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一个媒体人自我心灵疗愈的个案剖析

2012-08-28 15:05:27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走出心灵的囚笼——一个媒体人自我心灵疗愈的个案剖析

  一个新闻人,也许可以走进成千上万人的心里,倾听其人生故事与喜怒哀乐,但是他可能从未有机会与内心里的另一个“我”谈谈心、聊聊天。“超人”般强大的新闻人,时刻关心全世界,却常常漠视自身。《中国记者》邀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雯文开设专栏,选取六个关于媒体人的真实案例,探讨我们可以做些什么以改善媒体人心理健康状态。为保护个人隐私,这些文章会隐去具体细节与信息,本文为此系列第六篇。

  舞台上的魅力皇后

  舞台中央,云端坐在“魅力皇后”的椅子上,头顶皇冠,手捧大束玫瑰,微笑着,有些眩晕。台下,数千双眼睛聚焦在云身上,灯光闪烁。玫瑰花瓣纷纷洒落,带着天使翅膀的白衣少女手持花篮,站在云的身旁,舞曲在掌声与欢呼声中悠扬响起,一身白色西服的白马王子躬身向前,邀请云跳第一支舞。

  这一切,仿佛一场梦,来得那么突然。谁能想到,选美大赛上,这个当选“魅力皇后”、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灵秀女子,十年前还是一个轻度抑郁、内心充满焦虑与恐惧的落寞之人,每天除了以泪洗面,就是昏睡不醒。

  只有云知道,这一路,她走得有多艰辛——

  回首来时路

  从有记忆起,云就一直在努力——

  幼儿园的时候,努力听小班长的话,带苹果讨好班长,这样可以替班长管理小朋友。上小学的时候,努力做个好班干,每次评选三好生,云都紧张得要命,生怕评不上,没法向妈妈交待。上中学时,云努力做个成绩好的学生,一次冬天骑车摔在冰坨上,险些脑震荡,可还是咬牙爬起来坚持去上课。

  高考填报志愿,云想,做个新闻记者可以云游四方,广闻博识,多潇洒!云如愿以偿,考上了新闻专业,毕业后分到一家省级媒体做记者。年轻灵秀的她,写得一手才情飘逸的文章,赢得领导的赞赏,被调到核心部门——总编室。

  可是复杂的人际关系让单纯的云不知所措,无意间说出的话总被别有用心的人大做文章,她苦恼不已。两年后,一次意外让云的生活彻底改变了。刚结婚不久的她,在一次体检中发现自己怀孕了。为人母,本是人生中一件幸福的事,可是在年轻人众多的单位,这却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在全体大会上,领导公开批评云,说“匈奴不灭,谈何家为”?!于是,云成为被孤立的对象,没有人敢表示亲近与关心。背井离乡、身怀六甲的云,一个人面对身心的压力与重荷,经常在泪水中睡去,在哭泣中醒来。倔犟的云终于做了母亲,却患上了严重的产后抑郁症。失眠、焦虑、无缘由地流泪、昏昏嗜睡,她的世界日渐暗淡。

  诊室外的云,焦急地搓着手指,修长的手指,苍白没有血色。生在南方的云,最怕北方寒冷的冬天,可内心的寒冷,无时无刻不在侵蚀她敏感而脆弱的心。云决定,用最后一丝力量寻求帮助。

  没有书遮挡的窗

  诊室里,云靠在宽大的沙发上,她没想到心理咨询是这个样子,可以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

  屋子里非常安静,只有钟表嘀哒的声音。那一刻,云觉得自己好像身在一个深山古刹里。

  云的咨询师是国内一位资深的心理学大师,“心中有剑,手中无剑”是对他咨询的写照。每次云来做咨询,他的话加起来不超过十句。看着他靠在沙发上慵懒舒服的样子,云恨不得把他揪起来大吵一架。可是,慢慢地,云觉得这个样子很舒服,静静地坐在那里,发发呆,想点事情,很享受。那份闲适与安静是云从未体验过的。

  “你平时都喜欢做什么?”终于,在第三次咨询时,咨询师开口说话了。

  “看书。”

  “每天看多长时间?”

  “几乎所有的时间,上班,在车里,回到家都看,我的包里常放一本书。”云很自豪,她的学识在单位是出了名的。同事们在闲聊、玩四国军棋时,云总爱去图书室读书。虽然工作十几年,大家都说她像个学生。

  “书把你压坏了,你的身上都是书。”咨询师感慨中带着一丝心疼。

  “没有啊,我很好啊,很充实啊。”云争辩。

  “你能不能尝试一下不看书是什么样?”

  “不看书?那干什么呢?”云无法想象生活中没有书,会是什么样子。“一点儿也不能看吗?”云想和咨询师商量。

  “凭你自愿,这是你自己的事情,如果你想改变的话。”

  咨询师的话,自有他的道理,既然花了钱,当然要听他的。云豁出去了,“好吧,我来试试”。

  没有书的日子,无聊极了。云无所事事,于是开始整理房间。当房间变得整洁干净了,云的心里也亮堂起来。坐在家里,听听音乐,打打电话,看看电视,出去散散步,生活变得丰富多彩。云给多年不联系的朋友、同学、亲人一一打电话问候,约见多年未见的朋友,尘封的记忆之河一下子欢畅起来,云听到河水叮咚的声音。

  包里的书撤掉了,云开始和同事聊天,甚至还打起扑克,云发现,自己与同事有说有笑了,不再像以前那么隔阂。

  整整四周,云没有翻一页书。

  没有书的日子,生活变得绚丽缤纷、充满乐趣。一个语调,一个眼神,一段对话,一首音乐,都像刚出锅的馒头,冒着新鲜又松软的热气,生机勃勃、回味无穷。

  第八次来到诊室,咨询师告诉云,她现在可以随意地看书了。云告诉咨询师,没有书遮挡的窗,原来有那么多好看的风景。

  黑暗中的小灰兔

  家中兄妹四人,云排行最小,从小是姐姐一手带大的。大她六岁的姐姐天生是个“浑不怕”的主儿。十岁的姐姐带着云骑“二八”式的大自行车,连人带车栽进排水沟是常事儿。由于缺少大人监管,云被开水烫过、被椅子挤掉过手指甲。四岁时,为了偷偷给姐姐带幼儿园的煎刀鱼,云晚饭都没吃,用小手捂着围裙兜里的小刀鱼,忧心忡忡地守了一个傍晚。

  云从小受姐姐的管制,练就一副察言观色、曲意逢迎的生存之道,小小的她,不知道什么是任性,什么是自我。

  咨询室里,云坐在咨询椅上,接受咨询师的心理治疗。经历近半年的咨询,云感觉内心深处的那个心结越来越近了。

  “心中的那个声音在说什么?”咨询师平缓地引着云去感受内在。

  “危险,别去!”云紧皱眉头,变了一副表情。

  “仔细分辨,那声音来自哪里?”

  “两只大兔子。”

  “你还看到了什么?”

  “一只小灰兔,一动不动,蜷缩在那里,周围好黑,好黑。”云的声音哽咽,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她的全身颤抖,整个人陷入无尽的孤独与恐惧中。

  沉默,良久。

  “那只小灰兔现在想什么?”

  “它在抱怨两只大兔子——你们不让我去玩,去探险,都怨你们!你们一直在忽略我。”云泪流满面,用尽力气喊道。

  “也许对于大兔子来说,这是他们爱小灰兔的最好方式,他们没有别的办法。”咨询师的声音充满深情,像一只温柔的手抚慰云受伤的心。

  “我不管,我再不要听他们的!”云闭着眼睛,拼命摇着头。

  “那只小灰兔现在想做什么?”

  “跑到外面,拼命地玩,不回家。”

  “玩累了呢,天黑了也不回家吗?”咨询师委婉地提醒。

  “玩得筋疲力尽,玩够了再回。”云任性地说。

  “小灰兔还愿意做小灰兔吗?”

  “它要做一只自由自在、快乐玩耍的小白兔!”云的声音像一个五六岁任性的顽童。

  “小白兔现在开心了吗?”

  “嗯。”云用力点头,眉头舒展,泪痕未干的脸羞涩地笑了。

  阳光总在风雨后

  经过十年的心理学实践与自我探索,云完成了与父母关系的修通、与姐姐情感的修复、调整了婚姻中与丈夫的互动模式、为女儿做了生涯规划与辅导,自己也完成了心理学的研究生课程与精神分析高级课程,成为国家级心理咨询师与催眠师。业余时间,云为媒体人做过数百小时的心理咨询——婚姻与家庭治疗、亲子沟通、生涯规划、个人成长。云陪伴来访者度过人生的低谷,寻找内在的力量。云还创办女子读书会,举办生活与艺术沙龙,成为内外兼修的“生活艺术家”。

  云做着自己最爱的事情:旅游、写诗、读小说、买洋娃娃、做心理咨询,她带给别人的是微笑,送给自己的是童年的梦想、内心的满足与快乐。

  心理分析

  这是一个媒体人重建内心秩序、建构人格与自我意识的案例。童年的云,生活在一个被大人忽略的不安全的环境,她的全部能量都用于自我生存与保护,没有发展出独立健全的自我意识与人格。成长过程中,她的力比多能量完全用于应付各种“任务”“要求”“指标”“目的”。

  从两岁的不不期(即第一反抗期),到十几岁的青春期,几个人生重要阶段,云都没有很好地完成人格与自我意识的塑造和建构,在她的内心深处笼罩着一个巨大的阴影,她就像一只黑暗中蜷缩的小灰兔,自保于危险之中。她需要吸收足够的能量来摆脱与超越内心的贫乏状态,这或许就是云这么多年孜孜苦学心理学的动力吧。

  幸运的是,她完成了人格的自我修复与自我实现,走出了心灵的囚笼,并有能力帮助别人。心理学为她疗愈了童年带来的创伤,也帮助她实现了自我,带来了自信与快乐的人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