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国家出版基金实施六周年:为了文化的尊严(3)

2014-02-13 10:03:23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雪中送炭的温暖力量

  虽说常常是夜以继日地看书稿,中国轻工业出版社编审马静却累并快乐着。20年心血倾注所在,《中国饮食文化史》的编辑已接近尾声。

  中国饮食文化悠久璀璨、博大精深,但仅有的传史却都出自国外学者之手。1991年,“首届中国饮食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京举行,就是在这次会议上,中国学者萌发了撰写一部中国饮食文化史的宏愿,马静是积极倡导者之一,她所在的中国轻工业出版社承接了这一选题。

  囊中羞涩,启动经费只得八方筹措。“没有经费,选题就无法往下运作,多年来作者队伍就靠着一个坚定的信念维系着。他们中,有的毕生致力于饮食文化的研究而皓首穷经,有的还没有看到成果问世就已经离去。”马静感慨。

  为了挽救奄奄一息的选题,她曾四处奔走寻求资助。“促使我坚持做这套书的原动力在于它的价值:中国饮食文化根植于中国根深叶茂的农耕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中的一脉精华,不管多苦也要把它做出来!是国家出版基金成就了我们20年的文化坚守。”马静倾吐着心声。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刘福春也没有想到,在30年甘于寂寞、用生命写出《中国新诗编年史》之后,书的出版会这样快。

  近300万字的《中国新诗编年史》,被专家们认为是迄今为止资料最丰富、史迹最确切可信的中国新诗史长编,它将始自1918年1月,止于2000年12月中国全境新诗所发生的事件,包括新诗运动、社团流派活动、重要诗集出版、诗作发表,以及诗学理论、新诗批评的言论集萃都纳入一个逻辑系统中。北京大学教授谢冕称赞刘福春“以一人之力,造百年之功”。人民文学出版社新文学史料编辑部主任郭娟告诉记者:“国家出版基金的专家们慧眼识珠,使《中国新诗编年史》成为我社第一个获得基金资助的项目。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基金的资助,对具有文化积累价值的严肃的、小众的、学术的著作的出版,给了很大的助力。”

  2004年,87岁的吴阶平因心中挂怀已久的《中华医学百科全书》一事,致信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信中谈及:“我作为老医学工作者最为关注的就是我国医学科学领域权威参考书的缺失……我国医学领域,至今没有足以延续下去的成规模的经典百科全书。”如吴阶平所说,编写《中华医学百科全书》于国家、于医学迫在眉睫,所需人力、物力、资金十分惊人,以一家之力显然难以支持。

  由多位院士发起的这一工程,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2011年其被列入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此书是一部全面总结医药卫生领域基本理论、基本知识与最新进展的通用医学参考工具书,首卷《基础医学病理生理学》于2013年出版。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项目主管于谦告诉记者,“6000多名医学专家参与了全书编纂,如果没有国家出版基金的支持,全书出版绝不会有这样的进度与质量”。

  湖南科技出版社1995年策划的《爱因斯坦全集》,从第5集起得到国家出版基金资助。对此,湖南科技社“喜出望外”。该社总编室主任林澧波说:“国家出版基金给予的更多的是荣誉,我们十分珍惜。参与全集翻译的,是范岱年、刘辽、许良英等著名学者,他们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使全集出版基本与国外原版同步。”

  参与过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评审的北京大学出版社社长王明舟指出,国家出版基金在文化传承、文化积累、学术出版方面发挥的作用已十分明显,一大批具有文化传承与文化积累价值的著作,没有其支持,很难面世。

  6年来,得到国家出版基金资助的项目已经蔚为大观。说到国家出版基金,出版人用的频率最高的词是“雪中送炭”。炭火的温暖,升腾起文化的尊严,烘暖着学者的激情。

风清气正的基金运行

  马静是第一次来基金办,离开这里时,她装着汇报资料和晚上回家要看书稿的两个重重的大包,一个背在基金办李主任的肩上,一个压斜了项目处小范的肩膀,两人将马静送到电梯口。“咱是来求助的,人家还这样认真接待咱。”马静心里暖暖的。

  “去了几次,大家一见如故,聊项目,听建议,很快,我就明确了推动原创这一国家出版基金资助的方向。”这是国防工业出版社总编辑邢海鹰的感受。

  作为基金委的办事机构,基金办没有决策的职能,不定项目,不定资金分配,只负责组织专家评审,组织监督项目实施。他们对自己工作的描述,就是“服务”:为出版社服务,为专家服务。

  国家出版基金管理有严谨的工作机制,简单地说就是“专家客观评审”“基金委民主决策”。基金办有一个专家库,所聘专家严格测评,实行淘汰制,每年参加项目评选的专家随机遴选。“在项目评审过程中,基金办不参与意见,所有的权力都赋予专家组。项目上与不上,资助多少,都依据专家的建议。这样一来,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与激励,促使我们将自己的身份和专家的角色严格区分,只要坐在项目评审会议室,我们就不再是社会人,而是基金办的专家,国家项目、资金的审定者。环顾左右,专家们在这一点上做得都很到位。”一位专家告诉记者。

  几份评审意见,专家的工作状态可见一斑。

  “该项目所涉及的诸如铁观音茶、粤剧、民间故事等题材的出版物,已经汗牛充栋,实在没有再重复的必要了。”

  “一套儿童读物,用东方绘这个名字不伦不类,所选内容芜杂,概念不清,而且同类作品已出版多种,重复严重。”

  “雅鲁藏布大峡谷腹心墨脱县地理构造特殊,中国从事这个领域研究的专家学者非常少。作者连续17年不间断地从事相关资料收集、整理和研究,所采写的文章大部分都成了绝唱,为国家抢救了一段重要的人文史。本书的出版将成为研究雅鲁藏布大峡谷历史、人文、风情等方面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料,对整理、保护和弘扬该区域民族文化,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读后感慨颇多,此类书的创作态度本身就值得肯定和鼓励,更何况书的水平与价值非常难得,此项资助对于传世之作的问世具有特殊意义。”

  让我们再来看看另一份评语。

  “记得10年前,前往甘南考察,被花儿会的气氛深深地陶醉。现在终于看到这部书了,犹如空谷听足音,他乡遇故知!非感情相亲,更有学术认同。该项目的意义、重要性和特点在于:建立了花儿源流史体系;建立了西北花儿文化圈,介绍了其产生、流变的地理路线图;将作为民间文化的花儿研究放在我国历史文化的大背景中,与传统文史联系起来,贯穿了祖国传统文化这根主线;考证翔实,以大量历史的、现实的文献资料,阐明了原始社会花儿的胚芽状态、汉魏六朝的生成期、唐宋的形成期和明代的定型期以及清至民国的繁荣期等等;观点新颖,所提供的资料很新鲜、很完整,梳理归纳绘制了花儿形成演变的全景图,这在学术界尚属首次。目前书稿已脱稿,正在修改中,值得资助。”

  这些评语,传达出的是对文化的尊崇,对学术的尊重,对职责的敬畏。

  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有立项评审、实施中的年度检查,最后还要通过专家结项验收。记者见证了结项验收。验收审核内容,包含了思想文化价值、质量进度保障、廉政保障等,其中一项审核是基金资助项目低价入市。“花纳税人的钱,就要让纳税人受益。”在这一点上,没有含糊,没有例外。

  而国家出版基金委的工作又是怎样的呢?专家评审意见,是基金委民主决策的依据。“到现在为止,基金委没有利用决策权自己定项目,没有把专家评审下来的项目再提上去,也没有对专家核定的资助额再进行调整。”基金办一位负责人说。

  有了制度和严格遵循制度的专家、决策、办事队伍,国家出版基金的运行风清气正。对于资助项目,在出版社那里,记者听到最多的两个字是“服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