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Opera中国区总经理宋麟:无为与有为_互联网

2012-05-31 17:32:00  来源: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2006年,在亚洲手机市场蓬勃发展之际,全球浏览器领先公司Opera挪威总部决定在中国建立正式的分支机构。在挑选总经理时,当26岁的宋麟作为一个主要的候选人时,公司老大问了一个他无法解决的问题,“你多大了?”

  但年龄并不是问题,而成了他的优势。2006年末,宋麟回国并开始了他的Opera中国之路。6年过去,他在中国建立了Opera亚太区最大的研发中心,在中国架设了Opera全球除总部外第二个独立服务器群组,主导了Opera在全球第一次成立合资公司:Opera与中国最大手机分销商天音通信共同投资1.35亿成立北界创想,出任总经理,并推出针对中国市场的全新中文浏览器品牌—欧朋。

  熟悉他的朋友和同事却说,宋麟还是那个2002年大学没毕业就只身去挪威的自谓“科学家”的大男孩:好奇心浓烈,会跑到新疆找化石、用望远镜研究星星、试图认识非常多的植物;说话语速快,思维跳跃但不乏真诚;生活中会因为被说逻辑不好而大叫“我当年GRE逻辑是满分”等。

  面对本刊记者,他也会在谈及技术问题时滔滔不绝,因为这是他擅长并兴趣所在。一位公司内部人士称,在公司开会时遇到技术谈论,他经常会坐到地上与大家争论。

  但所有人都知道,如果没有宋麟对中国国内互联网行业情形的把握和跟总部信任感的搭建,Opera很难在中国从无到有,并成立合资公司。

  在竞争残酷的中国互联网行业,宋麟显得很“另类”—更像是一个矛盾体,有着活跃好动大男孩气质的他在公务中非常严谨,他天生就知道如何去处理棘手的管理沟通问题,重视效率和目标;强调通过无为管理而增进职员的责任感和担当。

  中国小子

  宋麟的归国开拓之旅看似平坦,却并不容易。因为他做的是将一家以B2B为主的欧洲公司,转型为重心倾向B2C适应中国互联网环境的本土公司。让母公司认可并引领了转型方向。

  在他回国的2006年,Opera的营收主要来自于B2B业务,通过预装进手机或者运营商定制机来收费。刚回国的宋麟带着4人的团队去联系华为、中兴、中移动等各方。中国客户看重本土的服务能力,所以当宋麟将Opera在亚太区的研发资源整合并组建亚太区研发中心后,客户觉得更踏实。

  2010年,Opera 迎来了新任CEO包礼森(Lars Boilesen), 加快了向B2C市场的转型,希望从一个软件公司转身成为互联网公司。毕竟高用户数意味着更高的资本青睐和市场潜力,360的桌面浏览器2亿的用户就能够估值上30亿美元,Opera的全球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达到了2.2亿,而且数值也在不断地攀升。“我最近看数据,发现我们在尼日利亚的用户数不断地增长,都几千万了,我们在那里连Office也没有,我现在也没搞清楚为什么会增得这么快。”宋麟说。

  在中国区层面。考虑到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牌照等情况,宋麟建议总部重新布局B2C领域,并通过最终跟总部沟通,决定成立合资公司,大举进军中国浏览器市场。

  在挑选合作伙伴中,宋麟最终挑选了中国最大的手机分销商—天音通信。因为手机品牌厂商越来越倾向于直销,传统的手机渠道商天音通信一直在尝试互联网的业务,旗下先后开了3家做阅读、游戏和应用商店的互联网公司。最终双方在2010年下半年一次定制服务中撞出了火花,双方对彼此的团队非常的认可。同时,宋麟也看重天音通信的强大的渠道能力。

  此后,这家300亿销售额和1万名员工的传统渠道商还是给予了宋麟很多惊喜。“每次参加他们的年会和例会,我能够非常明显地感受到他们对于互联网转型的热情,非常狂热和执着。”

  2011年5月,双方的合资公司北界创想正式成立,3个月后,推出针对中国市场的全新中文浏览器品牌—欧朋,寓意来自欧洲的朋友。从彼时到此刻,除了欧朋的团队扩展到100多人外,欧朋浏览器也已经历了几次性能升级。

  欧朋也秉持了Opera追求技术的特性,它不仅是展现了WWW页面,而是100%真实还原了PC页面的内容,同时包括整体的结构、文字的展现、动态图片效果等等。在新浪的工作人员看到手机上欧朋网页上新浪微博的显示效果,也大为惊叹。同时,其对HTML5技术编写的网页游戏的显示效果也得到行业认可,在权威的HTML5 TEST网站测试中,得分高达369+11,远远高出其他同行。

  跟西方手机用户相比,中国手机用户有着自己的使用习惯,喜欢网址导航等附加服务。为了更好地用户体验,欧朋的工程师会用单手操作来测试产品,手指滑动页面是左右式,而Opera mini是上下滑动。整个欧朋浏览器添加了更多的服务功能,文字导航、站点的筛选和推选等。整个浏览器还能贴心地显示整个流量的使用情况。

  但因为整个Opera转向消费市场的时间相对较晚,在中国市场已有UC、QQ等其他第三方浏览器竞争对手情况下,宋麟及其团队未敢言胜。

  “无为”管理

  朝外Soho C座9层的大部分都是Opera中国和欧朋的办公区域,人们可能很难在宋麟的办公室找到他。

  一个快速增长的公司总是存在会议室不够的问题,而讲究效率和平等的他总会被开会的同事“赶”出来,拿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找个没人的座位继续工作。

  他的工作方法听起来也很简单。“无非脑子清楚和逻辑清晰,做出决定和判断;得到所有方的信任;以及如何在细节上处理这些事情。”这些让他赢得了公司内部和客户的信任并被誉为Opera的“救火队员”。

  早在2002年,宋麟就作为业内第一批工程团队在手机上研发WWW浏览器。而真正确立宋麟在Opera公司的地位的是日本定制机项目。在摩托罗拉为日本运营商NTT DoCoMo 的一款定制机项目中,作为浏览器提供商,Opera也参与了其中。但是该项目却因为文化差异不 断地被延迟,Opera起初被派到日本的项目经理不堪重负要求支援。宋麟就被安排去日本出差2周,结果2周延长成了3个月。通过积极参与和项目各方的互动,项目最 终完成,宋麟最终瘦了一圈地回总部了。这事后,日本 等地的合作伙伴都是直接联系宋麟,而不是其他人 了。

  作为一家需要被集成的互联网产品厂商,宋麟需要跟手机厂商、运营商等多方打交道。有时候,客户对定制产品的日期要求可能会突然大幅度地提前。宋麟会根据实际情况作出正确的判断,到底能够提前到多久,不会因为来自客户的压力而急促提前。“他教会我如何让客户信任,就是一定要靠谱,答应他们的每件事都做到,做不到的就不要答应。慢慢地,客户也就知道你的各种决定也是有依据的,也会更加信任你。”Opera中国首席架构师罗志宇告诉本刊。

  作为Opera公司不可多得的负责浏览器内核的大牛工程师,罗志宇是在2011年被宋麟一个电话召唤回中国的,“我做了一件非常牛的事情。你快回来一起弄吧。” 二人的家乡语言都是四川话,都在国外多年,年龄也差不多,个性都比较好玩,办公室里面经常充斥着四川话、英语和普通话的混搭。

  作为主要的管理者,宋麟给整个Opera 中国注入了一种北欧的无为管理文化,管理结构扁平化,通过足够的信任激发员工的责任感和担当。一名刚入职的员工跟本刊回忆,在欧朋的产品讨论会上,工程师之间争辩得不可开交,听取了各方的意见并提出自己的想法后,宋麟强调“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不见得是好的,你们再想想,看看究竟如何处理。”

  这种扁平化的组织架构让整个Opera员工有着相对轻松的工作氛围,Opera的离职率非常低,离职人数是以个位数来计算的。员工跟客户的良好沟通也让Opera获得了华为的最佳合作伙伴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