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报告总书记:小康路上我们没有掉队

2017-06-16 10:16:50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云南省怒江独龙江流域极少数民族脱贫纪实

编者按

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会见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干部群众代表时说,独龙族人口不多,却是56个民族的平等一员,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骄傲尊严地生活,同各族人民一起,为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奋斗。

   极少数民族人数不多,但困难群众不少、群众困难不少,是脱贫攻坚的“硬骨头”。

如何啃下这根“硬骨头”?通过生态护林员选聘和林业产业发展,林业逐步成长为独龙族脱贫的主要选项和重要空间。绿水青山正在为独龙族老百姓带来金山银山,总书记关心、关怀的独龙族全族脱贫正渐行渐近。

这几年,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变化很大:实施完成了安居温饱、基础设施、产业发展、社会事业、素质提高和生态环境保护六大工程,家家住进了充满民族特色的安居房,水泥路也修到了家门口。

   独龙族人世世代代居住在独龙江畔。

“以前,独龙族人要翻越高黎贡山走到贡山县,来回得半个月。后来修通‘人马驿道’,一个来回大概一星期。1999年,独龙江简易公路贯通,除了大雪封山,七八个小时可到县城。2014年,高黎贡山独龙江公路隧道通车后,只要3个小时可到县城。”经常从贡山县城往返独龙江乡的司机李师傅告诉记者。

   从半个月到3个小时,这一巨大变化,让人无比激动。

独龙族是我国28个人口较少民族之一,也是新中国成立初期一个从原始社会末期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少数民族,主要聚居在地处深山峡谷中的独龙江乡,境内海拔高差达3769米,自然条件恶劣,仅有一条公路通往外界,过去每年有半年大雪封山、与世隔绝,经济社会发展滞后,一直是云南乃至全国最为贫穷的地区。

   盖好房子修了路,脱贫就成了独龙族老百姓着急的事儿。

2014年,高黎贡山独龙江公路隧道贯通前,习近平在给贡山县干部群众的回信中写道,希望独龙族群众加快脱贫致富步伐,早日实现与全国其他兄弟民族一道过上小康生活的美好梦想。这是总书记对于独龙族的期待。

5月18日,《中国绿色时报》记者来到独龙江乡,聊起草果、重楼、核桃等林下经济和经济林果脱贫产业发展,聊起生态护林员等生态扶贫的事儿,当地干部群众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请记者代向总书记报告:小康路上,总书记关心、关怀的极少数民族独龙人没有掉队!

贡山县地处云南省西北部、怒江州北端,林业用地面积576.4万亩,林业资源优势明显。如何依托这绿水青山,为独龙族群众带来金山银山?对于整个怒江州而言,极少数民族脱贫,林业所贡献的力量难以想象。

“我家5口人,老婆身体不好,医疗费用报销完,每年还有4000多元的支出,3个孩子读书一年得1万多元的学费。”一人挣钱一大家子花,独龙江乡巴坡村的王丽荣一家被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

2016年底,王丽荣被选聘成了生态护林员。“家庭年收入一下子稳定增加了9600元。”王丽荣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我一周巡山两三次,一次一天时间。除了巡山护林,还要向村里的老百姓宣传法律、法规。”王丽荣说。

像王丽荣这样的生态护林员,贡山县2016年底选聘了2000人,精准指向建档立卡贫困户。“省里下达给贡山县的生态护林员指标是1060人,结合贡山林地面积大、管护任务重的实际情况,贡山县利用天保工程管护资金、公益林生态效益补偿再解决940人,全面完成了建档立卡贫困户生态补偿脱贫2000户的任务,覆盖了全县54.4%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贡山县林业局局长李正平告诉记者。

而王丽荣所在的独龙江乡,133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每户都安排了1名生态护林员指标,实现了独龙族建档立卡贫困户全覆盖。

生态护林员选聘上岗了,半年的工作期过去了,管护效果又如何?贡山林地面积大,一直以来管护保护任务重。自增聘2000名生态护林员后,既降低了管护压力又提高了管护保护力度。“通过选聘一批生态护林员,贡山县人均管护面积从原来的11545亩减少至现在的2387亩,确保了封山禁牧、森林防火、森林病虫害防治、林政管理等工作顺利开展,有效保护了森林资源。”谈起生态护林员,李正平赞不绝口。

“我们上岗前,县里边组织了3次培训。”王丽荣告诉记者。按照生态护林员管理办法,贡山积极组织生态护林员业务知识培训。“今年,县林业局联合县森林公安局、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贡山管护分局,选派法制业务骨干逐村对生态护林员进行业务知识培训,包括生态护林员管理体制及林政资源管理、森林防火、野生动植物保护、自然保护区管理规定、涉林刑事案件罪名与立案标准及刑法条文适用、职务犯罪等六大内容。”李正平介绍。

将独龙族建档立卡贫困户选聘为生态护林员,每年每户增加工资性收入9600元,人均增收2853元以上,单这一项就基本实现了收入脱贫。

而长效稳定脱贫,还得靠产业发展。在独龙族、怒族等极少数民族脱贫路上,林业产业发展是主要选项。

 “县里边不仅给我们提供草果苗,还教我们种植。草果好养活,除了一年除三四次草,不用施肥也不用防治病虫害。去年,我家草果纯收入有6000多元,今年差不多能有8000多元的草果收入。”谈起家里的收入,王丽荣脸上始终带着笑,“我家有342亩林地,还有1/3适宜种植草果。”草果收入加上生态护林员9600元的工资收入,王丽荣家脱贫有保障。

“‘十三五’期间,贡山将改造、补种草果新增面积20万亩,到2020年全县草果种植面积将达到40万亩,形成怒江、独龙江沿江河谷地带的草果产业示范带,覆盖农户27694人,带动贫困户5840人。”李正平认为,在怒江州,耕地面积少是常态,而林业可以施展的空间却很大,草果产业为老百姓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收入。

不止草果,怒江州林业产业全面开花。林下中药材、核桃、茶叶等绿色财富,让林业产业扶贫开发成为新的、高效的经济增长点。

在福贡县匹河怒族乡老母登村,记者见到了和云辉。和云辉是怒族,是匹河乡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在2016年底被选聘成了生态护林员。

 “家里2亩核桃、3亩草果都挂果之后,我就不用担心一生病就得借钱的问题了。”和云辉家3个女儿都还小,但他相信,今后的生活准能越过越甜。

在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山路不止十八弯,山里的太阳刚露头,萦绕在山间的雾气立马就散了。林业扶贫的阳光刚洒下,独龙族、怒族老百姓就已经尝到了甜头。

贡山、福贡两县选聘的生态护林员基本都是少数民族贫困群众。通过实施生态护林员政策,贫困群众能就地脱贫,在边境村寨安居乐业。又依托林业产业发展,有了长期稳定的增收途径。

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会见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干部群众代表时这样说道:“全面实现小康,一个民族都不能少……独龙族今后会发展得更好……”两年过去了,地处偏远、相对闭塞的独龙族干部群众,依托林业,正同其他兄弟民族一道脱贫致富。

从过江滑索到水泥公路,从刀耕火种到产业经营,从人均可支配收入900多元到人均经济纯收入4265元……独龙族群众的生活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他们对2017年底整体脱贫的既定目标信心满满。(记者 李书畅 康勇军 通讯员 包雪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