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从马航失联报道看媒体清晰“分工”

2014-03-24 18:46:46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互联网全球开放、传播迅捷、海量信息、匿名登陆、互动交流,极大地改变了以往信息传播的格局。从马航失联事件报道过程中可以看出,传播通道正在逐渐被社交媒体占领,传统媒体不能满足于等待官方新闻发布,充当“新闻搬运工”,而是要凭借集团作战优势,通过深入调查,在内容开发上多下功夫。

    □刘扬

    马来西亚MH370航班失联无疑是近期关注度最高的新闻事件,由于事件扑朔迷离,导致在早期报道中各种真假消息满天飞。这一事件带给我们很多新闻思考,诸多媒体的表现可圈可点,而且传统媒体和社交媒体之间出现了界线清晰的“分工”倾向。

    突发事件报道呈现形式转向关注过程

    长期以来,我们在突发事件的信息发布和新闻报道中,官方和传统媒体习惯提供结论形式的新闻,特别是相关部门要统一口径后才敢对外公布信息。这么做的好处是信息较为全面、准确,坏处是在时效性上往往失去了一个“快”字。在突发事件报道“快”与“准”的考量中,传统媒体无疑会果断地选择后者。但是,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呢?

    英国危机管理专家罗杰斯特曾提出著名的危机沟通“三T”原则,即主动沟通、充分沟通和及时沟通。“三T”原则可以帮助突发事件发生国或者机构争夺话语主动权。这一原则同样适用于突发事件的新闻报道中。突发事件发生后应及时发布信息,不要等一切都搞清楚了再发布,也不要因害怕出错而坐失第一时间的信息发布。

    在马航失联事件之前,很多突发事件报道的真实性是以结论形式呈现在公众面前的;而在马航失联事件之中,这一真实性是以过程形式呈现的,这是一个不断发现、甄别、剔除、确认的过程。在马航事件报道中,如果能够迅速采访到参与航班的搜救人员,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缓解公众由于信息饥渴带来的焦虑。但是由于我国媒体在马来西亚等地缺乏核心报道资源,因此很难获得一手消息,只能援引外媒报道或者等待马方召开新闻发布会,在探究真相方面显示出来能力不足,但是我国媒体在素材分析方面下的功夫比较大,电视台、电台、报纸纷纷采访专业人士,迅速展开各种解释或者预测式报道,从飞机性能到机上人员情况调查,不一而足。

    社交媒体“传递”功能突出

    无论是传统媒体时代,还是社交媒体时代,时效性永远是最关键的新闻要素。在MH370失联事件中,马方最新进展最早的发布平台是马航官方推特,我国传统媒体同样使用官方微博发布获悉的最新消息。在这场新闻战中,社交媒体不断证明自己正在成为不可忽视的力量,传统媒体与社交媒体的合作,已成为一种趋势。

    MH370失联初期,各种消息满天飞,真假难辨,连波音中国总裁马爱仑都误发了一条微博称,飞机已经找到,技术团队会协助官方调查。此条微博瞬间被微天下、财经网等知名官微转发,然而在不到一小时后马爱仑就删除了原微博,并重发微博表示搜救仍在继续。据相关人士推测,波音总裁引用了错误的媒体消息,从信息的获取者到发布者,进而又成为媒体上的信息源。当时因为马来西亚官方没有结论性消息,因此选择了“不及时发布信息”,而公众的信息诉求日益膨胀,于是就出现了一些编造的“消息”,并不断被复制、粘贴、发送。

    碎片化的真假信息满天飞主要出现在社交媒体上,这一切都是因为社交媒体的多信息源和高传播速度,而大多数主流媒体保持着审慎的态度。社交媒体可以在“黄金一小时”内表现出强大的移动传播和移动表达能力,不过,由于传播速度过快,信息过于密集,信息来源真实度不高,公众仍然需要从传统媒体上求证,帮助进行选择。这意味着,公众对于信息的内容高度关注的同时,对信息的首发者并没有太多关注,这时候,传统媒体就显示出其不可替代性。

    在马航失联事件报道过程中,传统媒体谨慎地报道核心事实,社交媒体负责实时传递、海量转发。这一新情况突出展现了一个事实:社交媒体正在积极而自然地参与到突发事件报道中来,尽管乌龙不断,但展现出其勃勃生机。

    优秀传统媒体表现出强大调查能力

    社交媒体在传播突发事件信息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引发很多问题,尤其是某些用户通过自己分析就断言并发布结论性的消息。事实证明,这些没有事实依据的消息,不仅影响了官方的调查,还迫使后者不断发布辟谣信息。而传统媒体发布消息则谨慎得多,而且以其深入的调查研究在突发事件报道中树立了权威形象。

    比如在马航事件报道中,MH370失联被宣布后的24小时里,未经确认的消息伴随着不断被挖出的事实一同在社交媒体上大量滋生,而相比之下,传统媒体在发布信息上则显得慎重得多。比如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确认一条消息的基本标准是,至少要从两个消息源交叉求证真伪,消息源必须是可靠的,如果是官方机构,或者是有一定级别的人,一定要官方确认才会用,宁可慢,也不能不准确。因此,CNN和路透社等媒体发布的一些关键文章,不断在社交网站转发和传递,几乎所有与航班相关的信息和最新的调查进展都发布自这些老牌媒体。可以说,在此次事件中,传统媒体担任了主要内容提供者的角色,新媒体和社交媒体则成为这些重要内容的传播渠道。

    这是因为在马航失联事件中,没有任何现场消息提供者,消息源非常受限,真实信息由航空公司、军方和政府掌握,自媒体的优势因此难以发挥。这时候,传统媒体开始取代社交媒体用户,成为真正的新闻资讯生成者,开始了报道力量与新闻实力的比拼。

    政府机构和大型企业仍然更习惯于和传统媒体打交道,这显然增加了传统媒体的信息采集优势。事件发生后,各大媒体纷纷调遣记者赶赴事故现场以及各个发布会,开始后续新闻报道。上层的关系、线人的帮助、深入的调查、资料的积累……这些无不需要大量资金和优秀的人才,只有运行良好的资深媒体才能承担这样大规模的集团作战任务。这是一些来自新媒体的独立记者望尘莫及的。

    突发事件是一块“试金石”,检验着媒体对新闻的掌控能力和报道能力。社会政治文明、经济文明不断发展,人们对于信息的知情权被提到首要的议事日程,互联网全球开放、传播迅捷、海量信息、匿名登陆、互动交流,极大地改变了以往信息传播的格局。从马航失联事件报道过程中可以看出,传播通道正在逐渐被社交媒体占领,传统媒体不能满足于等待官方新闻发布,充当“新闻搬运工”,而是要凭借集团作战优势,通过深入调查,在内容开发上多下功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