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石油进口放开进入实质研究阶段

2013-11-04 21:18:30  来源:能源网-中国能源报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9月,国务院常务会议释放出行业改革信息,要求各部门限期拿出已出台实施细则的改进措施,尽快在金融、石油、铁路和电信等领域向民间资本推出一批项目;10月,国家能源局相关部门组织召开座谈会,专题听取全国工商联和部分民营石油企业对民间投资进入石油领域的意见和建议;国家能源局日前又下发特急文件,对“炼油企业进口原油使用资质条件”征求意见,对于申请使用新增进口原油的炼油企业设定资质条件;国研中心“383”改革方案近日首公开......

  种种信号都显示了政府向石油市场改革深水区挺进的勇气和决心,同时也让翘首企盼石油行业改革多年的民营企业看到了真正的希望。

 “玻璃门”即将打开

  为贯彻落实7月27 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进出口增长、调结构的若干意见》(国办发【2013]】3号),10月14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下发了关于《《炼油企业进口原油使用资质条件(征求意见稿)》,对申请使用新增进口原油的炼油企业设定资质条件。

  虽然,这份被加盖了“特急”二字的文件只在“民间”匆匆逗留一周,还是激发了业内的广泛关注。

  在安迅思息旺能源研究与策略中心总监李莉看来,征求意见稿释放的信号是积极的,其将选择赋予高于限定条件的地方炼厂以进口原油使用权,这就是说会有更多的主体更容易地参与到炼油行业来,“地方炼厂之前的状态可以称之为‘玻璃门’,征求意见稿的出台才将其真正变成了门槛,这是走向市场化的过程。”

  “从目前释放出的信号看,放开原油进口是肯定的,但是要怎么放,如何制订标准,这是征求意见稿需要重点讨论的。目前看来,征求意见稿的标准定的过高,大部分企业还是被拒之门外。”某行业协会人士对记者说。

  根据征求意见稿,要求企业主要炼油装置一次加工能力不低于500万吨/年并且单套装置不低于300万吨/年,二次加工能力不低于300万吨/年,三次加工能力不低于400万吨/年。

  以地炼大省—山东为例,经历了2009年、2010年两次国家整顿落后产能大潮之后,山东一次加工能力实现500万吨/年的企业已经形成。但是,据金银岛数据显示,对于二次、三次加工能力的要求,目前山东地炼尚无厂家达标。

  而且在经济技术指标上,征求意见稿要求开工负荷率高于50%,轻油收率高于65%,加氢装置比例高于50%,主要装置运行周期大于8000小时/年,综合能耗小于66千克标油/吨,加工损失率小于0.6。

  “对于山东地炼而言,受原油配额不足、进口缺乏资质的限制,地炼常年以进口燃料油为主料加工,成本之高令其加工进口油长期亏损,开工水平多在40%上下徘徊;同时,由于加工原料质量不佳,山东地炼轻油收率甚低。这一技术指标,对于地炼而言亦是难上加难。”金银岛分析师靳婷指出。

  “50%的指标相对更倾向于理论化,炼厂的开工率多少和有没有原料,这是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一般来说是根据拿到的原料多少定开工率,但是现在的要求恰好相反。”李莉指出。

  李莉说,分步骤分层次限定更加可行,比如第一类达到什么条件给什么样的原油进口额,依次类推。“一般来说门槛需要有一个底线,现在这个门槛对地炼来说,又相当于成了天花板。”

  “征求意见稿中涉及的原油进口的认定范围和规划要求要立足企业的实际情况,提出过高的企业进口原油使用资质条件不能真正地解决原油进口问题。”山东恒源石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有德说。

 石油进口放开进入实质研究阶段

  记者获悉,全国工商联近期受委托对新旧36条的实施情况做第三方评估,并将报告提交给了国务院,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此都已做了批示。受此推动,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商务部等部门于近期加快了工作步伐。

  为配合国务院推进、落实石油体制改革的部署,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也于10月24日在北京召开扩大会议,就石油体制改革的设想进行探讨、研究。

  “针对原油和成品油进口权放开的问题,虽然没有最后完全的落实,但确实是进入了实质性的研究阶段。” 国家发改委经贸司处长吴君扬说。

  商务部对外贸易司处长邬沛民指出,商务部正在研究赋予进口原油企业资质条件的核准范围,相关产业政策落实以后,商务部将会同步制定相应配套的贸易政策;支持企业培育国际贸易经营队伍,“下一步,商务部还将与国家发改委共同研究,尽快制定出一份相对平衡、相对满意的方案,早日实现企业原油、成品油的进口问题。”

  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执行会长、南京蓝燕石化仓储有限公司总经理钱其连建议,应适度扩大开放范围,同时取消原有的配额制度管理和限制;其次,国家应加大保税仓库的管理和建设,对国内石油企业进行新一轮的大规模的重组和整合,将具有产业价值的资产整合在一起,这必将使国家的安全保障得到非常有利的补充。

  原油进口放开是根本

  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专家副会长、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高岩认为,从中国石油发展产业的现行状况来讲,首先应从打破原油进口这个环节着手,原油进口的放开是解决我国资源问题以及构建充分竞争的石油市场的根本。

  卓创资讯分析也指出,在现有体制下,在当前国内炼油产业体制没有得到有效的改变之前,“放开成品油进出口权”意义有限。目前阻碍我国油品升级以及成品油市场化的最大瓶颈就是规模、产能和炼油技术参差不齐的民营企业,而制约民营油企发展的最大的瓶颈就是原料缺口,相比之下,无论放开原油进口权限,还是放松原油进口配额的申请,显的更有意义。

  在上述协会人士看来,要真正放开原油进口,不仅仅只限于炼油企业,还应将具备资质的贸易企业囊括进来。

  对于成口油的进口,邬沛民说:“产业政策要与我国国情相结合,根据我国特殊的石油体制,完全放开成品油进口尚不能有效兼顾、平衡各方利益。同时,成品油进口权要赋予具备相应进口资质、市场经营能力较强、配套设施齐全的企业。”

  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会长张跃指出,成品油的放开条件一定要考虑到企业是否有违法行为、银行资信状况、业界影响力和企业自身的经营条件。同时,政府部门要尽快制定相关政策措施,适度降低设定条件,让更多的企业进入市场、参与竞争,这也符合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发展规律,对完整、有效的石油市场体系的建立具有重要作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