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北京地铁涨价后应有配套疏堵措施

2014-03-14 10:56:43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网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文/本报特约评论员  李宏

  最近,北京市政府办公厅印发了《进一步加强轨道交通运营安全的工作方案》,提出将制定并择机出台高峰时段票价差别化方案。《方案》提出,通过价格杠杆分散高峰时段客流压力,降低大客流风险。这意味着,从2007年以来的北京地铁“2元时代”即将终结。此举引起许多公众关注。

  地铁不管几号线坐到底,不管怎么换乘,一张票仅区区2元,北京执行多年的低廉地铁票价让不少城市羡慕。而北京地铁的“挤”也是出了名的。目前北京地铁日均客运量已达1000万人次左右,位列全国客运量之首。其中,高峰时段的拥挤程度更是远超常人想象,部分站点经常出现乘客等多趟车才能挤上去的现象,上去之后就有“被挤成相片”的风险。

  尽管据称有六成网友不支持地铁涨价,但在这里讨论该不该涨价似乎意义不大,因为已成定局。但涨价究竟起什么作用?应该弄清楚。

  北京《方案》提出,通过价格杠杆分散高峰时段客流压力,降低大客流风险。笔者对此不敢苟同。

  在北京上下班的高峰时段,潮汐性客流特征非常明显,车厢内主要是上班族。地铁涨价对“刚性”的客流只能徒增经济负担,分流作用微乎其微。谁会为省块八毛钱去挤更挤、且时间没谱的公交车?即便乘客为省钱改乘公交,不等于将地下拥堵挪到地上拥堵了吗?对缓解首都交通意义何在?所以,调价不是一涨了之那么简单。我们关心的是调价之后,除了调价之外,地铁还有没有配套的疏堵措施。

  当然可以肯定,地铁涨价可减小政府财政补贴压力。我国政府财政在公共交通补贴方面已经捉襟见肘。有数据显示,2011年北京地面公交出行每人次票价亏损约1.7元,轨道交通出行每人次票价亏损约为5元,并呈逐年增长趋势。北京地铁提价,也应综合各种因素,重新合理确定乘客应当承担的比例,让财政补贴能够稳定持续地进行下去。显然,过高的财政补贴是不可持续的,因为北京的公共交通已经达到了巨额亏损的程度。

  治理首都“首堵”的问题,应该考虑治本之策。除大力发展公交改变路网状况外,规划部门要有战略眼光,对未来城市的功能划分要更科学合理,使就业功能和居住功能有机结合,尽量减少因上下班而形成的人流的大规模增加,降低公共财政和公民的交通成本。否则,今天地铁涨价,明天地上公交涨价,只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治标不治本,块八毛也弄得公民不舒服。如果有了治本之策,相信百姓会理解拥护。

  此外,与其目前实行低价公交政策,不如在减税上配套进行相应的改革。低价公交必须有相应的税收作保证,这其实是一种恶性循环。因此,提价标准要透明、合理,广泛征求民意,既要公众可以承受,又要能切实缓解财政压力。提价部分除弥补地铁成本外,不妨适当让利于民,比如贴补给远距离上班族、老人及低收入家庭,让财富分配更公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