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届中国产经新闻奖评选 (第二十七届中国新闻奖初评)结果公布     第四届全国性行业类媒体“好记者讲好故事”初赛结果公示公告     关于推荐参评中国新闻奖新闻作品的公示公告     关于推荐参评中国新闻奖网络新闻作品的公示公告     关于推荐参评中国新闻奖新闻漫画作品的公示公告     关于推荐参评中国新闻奖新闻版面作品的公示公告     关于推荐参评中国新闻奖新闻专栏作品的公示公告     关于推荐参评中国新闻奖副刊作品的公示公告     关于推荐参评中国新闻奖新闻摄影作品的公示公告     关于第二十七届中国新闻奖和第三十一届中国产经新闻奖推荐网络新闻参评作品的通知    

与“雪龙”船一起环行南极

来源:2014年第9期(总第458期) 整理:中国产业报协会

与往年相比,中国第30次南极科学考察,可谓是忙之又忙,除了自身所承担的南极泰山站的建设、维多利亚地新站地质勘察、“雪龙”船首次环南极考察等任务之外,考察队还先后执行了救援被困南极的俄罗斯客船“绍卡利斯基院士”号,以及在南印度洋搜寻马航失联客机MH370等任务。

作为中国海洋报社的特派南极记者,我有幸作为中国第30次南极考察队员随极地考察船“雪龙”号见证这些事件的发生,过程跌宕起伏、意外和惊险不断,丝毫不亚于一部好莱坞大片。在这次采访中,我共完成了稿件90余篇,拍摄图片及视频近200G,较好的记录报道了这些事件。对于一名年轻的记者来说,此次经历无疑是我从业以来最宝贵的一笔财富,并将受益终生。

亲历救援 冰面奋战八小时

“一艘载有74名人员的俄罗斯客船被浮冰困住,两座冰山正向船舶漂移,船只人员安全受到威胁,情况危急,急需救援。”2013年12月25日,正在南大洋全速航行的“雪龙”船收到俄罗斯客船“绍卡利斯基院士”号被困的求救信息。

国际救援,义不容辞。随着“雪龙”船前往救援,我意识到自己将经历一个重大的国际事件,“雪龙”船接下来的一举一动将会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所以,我迅速带上录音笔和相机,找到相关的船员进行采访,希望多积累一些素材,将情况真实再现给广大读者。

随着与俄船距离的拉近,“雪龙”船的破冰也越来越艰难。厚达三四米的大面积浮冰,成为了“雪龙”船救援的最大阻碍。在此期间,我如实的将“雪龙”船上每日的最新情况及时发回国内。

2014年1月2日,瞬息万变的南极天气终于转晴,中俄澳三方共同决定开始对“绍卡利斯基院士”号进行救援。作为新闻记者,我登上了“雪鹰12”号直升机,随救援小组队员前往俄船被困地点,参与救援。

到达地点之后,我随其他救援人员迅速跳下直升机。“噗嗤!”落到雪面那一瞬间,我才猛然发现雪面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结实,只这一下,我的大腿便直接没入了雪层当中,脖子上的两台相机也重重的撞在雪面上,沾满了雪粒。“坏了,掉进冰裂隙里了!”当时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好在很快发现这不过是虚惊一场。随后,我艰难的拔出双腿,打开相机开始记录救援过程。后来我在写稿时,也特意把这惊险的一幕写了进去,使读者能更加真实的感受到当时冰面救援的困难。

当天的南极气温并不低,但每次直升机起降所带来的风非常大。为了更好地记录当时的情景,直升机的几次起降我都没有趴下避风,而是正面迎着直升机进行拍照和录像,螺旋桨卷起的冰粒打在脸上生疼不说,稍不留神就会被吹个跟头,整个拍摄过程非常辛苦,当然也更显得这些照片的珍贵。

为了帮助被困人员尽快转移,当天我和其他4名考察队员在雪地里一呆就是8个多小时。由于时间紧张,大家都没有心思吃饭,饿了就吃块巧克力,渴了就喝口矿泉水。虽然我的雪地靴内早就因为灌雪而湿透,双脚被冻的几乎失去知觉,但正是这8个小时的冰面救援过程,让我收获了丰富的采访素材。从俄船船长初见中国考察队员的惊喜,到中间直升机停机惊险,再到最后一波被困游客转移时的鞠躬致谢,所有的一切对我后面写作南极大救援的报道有了莫大的帮助。

“虽然很累,但对于记者来说,没有什么比亲身参与一场重大新闻事件更幸福的了。”当晚我在日记本上写下这么一行话,这是我最真实的感受。

马航搜寻  再战魔鬼西风带

当前往马航失联客机MH370疑似失踪海域进行搜寻的任务落在“雪龙”船身上时,作为记者,我心里是既意外又紧张。意外的是,这次南极考察“雪龙”船居然接连两次接到救助任务,紧张的是,自己又将亲历一场国际事件。

MH370疑似失踪的海域属于南印度洋,那一块区域恰好属于西风带的范围。什么是西风带呢?这是被船员们称为“魔鬼”的地带,该海域海面上终年盛行5级~6级的西向风和4级~5米高的涌浪,船只在这里航行,船身晃动的会非常厉害。所以这里也是考察队员最讨厌的一片海域,每次经过西风带,总有很多队员出现严重的晕船。

虽然我有过几次出海经验,但此次南极之行也出现了严重的晕船反应,初登“雪龙”船便连续吐了一个礼拜。此次好不容易告别西风带,结果又再次回来,内心的忐忑可想而知。但出乎意料的是,在整个搜寻过程中,面对八九级的大风和四米左右的涌浪,我竟然完全没有出现晕船反应。这为我及时完成采访报道工作,每天及时将最新的稿件和照片发回国,提供了保障。

3月27日,“雪龙”船所在海域下起了大雨,但我们的搜寻并没有因此停止。为了清晰的拍摄考察队员雨中搜寻的情景,我挂着相机前往“雪龙”船的船头进行拍摄。没了驾驶台的保护,迎面而来的9级大风加上不断晃动的船体,令人走不动道,我紧紧的抓住边上的栏杆,一点一点的挪到船头,为了防止身躯晃动影响成像,我将背顶在后面的栏杆,顾不得不断滴落的雨水。等拍完照片回到舱内后,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全部湿透。

在“雪龙”船上,我不仅是一名记者,而且还是30次科考队的一名科考队员。因此,除了报道常规性的搜寻进展消息以外,我还结合自己的切身感受站在考察队员的角度进行报道,比如向读者介绍大海中搜寻的难度在哪里?搜寻海域的海况有多么特殊?队员家属对自己亲人这次延迟回国有什么感受等等。

其中,我另辟蹊径写的一篇关于一名考察队员和国内家人联系的稿件,被采访人第二天看到后连连向我表示感谢。他说,看完稿件后,他和爱人都哭了,非常诧异我仅采访了他几分钟,却能很准确的把握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其实,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我也是一名考察队员,同他们工作生活在一起,了解考察队员们的感受、个性,才能从一些细微之处发现感人的东西。

多和被采访人接触,多观察和换位思考,才能写出生动感人的报道,这也是我此次采访中又一重要感受。在整个第30次南极科考过程中,记者与考察队员的双重身份令我的采访受益匪浅,而发表的稿件得到考察队员的充分认可也让我对做好报道工作充满了信心。

最美“雪龙”人  一套人马撑起的极地考察

在“雪龙”船上,和我打交道最多的就是上面的船员们。但是很多时候,面对记者,很多船员都很低调,不愿意说自己的故事。为了挖掘他们身上感人的新闻,我经常挑吃饭的时候和他们聊天,几杯酒下肚,在我的引导下,他们也慢慢打开了话匣子,聊家人、聊工作、聊经历,痛事、趣事、心酸事,在那个时候,我的身份更像是一名话不多的聆听者,而我也在聆听中收获了很多有价值的素材。

事实上,随着我与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好,他们也会主动提供一些素材给我,比如说谁是去南极次数最多的人,谁的爱人自己在国内生孩子,又如“雪龙”船过几天要经过什么特殊的海域、做什么样的科考工作等等。

“记者,首先是聆听者,然后才是记录者。”这是我在采访中最深的感受。

随着“雪龙”船顺利返回国内,我与“雪龙人”们也到了分别的时刻,在与他们一起航行的160天里,我对他们工作的辛苦和艰辛有了较深的了解和感触。

“一艘极地船,一套人马,撑起了我国的极地事业。”这就是我对他们的认识。“雪龙”船是我国目前唯一一艘极地科学考察船,到目前为止,“雪龙”船已经执行了17次南极科考和5次北极任务,为我国极地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在这些科考中,有的船员甚至一次没有落下过。

   临下船前,船长王建忠一脸倦容的告诉我,这次“雪龙”船回国以后,要马上进厂维修改造,之后就要前往北极执行我国第六次北极科考任务,从北极回来后,大家又要马不停蹄的执行我国第31次南极科考。2014年,对于“雪龙人”来说,注定是一个更加劳累的一年。我衷心祝福他们一帆风顺,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到我国的极地事业中去。(赵宁)
分享按钮

本文导航:

简报导航

舆情关注

公关传播

招聘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