾得不成样子,当时的状况令人十分失望。”林榜昭情绪颇为激动地告诉记者。

事情追溯到2010年,也就是在揭阳中萃入驻ST恒立之后的第三年,此时此刻,驻扎深沪证交所两地的深圳市中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中技)的公关团队,通过某证券公司朋友接触到了林榜昭。

公开资料显示,深圳中技成立于1996年4月24日,法人代表为成清波。根据林榜昭的描述,当时时任深圳中技法人的成清波,利用资本天才的情商,酝酿了一起起“空手套”的游戏,ST恒立的命运从此开始改变。

  “中技系”的空手套

林榜昭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当时跟成清波的接触,主要是出于成清波在某央企担任高管的胞弟。在取得林榜昭的信任后,成清波随后开始策划上市公司重组或变更股权从而带来巨大收益。

根据林榜昭的描述,从2010年9月28日至2012年12月30日,成清波先是介绍深圳市傲盛霞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傲盛霞)参与股改和重组,签订由“岳阳恒立、揭阳中萃、深圳傲盛霞”等三方合作的重组协议。

所谓“三方协定”,就是以帮助岳阳恒立扩大再生产为名,成清波积极“建议”揭阳中萃老板林榜昭向社会资本融资。当时对企业发展自信满满的林榜昭出于对企业扩大生产的需求,2010年12月15日,成清波的“建议”得到实施。对资本市场涉世未深的林榜昭在成清波说服下,同意向深圳傲盛霞公司借款人民币4350万元,为此,由揭阳中萃拿出3000万股权“过户”到深圳傲盛霞名下,作为股权质押担保,重组一个月后,深圳傲盛霞再将股权“归还”给揭阳中萃。

本以为通过重组和融资可以盘活企业,扩大生产,但令林榜昭始料未及的是,这仅仅是噩梦的开始。

资料显示,深圳傲盛霞成立于2010年6月3日,注册资金3.05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名义上的股权质押,实质上变成了股权过户,签订“过户”协议后,岳阳恒立大股东由揭阳中萃变更为深圳傲盛霞(实际控制人成清波),成清波顺利地掌控了岳阳恒立的决策权。

根据协议承诺,“待岳阳恒立恢复上市一个月内将5213万股(3000万股按合同增为5213万股)岳阳恒立股份无偿划转(返还)给揭阳中萃”。但是到期协议都没有兑现。

此后一直延续到2012年12月22日,而这期间,成清波多次与林榜昭应付性地沟通,在成清波的游说下,揭阳中萃、深圳中技、成清波、深圳傲盛霞、中国华阳集团(以下简称中国华阳)等签订了一个五方协议。

根据“五方协议”第三条约定:“揭阳中萃将持有的岳阳恒立5213万股票中的4000万转让给深圳中技和成清波,价格为4亿人民币(3年后的2015年11月22日到期偿还)”。该协议由央企“中国华阳”为深圳中技和成清波本人提供担保。

  恒立资产几近卖光

2014年初,上海爆发了轰动一时的成清波案,根据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2015)静刑初字第240号刑事判决说显示,根据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鉴定书,证实涉案的多份认购协议以及书证上的关于华阳投资,华宝证券等企业/个人印文与样本印文不一致,即伪造印章,涉案金额巨大。

看到新闻后的林榜昭如梦初醒,随后通过律师与“中国华阳”法律顾问沟通,得到的答复证实了这种担忧,华阳公司否认提供合同担保。

林榜昭随后向自己企业所在地的揭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案,但令林榜昭没有想到的是,揭阳市公安局以“没有管辖权”不予受理立案,随后林榜昭提起行政复议,但揭阳市公安局再次以“没有犯罪事实”为由还是不进行立案。林榜昭随后提起刑事复核,根据广东省公安厅2015年11月20日出具的粤公刑复核字(2015)43号刑事复核决定书显示,再次维持复议决定。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获取的另一份材料显示,就在签订前述“五方协议”的前一天,即2012年12月21日,成清波与深圳傲盛霞公司代表朱镇辉签订了十分秘密的“内部协议”。该“内部协议”内容显示,成清波和深圳中技以4000万股权抵偿8000万债务。林榜昭的律师告诉本报记者,从该协议可以看出,其主观占有意图非常明显。

而另一方面,岳阳恒立的生产经营一落千丈,记者前往湖南省岳阳市实地参观了位于青年中路的岳阳恒立旧厂区以及位于白石岭路的新厂区。新厂区门窗紧闭,而老厂区大多都已经荒芜。

岳阳恒立股份公司原人事部谭姓部长为本报记者介绍了部分情况。谭部长告诉记者,恒立过去拥有员工2680多人,技术实力在全国汽车制冷行业处于领先地位,公司骨干经常被邀请到外省汽车厂指导安装,业务红红火火,不过近年来经营不善,主导产品停产了,搬迁到新厂区,规模只是过去的十分之一,生意上只能接小单,只是“小打小闹”。偌大国企,老一代员工由政府协调“买断工龄”离厂走人,大部分青年职工亦离厂自谋职业。

岳阳恒立亦有员工告诉记者,此前两千多人的职工队伍,现在只剩下90余人,过去1.6万平方米面积的宽大厂房被荒芜,搬迁到不足4千平方米的一个仓库勉强维持生产,该员工的介绍亦印证了前述谭姓部长的说法。

根据ST恒立2016年11月28日发布的《重大资产出售报告书》显示,岳阳恒立将旗下全资子公司恒通实业80%股权出售给长沙丰泽房地产公司,而恒通实业主要资产为位于青年中路9号的一宗土地,交易标的为2.32亿元,并分三期进行支付。

对于此次交易,外界诸多质疑,认为ST恒立不得不卖地保壳,事实上,这也是ST恒立最后的一宗土地。一内部人士透露,ST恒立能卖的东西都卖了,就连厂区的排水渠道上的加厚钢板都进行了变卖,ST恒立已经再无资产可售。

根据ST恒立发布的2017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ST恒立一季度预计亏损240~320万元,而随着二级市场的监管越来越趋于严格和规范,ST恒立形势不容乐观。

对于前述事实,记者试图多次联系成清波,但是未获成功,而根据深圳信用网显示,2008年至2014年3月,成清波经营的“深圳中技”共有12笔债务纠纷被法院强制执行,涉案金额高达21.74亿元,未执行完毕的有17.91亿元。2013年至2015年期间,成清波等人又涉案数十起,欠债未还金额高达20多亿元。(中国产经新闻【 青晰度】 记者 秦湘尧 范杰 实习生 姚艾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