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稿子里读不到的冬奥——新华社记者感悟索契冬奥会

2014-02-24 13:52:32  来源:新华社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新华社索契2月23日电 索契冬奥会将于23日晚闭幕。也许你已经从网络、电视或者报纸上获取了海量的冬奥会信息,甚至包括一些趣闻八卦,现在,请听听新华社的记者们是如何感悟索契冬奥会的。他们在这里工作、生活了将近一个月,冬奥会赛场内外的一些细节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有些甚至还没有写进他们的稿子。

    王镜宇:这是我报道的第四届冬奥会。最激动的时刻莫过于李坚柔在女子短道速滑500米比赛夺得金牌了,这可是咱们的首金啊。很多人说李坚柔很幸运,因为对手都摔倒了所以得到了“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我并不这么认为。李坚柔的金牌带给我很多回忆,包括各种冷门、意外和激动人心的时刻,让我想起了2002年盐湖城杨扬为中国实现冬奥会金牌“零的突破”,还有2006年都灵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滑张丹意外摔倒后重返赛场夺得银牌,任何离奇、偶然的事情都会在冬奥会上发生,这就是冬奥会的魅力。正如我采访第一次参加冬奥会的短道速滑女运动员范可新,她说:“这次我总算知道了,这就是冬奥会。”是的,冬奥会的魅力是无法预测和想象的。

    赛场之外的小细节也令人难忘,比如我们工作的主新闻中心,组委会在那里进行了精心的装饰和设计,能够让每位记者都能感受到俄罗斯文化的底蕴。还有一次在冰山滑冰中心,下午的比赛已经结束,我正在场馆里的记者席写稿子,冰场上是花样滑冰运动员们进行训练、准备接下来的比赛,突然我听到了一阵鼓掌声,我抬起头,竟然发现刚才已经空了的观众席重新坐了很多人。我一打听,原来是花滑训练也向公众开放,老百姓可以花500卢布就可以买票看训练。他们是那么热爱,我深深感受到俄罗斯冬季运动项目的力量和沉淀。

    马向菲:我在索契主要报道速度滑冰项目,有一个故事让我感受到奥林匹克精神的震撼。加拿大速滑队的朱尼奥无私地让出了参赛资格,让替补队员莫里森参加1000米比赛,因为他觉得莫里森比他滑得好,最后莫里森真的得到了一枚银牌。这个故事让人难以置信,但却真实发生在我的身边。我采访了莫里森,他特别感激朱尼奥,报道这场比赛的感觉非常美好。最激动的时刻莫过于张虹为中国队夺得历史上第一块冬奥会速滑金牌,我激动,也很“震惊”,因为没有想到她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自己当时兴奋又紧张,很多同事赶来增援,大家齐心协力完成了报道任务。

    李嘉:我在冬奥会期间主要负责报道冰壶项目,情人节那天,编辑部派我和几位同事去雪上赛场增援自由式滑雪女子空中技巧决赛,当时中国队是很有希望夺得金牌的。老将李妮娜最后一跳摔到地上,当时我们都很替她担心,别人把她扶起来后,她摘下帽子,竟然在镜头前露出灿烂的微笑,这个镜头很震撼。我从她身上感受到了奥林匹克精神。还有那天的卫冕冠军、澳大利亚人拉斯拉也让我深深感动,她在决赛中的最后一跳动作难度达到了史无前例的系数,那甚至是一个从来没有在正式比赛中出现过的动作难度。可惜的是,拉斯拉在落地的时候也失去了重心。其实,她大可不必做这么难的动作,说不定还能得到金牌,但是她就是想冲击一下难度,她说她为跳出这个动作而感到骄傲。我认为这也体现了奥林匹克精神。

    雪上赛场的氛围和冰上赛场很不一样,很热闹,大家更加放松,能够更多地感受到冬奥会的独特之处。

    张寒:我主要负责报道花样滑冰。来到索契之前,我很担心索契冬奥会能否顺利举行,到了索契还有一点小失望,但是随着比赛的开始,我觉得这里的组织工作真的很棒。这届冬奥会比较平静,没有出现特别大的事件,但是我觉得这届冬奥会平静但并不缺乏激情。

    邹大鹏:我主要负责雪上项目的报道,因此主要住在雪上赛场的媒体村。俄罗斯人很热情,我们在赛场上遇到困难,志愿者都很主动地帮助我们,这让我们的工作也变得非常开心。冬奥会和夏奥会相比,更让人放松,在这种放松的氛围下,我们反而工作更有干劲。当然,报道雪上项目还是很辛苦的,由于很多项目都在不同的山上,我们每天跑上跑下,找各种班车上山,有一次完工都凌晨两点了,班车等了很久都没有来,我们背着电脑下了400级台阶才到山下,采访冬奥会真是考验体力。我都瘦了两、三斤了。

    在雪上赛场,因为经常在雪地、雪坡上行走,很多外国记者都是自己带着雪板滑雪去采访的。但我们中国记者没有这样的。我由此感到,咱们中国什么时候能在冬季运动中取得特别好的成绩呢?那要等到咱们中国记者也能自己滑着雪板去采访的时候。这么说有些夸张,但至少说明,那时我们的冬季运动群众基础足够强大了,整个社会形成良好的冬季运动氛围,那时,中国在冬奥会的成绩必然会实现更大的突破。

    刘阳:这是我采访的第三届冬奥会,这次主要报道短道速滑比赛。除了赛场的种种惊心动魄外,我更享受在赛场外的采访,感受人物在大起大落后的平静,那种平静蕴含着巨大的力量。短道速滑全部比赛结束后,我采访了中国短道速滑队主帅李琰,她终于可以在比赛结束后放松地和记者畅谈。她说到王濛受伤后,大家如何发狠训练,一边说一边流泪;说到自己的家庭,尤其是女儿,她眉飞色舞、滔滔不绝;说到自己的信仰,她又是那么的虔诚。这样一个鲜活而具有女人味的李琰,和在赛场上指挥战斗的“铁娘子”太不同了,这样的反差同样是体育的魅力。

    索契是一个不大的城市,我们记者都统一住在媒体村。我从房间的窗户就可以看到雪山,走廊的另一侧就可以看到大海,这里的空气非常洁净、新鲜,让长期生活在北京的我感到呼吸到这样的空气是如此珍贵。北京正在申办2022年冬奥会,我特别希望北京能够申办成功,更希望北京的大气污染问题能够尽快得到解决,不仅让运动员,更让我们老百姓在蓝天白云下感受体育的魅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