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评:文学不能成为才艺表演场

2012-11-01 14:08:51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对文学界的人来说,有一句批评的话,叫做“小资产阶级的自我表现”。不过,基于“自我表现”写出来的东西,仍不乏有价值的作品,原因是表现个人的思想见识或个人的心理、情感,只要正确、深刻,都可能使读者产生共鸣或受到触动。而单纯的才艺表演,为哗众而哗众,为沽名而沽名,就很难产生真实的社会效应了。

  诗人、作家、文学理论家必须具有足够的能力,具有相应的才艺,这是常识也是真理,无需多说。但能力、才艺若是不能体现为切实的社会能量,只是当成文化舞台上的才艺展示场、才艺表演场,或是只成为社会建筑中的点缀物、装饰物、陈设物、玩赏物,这样的文学终究是浅陋的、虚浮的。

  眼下的中国文学,没有社会能量或缺乏社会能量的作品也有相当数量。这种作品,基本的趣味大都是对自宠、自娱、自炫的陶醉和追求。而表现方式之一,就是将文学当成才艺表演。在文学领域中想成为或已经成为各种协会、学会、研究会“会员”的人,抑或是一心争取获奖或已经获奖的人,总数量加在一起绝对堪称世界第一,但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作品和作家,并不在多数。此中的原因很多,其一便是过分追求才艺表演的“成功”,而轻视了文学的真正社会功能。

  文学不仅是一般性的脑力劳动,也不仅是一般性的情感活动、情绪活动,而是一种有才气、有艺术性的特殊行为。也就是说,文学需要的不只是文化,更需要文采。而且,文学活动的特殊性之一也在于它不是一般性的表述而是有意义的表现,是将思想和行为予以有效的发挥。但是,表现不等于表演,演艺界的人可以将表演当成专业,而文学则不同,可以强调表现力但不能看重表演性。文学虽然必须有感性体验的基础,但是最终要达到的是理性认识的深化。文学的表现力也包括必须具备的文化功力,如讲求语言的精彩和辞彩等等,这和“表演”有着根本的区别。

  文学走向表演化,是文学在思想认识和表现手段上的一种堕落、矮化和浊化。而表演的极端化,只能越来越走向作秀、炒作、叫卖。在社会的各式“专业户”中,文学首先是“精神专业户”、“思想专业户”、“文化专业户”。而真正的精神、思想、文化,在很多时候必须要恪守“非卖品”的品格。

  当前不少的文字工作者,已经将才艺表演当成搞文学的大志、大趣。这些人往往远离了精神、矮化了思想、稀释了文化。尤有甚者,已经将才艺变成了折腾、胡闹。如将病句当成妙句,将昏言当成精言,将秽语当成奇语等等,将各种怪文、俗文、废文当成高价的奇文。

  前代文人说过,“知识分子的最高精神境界之一是忧患意识”,“作家的真正品格之一是耐得住寂寞”。而陶醉于表演的文学人,很少有忧患意识,也很难耐得住寂寞。

分享到: